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红色警报2:尤里的复仇...
·《古龙群侠传》静轩结局简...
·阿猫阿狗
·《滚雷行动 越战冲突》图...
·《文明4》完美流程攻略
·轩辕剑5-隐藏Boss心得
·《王权》又一篇全攻略
·信长之野望12革新-51年开...
·波斯王子Ⅱ——影子与火
·不作弊玩《古龙群侠传》
·《富甲天下4》全攻略
·《帝国时代3》造兵模式改...
·骑士与商人
·《魔幻霸主》初期攻略
·《罪案现场285个房间》攻...
·泰坦不朽王座-打造圣殿武...
·《灰鹰邪恶元素之殿》秘籍...
·[图文]《GTA圣安地列斯》...
·《二战狙击手:胜利的召唤...
·三国志11(PK)-猛将单挑心...
·《武林群侠传》技艺攻略
·《横行霸道 SA》主线流程...
·生化危机4-小游戏规则
·《四大名捕》之铁手剧情攻...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攻略指引 >> 

暗闇阪之家(小说攻略)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1999-12-31 00:00:00

   

暗闇阪之家(小说攻略)

这个游戏在日本发行已经不算新了,欢乐盒给大多数人的印象也可能因为自己的几个武
侠作品搞的非常不好,于是他们开始做一些新的尝试,常是汉化一些精巧些的游戏(通常是 日本的),象什么巴巴拉不要停之类的游戏,似乎要走过去天堂鸟的路子,还好这个游戏作 为小品不算太差,故事还是比较精彩,采用日本战后流行的题材,鉴于日本游戏的特点,我 建议把这个功略当成小说看,看后也许就不用买这个游戏了。游 戏 天堂 编 辑

序章 平成×年,我去扫墓。石碑上,刻着史郎,琉美的名字,是我这一生的朋友,琉美是我 的妻子,我站在墓碑前,一边祈祷着故人们能够幸福,一边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那段盛夏 的事,琉美逝世至今,正好一周年。

第一章:失踪 昭和13年。我搬到大学朋友青柳史郎的公寓曙的山庄那儿住。这里好像住的全部都是 学生,一到夏天大家都回家去了。只剩下青柳和我,一楼住着管理员小野寺。走出大门前面 就是暗暗阪。

7月31日星期二。 因为刚到这里,所以一早起来我就先去和楼下的管理人打了个招呼。小野寺重吉,从没 见过他的家人,他是一个独居的老人吧?可是,这个老爷爷,听说也是很努力的想办法过活 下去。他本人不在的时候很多,自己说是很忙,但我从乡下回来后,我前面房间的边见义彦 才告诉我,他是觉得麻烦,所以连窍门都不回应,不过,后来有件事情他是帮了我的忙了。 他交待了一些日常注意事项事情后,我就上楼找到青柳,"好无聊哟。"青柳的话里透露着一 种无奈。然后和青柳出去散步,那是青柳告诉我曙的山庄前面的坡道叫暗暗阪,它并不是正 式的称呼,是因为两侧林木丛生,即使是大白天,阳光也照不进来,故就被如此称呼了…… 数十年后,沿着坡道两侧盖起了一栋栋的房子。虽然还留下一些故木,但是只有一些阴暗, 那是还没这个称呼。青柳是在我朋友中,较不灵敏的一个,但却相当能够辨别是非,老实说, 他比我成熟多了,常常我指摘他时,由于他从小就没亲人,故比一般人防心来的高。的确, 他比一般人都难以亲近,但我觉得那是他个人的魅力。青柳和我在高中时,正好坐在前后座, 故变得很有话聊,也很巧的,两人都重考一年,进了同一所大学。我们为了纪念进了同一所 大学,两人到银座买了一支钢笔。青柳提到他的钢笔不小心不见了。我当时并未太在意,因 为青柳对于这特别的纪念品掉了感到内疚,而频频道歉。但现在想一想,当时的他的确是有 那么一点的异于平常。之后我们就到了国铁站附近的茶店去了。那里街道整洁,茶店少见且 俏皮。 没什么朋友的青柳似乎经常来喝咖啡,和茶店的老板相当熟悉。那一定事边喝着咖啡边 念法国文学吧。青柳把我介绍给柏木认识,"欢迎欢迎!"听说是本地财主的儿子,他经营这 家店不过是一半为了好玩,似乎一点也不假,他酷爱侦探小说和爵士乐,他说有打算写一本 正统的侦探小说,但而后柏木在也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了,他人很随和,算是个很好的人,也 是个单身。之后我和青柳在战前的饭馆里吃了晚餐,我们在曙的山庄的走廊上分了开来,回 想起来,这是我和青柳的最后一面。

8月1日星期三下午1点12分。 今天很热,我本来想拉青柳一起出去喝些饮料,但是敲他的门并没有回应。我就走到了 一起散步的地方看了看,和田沼,代表武藏原台地的一个涌泉地,有井之头池,善福寺池等, 而其中规模最小,交通又不方便,故不太有人来,这里即使夏日的艳阳高照,还是泥泞不堪, 青柳不在这里;来到常盘桥,这是架在洞代川上,要把和田沼作为水源的石桥,在昭和7年 完工。附近有一座水门,四周环绕着一片水田。这里风景似曾相识,但是在这个风景里面并 没有青柳的踪影。就是找不着;我路过公车道,看到西侧一落座休静住宅区静的一栋时髦夕 阳建筑,它是正木妇产科医院,我记起昨天青柳好像又经过这个医院,我只好去到茶店对柏 木说出了我没看到青柳这件事。他说青柳到是没来过这边,青柳喜欢散步,所以可以去附近 找找看,柏木虽然是这么说,但昨天青柳那反常的样子,一滞留在我脑海里。我甚至去了附 近的一个废工厂,规模很大,不过现在却已经凋零,建筑物已相当腐朽,地面杂草丛生,看 来已经相当长的时间被弃之不用了,这里也是半个人影都没有。在沿着暗暗阪而上的途中, 我发现一家古老的二楼建筑,门牌上写着里村。在回去的途中,我看到又一条狭窄的路通往 里村家的另一侧。在尽头,我看到有人站在篱笆外面,原来是一个年轻的和尚,正在想里面 偷窥。和尚看到我后,很匆忙的逃走了,而我也看了一下和尚偷窥的是什么。然后,我看到 这里村家的庭院,有一个女人在沐浴。她那美丽的外表,性感的肉体,让我一不开视线。但 是让我匪夷所思的是,那美丽的胴体背上,却有着很深的伤痕,是什么伤痕呢?

第二章 黑革的笔记

8月4日星期六 青柳失踪后的第三天了。我来到茶店,迫不及待的把这个事情告诉柏木,他也担心起来, 并且建议我最好能到青柳的房间看看,于是我马上返回曙的山庄,在暗暗阪途中,我和一位 女性擦肩而过,她看到我,很客气的打了个招呼,就下山去了。那是我和琉美初次相识。我 吧原因告诉管理员,然后拜托小野寺把青柳房间的钥匙给我。借到钥匙,我进了青柳的房间, 没看到青柳,我发现在门边的墙上的挂历在8月11日用红印圈了起来,有什么约定么?我 看到桌上莫名的摆了本笔记。是为了什么呢?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笔记纪录的内容都是青柳 最近的行动,而那些内容让我相当吃惊,那是,青柳他在找他的亲生父亲,另外就是在寻找 18年前失踪,哪个琉美的父亲,叫里村秀男的谜,而且也写着找到秀男了。也是搜索着正 木妇产科医院的什么来着。最后的叙述日是8月1日,但这一天青柳并没有回到房间的迹象, 这么说来该是7月31日之前写的,也就是青柳预言到自己会被杀吗?总之,我决定明天去 见柏木听听他的意见。顺便我把青柳的照片也拿了走,说不定会有用处。我当时对这本谜样 的笔记认为只是偶然的发现,并没想到是青柳故意留下来的。有一种不想的预感,总觉得青 柳的失踪,一定背后有什么?一直都用钢笔写的笔记,从7月27日开始,改为铅笔写的, 那是不是代表,那是青柳把钢笔弄丢了呢?总之,搜索青柳的下落正式开始了。

8月5日星期日9点45分 在茶店,又和那擦肩而过的女孩子相遇,那个人正是住在暗暗阪上,她就是青柳的笔记 中也提到的里村琉美吗?也就是上一次洗澡的那个女人,就是这个女孩的母亲喽。那父亲, 就是已经失踪的里村秀男。。。琉美说知道我是青柳的朋友,想谈谈有关青柳的事情,希望我 明天下午一点去她家一趟。我对那突然的提议,似乎不能拒绝,马上就答应了,本来我也想 把上次有一个奇怪的和尚偷窥庭院的事情说出来,但是有点怯场,所以还是没说出来。琉美 由于赶学校的活动就走了。琉美走后,我把青柳的笔记给柏木看,没想到,柏木却用很认真 的表情读者笔记本上的日记。这时柏木发现笔记中夹着一张奇怪的纸条。上面写着一些意思 不明的文字和数字,是一张暗示的纸条。但这不是青柳的字。这是什么?有点可怕。

第三章 暗暗阪的家

8月6日星期一中午。 因为和琉美约定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所以我先到了青柳笔记上提到的正木妇产科医院 看了看,他对这个医院有着深切的关心,为何如此,我并不知情。青柳笔记中的护士出来了, 在试着给那护士看青柳的照片时,她突然怒了起来:“我不认识这个人,我们妇产科又没有 男性生产,快给我回去!”我不太甘心,在次询问:“你要我说几次才懂,我可要叫警察来喽!” 这是个让人觉得恶心、没品的女人。我又去到茶店和柏木聊了聊,我现在凡事都要听听他的 意见。他告诉我和琉美约定时间快到了,等会也让他知道谈话的内容。 下午一点,到了里村家。琉美说和青柳也是朋友,然后琉美开始对我陈诉一些我不知道的事, 她说她父亲在自己一岁的时候就失踪了,连张照片也没有留下,所以从来没有见过父亲的模 样,但是她觉得父亲一定还活着,总有种他在不远处静静看自己的感觉,也许是因为太想见 到父亲的缘故吧?他只要一和母亲提起父亲的事情,母亲总是支吾的含糊代过,总觉得她隐 瞒了什么似的。琉美的母亲里村静子,就是刚才在客厅里看到的那漂亮的妇人在客厅我看到 的,端正的外表,沉稳的谈吐,是个很有韵味的女性。我想到她的样子就有点紧张。我之所 以会偷窥里村家的庭院,纯粹是为了确定和尚那可疑的行为,并没有什么不轨的企图。她告 诉我青柳也是她的朋友,因为也在寻找自己的父亲,所以也拜托青柳帮她寻找父亲。青柳有 说过找自己父亲的事情吗?我对于那件事一句话也没说。她继续说但是因为青柳最近的失踪 令他担心,因为如果是因为寻找两个人父亲的事造成的,特别是因为自己父亲的事情造成的, 那这件事就不单纯了。我把青柳的笔记给她看了。“史郎……被杀……难道说他找到我父亲 了吗?”那个我当然也不知道。她拜托我继续青柳的搜寻,我又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她说后 天星期三会和母亲一起去新宿的百货商店,希望我届时能搜索里村家一遍,找到母亲隐瞒自 己的一些线索。我顺便问一问是不是可以把这件事告诉一起寻找青柳的柏木,她说只能柏木 一个人知道。我接过到钥匙,完全没有想到回来找我,既然琉美都这么拜托我了,我能不做 吗?回家时,我顺道到了茶店,正好有一个看起来神经质的男人正在看报,我把青柳的照片 让他看了,“啊,太失礼了吧,没礼貌的家伙!”他很激动的离开了。他那过渡的反映,让我 吃惊,柏木告诉我,他就是正木医院的院长,不过他看过照片,那不是一般该有的现象。同 时之间有了这么多事,在我回到曙的山庄后,看到了一个女的很用力的想打开青柳的房间。 她看到了我就马上跑开,但我决没看错,那是正木妇产科的叫做佐伯的护士,刚才还说不认 识青柳呢,现在是在想找什么东西呢?一开始是个和尚,现在是个护士,一个个嫌疑人在面 前出现了。

8月7日星期二早上10点11分。 来到茶店,我吧昨天的那件事也告诉了柏木。向他打听那个令人觉得不舒服的护士。不 管怎么说,昨天我们看到的那两个举止诡异的人物,绝不是偶然,一定是和正木妇产科一原 有关系的,再怎么说,青柳笔记内也有提到此人物。于是我打听了一下,正木妇产科医院是 个怎么样的医院。柏木告诉我,在战前这个医院就有了,作为院长的正木仁一父亲是被称为 豪杰的和平银行的头头正木征次郎。他和妻子律子三年前结婚。女方的父亲也是个实业家。 这明显是一桩策略婚姻,因为据说正木仁一是一个性无能。看来,视线绝不能离开正木医院, 另一个可以的举动,就是那和尚偷窥琉美家的事情,在探听之下,才知道那好像柏木认识的 人。他告诉我知念应该不是那种人,他是在庆胜院寺庙修行的僧侣。在太平洋战争中,南方 战地当通话员。战争结束后,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了佛祖而出家。很认真,照里说,该是个正 值老实的人。但前一阵子的偷窥行为,是为了什么?也许是巧合吧? 我在回家的路上,在车站正好看到静子从巴士走下来,静子并没注意到我举动。她看起 来可以说是妖艳和琉美那楚楚动人的样子截然不同,那种成熟的魅力,凌人的气势,可以说 是女人中的女人。我在看到巴士上,看到一个和尚,那应该是柏木提到的庆胜院的主持良念 和尚吧?他们是在一起么?想起了前些日子知念哪怪异的举动,我就冲动的上了巴士,和和 尚一起在庆胜院的寺庙下了车。为了不引起他的主意,我等了一会儿才上了长长的阶梯,在 山顶有一个山门,里面有大堂,然后也可以看到墓地。而在墓地那儿晃着晃着时,不小心在 一个石碑逄看到一只钥匙。它看起来很老旧,是什么钥匙呢?但是,一转身,不知在何时, 知念就站在我我旁边,我对于前几天偷窥的事,装作不知道。虽然如此,但他看着我时,象 是记得似的,而我也察觉到他那深见戒心的表情,却也装出一副初次见面的神情。我开始觉 得,者不是个好对付的家伙。“有什么事么?”他问到。看到我手上的钥匙,他认为“在墓 地找到的可能是某个商客掉的,帮我保管”什么都不说就夺走了。

8月8日星期三 一早起来,我从房间的窗户看下去,发现琉美她们已经出去了。于是赶到里村家去。我 用琉美给我的钥匙打开正门,上到二楼,在右边的房间看到一张竹椅,是琉美的父亲秀男用 过的椅子吧?在左边房间琉美的卧室,我在桌子上看到了琉美给我明天11点碰头谈这次调 查结果的留言。左边抽屉里是琉美和父亲的手印。看来琉美非常崇拜父亲哦。从琉美房间的 窗户,我可以看到里村家庭院里有一间比这房子还老的土墙仓库,入口却用着南京钢铁锁着, 它是干什么用的,有机会要去看看。在里村家的一楼右边房间里的柜子上面的匣子里,我找 到一张照片,是静子和良念和尚……?这照片还真旧,静子和庆胜院的和尚,是朋友吗,静 子和和尚有着什么关系呢?从照片的气氛看来,他们认识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恐怕不是单 纯的好朋友关系才是。在左边房间的厨房的煤气炉上,我找到一盒普通的火柴,忍不住把它 收了起来(我想可能是喜欢收集火花的缘故吧)。此外,我再也找不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出 来一看墙上的钟,已经四点了……琉美也快回来了…… 我本来想打道回府,却突然发现院子里好像有人。又是庆胜院的知念!他好像是从庭院 的土墙仓库出来的,看来我要叫琉美提防点他了。过了三个小时,我鬼使神差的来到正木医 院,这么晚了,它却没有关门,我看到了正木医院的年轻太太正木律子。还在想说妇产科的 太太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原来是一身流行装扮,时髦的女性,而听柏木说过,她是要去新宿 的酒店吧。

第四章 废毛织厂的谜

8月9日星期四9点45分。 我拿纸条给管理员小野寺看,他告诉我地址是是亚东毛织厂遗迹,毛织厂是人们对废工 厂从站前就开始的通称,那个工厂在太平洋战争中被利用作为军用工厂,受到空袭后,被破 坏成这样一直留到现在。这样一来的话,写这个笔记的人,是在战前就有这土地的人。小野 寺还告诉我正木医院的护士佐伯又来找过问青柳的事,看来那个护士一定和青柳的失踪有什 么关系。等一下……我突然明白了,跑回青柳的房间,我再次察看他的日历,青柳房间的日 历上8月11日有个红印。就是这个,笔记本内夹者的纸条当中,左侧的三位数也是指日期。 811就是指8月11日吧。这么说来,那旁边的四位数说不定是指时间喔。看来,遮蔽集合 青柳的失踪应该是有关系的。那个谜会在8月11日时的14点解开。解开纸条上的谜了。来 到茶店,我看到了正在等候我的琉美和柏木。我吧昨天所发生的事情都说出来了。不知这是 好是坏,当我报告没什么特别法现时,琉美和柏木好像是因过分期待再听完这没什么结果的 报告后,两个人都有点失望。我也不知道该不该说,九十八偶然发现到静子和和尚的照片的 事说了出来。对了,想起来了,讲到庆胜院,在琉美他们要回家时,庆胜院的和尚,在土墙 仓库那儿,听到这儿,两人都吓了一跳。琉美说总是能看到他在附近徘徊。在这之前,我对 于那土墙仓库就一直很想知道它的用意,所以,就顺便问了。琉美说那是以前的房主盖的, 因为由南京大锁锁着,没有钥匙,她也没有进去过。接下来,我报告出,那谜样的数字是代 表日期,而从战前开始人们就一直把废工厂称为毛织厂等等。柏木分析,知道这种说法的, 排除小野寺先生之外,只有正木院长,佐伯护士和静子知道,有可能就是三个人当中的一个 写的。琉美说搞不好能看到自己的母亲,所以后天下午14点一定也要去。我也对柏木说到 那便条,恐怕和青柳失踪也有关系,要他注意。那8月13时废工厂会发生了什么事?

8月10日星期五下午 我不知不觉就又来到里村家,进去一看,似乎没有人,这正好是个去看看土墙仓库的好 时机。但是对于大锁我毫无办法,转身刚想离去,我看到了静子就在身后,“有什么事吗, 你是琉美的同学啊?”静子的美艳更增加了一层,我的胸口也蹦蹦的跳个不停。那热气,闷 得让我们汗水直流,衣衫尽湿。我知道,因为土墙仓库很少见,所以随便查了一下。我也老 实的道了歉,静子也毫不犹豫地开始说起了土墙仓库。她告诉我这是以前屋主所建,她们搬 来以后,也只进去过一次,现在钥匙也找不到了。当然我对于青柳的日记,是只字未提。我 随便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走到常盘桥时看到琉美在那,琉美和我说襁褓时期父亲就会带 她到这里来,虽然这也许是不可能的,对一个只要会到乡下随时就可以看到父母亲的我来说, 应该没办法体会琉美那种羡慕有父亲的那种心情。我只记得琉美一直直视着那川流不息的河 水,那表情想是在想着什么。

8月11日下午13点41分 我去里村家找到琉美,一起去到东亚毛织厂,我们一直往废工厂里走,在尽头我们像看 到了一个人影。。。但是……都不是推理重的那三个人。那是琉美的同学,白阪由香利,为什 么她会在这儿呢?这个谜马上就解开了,不久,另一个人马上就出现了。那是正木一妇产科 医院的护士,佐伯八重子,她在正木医院的诊疗工作外,另外也未想堕胎的人,免费堕胎。 白阪也是其中的秘密患者。而那张纸条,也就是和志愿者汇合的时间,而青柳不知道从哪儿 捡到这张纸条,然后才知道这张纸条的真正内容。青柳利用这张纸条来威胁佐伯要她交出昭 和14年的出生日志。而当青柳拿到那笔记时,呆了好一阵子,而琉美这边也用纸条,要求 佐伯把那本笔记带来,佐伯虽然拒绝,但又怕被警察知道,故在今晚,把正木医院的后门打 开,随我们进去找,我和琉美答应了这条件。在那个时刻我发现自己已经被琉美深深的迷住 了。她此时显示出来的果断坚决,我甚至能感受到同性的佐伯也有所动容,虽然她不会说出 来。而那天晚上,从日阪的证言,我们的到了一个很急的消息,那就是那些免费的秘密堕胎 的交换条件,时要去正木夫人在新宿经营的酒店从事危险的工作。而正木医院的内部从曝了 光。 那个晚上。没有一丝风,是个相当闷热的夜晚。我又是先来到了茶店,告诉柏木等一下 我要潜入正木医院去确认昭和14年的正木笔记一事。如果佐伯护士有遵守约定的话,那今 晚就失去正木医院找到那本笔记的好机会了。柏木也怕插手而坏了计划,故赞成放手让我去。 我想了想,这不只是因为觉得有意思而已,也很有可能解开青柳失踪的谜团。柏木叮嘱我小 心,有危险就赶快跑掉,他会开着门窗等我的,另外他借给我一个手电筒,这样的东西都能 一下拿出来,果然是柏木的作风,那就谢谢你借我了。我发现没有他的帮助我真是很多事情 都办不了。趁律子夫人外出时,潜入了正木医院,但是并没发现那正木笔记为什么只有那昭 和14年的出生日记不见了,难道被窃取了吗?? 然后就打算回去,听到右边房间书斋有声音,好奇驱使我去看了一下,发现那正木院长 正在欣赏色情录像带。墙上找着那淫秽的影像,那男女的面孔很眼熟,我不小心出了声,被 院长察觉到,我赶忙就逃开正木医院。我一口气来到茶店,柏木已经在店门前等待多时了, 他一见面就问"辛苦你了,没让人看见脸吧",我一口喝光了杯子里的水,调整了一下呼吸, 然后跟柏木说出了在正木所发生的事。"真糟糕,没想到正木是那种医生,不过笔记既然被 藏起来了,说明他已经发现这件事情了,事情更加难办"我还注意到刚才那色情片上的两个 人,和庆胜院的和尚还有静子长得很像。。。但是有这也是件好事吧。等一下,这么说来,有 一次静子从巴士下来,那巴士上也正好坐了个和尚。我要柏木千万不可吧这件事说出去。柏 木建议我们从律子夫人的就点查起,他去想朋友借车,然后明天我们跟踪律子的车。不知道 为什么,柏木开始紧张起来。

第五章 黑暗酒厂

8月12日星期日。 我先去了里村家,和琉美说了昨天在正木医院的事。她很顽皮的告诉我其实今天早上柏 木已经告诉她了,叫我小心,别太逞强了。回到自己的房间,我望向窗外,发现柏木已经开 车再等我了。和柏木一起尾随律子夫人,我们到了Q酒店,烤肉店是在离开新宿欢乐街的路 上。柏木建议我们先埋伏一阵,过了一会,烤肉店的门打开了,首先出现了正木律子,然后 是看到了庆胜院的良念和尚,而且还带着一个学生样的女生。坐着三个人的车,消失在往大 久保的路上,我和柏木想起了昨天白阪由香利的话,然后是烤肉店那不检点的和尚和事实的 相关性,想到这儿,两人都只是呆然一片。我和柏木从新宿回到茶店,在把到目前为止的事 希望能够推理一遍,这几天的各式各样的人物,交错着,应先将它理出头续才好吧。柏木我 这么想着、推算着: ……8月10日青柳失踪,而房间的笔记本中,记载着重要事项。 ……第一个,他好像找到了失踪十几年的里村秀男的消息了,但我们找不到任何秀男存在的 证据,秀男到底在何处?还活着吗?有关于这一点,现在还完全没任何线索。 ……第二个,青柳在调查正木妇产科医院。他威胁佐伯护士主要是要调查自己昭和14年出 生的正木笔记。对一个没有双亲而言的他,他象是在探索自己出生的秘密,而在他见过正木 笔记后,他就失踪了,这和这事件有关吗?但那笔记,已经完全被院长妇人藏起来了。青柳 本人预测自己会被杀,不想去想象这个陈述,但他一定是卷入了什么事件的利害关系,那是 谁?是什么事呢? ……当初以可疑的姿态出现在青柳的身边,那疑云重重的佐伯护士,在她拿出堕胎明细时, 一件事突然真相大白了,她只想拿回被青柳拿走8月以后的堕胎明细,青柳失踪她也不知青, 她是清白的吧? ……之后让人起疑心的,是庆胜院的知念,她出现在里村家附近,且举止怪异,而且当他在 仓库出现时更令人可疑,知念拿到那钥匙,是不是想在那仓库中查到什么吗?若是真的…… 那又会是什么呢? 那仓库,有什么呢?那仓库钥匙,已遭遗失在里村家,十几年来这门都没开过。而土墙仓库 钥匙应该是知念拿着吧,这么一说当时在庆胜院捡到而被知念抢走的钥匙就是仓库的钥匙 吧,知念的动机要注意。 ……那么正木院长又如何呢?那本正在寻找的正木笔记和此失踪一定有什么利害关系。 ……是关于青柳的父亲或母亲,一个人失踪是不是也隐瞒了什么事情。 ……总之,一定有个关键人物。 ……庆胜院的良念和尚呢? ……在这一次的搜索上,第一次发现和尚的踪迹,和静子两人和照的古老照片。 ……在位确认到这个之前,看到两个人坐者同样的巴士上,是不是意味着两人的关系呢?若 是的话, 两人有是从哪儿回来的呢? ……留美也不知道静子和和尚是什么关系。 ……我再正木医院看到的色情照片,其中的男女,这是这两人吗? ……这么一来,和尚和静子的关系本来可以明朗化,但那张色情照片却又蒙上了一层疑云。 ……但或许这是一个单纯的不法密会,如果它的结果和相片上的那样一般的话,那又和青柳 失踪 有何关系。 然后,是里村静子,琉美对父亲的失踪抱持着怀疑。而静子是不是握有其中的秘密呢? ……而青柳在调查秀男失踪十件时,发现了一件值得注意的事。 ……这是个突然的奇想,那就是秀男不是失踪,而是被杀了。而青柳在追查犯人时也被杀了。 ……但这个推理有个缺陷,就是青柳笔记上有写到找到秀男了,就会和这有所矛盾。 ……但到底是在哪儿找到秀男的呢? 好像还关系到什么更有力的证据来的,天都快亮了,我感谢柏木陪了我一晚上。 “OK没问题的,这样的小店即使是通宵也做的来。”这也到是,茶店通常没有特定的休假, 看柏木自己决定,故也经常修业不开门。我打算小睡一会儿,中午就到庆胜院看看。

第六章 庆胜院

8月13日星期一下午0时14分。 我来到正木医院门前,发现早上的看诊完毕,啊,车子不见了,正木院长不知去哪里了? 由于知念那怪异的举动,加上那不检点的行为,我又再度造访庆胜院。在往寺庙的阶梯途中, 我看到正木院长的车子停在那,走上去后看到枕木院长和良念和上正在谈些什么。我第一次 和良念和尚做眼神上的接触。那个若有所思的眼神,看来令人很不舒服,而且,也不知道是 不是擦了香水,有一种很不自然的味道。这种闷闷的情景让我想到了,昨天新宿烤肉店的情 景,心情变得很不舒服。我老实的回答到是刚搬到这附近的学生。虽然他态度温和,但却不 丝一笑。只是一副威严的容貌,一身袈裟,低沉的淡淡嗓音,像我们这种年轻一辈的,一下 就被他的气势所压倒了。“还是学生么?那个学校的?”听到了这样的话,该怎么办呢?…… 没办法喽,只好又回答了。“这里保留着从前的古风,你应该很满意才是了。”那应该怎么说? 就在思考的同时,我觉得和尚的举动很莫名其妙。在一旁默默不语德政木院长,也轻微的颤 抖着,样子变得有些怪。“我有事就先回去了,正木你顺便带这个学生会去吧,反正也是顺 道。”那和尚很牵强的结束了话题,从本堂消失了。想起了以前在茶店时,我让他看青柳的 照片的情景,虽然犹豫要不要和正木院长搭同一部车,但还是不得已就一起上路了。正木院 长再送我到陈站的一路上,始终不发一言。我吧庆胜院的事,告诉了柏木。柏木认为庆胜院 和正木医院关系一定很密切。正木律子所经营的烤肉店出现了……良念和尚,然后市正木院 长出现在庆胜院,青柳的失踪,昭和14年的日志。虽然还不清楚,但我和柏木已经感觉到 事实已经一步步的接近了。我再回家的路上,突然,开始下起了大雨,在急忙想赶快返回时, 发现沼泽边躺这个东西……这……这是……知念。验尸结果表明,被害者的肺部积者大量的 田沼的水,死因是喝入过多的水而致死的。从现场状况来判断,他杀嫌疑非常大。推断死亡 是可是在8月13日下午2-3时,从那损坏的尸体的停在2时21分看来,和验尸结果是一 致的。另外,被害者身上有多处打斗痕迹,所以推断被害者在死前曾经有过激烈的搏斗,从 被害者掉了一颗门牙来看,可见当时打斗的状况,但现场却找不到那颗牙齿。犯人的犯案痕 迹,犹豫现场在湿地上,在一阵骤雨后,都流失了,故找不到有力的证据。警事厅专门成立 一个小组调查这个案件。2月21日,正好是我到庆胜院的时候,的确那是没看到知念的踪 影,也就是在和那和尚做无聊对话时,知念在和田沼被杀了。可是,到底是谁?为了什么杀 人呢?另一个可疑人物被杀了。我和柏木,琉美对这个可疑人物被杀感到意外。

第七章 伤心

8月14日星期二。 从管理员小野寺那儿收到我父亲的信和青柳大三写来的信,一直想着青柳的失踪事件, 从来没想过他是不是回乡下去了?。但是没有理由现在离开啊。要会乡下的话,春节时再会 时不就得了。也没从青柳那里听说过青柳大三这个人。那里面有写着想象青柳生活的信,还 有三万多元的现金在里面。我找到琉美,把大三的信给她看了,她也没听说青柳提到过这个 人,于是建议我们一起去造访这位叫大三的人物。 反正都是要去,所以早点去会比较好……我们决定明早10店在车站集合。

8月15日星期三 我们坐往八王子的线去找青柳大三先生,我们把经过都告诉了青柳大三先生,原来他是 青柳的远亲之一,也是史郎的养父。史郎的母亲叫妙,史郎时妙的私生子。那时妙在咖啡点 工作,和客人交往了起来,但妙却一直没有把亲生父亲的名字说出来。妙靠着自己一个人养 育时浪,听说也吃了不少苦。之后,却在战后,被不知名的病魔缠身而病死。而孤零零的史 郎就被青柳先生收养。从小没了父亲,母亲妙很辛苦的拉扯他,而青柳是否还恨着那个谁也 不知道是否还活着的父亲呢?而大三氏说会不会之所以寻亲是要报复呢?这和这一次失踪有 相关联也说不定。大三先生告诉了我这个,战前和妙在咖啡厅一起很要好的女人地址,说她 说不定有什么线索的,从他手中的贺年卡,我们知道了这个女人的确切地址。我和琉美,从 大三那儿听到许多有关青柳的事。但是若是大三先生的大胆推理是正确的话?我……哦 不……琉美一定也是这么想的吧,再回程的电车当中,那不及想的预感一直出现在眼前。我 把昨天从青柳的养父大三氏的事,告诉了柏木。然后也说了,由大三氏所介绍的神崎院子, 她很有可能知道青柳出生的秘密。“哦,是这样啊……”我总是来找柏木,什么都和他说, 真不知道他会不会烦。回到公寓,我一推门,琉美竟然在里面。她说对不起门没关是为了决 定了去造访妙的朋友神崎原子的时间。根据信上的说法,神绮在荒川区开了一家馆子。在关 门之前到的话,应该可以见到他本人吧。不想太赶,所以我们就约两点在车站集合……琉美 走了,但是她遗漏了自己的项链坠子。我看到坠子里面青柳的照片,才感到自己真是个迟钝 的男人,青柳和琉美是这样的交情,我到现在才知道。透过坠子,我仿佛能看到他们在相赏 风景桥畔,相依伞下雨中,相拥床上缠绵,相扶竹林共吻……

8月16日星期四 我们来到了神奇原子处,从她的话里我们得知了真相,原来早在战前,妙和静子都是一 个咖啡店的招待,而她们的孩子都是同一个色郎和尚的。这样琉美和青柳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琉美一定很伤心。和青柳一样对和尚的憎恨,作为旁人的我也都能感受到。对于直盯着荒山 水面的琉美,站在一旁的我,一句安慰的话也说不出来。那一夜,下了雷雨。一早起来,我 就看到正木院长留下的信,叫我到常盘桥去见面。

第八章 正木妇产科医院

8月17日星期五。 我把昨天从神崎原子那儿听来的冲击事件说给柏木听。他也颇为吃惊。由于院长的要求 我来到常盘桥,都过了三点,但却还没有看到正木院长,他真的会来吗?我从栏杆往河上看, 看到了一个人流了过来,那是正木院长,和知念一样也是他杀,他头部有近距离弹痕,警察 又开始调查。判断起行凶现场是在常盘桥栏杆附近没有打斗痕迹,且是正面射击,故应为熟 人所为才是。在警察的询问,和佐伯护士的证言下,正木医院及Q酒店均曝了光,律子夫人 也被拘禁起来。

8月22日星期三下午1点

正木医院因此告终,律子夫人的娘家备了一辆卡车,把家财全运了回去。而掉了工作的 佐伯,只好回乡下去了,而佐伯对这正木医院也毫无留念,给了我正木医院的钥匙。我想到, 不快吧项链坠子还给琉美的话不行。不过,这也不过是个借口罢了。真正的目的,是想再看 看琉美的样子,在房间里,两个人心里还是挂念这昨天的事,所以出奇的静……我为了制造 些说话的机会,把手上的项链拿来还给琉美。我说出了,为了拿到决定性的证据,今晚要潜 入正木医院。正在做这个计划时,从那纸门上映出那不知何时就已站在那儿的静子的影子。 完了,刚才的话,都被静子听到了吧。

然后,那天晚上…… 潜入正木医院,我顺便拿了一个装药得空瓶子。在医院里我在上次见到正木的房间里, 找到了正木笔记,证实了神崎原子的话,青柳的确是和尚的儿子,我还找到了他车子的钥匙, 出乎意料的收获是,那车子的行李箱,沾有还算新鲜的血迹,在楼上的一间房间,我也发现 前一阵子的色情剪辑,也确实认出那男女就是和尚和静子,这时走廊里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 有人在威胁我:"别再多管闲事了,否则会有危险的!"知道我今天来这里的人有限,有琉美, 柏木,然后。。是静子,但是,这的确是男人的声音,而且……不过今天有不少出乎意料的 收获,正木医院的搜索,算是成功拉。但是,有个人在某处,看着我的行动……我到现在还 是藉着那走暗暗阪的勇气,那种不怕犯人的黑影随时都会出现在眼前的勇气,来走再夜路上。

第九章 土墙仓库中

8月24日星期四早上10点11分。 我把昨天的搜索结果向柏木报告。然后我们把目前截至的线索又再推理了一次。 ……是从青柳失踪时开始的。对于此事,很遗憾的,被杀的几率相当高,假设若是被杀了, 那一切的片片断断的现实,就有了个定断。首先是,青柳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良念,而那良 念却也是自己女朋友的父亲……更进一步的,青柳调查里村秀男的失踪,他发现秀男不是失 踪而是被杀吧。和笔记上写着发现秀男了有点不一致,但或许是青柳看穿了犯人杀了秀男, 而造成犯人杀害青柳的动机吧。而杀害秀男的犯人,应该是良念吧,而从良念的关系来看, 静子是共犯的可能性相当高。18年前,秀男知道自己的妻子和良念的关系,结果,自己被 杀,但现在什么线索也没有,虽不成青柳在哪找到了什么线索不成……接下来,知念被杀…… 当初知念的行动相当奇怪,会不会是知念知道杀青柳的凶手就是和尚才?住在同一间寺庙丽 应该是有注意到什么。事实上,知念在里村家附近调查时,也让我碰过2次……难道他是握 有了什么有力证据,才会被杀的?接下来就是和尚的不在场证明,那个犯罪时间和尚人在庆 胜院,而人证就是我……但问题在那车子行李箱的血迹,那或许是知念的血也说不定,知念 在别的场所被杀,然后用正木的车子,晕倒和田沼来……那,真正的行凶现场又在哪里 呢?……首先想到的是庆胜院,这么一来和尚就没有不在场的证明了……我再寺庙里时,知 念刚被杀害,然后用正木的车子运走,也就是我坐的车子的行李箱放着知念的尸体……如果 能找出是在庆胜院的哪儿是犯案现场,那和尚的不在场证明就会完全崩溃!正木被杀是怎么 一回事?到目前为止的推断正确的话,正木应该是杀人共犯,事不是由于和尚握有妻子经营 的酒店是将堕胎者推入哪儿工作的问题被胁迫,但有罪恶感的正木正想找我坦白时,被和尚 发现才被杀的吧?那问题再回到里村秀男被杀,在青柳的笔记上写的发现秀男了意思无法理 解。难道里村秀男还活着……里村家还未做过调查的,只剩一个地方,对了,那就是庭院里 面的土墙仓库……里村秀男在那土墙仓库吗?18年当中一直被南京大锁锁住,谁也进不 去……有必要调查以下这知念也潜入进去过的土墙仓库。最后柏木说最后一个谜团就是庆胜 院,但是对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我也有可能被杀,我已经被盯上了。

第九章 仓库里面

去琉美家看看时,从地上和商穿的草鞋我看到好象是知念和尚来了。趁着和尚不在时,赶忙 去到庆胜院,果然收获颇丰。从知念房间的桌上找到了青柳的钢笔,从良念和尚房间的桌上 找到了那青柳丢失的旧钥匙。而且,从庭院的水中,找到了知念的牙齿,如果能证明犯罪现 场是在庆胜院的话。那和尚的不在场证明就会不成立,我采集了那水,在墓地,我发现土有 最近被挖过的痕迹,我要趁着和尚回来之前赶快离开。来到和田沼,我的水做了比较。果然 和尚不在现场的证据被推翻了。我很快的吧在庆胜院的收获项柏木说明。而最后的谜团,我 们都知道那就是里村家的土墙仓库,到底有着什么呢?我回到里村家,旧钥匙,果然就是土 墙仓库的钥匙,但稍微看了一下,没有什么特别发现,我点亮了墙角桌上的蜡烛,绕了仓库 一圈。然后看到门的背上刻着一些文字,原来这里就是囚禁秀男的地方啊,接连好几天,秀 男把剩下的最后的一丝力量,把那些施暴者的姓名,刻在这土墙上。那是写着,和尚,静子, 而青柳所写着的“找到秀男了”就是指这个吧!原来,而后不只秀南被杀,也是把这一连串 杀人事件的凶手,明白的写了出来……但这时,不知道是谁开了这门的,眼前的文字被盖掉 了。回头一看,和尚站在入口那儿,手上拿着枪。但是他还来不及开枪,就被背后一刀刺中, 身亡。原来是静子,静子坦白了18年前,以及这次连续杀人的经过。然后用手枪结束了自 己的生命。我疲惫的正欲离开,发现不知何时,土墙仓库外,站着琉美的身影……

完结篇

之后,所有的真相大白,良念和静子的罪行一一被揭发。首先是在庆胜院发现了青柳史 郎的尸体和认为是里村秀男的白骨,头盖骨后面有裂痕,这是由警察们挖出来的。和一个欲 望强的男人和渴望被俘虏的女人,被命运捉弄着,走上悲哀的末路。接下来,由于和尚发现 自己杀人的行踪败漏,为了灭口,故杀了知念,警察也确定犯罪现场是在庆胜院里面的庭院 内,瓶里的水也化验出是昭和田的水。搬运尸体的事实,也由检验行李箱的血迹和知念的吻 合,被证实。之后,怕那帮忙处理尸体的正木背叛,故杀了他。不久,和尚和静子的罪行也 确立了。但里村秀男由于死了快20年了,犯罪的实证很难搜集,首席是在庆胜院发现的那 堆白骨,也很难证明是秀难得,再加上对于犯人也没有有力的物证。 随着这噩梦般的案件的了结,这个夏天也渐渐结束了,已经有了秋天的感觉,我留念自 己生活过的地方。现在,暗暗阪的这个家,也光明正大的成为琉美一个人了。好不容易,由 于东京要举行奥林匹克,这个地方才开始有了发展。而只有这个旧房子,改了门牌后,还继 续留在这儿。只剩下琉美一个人。现在的我,能够为她做些什么吗?东亚毛织厂的遗迹,已 在不久前的设施建设当中,吧这边的景观,完全的改变了。 来到庆胜院,大三氏来到了被认为是青柳和里村秀男的遗骨埋葬地,原本是一个看来很 有骨气的人,再看到这情况时也变得失魂落魄,看了都觉得可怜。和田沼泽,就象是时间停 住般的死寂。正木医院的人烟渐渐稀少,而凋零。几年后卖主就将其拆毁了。啊,事件之后, 很多事情都改变了,唯一不变的只有柏木。而且这一次的事件,没有柏木的话是没办法解决 的吧。柏木,谢谢……可是,年轻的我,总觉得不好意思。结果时,连道个谢都没说出口。 "再过不久就是新的学期了,怎么样,想不想看看侦探小说?"不好意思,我必须回绝你,这 一阵子事情会很多。我又来到常盘桥,在这里琉美常常和青柳一起看风景,或者思念自己的 父亲,现在的她又在想些什么呢?面对着凝视河水的她,我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定……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