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樱花大战2小说—忘君珍重...
·2001高考作文满分卷:石器...
·大航海时代之伍丁游记
·暗黑II之灌篮高手版
·魔兽世界: 谁对了,谁又错...
·魔兽世界: 卡利姆多的月...
·金庸的名花倾国(女子)与...
·永远的古墓丽影
·魔兽世界: 号又被盗了,...
·魔兽世界: 我的wow与幸福...
·魔兽世界: 止不住的伤心
·童话
·魔兽世界: 泪别,艾泽拉...
·魔兽世界: 心痛往事-133...
·cs菜鸟日记:最后一滴血
·魔兽世界: 部落的悲哀
·爱情三国志
·三国-长坂坡基本被赵云挑...
·三国系列:卧龙
·魔兽世界: 请把我当人妖...
·印第安之鹰
·魔兽世界: 一名战士眼中...
·新《三国志》
·魔兽世界: 献给我永远最...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樱花大战2小说—忘君珍重(下)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4-18 00:00:00

  第一个晚上,在美餐和疯狂的枕头战中渡过。终于可以有一天可以下去考虑帝国的
安危、可以不去考虑战争的残酷。大神和他的组员们睡得分外香甜。令人开心的暑
假真正开始了。女孩们有的上山,有的下海。身为海军军官的大神对大海已经有点
厌倦了,他宁愿在剑缘圆里泡温泉,却撞到影山、樱和玛莉亚,把他吓了个半死。

晚上放完烟花,大神一个人又偷偷来到温泉。白天差点闯祸,这了应该没什么
事了吧。自呜得意的大神正准备悄悄人水却发现了雷尼的身影。

“唉,没关系,反正他是男孩,也无所谓。”大神伸手去拍雷尼的肩:“啊!!!
!!!天哪!你……居然……是……女孩?……”

“大神君!……大神!!!”

通信机不见了。在第三人早上,正当玛莉亚和大神准备与帝国大剧院通信,看
看蔷薇组在那边干些什么的时候,找不到通信机了。两人把整个剑缘圆翻了个底朝
天,也没有找到通信机的影于。玛莉亚觉得有些不对,大神也预感到有事要发生。

两人一直找到海边的一个山洞,在洞口发现了通信机的几块碎片。显然在有敌
人悄悄跟踪花组而来,想乘大伙儿疏忽之际,切断花组与大剧院的通信,然后一网
打尽。想到这一点,大神原有的那些快乐念头一扫而光。他与玛莉亚循迹进入山洞
深处,在洞穴的尽头居然发现了黑鬼会的通讯机!有敌人跟来,这是毫无疑问的了,
就在此时,黑鬼会的通信机响了起来。来电的是金刚,想与水狐联络。玛莉亚顺手
抓起通信机,冒充水狐与金刚接上了头。原来金刚想借此机会与水狐夹攻花组,玛
莉亚将计就计,把金刚引到山路。然后,他们又用通信机与帝国大剧院联系,安排
翔鲸丸的支援。

两人联络完一切,却发现潮水已涨过了洞口。从未涉水的玛莉亚感到了莫名的
恐惧,她不敢潜水,打算一个人留下大神不顾一切地把她从水里带了出来,玛莉亚
昏迷不醒大神用人工呼吸唤回了她的意识。

水狐出现了,大神觉得她非常眼熟,却一下子想不起来是谁。战斗激烈地进行
着,不久之后。金刚也出现了。此时的金刚显得分外勇猛,不断用身躯挡住花组向
水狐发起的攻击。但是在帝国华击团的强大力量下,敌人还是又一次失败了。

水狐究竟是谁呢?

花组开始彩排的新剧目“青之鸟”,这一回雷尼和艾莉丝有幸搭配担当男女主
角,可是雷尼却显得有些怪怪的,精神总是不能集中。

“哥哥。我们究竟为什么而战斗呢?”艾莉丝全身心地投入到角色之中。

“我们……为……什么……战斗?”雷尼被此一问,整个人都呆住了,似乎完
全忘了台词。

“喂!雷尼,你到底怎么啦,、”玛伺亚大声训斥着…

“对……对不起。”雷尼的眼光依旧定定的:“请再来一遍好吗?”

重复了几次依旧不行。雷尼总是在这句回答上卡壳。她的表情变得非常奇怪.
大家只得中断排练,让雷尼一个人回房间休息,艾莉丝“担心雷尼的身体,她找到
大神,要求大神想办法让雷尼振作起来。大神安慰了艾莉丝几句,女孩破涕为笑,
大神的心里却不能平静。雷尼一个人静静地呆在房间中,一动不动。大神走了进去,
想升口询问,却又不知从何说起。此时雷尼突然抬起头,把那个一直纠缠于心的问
题拿出来间大神:

“我们究竟是在为什么而战呢?…

“为什么而战?为了保卫帝都呀!”

“保卫帝都?!那就需要战争吗?”雷尼的情绪变得分外激动:“你……给我
出去!”

雷尼由不得大神分说,便把队长推出门外。大神实在不明白雷尼是遭了什么邪,
无奈之下,只得先回到自己的房间中。艾莉丝担心着雷尼的安危。她花了好长的时
间,亲手编织了一个美丽的花环,打算送给雷尼,却又不知道究竟该不该这样做。
大神鼓励她,希望她勇敢他说出自己的愿望,并陪艾莉丝一起把花环送给了雷尼。
雷尼接过花环,敷衍了几句便关上了门,艾莉丝的心里投下了一丝阴影。

“雷尼……”朦胧间,雷尼似乎听到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雷尼……”声音逐渐清晰了,“是影山!……水狐?”影山的身影在雷尼眼
前晃动着,“加入吧……雷尼……”雷尼眼前变得漆黑一片。

台风来了。狂风刮得窗外的树叶猎猎作响,大神的心情象屋外的天气一样不好
受。然而最焦急的还是藤枝佳惠,她刚刚得到加山的报告,影山栖就是水狐!花组
上次在热海险些遭难,就是影山捣的鬼!什么影山栖,简直就是影山“欺”(欺骗)!
然而这个家伙却在这个大风之夜神秘失踪了。这怎能让身为副司令的藤枝心安呢?

大神和藤枝分头寻找影山——不,应该是水狐的下落!然而就在此时,艾莉丝
又匆匆奔来……

“大哥哥!雷尼……雷尼……她失踪了!花环……艾莉丝的花环……被她丢了
……”一个闪电击来,惊雷炸起。大神似乎连站都站不稳了。

藤枝终于说出了雷尼的过去: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屯有许多无辜的幼儿被德国军
队培养成战争武器。雷尼就是其中的一员。她的爱、恨、欢乐、痛苦,种种感情全
都被磨灭。留下的只有对战争的痴狂。雷尼所经历的,绝非常人可以想象。然而在
花组中,她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关爱时,却因无法适应而陷入了深深的痛苦和烦躁之
中……就在雷尼精神最脆弱的时候,水狐闯了进来,施展出催眠术带走了雷尼,准
备把她培养成为属于黑鬼会的秘密武器……

风雨之中,花组找到了神情漠然的雷尼。雷尼挥起手中的武器,向大神发起了
攻击!

“回来吧! 雷尼!"大神道,“我是不会向你攻击的!”雷尼似乎没有听到,
疯了似的继续进攻着 。

“雷尼!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朋友啊!”大神咬着牙忍受着雷尼的攻击:“回来
吧!”

……

听到“朋友”这两个字,雷尼浑身一颤,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道闪电击过,
附在雷尼身上那些催眠的力量,好象被雷声惊醒一般,挥发得无影无踪……;雷尼
……雷尼终于苏醒了!大神走上前去,递过艾莉丝的花环:“这是艾莉丝的一片爱
意……雷尼,好好收藏吧!”

“恩”

水狐见事不妙连忙撤退,却被花组围住。她费尽思量为黑鬼会混人帝国华击团,
失败的时候却连一个想到她的人都没有。她也许是世界上最孤独的失败者。

又逢七夕。

秋季,帝都景致变得格外迷人起来。人们开始准备中秋节的物品,花组的队员
们大多是天真无邪的少女,她们当然也少不了操一操中秋节那份心。大神和织姬、
艾莉丝等来到广场上看中秋的集会。从来没有瞧见过这么多人和好玩的东西,艾莉
丝显得兴奋不已,神奈也玩得不亦乐乎。正当大神打算休息一下,喘一口气的时候,
织姬却悄悄地把大神拉到了一旁,看起别人画油画起来。

“啊,这样的画……”织姬的口里露出不屑的神情:“也能算油画吗?”

“画不好吗?你会不会欣赏?”画家抢起头来。这是一个面容消瘦的中年人,
落魄的神态掩映不住年轻时的英俊。

“我可是在意大利学习绘画的。”画家说到这里,望了望织姬,似乎心有所动:
“你是……”

“意大利!”织姬闻听此言脸色大变!她又看了看画家的面容,脸顿时变得刷
白,一跺脚,头也不回便走了。

“喂!织姬!……对……对不起了!”大神搞不懂织姬究竟搭错了那根筋,拦
也拦不住。只得回身向画家道了个欠,连忙向下追去。

“织……姬……?”

一反常态的织姬把自己紧紧地锁在房间里,任凭大神敲门也不开。无奈之下,
大神只得暂时罢手。正在这时,那个落魄的画家却找上了门来,他要求见织姬一面,
大神感到事有蹊跷,便带画家到餐厅,两人慢慢地聊了起来。

原来这个自称绪方的画家不是别人,正是织姬的亲生父亲!当初在意大利留学
时,他与织姬的母亲加琳相爱挚深。然而加琳出身豪门,父母根本看不上绪方这个
穷画家,完全不问意这桩婚事。就在绪方离开加琳的时候,织姬在人间诞生了……

“住口!”一声大叫打断了绪方的回忆,把大神吓了一跳。他转眼——看,是
织姬!她站在楼梯上,脸上的表情激动万分,显然已全部听到了绪方的那些话。

“你不配做我的父亲,请你离开这里!”织姬的因愤怒而钮曲,“我绝对不相
信你所说的那些话,请你赶快出去!”

绪方默默地离开了大剧院。大神的心里乱成一团。这个突如其来的绪方,对自
视甚高的织姬显然是一个打击,究竟怎样才能让织姬回心转意,承认绪方这个父亲
呢?

大神决定向织姬问一个究竟。在他的坚持下,织姬终于吐露出了心中的隐秘。
从小与母亲依假生活的织姬,虽然身处豪门,却遭尽了人们的白眼与冷遇。自己的
母亲加琳,也整天生活在痛苦之中。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加琳也没有放弃对绪
方的爱,她告诉女儿自己的一切,并希望女儿有朝一日能够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
加琳在病痛中死去。母亲死后,失去关爱的织姬把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父亲。她觉
得若不是父亲无情的离去,自己和母亲便不回遭到这样的待遇。是父亲、是绪方的
不负责任,才毁掉了自己的命运。这也是织姬痛恨日本男人的根本原因。

听了织姬的话,大神感慨良久。这父女俩的恩怨,看来还得要两人自己才能解
开……

第二天,大神硬施着织姬来到绪方画画的地方,逼着两人相见。织姬面对自己
的父亲,心里的痛苦又如沉渣泛起,她狠狠地瞪了绪方一眼,转身就走!走不了了。
黑鬼会的魔操机兵幽灵般出现,拦住了去路!

“织姬!”一颗子弹流星般划过,射向毫不设防的织姬,绪方心里一惊,想也
不想便向织姬扑了过去,把她压倒在地——”

“澳……”织姬睁开沉重的眼皮,自己身上没有痛苦,似乎完好无损。但是…
…但是子弹似乎应该是击中什么了呀……她转过脸,看见的是绪方还没有完成的那
幅画, 织姬的心跳了起来……那是…… 加琳!母亲的画!!织姬抬起手,手上满
是鲜血,她支撑着爬起来,大声呼唤着自己的父亲,绪方却一动不动。一簇阴影移
了过来,织姬回过脸……烈焰升腾之处是一幅今人厌恶的表情——火车!

火车把织姬和绪方抓到了一间装满了定时炸弹的小屋里,想借此威胁帝国华击
切。可是花组又岂是那么简单便可以被要胁的。火车的计划到底还是未能实现,织
姬和绪方终于被花组解救了出来。

织姬终于承认了自己的父亲,当然在她的心中,对父亲依旧还有那么一点的不
快。绪方却不计较这些,他还想着早点养好伤,吃到自己女儿的喜酒呢!

这是一个让人心寒的冬夜。

刺刀、枪声、火光、恐怖。

政变的喊声席卷了整个城市。京极庆吾率领陆军部的全部力量,很快占领了帝
都所有的重要场所。政界的要人们,也已屈服在刺刀的淫威之下。帝国大剧院也不
能幸免。如潮水般涌来的军队把大剧院紧紧包围,京极下了一道死命令,看见“真
宫寺的后人,格杀勿论!”花组笼罩在深深的阴翳中……

华击团的女孩们被噪杂声惊喜,她们绝对没有想到的是,天下居然已经大变。
虽然她们有着强大的灵力可以对付魔兽,但是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政变军队,也吓得
手足无措了!蔷薇组和花组的成员开始了抵抗,但这样的抵抗,在陆军强大的攻势
面前渐渐不支。政变军队逐渐地渗透进来,他们的口中只喊着一个口号,“杀掉真
宫寺。樱!”

米团一基见情况过于危急,只得将组员们隐藏在大剧院的夹缝之中。看到敌人
来势汹汹,而且针对的就是樱。他连忙安排大神和樱乘热气球离开,到花型别墅去
寻找救兵。虽然心里不愿意,樱还是和大神一起离开了大剧院。气球在无声地滑行
着,樱的心却乱极了……究竟花组的朋友们能不能支持到自己回来?京极为何又要
将自己家族赶尽杀绝呢?樱的手不由得抓到了大神,她望过去,看到的是大神坚定
的眼睛。

两人平安地到达了花型别墅。这里尚未受到政变的波及,总算情形安定。令大
神吃惊的是,出来迎接的居然是椿!米田一基究竟在葫芦里埋得什么药?米田没有
预测的能力,当然不知道京极会搞出政变的名堂。但是他早就留了心机,要为帝国
华击团留下反击的能力,花型别墅就是米田一基的后着。除了培养花组的人米田还
在早些时候安排了李红兰进行秘密的武器改造。研制“光武”的后续产品——威力
更加强大的“天武”。没想到,这一切居然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处了!

樱与大神驾驶着天武赶回大剧院,敌人已经完全占领了剧院,正在寻找着华击
团的藏身之处。天武的到来无疑为华击团的胜利增加了砝码,花组终于击退了政变
的军队,帝国的增援部队也及时赶来,把政变军彻底消灭,绝望之中,京极庆吾开
枪自杀,结束了他短暂而丑恶的一生。

帝国重归和平。在吉祥的瑞雪下,迎来丁一个甜蜜的圣诞。花组为平安夜赶排
歌剧“奇迹之钟”,大神选择了樱为剧中的女主角。歌剧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欢迎,
而樱和大神,也渡过了美妙浪漫的“灰姑娘之夜”。

又是新年。大神和樱一起回到了仙台老家,看望樱多年未见的妈妈。樱的母亲
对大神自己未来的女婿非常满意,带着他们去拜见真宫寺一马的墓地。然而就在此
时,大神和樱又听到了华击团的召唤,黑鬼会又有所行动了!

这接下来的一场战斗,足可惊天地、泣鬼神。乍死的京极纠集黑鬼会所有成员,
并发动“八鬼封魔阵”,召唤出传说中的强力恶魔“武藏”,意欲与人类为敌。而
大神率领着樱和花组的全体成员,迎头抗击京极的挑战。他们用自己的力量唤回了
真宫寺一马的记忆,使樱的父亲从鬼王的面具-下走了出来,使他重新恢复了理智。
同时,大神和樱发动了“两刀两剑之仪”,彻底毁坏了武藏的神经中枢,在激烈地
近乎残酷的最后战斗中,鬼脸附体的京极终于随着武藏一起坠入了太平洋!

天空重又澄清。翔鲸丸胜利回航,凭窗而望,天地间一片灿烂,落日的余晖,
把世界映成一片金黄!

“又是春光烂漫的一天。”大神望着窗外的美景,久久不愿离开:“春季公演
结束了,帝国剧团也该休息了吧?今天什么事也没有呢……有谁在敲门?进来吧!”
大神转过身,灿烂的樱花迷住了他的眼睛:“是樱啊……有事吗?”

“恩!有事要求您!”樱脸上的笑容似花般美丽动人:“一起去剧院门口吧!”

“有事求我?”大神有点摸不着头脑,“到底是什么事啊?”

“嘻嘻,这可是秘密呢!我在门口等你哟!”樱如风般飘去。

”真是奇怪的约会!不管怎么说,若是樱的话,总该去一次。”大神边想边来
到了大剧院的门口。在和风丽日之下,帝国大剧院更显得雄伟恢宏。而樱,可爱的
樱……

“大神君!”

“樱!这是……”

“是自行车啊!想和大神君一起骑车呢!……”樱的双眼充满柔情:“我早就
想好了,等到战争结束,就要和大神君一起约会……一起……一起去逛商店……一
起吃饭……一起买东西。能够有大神君的爱,我……我真的感到很幸福。”

“——-樱——-”

“和大神君一起,对樱来说,是最重要的事啊!”

“——-樱——-”

“那么,大神君,我们走吧!”樱双颊绯红:“请您教我骑车吧!嘻嘻,虽说
买了自行车,可是却从来没骑过呢!”

“什么……啊?!”

“大神君,求您好好地指导吧!那么,出发了——!”

“喂——樱——等等我啊!”

两个人就在这烂漫的春日里踏上了幸福的道路。在明媚的春光下,在迷人的绿
水旁,在和平的世界里。樱花漫天,爱意缠绵。经历了多少波折和磨难,有情的人
儿,终于可以相聚不分离!这美丽的一瞬,在两人的心中已是永远……永远……

然而……

一个月之后……

“真是奇怪,经理突然把我叫来,究竟有什么事呢?”大神站在经理室的门口,
犹豫着不敢敲门。

“那个……是大神吧?”

“是樱啊!你也有事吗?”

“米田经理说找我有事商量……”

“哎?米田经理也找我呢,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难说……”樱和大神的心中都掠过了一丝阴云。

“樱,大神!来吧。”米田一基的脸上露出捉摸不定的神色:“这次叫两位一
起过来,有两件事要告诉你们……”

“哦?!”

“大神,接到了上级的通知,你已经正式晋升为海军中尉了!”

“咦?我……升了中尉?……”

“大神君,过去的一年里,你率领着花组与敌人作战,战功卓著,以最小的损
失保护了帝都的和平,这是对你最合适的奖赏啊!觉得怎么样?”

“有,点……有点受之有愧。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

“别这么说,虽说打仗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可是队长的指导才能却是最重要
的。”

“是啊,大神!”樱的笑容如花般灿烂:“恭喜你啊!大神稿的努力得到了认
可,我也从心底感到高兴呢!”

“樱……谢谢……”大神的心稍稍放下了一半,“那么,经理,还有一件事是
…… ”

“咳咳,这个吗?”米田望着两人,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实际上是……是
有关大神君前途的大事。留神听着,大伸,你现在已经是军队的留学生了……要去
欧洲的……法国的……巴黎……学习。”

“什么?”大神怀疑自己听错了。樱更是大吃一惊:“那么,大神君……”

“……是的。 要离开帝国剧团了。 ”米田一基闭上双眼,很不情愿地说道,
“这次,恐怕是长久的分别了……”

“这个……”樱仿佛从高空失足一般,整个心都停止了跳动,双手凉如冰水。

“我明白了。”大神哑着嗓子:“和花组的各位道别后,我就离外……”

“大神君!”

“这才象大神一郎的样子。你一定不会辜负我们期望的,我相信你!”米田道,
“出发时间是一周之后,在横滨港搭船。奸好地准备一下吧,大神!”

两人默默离开经理室。

“樱……”大神望着已是泪流满面的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大神君……不去吧?啊?不要去法国……可是……可是……”樱低着头,仿
佛在下着很大的决心,“大……神君……还是去吧!我没事的!”

“樱——-?”

“对不起!呜鸣……我没法不哭!对不起!……”樱掩饰不住内心的痛苦,掩
面而泣:“说到大神君离开……眼泪止不住就流下来 !”

“樱——-”

一周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出发的前一晚,大帝国剧团的所有成员聚在一起,
为大神送行。回想这一年来的风风雨雨,众人难掩不舍的心情。艾莉丝更是哭得成
了泪人,这次大神再怎么哄她也没有作用了。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大神向所有
的队员深深鞠了一躬:“这一年来,感谢你们了!”

“大神君,等着你回来。”樱显得比任何人都坚强:“我相信会有这一天,我
们会努力的!大神君,一言为定!”

“各位……真的谢谢你们……”大神的喉咙硬噎了。

深夜。大神的,心依然不能平静:“明天……明天就要出发 ……”

“笃笃笃”有人轻轻地敲门。

“会是谁呢?”大神拉开虚掩的房门,“樱……是你啊…”

“大神君……”樱低着头,眼角带着泪痕,却显得分外动人:“这是樱给大神
的信,希望……希望大神君上了船之后才看……”

“樱……”大神接过信封,樱却转身飞奔而去!泪水在夜色中带出一串银光…


次日清晨。很早很早。大神起身,带上自己的行李,悄悄地离开了大帝国剧院。
他是不想让大家送别啊,送别,实在是令人太伤心了……

横滨港。又回到了熟悉的海上。一切和一年前是那么相似,却又那么不同。大
神停下脚步,向帝都的方向又深情地望了一眼,努力透了一口气,坚定地踏上了征
途:“各位,再见了!……”船外送行的人儿正在缠绵,依依不舍,言尤未尽。他
们终有重逢日,自己呢?一瞬间,大神感到了从未有的孤独。

“大神君!大神一郎!是幻觉吧?孤独产生的幻觉……

“大神君!大神一郎!!”不!不是幻觉!!大神睁开眼,就在他的眼前,就
在欢送的人群之中,他又看到了……他永远的朋友们……花组的朋友们!

“敬礼!为大神送行!!”所有队员的手都举了起来,目光过处,大神可以感
觉到爱的冲击。他默默地举起右手,向着他的朋友们,向着他的挚爱,敬礼!

“鸣——-” 汽笛长鸣,远洋轮渐渐远去,大神的双眼模糊了……啊!那是…
…!花组的成员们一字排开,红兰奔跑着,拉开一张好长好长的横幅:“加油啊!
大神一郎中尉!”这一定是她们做了好久才完成的横幅吧!在欢送的人群中,显得
多么引人注目啊!

“我一定会……加油的!”大神暗暗道。

海上。客轮划过碧蓝的大海,海鸥在船尾追逐飞翔着。大神站在船舷边,打开
信封,樱那熟悉的笔迹出现在他的面前:

大神君: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樱花满开。回想当初第一次在上野的相会,也是
这样一个漫天樱花的季节里。能够遇到大神君,真是太好了……我曾经想过,和大
神君一起去巴黎。可是,也许大神君会不高兴的吧?大神君在巴黎努力,我的心和
大神君是在一起的,樱也会在花组里努力的!我等着大神君回来的那一天……妈妈
说,有一样东西要交给你,是上次在仙台老家留下的。那次妈妈说过,请你好好地
照顾我,请千万不要忘记……路途遥远,请千万保重身体,望君珍重!

帝国华击团·花组

真宫寺 樱

“妈妈交给我的,究竟是什么呢?”大神在信封里摸索着,“是……是这个啊!”

“鸣—— ! ”海轮加足马力,向着远方的巴黎驶去。然而大神的心,却依然
留在樱的身旁。

那是一张小小的照片。在仙台的老家前,大神和樱笑得多么甜蜜……

【完】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