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身为部落MM而...
·魔兽世界: 美服代练一月
·在董卓手下的日子
·《三国志》历代记 
·宁静的夜——埃斯塔斯的回...
·神的呢喃--ES方程式
·打游戏机十大惨事
·魔兽世界: 玩魔兽偶感
·魔兽世界: 写给联盟的骑...
·碰碰i世代:再见,我的爱...
·亚尔斯兰战记外传~东方巡...
·走吧?走吧!
·樱大战2-望君珍重(下)
·魔兽世界: 闲聊我在wow的...
·银英传:追忆似水年华
·魔兽世界: 没有你我好孤...
·魔兽世界: 联盟某暗夜猎...
·魔兽世界: 我在艾苏恩守...
·魔兽世界: 我的魔兽我的...
·魔兽世界: 为什么?是亡灵...
·女 刺 客 2
·梦中的帝国—一个士兵的日...
·魔兽世界: 悲哀结束
·浪子泪(侠客行系列)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银英传:追忆似水年华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6-06 00:00:00

    见到希尔格尔·冯·玛林道夫是在三年级新年例假时,我曾听母亲说过这个在别人眼中“一点都不可爱”的伯爵千金。母亲说起这个小女孩——其实她也只比我小了一岁——时带着一抹欣赏的笑意,对我说:“利拉斯,或许你可以和她成为好朋友哦。”
  那个一点都不可爱的小女孩吗?在贵族眼中的不可爱,就是像我这样的人吧。
  我当时是这么想的,后来也证明似乎真是这样。
  在表面上,贵族们都因为我的身份不敢对我口出狂言,毕竟母亲是高登巴姆家的人,不过我也知道在背地里他们是怎么批评我的。不论是我极少与贵族少爷小姐来往还是“竟敢与缪杰尔家的小子相交”,这一切都构成我不受上流社会欢迎的要素。父亲为这件事对我十分头疼,也曾诉责过我几次。有母亲维护,或许还有皇帝的暗示,父亲才不敢太过干涉,我才能随心所欲的做我想做的事。
  因此,母亲是贵族中的突变吧。
  那么,佛瑞德里希四世……算不算呢?就算他不是表面上那样的昏君,在他施政期间国家的迟滞与紊乱也历历在案。他永不会为历史原谅的吧……个人的憎恨原因更简单,单凭他抢夺了那名在我看来如天使般美丽纯洁,俗世中人不可侵犯的少女,我也不会,不想原谅他……应该说,这是受了莱茵哈特与齐格飞的影响罢……
  
  希尔德·冯·玛林道夫的父亲我早已见过,是个温和无为的人物,不是我欣赏的那一类,也不是我讨厌的那一类。但母亲对他的评价很高,说他“在凡庸的外表下隐藏着深沉广博的知性与海洋般的包容性”。不能看出这一点,证明我始终都还只是个小孩吧。
  母亲把一个女孩带到我面前。暗色调的金色及肩发,蓝玉色的眼睛。不属于小女孩的明亮视线与不同于一般贵族小姐的知性气质……
  “希尔格尔·冯·玛林道夫。”
  果然是她……
  我微笑着向她行礼。
  “你好,玛林道夫伯爵小姐。”
  她淡淡的向我屈膝。
  “你好,伊鲁索瑞西伯爵公子。”
  “请叫我利拉斯。”
  蓝玉色的眼睛露出一缕困惑。我笑了。
  “不愿意吗?”
  “不,伊鲁索瑞西伯爵公子。”
  她的目光毫不避违的直直投在我脸上。
  “只是我们才刚刚认识吧?”
  “投缘这种事,与认识的长短无关,伯爵小姐。”
  “哦?是吗?那么,伊鲁索瑞西伯爵公子,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与你投缘?”
  “如果你真的需要一个理由的话……”
  “请说。”
  “只能说……上天注定你我相见。”
  我半恶作剧的看着她蓝玉色的瞳孔露出不屑的光芒。母亲在一旁笑出声。
  “利拉斯,还是这么爱捉弄人……”
  “那也要看被我捉弄的对象,妈妈。一般的人还没有被我捉弄的价值呢。”
  “哦?那我是否该说不胜荣幸,伊鲁索瑞西伯爵公子?”
  她生气了,我意识到这句话说得太过火,连忙敛容向她躬身。
  “是我的不对,伯爵小姐。但是……”
  我引用母亲对我转述过的她的话。
  “如果鉴赏珠宝不需要自己亲力亲为而只需要有鉴赏珠宝专家的眼光的话,鉴定是否是能够相信的专家的人眼光想必需要很高。鉴定我是否是你值得交往值得成为朋友的人,就成了你的责任了,希尔格尔·冯·玛林道夫伯爵小姐。“
  
  这是我一生中两个最重要的转折点,第一次是与莱茵哈特、齐格飞相识,第二次是与希尔德。与他们的相识,改变了我一生的轨迹,也改变了的思想与生存方式。日后回想,与莱茵哈特和齐格飞的对话与对希尔德对话的深度与广度的转变,从一个侧面反应了我的成长……十三岁的我回想十岁时与莱茵哈特、齐格飞的初次见面已颇为汗颜,那时的对话太过直白,一点艺术感都没有……


 若是被他们知道我这样的想法,一定又会嘲笑我的吧……
  莱茵哈特,齐格飞……
  只是分开短短十余天,我却不可抑制的想着他们。他们现在应该去见过格里华德伯爵夫人,并回到幼校渡过两个人的新年吧……或者他们也会回齐格飞的家?
  家……真想去看看齐格飞的家……但我知道我不能,身为门阀贵族的我前往那个地方,会勾起他们极为不快的回忆……
  
  我到幼校便抛下行李不管,向舒伯克匆匆忙忙打过招呼,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隔壁的寝室,他们果然在这儿,两个人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皱着眉冥思苦想。
  “怎么?……又在下棋……”
  我忍俊不禁的笑中带着几分无奈……这两个人,一个拥有令人惊叹的美丽,另一个也是英俊潇洒的少年,就不能找一点华丽些的娱乐吗?
  “利拉斯,你来了。”
  齐格飞向我招呼,湛蓝色的眼瞳露出笑意。莱茵哈特则心不在焉的叫我一声就沉入西洋棋的世界。好在我早已习惯他这种反应,随随便便的坐到齐格飞的沙发扶手上,开始观战。
  “不对,吉尔菲艾斯,你走错了!”
  金发的少年嚷起,清亮的声音却有一丝的迟疑。
  “没有啊,明明是对的!”
  我回他一句,方才齐格飞一子定天下,照这棋局,齐格飞的胜利已成定局。但……齐格飞为什么要收回前子?我按住他手,瞪着他。
  “你怎么回事啊?”
  红发下的笑颜温柔如昔。
  “我走错了,利拉斯。”
  “啊?”
  我真真正正呆住,看着他收回刚刚的那一步,重新考虑。莱茵哈特笑得像个孩子。
  明白了……明白了……他是故意的,明明知道莱茵哈特是在赖皮却不揭穿,只是这样温柔的……温柔的……纵容他……无论何时都是这样,他自己的感觉总是跟随着莱茵哈特的感觉……
  “莱茵哈特大人,继续吧。”
  金发少年得意地看我一眼,轻轻松松落下子去。我的思想却全然不能落在棋盘上,整个脑海中只有刚刚齐格飞吐出的那句话……不停地回旋,回旋,占据了我整个思想……
  莱茵哈特……大人……?
  ……大……人……?
  大……人……
  一定有什么事发生了……在我不知道,在我根本看不到的地方……
  就是在我回家的那段时间……
  我第一次有那么深切的无力感。是的……我永远都无法进入他们之间的世界,他们之间神圣的殿堂,外人无法窥得的圣域,永远都不容许任何人侵入,那么小心翼翼守护着的珍宝,宛若阳光铸就的宝石的三人共处的时光……
  其实早就该知道了,为什么还是觉得悲哀呢……
  甩甩头,我把几乎要埋没了整个心脏的感伤随着呼吸吐出肺部……绝望的悲伤随着血液一波波涌上来,心脏压得紧紧的透不过气,沸腾的血液顺着四肢窜流,这样的身体,这样冰冷与炙热的心情,是我吗?……
  再不说话,再不说话的话……一定要说点什么,不然我会崩溃……
  “不可以赖皮,莱茵哈特!”
  我听见我的声音在喊。一只手伸过去抢过莱茵哈特刚刚放下的棋子,那是……我的手……
  “齐格飞也是,为什么要这样让莱茵哈特?明明就是他要输了赖皮!”
  我看到他们惊讶与愕然交替的目光。齐格飞迟疑了一会,终于问出口。
  “利拉斯,你怎么了?”
  “哪有什么事,我只不过说出事实嘛。”
  “平时的你不是这样的……”


“利拉斯?……”
  两个人的声音重复的响在我耳边,齐格飞的温柔,莱茵哈特的惊愕……还有……
  “如果要消除你和他们之间的那堵墙的话,会很辛苦的哦,利拉斯。你觉得你有那个自信吗?”
  妈妈……你为什么总是这样一句话就道出真相呢?让我在虚幻中妄想,做个短暂的幸福美梦吧……
  “我……”
  颊上……湿湿的……冷冷的……
  “莱茵哈特,齐格飞……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我做了这样的努力,你们还是……还是什么都不告诉我……
  “喂,知道吗?伊鲁索瑞西伯爵公子和缪杰尔他们吵架了!”
  “咦?真的吗?”
  “不可能吧……”
  “他们这几年不都是在一起吗?”
  “伯爵公子总算有帝国贵族的荣誉感了吗?”
  “可是他们从来没吵过……”
  “听说是伯爵公子先吵起来的……缪杰尔也是不服输的人……到了最后还打起来了……”
  “那个红发的没有调解?”
  “听说试过,没有成功……”
  ……
  打算推开教室门的手颓然放下,我半倚在墙上,同学们细碎的语声一波一波的传入我耳中,流进我灼热的血液……
  莱茵哈特和齐格飞从走廊上过来,齐格飞跟在莱茵哈特身后半步的地方,而不是像以前与他并肩行走。他看到我的同时低下头,莱茵哈特却将他冰蓝色的视线一眨不眨的投在我脸上,毫不示弱……
  变了……一切都变了……齐格飞,还有我……
  当时是怎么吵起来的已经忘了,只知道心好疼,真的好疼,口中吐出的话语根本不经过一片空白的大脑,只凭着一股莫名的冲动,然后……我伤到了他们……狠狠地……
  本不想那么说的,可是受伤的自尊心让我口不择言……为什么会犯下这么愚昧的错误,竟然拿安妮罗洁小姐来作武器……
  那是他们绝不可踏进的圣域啊……
  利拉斯,不,拉琪雅·冯·伊鲁索瑞西,你真是个笨蛋……最大的笨蛋……大概一生一世都不会被原谅了吧……
  
  P.S:
  
  为了剧情发展……下官稍稍篡改了历史……^0^
  从原书中看来,吉尔菲艾斯是在进入幼校后便改称莱茵哈特为“莱茵哈特大人”,而下官设定在三年后,莱茵哈特对吉尔菲艾斯说出那一番话后。(这一段也被下官篡改了……)
  莱茵哈特对吉尔菲艾斯说“鲁道夫能做到的事,我会做不到吗?”这句话,是在他们加入军队前不久,但下官把这个场景移到了帝国历479年的冬天,在这件事发生后,吉尔菲艾斯才改称莱茵哈特为“大人”。事实上是觉得这样更合理——即使年龄上没那么合理……^0^
  个人认为,吉尔菲艾斯并不是一进幼校就称呼莱茵哈特为“大人”,半年的平等交往要突然转变为“大人”的关系,两个人都应该不适应才对,所以,吉尔菲艾斯应该是慢慢转变心态,慢慢把自己所有的梦想都寄托在莱茵哈特身上,成为莱茵哈特的分身……而造成这样一个重要转折的,就是莱茵哈特那句话……
  但是^_^,仔细想来,下官也不过是在为这种对田中大神不忠的篡改找理由罢了……
  
  致礼
  
  虚无的伊鲁索瑞西少尉
  宇宙历负800年于边境行星地球
  
  〈六〉
  
  宇宙历789年,帝国历480年的夏天异常炎热,在这样天气训练的幼校生自然少不了苦头,我们一个连队平均一星期就有一人中暑。而且这还是幼校。幼校生除了贵族子弟一般都是上流市民,设施齐全,对学生的照顾和保护措施也好得多,不敢想像军官学校的学生会是怎样的一副凄惨境地。

这个夏天之后,我就会升入四年级,离毕业还有两年。
  父母亲已经在开始讨论我成为正式军人后的去向问题。父亲认为我一上战场便到前方太过危险,建议让我暂在后方担任后勤工作。母亲则坚持让我上前线。
  “如果要光耀伊鲁索瑞西家的门楣,就一定要立下战功才行。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后方会有什么立功的机会!”
  这是对父亲的说词,对我则是另一番说法。
  “贵族们享乐惯了,认为让平民上前线打仗自己躲在后方享受战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那就是平民最憎恨贵族的地方,利拉斯。你不是以自己的贵族身份自豪的人,从小就愿意接触平民。如果要他们对你没有敌意甚至对你有景仰之心的话,就一定要站在最前线,亲自和敌人作战。”
  “还有重要的一点,如果你要跟随那两个男孩,在后方根本是不可能的事。就算军部不安排他们上前线,他们也一定会要求上最前线的。”
  母亲不知道……那已经不可能了……我永远都不可能再跟随他们的脚步了……
  
  从新年到现在,冷战持续了半年。莱茵哈特和我谁都没有低头认错,其实我心里明白,真正的错在我,毕竟他们不知道也不了解我生气的缘由,会有那样的反应很正常,更何况我说了那样的话……
  但就是没有低头的决心。每一次看见他们之前我都一遍遍对自己说这次一定要道歉……一看见那双带着敌意的冰蓝色双眸我便没有一分勇气……齐格飞在那之后曾找过我一次,我不敢见他,怕一看见他暖蓝色的眼睛我就会忍不住哭出来……会沦落在他海洋般的温柔中……
  温柔的齐格飞,总是为他人着想的齐格飞……
  与莱茵哈特敌对的派系想接近我,我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他们。即使不再与莱茵哈特他们是朋友,至少,不会成为敌人。
  
  “缪杰尔!吉尔菲艾斯!”
  “是!”
  两个少年的声音同时回应教官。射击课的教官算是公正的,但也不时针对他们,别的课就更不用说。这大半因为几个门阀贵族的授意。在这样的情况下莱茵哈特也能保持学年首席,齐格飞能进入前二十名,足以证明他们的实力了。至于我的成绩总是在十名左右,其中有多少是父亲运作的结果呢?
  齐格飞以标准的跑步姿势走到靶场,双手举起光束枪,略一瞄准后枪口便射出雪亮的光束,百米外的虚拟恐怖分子应声倒地。莱茵哈特手中的枪同时击中另一名恐怖分子。两人放下枪相视一笑。
  “定点射击,结束!现在开始模拟街巷战!等级,601F!准备——!”
  依照早已分好的编组,我和舒伯克以及另外两名同学一起进入模拟战场。莱茵哈特和齐格飞编在另外一组。
  要是以前,一定会把他们和我编在同一组……我不无心酸的想着。
  “利拉斯,小心!”
  我急忙翻身躲过光束,一边低声咒骂那该死的两个人,要是连601F的考试都过不了的话,就全怪他们让我心神不宁。
  “伊鲁索瑞西,通过!舒伯克,通过!海因兹,通过!”
  “下一等级,605D!准备——!”
  
  从611A的模拟战场出来,我坐在凳子上猛灌水,长长舒了口气。过五关斩六将,如果下一关我能过的话,我就能拿到肉博战的A了……战术理论是A,战略理论也是A,射击只拿到89分……一分之差就是A了……
  “扫兴!”
  我低声咕哝一句。虽然并不非常重视分数,还是希望成绩单好看一点,这是人之常情嘛……
  “缪杰尔也真是厉害……全都拿A……”
  舒伯克低声说。
  “啊……”
  我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
  “不过,下一关我就要和缪杰尔他们一组了。真是倒霉,如果还是和你一组就好了。不过能得到他们照顾的话,应该能通过吧……”


“嗯……”
  不知该怎么回话,我又用鼻音回答。远远看见他们向我走来,我连忙跳起。
  “迪安,我要去厕所,一会再过来!”
  “喂,利拉斯!”
  
  学年成绩公布是在一个星期后的事,我毫不惊讶的看见莱茵哈特稳居榜首,第二名是个叫托尔奈森的家伙,我是第七名,齐格飞则是十一名。
  为回家收拾行李的时候,在走廊上看见他们朝房间走去,两个人手中提着食篮,大概是出去买了东西回来庆祝。往常这样的庆祝会有我一份……现在……
  我苦苦笑了笑,缩回房中。
  “少爷,这个要带回去吗?”
  佣人把一本书递到我面前。
  诗集……我的礼物……曾经那段美好时光的纪念……封面上的那个印象派画风的女郎张大猩红的嘴唇,仿佛在嘲笑我。
  “不,布鲁德……不用了……不用了……”
  
  回家后惊喜的发现一个稀客坐在会客厅中等我。我丢下包向她跑过去。
  “希尔德!”
  剪短了头发的女孩向我露出笑容。
  “利拉斯,希尔德知道你要回来,特意在这儿等你呢,好好招待客人哦。”
  “我会的!”
  我亲热的揽上她肩,看到她不自然的神色才想起我是个“男孩”,连忙放下手。
  “希尔德,半年没见了,在学校还好吗?”
  “会有什么好的?还不是一群无聊至极的贵族。真羡慕你在军校,至少不用听那些女孩子的谈话。”
  “幼校也好不了多少。”
  “是吗?”
  她和我在花园前的亭子中坐下。
  “利拉斯,上一次你说在幼校有两个与众不同的好朋友,现在如何?”
  “……老样子……”
  “利拉斯?”
  “不说我,谈谈你吧。”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不过……”
  她调皮的眨眨眼。
  “父亲同意让我到费沙去念书呢,利拉斯。”
  “真的?!玛林道夫伯爵吗?真是开通的父亲。什么时候去?”
  “还早,至少要到十八岁才能离家。前天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对爸爸提这件事,没想到爸爸今天就答应了。倒是妈妈舍不得我,说一定要我再长大些才能出去读书。”
  “还有五年吗?”
  “嗯。”
  “看来是要在费沙读大学吧。”
  “我想是这样。”
  “祝贺你达成心愿。”
  “利拉斯也是,两年后就要毕业了吧。到时上战场……没关系?”
  “喂喂,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像是那种贪生怕死的人吗?”
  “像是不像,不过利拉斯看起来太柔弱了,而且像女孩子一样漂亮。”
  我傻笑。
  “希尔德,你这样说一个男生他会生气的……”
  “不过你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嘛……”
  她和我同时笑了起来。
  
  〈七〉
  
  回家后的第三天,我百无聊赖坐在书桌前发呆。回家唯一令人心情舒畅的事——当然除了可以见到母亲之外——就是不用提心吊胆,怕别人发现我的真实身份。可以大摇大摆的起床,换衣服,做任何事情……
  打破这良好心境的,是母亲的消息。
  “咦?进宫?”
  “你又不是没进过。”
  母亲白我一眼。
  “陛下要见你。”
  “他很闲吗?”
  “利拉斯!”
  母亲责备的语气让我吐了吐舌头。说实话,真的不喜欢皇宫的气氛,阴沉晦暗,整个新无忧宫都笼罩在死气沉沉的暮霭中,看不到一丝生气。这就是现在的高登巴姆王朝最集中的写照罢……而王朝的衰落最集中的体现,就是佛瑞德里希四世。这个男人的外表,简直就是迟滞与愚钝的具体化……


“他是要拉琪雅进宫还是要利拉斯?”
  “拉琪雅。”
  “哦?”
  我耸耸肩。
  “那这次我又得躲躲藏藏进宫了,万一让人家得知伊鲁索瑞西家的少爷竟是女孩,那可不得了。”
  
  “利拉斯,又长高了……”
  “是,陛下。”
  要什么时候见到这个男人他才没有渴酒?混合着酒精味与玫瑰香味的空气令我肺部不适,我低声埋怨。
  “越长越漂亮了……拉琪雅。女大十八变,这是很久以前就有的话……”
  迟钝的语声,比及二年前更甚……而那位女子,时光则似乎在她身上停驻了,依旧是那么高雅美丽,纯洁如同卡萨布兰卡……
  “跟安妮罗洁一起去见她弟弟吧,上一次你也见过面的,那叫……哦,对了,莱茵哈特的男孩……”
  猛然抬头,我看见皇帝眼中的笑意。转动了视线,我看向母亲。她的眼中有我绝不会错解的含义。
  她发现了?什么时候……我从来没说过……难道这次的进宫,也是他们特意安排的一出戏?……
  要我和莱茵哈特·冯·缪杰尔以及齐格飞·吉尔菲艾斯复合的一出戏……
  可笑又可悲啊……他们和我之间的友情,竟是我们都厌恶的男人来撮合……
  但是……
  “谨遵您的圣意,陛下。”
  这是最容易说出道歉的话,也是最后的一个机会了……
  “格里华德伯爵夫人……请问……”
  少女微笑着,鼓励我说下去。
  “上一次的事吗?莱茵哈特已经托利拉斯向你道歉了吧。”
  “是的,但……夫人……”
  “不要叫我夫人了,拉琪雅小姐。叫我安妮罗洁便可以。”
  “是……安妮罗洁小姐,请问我这样会不会打扰你们?”
  “不会。”
  她示意我向庭园中走。
  “莱茵哈特应该也想当面向你道歉的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安妮罗洁小姐。那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了,我没那么……”
  我停了话语,因为在庭园透明的隔热顶篷下,一片白色的阳光中,有我决不会错认的灿烂金发和红发。
  “莱茵哈特……齐格飞……”
  不自觉的低语引来安妮罗洁惊讶的目光。
  “拉琪雅小姐?”
  “不……我只是在自言自语……”
  真是……一点都不可爱的说法……
  
  还在闹脾气,这个金发的少年。冰蓝色的眼睛又满是不悦。从十岁到现在,总让人觉得一点都没长大,依旧是个小孩的任性与独占欲,看着我的目光,就像心爱的宝物被迫与人共享时的愤怒……
  “莱茵哈特,还记得拉琪雅吗?”
  “记得。”
  金发下与姐姐相似的容颜闷闷不乐,之所以没有对我恶言相向,是因为安妮罗洁吧。
  “齐格呢?”
  “是的,安妮罗洁小姐。”
  “好狡猾的回答呢,齐格。”
  红发少年脸红了。
  “上一次……”
  “请不要提那件事了,安妮罗洁小姐。”
  我轻轻打断安妮罗洁的话,相信此时我脸上的笑容一定无力而微弱。
  “好的,那么大家一起喝茶吧。拉琪雅小姐喜欢什么茶?”
  “请给我普通的绿茶,谢谢。”
  “姐姐,我要巧克力奶茶。”
  “我知道,莱茵哈特,你要到什么时候才不喜欢巧克力奶茶?”
  虽是埋怨的语气,却充满了宠溺与欢欣……这个少女,一定深爱着她的弟弟……

“齐格也是一样吗?”
  “是的,安妮罗洁小姐。”
  我忍不住笑。短短一分钟,齐格飞就说了两句“是的,安妮罗洁小姐”,好像见到这位女性时他就说不出别的话了。真的是将安妮罗洁如圣女般崇仰着呢。
  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声开口。
  “其实今天本不想打扰你们,但有一件事……”
  三个人的目光同时转向我。三双同样漂亮的蓝眸……
  “是这样的……我的哥哥,你们知道,就是利拉斯·冯·伊鲁索瑞西……他有件事拜托我……”
  我用尽全部精神想看出莱茵哈特与齐格飞眼中的表情。他们有没有原谅我?……
  “他说,其实早就想向你们道歉,但一直没办法开口……知道我今天要进宫便央我这件事。如果我能碰见你们,就……”
  我知道在安妮罗洁面前他们一定不会说出吵架的原因,所以挑在这个时候,也是我狡猾之处。准备了半年的道歉语言从口中轻松浮出,根本不需力气……原来,道歉是这么容易的事……
  “他说……不管是起因还是后来的事,他都知道是他的错。每次见到你们都想道歉又怕你们不原谅他,所以不敢开口……他是个懦弱的人,因为怕被拒绝就置你们的心情于不顾……请原谅他所做所说的一切。那天他所说的并不是本意,只是气头上口不择言……请你们宽恕他的任性及无知……他想知道要他怎么做你们才愿意原谅他,不管是什么他都愿意做……”
  “还有……”
  我站起来,深深,深深的躬下腰。
  “非常,非常的对不起……莱茵哈特,齐格飞……他是这么说的。”
  
  四年级的开学典礼在九月举行,同时还有新生入校的欢迎仪式。从今年起我们就可以算是高年级了,不再需要给学长们干打扫房间之类的杂活,还可以支使低年级的学弟们。这大概是升入高年级的唯一好处呢。
  总而言之,又升了个年级的我们,实战课程越来越多。学校对这群十四岁的少年的要求并非很高,因为大部分都是贵族子弟,以后上前线的如果有一半就该怀疑是不是天降红雨。百分之八十的贵族都是为了在军队中混个闲职,拿几个恩赐的勋章以备炫耀……
  像我父亲那样……
  
  无可避免的在宿舍走廊上碰到并肩而来的齐格飞与莱茵哈特,我屏住呼吸等他们走近……空气像是凝滞在溢满玫瑰花香的夏季……每一次呼吸,每一缕头发的扬起,手指每一个细微的动作,目光每一次无声的转动……都像是电影中的慢镜头……
  他们的脚步在我面前轻轻一顿,又继续向前走。齐格飞的红发起了一个细小的弧度,红玉色的发丝中掺杂阳光的缕缕金丝,似乎是想回过头看我……莱茵哈特呢?
  不出我所料……他们仍是没有原谅我……
  虽然在安妮罗洁面前他们什么都没说,只是因为怕那位少女伤心而已……对了,当日安妮罗洁小姐说了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少女优美清澈的声音融化着淡淡一缕愁伤。
  “但是莱茵哈特,齐格,既然已经道歉了,就原谅他好吗?”
  金发与红发的少年咬着嘴唇不发一语。安妮罗洁的表情带上无可奈何的宠溺与薄责。
  “真是的……你们两个孩子……莱茵哈特,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原谅呢……”
  “可是……姐姐!你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安妮罗洁打断他的话。
  “莱茵哈特,假使那叫利拉斯的孩子真的说了让你愤怒的话,他也已经非常认真的反省过了对不对?莱茵哈特,每个人都有别人无法了解的苦衷与悲哀的啊,试着用宽容的心去包涵,好吗?”
  “是……姐姐……”
  莱茵哈特勉勉强强的从嘴中逼出声音。


“齐格呢?”
  红发下展露一抹夹在姐弟间左右为难的苦笑。
  “如果安妮罗洁小姐这么说的话……”
  我举起脚步向前跑去。
  “莱茵哈特,齐格飞!”
  他们同时停住,背对着我。
  “那个……怎么说……”
  我的心跳得太快了……快得我都能听到……到底要怎么样他们才能原谅我……到底要我怎么做……
  “对不起……莱茵哈特,齐格飞……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所以,所以请原谅我……好吗?……”
  他们没有动作。
  眼眶周围的热度与湿度急速上升,我听见我的声音哽咽了。
  “我知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说出那么伤害你们的话……可就是一直没有办法面对你们,不敢正式的向你们道歉……所以……”
  再也没有办法说下去了……我哽不成声。
  “利拉斯,哭得这么难看女孩可不喜欢哦。”
  带着微微笑意的温和声音传入我耳中,我不可置信的扬起头——
  初春阳光般温柔包容的笑靥映入我的视野,温柔的暖蓝色眼睛和平静的冰蓝色……
  “齐格飞……”
  “别哭了,不然别人以为我们在欺负伊鲁索瑞西伯爵公子的话就糟了。”
  “齐格飞……齐格飞……”
  “莱茵哈特大人,你也说句话吧。”
  “……好了,利拉斯,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
  勉强的,像个孩子闹别扭时的声音……却蕴含了不善也不愿表达的温柔……这两个人,其实是一样温柔呢。
  我破涕为笑。
  这样,宇宙历789年,帝国历480年,延续了半年的三个小孩间的冷战结束了。而银河帝国与自由行星同盟间的战争,依然无止境的延续下去……
  
  〈八〉
  
  所谓光阴似箭就是指这种感觉吧。两年不知不觉的过去,四年级,五年级,最终,我迈入了十五岁的门槛。新年一过,所有人便开始为自己毕业做准备。学校内随处可见猜测自己去向的议论。
  自十岁进校,已经过了五年,五年中得到了多少又失去了多少,我都不愿回忆。过去的已经过去,现在的我,只想为未来而努力。说是努力其实也不对,因为我一向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啊……
  母亲问我是否毕业要跟着莱茵哈特与齐格飞到同样的地方任职,只要是我的愿望,她一定会设法满足。我拒绝了,不是不愿意跟着他们,只是觉得跟得太紧的话,说不定会让他们疑心。如果分开就能给彼此一个深思的机会吧……
  突然觉得,这样说话像情人,于是不由得笑了一笑。母亲微微叹气。
  “利拉斯,你该好好想一想了……”
  想什么?
  “你对他们的感情,究竟是怎么样的……”
  “是朋友啊。”
  “是吗?”
  我从未听过母亲这么低回微弱的声音。
  “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拉琪雅……”
  我躺在最常去的操场左侧的树荫下,手搭凉棚眯着眼从指缝中看耀眼的太阳。四月的阳光温柔多情,隐约中已有了夏日的夺目气势。当少年的阴影投在我身上时,那金发的光芒竟让我有见到了另一个太阳的错觉。
  一个华丽而耀目的太阳……
  “莱茵哈特……齐格飞……”
  两个人倒在我身侧,双手双脚摊成大字形,红发和金发飘扬在四月青青草地上,眩目夺魂。
  “利拉斯,你知道要去哪儿了吗?”
  “不知道,听军部安排吧。”
  我侧头正对齐格飞的脸。
  “你们一定是想上前线吧?”
  “嗯……”
  莱茵哈特懒洋洋的,初夏的阳光斑斑点点洒在他身上,给深灰色的的制服绣上一丝丝金线。

真的……非常美丽……
  我不自觉的伸手去玩他的金发,享受指间柔软顺滑的感觉。这个举动引起他的不满,微微一甩头,发丝便从手间滑了出去。
  “哎,莱茵哈特,就许你玩齐格飞的头发不许别人玩你的?”
  我半开玩笑的说。
  “那我就去玩齐格飞的头发了哦。”
  苍冰色的眼眸瞪我一眼,又是不悦的表情,我不觉笑出声来。
  这个男孩,要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是被纵容坏了呢。
  “齐格飞,你老是这么让着莱茵哈特的话,他会成坏小孩哦。”
  “利拉斯……”
  齐格飞无可奈何的摇头。
  “你老是这样捉弄莱茵哈特大人,到底累不累啊?”
  “谁叫他比我小的?”
  我夸张的大笑。的确,莱茵哈特比我小了一个月,不过……这一个月可就是我身为他“哥哥”的证明了……
  又如我所料,莱茵哈特生气的坐起身,顺手拔起一株小草向前扔去。然后绝美容颜上浮起一抹浅笑。
  “就算我比你小,利拉斯,我们高度又如何呢?”
  我哑口无言。
  四月的风……很温柔,温柔得让我只愿时光就此停驻,再不向前……
  
  结业的成绩公布了。莱茵哈特以首席毕业,齐格飞排在第十名,我是第八名。我在走廊追上莱茵哈特,很奇怪的发现齐格飞不在他身边。
  “喂,首席。”
  金发扬起一缕轻风,清澈的水晶撞击声拔高了音调。
  “你又想怎么嘲笑我,利拉斯?”
  “哪有啊?”
  我无辜的摊摊手,左顾右盼后问:“齐格飞呢?”
  “他在寝室里准备东西。”
  “听说你们会被安排到后方勤务部,大概是军部那群人想讨好你姐姐呢。不过照我看,你会自己申请上前线对不对?”
  “你呢?是在后方?”
  “我是想上前线……听说伊谢尔伦很漂亮呢,所以可能的话,我想被分到伊谢尔伦去。”
  “哦?那个雷神之锤的大家伙?”
  “嗯。”
  莱茵哈特咋舌。
  “真是前线的后方啊,利拉斯。有那个大家伙在的话,就万无一失了对不对?”
  “喂……这可不像你的论调……你不是说无论硬件如何完善,重要的还是在于操作它的人吗?”
  他耸耸肩。“我只是在模仿军部那群老人的论调而已。”
  我跟着他走进他们的寝室,齐格飞正皱眉看着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及用品,设法把它们都装进一个箱子里。大概是打扫过,袖子挽了起来,头发也乱得一塌糊涂,上面还蒙着一层薄薄的灰。
  我摇头叹息。“真不知你们平时怎么打扫房间的,看看这样。”
  “男生的房间不都这样吗?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女孩子一样婆婆妈妈把房间弄得一层不染。”
  我假装没听到莱茵哈特的反唇相讥,开始帮齐格飞收拾衣服。
  “你不收拾你的东西?”
  “我不用亲自动手收,而且妈妈说把多余的东西都丢掉,家里都给我准备好了。”
  “这就是贵族的好处。”
  齐格飞笑着。我眼尖的看到箱底的一双手套和一顶帽子,欣喜的把它们抓起来。
  “你们还留着?”
  他们脸都红了。
  “奇怪吗?”
  “不……当然不是……”
  我开心的说。只不过以为两年前的那场争执,他们已经把这曾经是我们友情证明的东西丢掉了……真的……很开心……
  “以后天各一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了,莱茵哈特,齐格飞。”
  “什么天各一方,不要说得这么感伤行吗?”
  “是呀,我们就住在林培尔克·修托勒杰区的237号的二楼,你可以来找我们呢。”
“林培尔克·修托勒杰……我记得离新无忧宫不远嘛。”
  “无人出租车的话,十分钟就到了。”
  “那离我家也很近啊,我家就在新无忧宫东侧一公里的地方……大概也就要那么十来分钟吧。太好了!这样只要我们都在奥丁,相聚就很容易呢。”
  他们笑着点头。
  “那是你们买的房子?……不可能吧……”
  “当然不是。”
  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白我一眼。
  “借住的,房东是叫克利希和菲珀的两姐妹,都是……未亡人。不过看样子是很好的人呢,若是能习惯的话,就会一直这样住下去了。”
  “那就好……如果要搬一定要通知我哦。我的电话你们是知道的,还有,我在入伍前会有随身电脑,你们可以随时联系我呢。”
  “第二次知道贵族的好处……”
  齐格飞在我不满的目光下笑了。
  
  我的车先到,所以我成了先走的人。舒伯克出发的时间几乎和我同时。布鲁德拎着皮箱跟在我后面,走出宿舍大楼的时候我抬头看位于三楼的寝室。在那儿,我渡过了五年的时光……
  “喂,利拉斯!”
  莱茵哈特和齐格飞从窗口探出头来向我挥手。我忍着眼眶中的泪水,怕他们看见我哭又嘲笑我,同时向他们挥手。
  “莱茵哈特,齐格飞,再见!不许忘了我哦,一定要给我电话!”
  “知道了啦,不要这么娘娘腔行不行?”
  “一定会的,利拉斯!”
  舒伯克在我身后向他们点点头,轻声对我说:“走了,利拉斯。”
  窗帘……缓缓放下了……
  幼校的五年,我生命中最美丽,年少轻狂的时光……就这样,温柔的在时间长河中逝去了……
  
  如我所愿,我被分到了伊谢尔伦,成为在“冈格尼尔”这艘以奥丁之神矛命名的战舰上服役的普通准尉。同时知晓莱茵哈特与齐格飞拒绝了被分到后方勤务部的“照顾”,主动要求上前线,成为卡布捷兰卡行星前线基地贝德莱茵的一员……
  这种边境上的行星,重覆的是毫无意义的战斗,想必他们会很不情愿的呢……而且是地面勤务,对渴望着上宇宙的莱茵哈特来说,无疑是逼近一只白鸟进入狭窄的笼子呢……
  我向着经过偏光修正的荧幕上那银白色的人工球体微微的笑了。那“虚空中的女王”无保留的将她美丽冰冷的姿态显现在我面前。
  雷神之锤……伊谢尔伦……我在这里,会找到适合我的地方吗?
  莱茵哈特,齐格飞……要到何时,才能再相见?
  那时,他们一定不再是少尉与准尉了吧……
  我如此确信着。
  
  宇宙历791年,帝国历482年,我第一次踏上了伊谢尔伦的土地。
  
  追忆似水年华
  第一章
  Ende
  
  
  P.S.
  总算……总算是……写完了……
  (无力……)
  有生以来第一遍同人……
  看银英是三年前的事情,一个女生就此从武侠中跳出,成为银英忠实的拥护者,甚至于成为科幻迷。从此,金大侠与古大侠成为生命中第二重要的角色,而银英的疯狂Fans又多了一个……
  其实第一次是在什么冲动下去借银英的已经忘记了,下官是先看动画片,看到一半便不顾一切的四处寻找银英的小说,从网上当下来之后觉得始终不喜欢电子版的东西,于是到书市去搜括了一套纸张版……现在想起来,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有魄力……
  
  向所有有耐心看到这里的大人们

致礼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