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三国时代飞将中原之舞&nbs...
·盘发为君
·魔兽世界: 在一区孤独地...
·QUAKE3里的三个孩子
·魔兽世界: 一个人类战士...
·魔兽世界: 我很痛苦,也...
·魔兽世界: 为什么?是亡灵...
·魔兽世界: 经历的一些
·如果三国诸将下岗再就业…...
·魔兽世界: 我与心在魔兽...
·星际小说--无边
·魔兽世界: 走之前,向你...
·江湖游侠的一日
·贻笑轩辕
·魔兽世界: WOW里有一个隐...
·魔兽世界: 血环之行会篇
·反恐精英 菜匪之死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周瑜...
·魔兽世界: 令人郁闷的分...
·白猫少女
·魔兽世界: 我家小女初成...
·《幽游白书》同人:死斗(...
·三国演义武力排行榜
·魔兽世界: 论角色消失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写真帝国之勇者剑士篇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6-15 00:00:00

   
    夜,无边的漆黑笼罩着大地,仿佛一头未知的巨兽张看血盆大口吞噬着整个草原。一切都那么寂静,死一般的静。冷风远远送来几声狼和野猪的咆哮,令人不寒而栗。
我独自坐在帐篷外,对着熊熊烈火,仔细而虔诚地擦拭着手里的剑。这柄剑是三年前临终的父亲留给我的遗物,它伴随着父亲经历了无数次的战斗,也饮过无数敌人的鲜血,有普通剑士的,也有散兵的,有无辜村民的,甚至还有圣殿骑士的。因为它,父亲获得了剑士的最高荣誉——勇者剑士。在三年的今天,就像所有在战场上牺牲的将士一样,父亲不可避免的受了重伤。临终前,它的同胞们,为了你自己,做一名剑士去战斗吧!”于是,我成了一名剑士。从小就受父亲影响的我对战争并不陌生,良好的战斗状态和强健的体格以及沉重的使命感使我很快就适应了部队的生活。三年来,随着军队南征北战,不断地积累功绩,使我从一名普通剑士升到了准勇者剑士。只要明天拿下那座城后,我还活着的话,我就是真正的勇者剑士!
熊熊大火映的我的脸通红的。拭着手中的剑,想着父亲临终前对我说的话,不禁热血沸腾!左手不自觉的抚摸右胸上早已痊愈的伤疤——这是我的习惯。心情激动时就会不自觉地抚摸它。这是两年前驻守萨拉斯城是留下的伤。遥远的萨拉斯城坐落在苏里哈河旁,城后是高耸的苏里哈山脉。萨拉斯城是军事上的战略要地,谁能控制萨拉斯城,就能控制整个富饶的苏里哈平原,以及通往圣地亚洛城的通道。同时,萨拉斯城也是个富饶美丽的城镇。因为那有我的意中人安娜。
我的思绪回到了与安娜相遇的那天。“斯托达克,到那里面再扛根木出来。”我的战友迪达对我说,“好的。”茂密的苏里哈森林有丰富的木材资源,我们就在那里伐木——为了防止敌人的偷袭,我们必须修建大量的哨所和警戒塔。我步进森林里。“救命啊!”一个女人的求救声从森林深处传出。在好奇心和正义感的驱使下,我循着声音奔了过去。
一头受伤的野猪正在攻击一个女村民。一般地,野猪是不攻击人的,除非有人攻击或惹怒了它。从它蹒跚的脚步可以看出它受伤了,显然有人曾和它搏斗过。虽然它受了伤,但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咬死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那个女村民好象已经被吓坏了,没时间让我多想,马上冲了过去,同时伸手拔腰间的剑,“该死的!”我诅咒着,我杠木时忘了带剑了。只好随手拾起一根木棍在它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但这对皮厚肉多的野猪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野猪不再理会她,而是凶狠狠地朝我扑了过来,把我压在地上。张开大口就往我的脖子啃下来,本能地我伸出手抵住它。但我的力气没野猪的大,还是被啃了下来,我只能把头一偏,被它咬在了左肩。剧烈的疼痛闪电般的传便全身,血的腥味使我快晕了过去。慌乱中,右手抓去一件东西就往野猪的头上刺,正好刺中它的左眼。受了重创的野猪更加疯狂,前腿在我的胸上狠狠的踏,我几乎窒息了。就在这时,迪达的剑刺进了野猪的脑袋。凶残的野猪被收拾了,而我被抬回了兵营。
第二天,一个女人提着一篮子药材和食物来到我的床前。“多谢你昨天救了我,你真勇敢,斯托达克。”她说,“我叫安娜,是镇上的村民。为了表示我的谢意,我带来了一些草药和食物,希望对你的伤势有帮助。”“嗯……”我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只好随声应着…在她的照料下,我很快就痊愈了。她是个温柔美丽善良的女孩。很自然地,我们相爱了。
但上天并没有给我们太多快乐的时光。不久,战争爆发了。那不勒斯人大举来范,企图占领萨拉斯城。他们的投石机不断地轰击我们的城堡,攻城车疯狂地撞击城门。城门被冲开了。那不勒斯士兵潮水般涌入了进来。我们就在城门处阻击他们。这才是真正的混战!狼籍的尸体堆满了每处地方;硝烟混合血腥味使人恶心想吐;兵器交加声,呐喊声,惨叫声混成一片,震耳欲聋!我机械性的揮剑劈向敌人同时闪避他们的攻击,不停地厮杀!脑子里一片空白,时间仿佛停在了那一刻,没有将来,没有过去,只有现在,真真实实的现在!毫无前兆地,一根枪刺中了我的右胸,冰冷的枪头穿过坚厚的皮革直接插进我的肺里。使我呼吸困难,寒冷的感觉蔓延全身,血液几乎凝结!随后枪拔了出来,鲜血从伤口里涌了出来,剧烈的疼痛闪电般的传到我身体的每处地方,使我几乎晕迷。依稀中,父亲的身影浮现在我眼前,灵魂仿佛离我而去!死的感觉越来越清晰,忽然觉得喉头甜甜,眼皮异常沉重我倒了下来,接着就是一片黑暗,一片永恒的黑暗……

在黑暗中,我的灵魂随风飘动着,扭曲着!在黑暗深处,依稀有点光亮。我狂喊着
舞动着,努力想挣脱这种黑暗,握住那点光亮。在这个深渊里不断地挣扎,徘徊。
终于,我靠近了它,伸手握住了它!这时,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祥和,仿佛见到了
守护神一般!那点光亮逐渐变大,变亮!慢慢把我的灵魂融了进去!我的身体微微
动了一下,艰难地睁开了眼,我知道自己死不掉了!我打量着房间里的一切。光洁
的天花板是我所熟悉的,屋里所有的摆设都是那么的亲切,床铺散发的淡淡的幽香更
令我倍感舒适!这是安娜的卧室。“我怎会在这?萨拉斯城不是被那不勒斯人攻破了
吗?安娜呢?”我心里一片疑问。
“吱”的一声,门开了,安娜进来了。“噢,上帝!可怜的斯托达克,你终于醒了!
感谢上帝!”她赶紧走过来,跪在床前,左手握住我的左手,右手轻抚我的脸庞,眼泪
顺着她憔悴的,苍白的脸颊流了下来。“知道吗?你已经晕迷了三天了,我还以为你抛
下安娜自己上了天堂呢!”她抽泣着。看着安娜楚楚可怜的神情,我忍不住挣扎着起来
要吻她一下,但虚弱的身体使我难以做到。安娜在我脸上吻了一下,说:“不,你别动”
她已经觉察到了我的用意。“把这个喝下去,对你的伤有帮助的。”
原来,就在我倒下去后的不久,圣亚地洛城的援军赶到了,暂时杀退了敌人。她们在
清理尸体时发现我还有微弱的心跳。安娜就把我带了回来,独自照顾我。是她把我从死
神那里救了回来!
“我们要离开这。那不勒斯人并没有退兵,他们的援军在十天后到达。那时,萨拉斯
城和圣亚地洛城都会被攻破。”安娜对我说,“我们只能越过苏里哈山脉,到布拉提斯
城去。”
“其他城没有派兵来支援吗?”我问道。
“没有,其他城也正在遭受那不勒斯人的攻击。而且,狡猾的那不勒斯人把同往其他城
的道路封锁了,其他城根本不知道我们这的情况!”
“那就算我们到了布拉提斯城还不是一样的!”
“不,听说那就快打败那不勒斯人了。现在,他们把注意力集中在萨拉斯城,无暇理会
其他城”
“我不能就这样离开,我是一名剑士,不能做逃兵的!让我想想,也许我们还有办法。”
我不肯走。
“亲爱的,无论你在那,我都愿意跟着你!但你现在这个样子根本无法战斗啊!”
面对幽怨的安娜,我只能以沉默了回答。
第三天,我已经能勉强下床了。我站在门口,看着城里的人们。几乎所有的人都赶着到
广场去。我问安娜是什么事。安娜告诉我,卡恩将军调集全部的兵力准备和那不勒斯人决
一死战。卡恩将军站在高高的台上发言。虽然听不见他说什么,但从他悲愤的神情可以看
出他很激动。村民们和士兵们也是热血沸腾!明天,他们就会冲出萨拉斯城,去和那不勒
斯人决一死战。“我们真的没有办法挽救了吗?”我不禁为萨拉斯城的命运担忧!
晚上,忽然下起了大雨。兵营里不知是谁先唱起了苏里哈山脉一带流传的民歌“高耸的
苏里哈山,我们为你骄傲,雄伟的苏里哈山,我们为你自豪……”雄壮的歌声飘荡在大雨
朦朦的夜空里。安娜回来了,她告诉我,布拉提斯城已经击败了敌军。“这个消息可靠吗?”
我有点疑惑。
“大家都是这么说的,也许我们应该相信的。我们别无选择!”
歌声还在飘荡着。“苏里哈山——布拉提斯城”我仔细地想着,“也许我们还能挽救萨
拉斯城!安娜,告诉我,越过苏里哈山到达布拉提斯城要多长时间?”
“五天,我们没时间了!”安娜回答到。
“有的,如果是侦察兵的话,应该三天就能到达,然后带领援军从大路赶来,两天应该
能赶的来。对,安娜,扶我到卡恩将军那去,我有办法了。”
“消息可靠吗?布拉提斯城真的有救兵吗?”卡恩将军也不敢相信。
“我们别无选择,将军。这总比硬拼的好!”
“好吧,我们别无选择!”卡恩将军派了三名侦察兵越过了城后的苏里哈山到布拉提拉城
去请求支援。估计救兵会在第六天清晨赶到,我们决定在那天同时出兵和那不勒斯人决战。
每天中午和午夜我们都派一部分士兵徉做全力攻击他们,目的在于骚扰敌人。如此反复几次
大第六天凌晨我们不在进攻,而是做好准备,清晨时全力进攻他们。可怜的那不勒斯人每天
都没有能睡好,时时提心吊胆,此时还要强提精神严阵以待我们的“进攻”!个个都疲惫不
堪。天亮时,我们的士兵一拥而出,和那不勒斯人决战。这时,我们的援军到了。围阡了敌
人!我们成功地杀退了那不勒斯人,保卫了萨拉斯城。令赶到半路的那不勒斯援军不敢再来。
我成了萨拉斯城的英雄!
第二天,卡恩将军为我颁发勋。我被升为长剑士!“好样的,斯托达克。你挽救了我
们的军队,挽救了萨拉斯城建以及所有的村民。重重地打击了不可一世的那不勒斯人,你是
萨拉斯城的骄傲!”卡恩将军这样对我说,台下所有的人都在高呼着我的名字“斯托达克…”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