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我的大话西游悲喜交加的日...
·魔兽世界: 昨夜的wow一梦...
·魔兽世界: 代表所有姐妹...
·*M*队的妹妹杀猪记
·一只飞龙的独白(星际系列...
·阿凡提的故事之星际版
·辐射小说:沉睡岁月
·《三国演义》诗抄
·回忆无用
·三国一流杀手:关羽&...
·为了忘却的记忆—纪念蜀汉...
·魔兽世界: 半年一路走来-...
·魔兽世界: 我爱你胜过魔...
·魔兽世界: 50+牧师的成长...
·魔兽世界: 求婚记
·飞龙.阑章
·魔兽世界: 血色清晨
·魔兽世界: 他说:来部落
·Q版三国剧场(二)--三英战...
·星际争霸之星外篇
·CS小说之烈士
·魔兽世界: 一只牛比的青...
·沧海一声啸,耻看泥潭败类...
·元朝东征日本的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天   灭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6-29 00:00:00

 
  
                                引子

    盘古开天。
    世间有神、魔、人三族。
    不同族通婚,会导致无法繁延后代,因而二族泾渭分明。神魔二族都具强大法力
和永恒的生命,惟有人族平凡无能。神魔之间争权夺势,连年战争不断,大地之间,
生灵涂炭。
    直到神族少年帝俊横空出世,率神族于长留山一役彻底击败魔族,更以神力封印
叛徒五长老之力,从此一统乾坤。
    成王败寇。
    帝俊登基,为姑天帝,万物之尊。
    天帝划定了天、人、地二界。以神为天,统治世间。战败的魔族被赶入黑暗的地
底,不得见天日,反而是人族,因其平凡和弱小,从来不曾介入神魔之争,倒能够过
上安宁平静的生活。
    自此三族各归所属,相安无事。
    但,战争并没有真正结束。
    天帝寿数八十四万年。虽然是一段漫长得令神魔都会忘记那段战争的岁月,但是
终不能持久。大限一至,神力急骤衰弱,导致五长老之封印松解,大地不稳,魔族亦
趁势蠢蠢欲动……
    幸而天帝登基之初,已早早定下其继承人。圣子在传说中神秘的诞圣池汲取天精
地气,待天帝力竭,便会遣神使将他唤醒,带到下界抚养成人。圣子需在乱世中磨练
成长,接受考验,直到重新封印五长老之力,继位新天帝,从此世间便又开始一段漫
长的和平年月……
    如此八十四万年一轮回,相历十一世。
    是年,十二世大帝晏在位三十六万载……


                                序幕

    已太久没有在天宫露面的火神季融突然出现,令人们议论纷纷。
    天界将发生什么大事?
    昏黄的天帝寝宫内,季融见到的帝晏斜倚在宝座上,一脸的疲倦与憔悴。不详的
感觉瞬间传遍了季融全身。
    “那个时刻要到了。”帝晏的声音衰弱而低沉。
    季融浑身一震,但什么也不问。
    “我的力量已经在急剧地减弱,支撑不了太久了。你带上这个,到诞圣池,去把
我的孩子唤醒吧。”帝晏缓缓地递给他一只玉笛,“今后这个天地的命运,就要看他
的了。”
    季融接过了玉笛,他没有察觉,自己的手在微微地颤抖。
    帝晏深深地看着他:“季融,现在在这个世上,我能够信任的人就只得你一个,
一切都拜托你了。”
    说完,帝晏疲惫地合上了眼。
    季融的脚步声逐渐模糊而遥远,终于寂静无声。
    良久。
    一丝黄昏的夕阳悄悄探进身来,仿佛听见依稀中,帝晏如同梦呓般的喃喃自语:
“应龙,我可怜的孩子……”


                           新的命运之轮

    芳华暗换,十八年后。
    巍巍昆仑。
    帝晏之子应龙,已在季融的抚育教养下长成一个有着漂亮的黑色头发的少年。一
天,季融对应龙说:“你的剑术已成,应该出发去完成身为圣子对这个天地的责任了
。”
    季融告诉应龙,要完成考验,你必须找到苍之神剑和一个人,那个人在昆仑山东
北的系昆山中,他对你和这个世间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戴在你身上的玉笛将会一路引导你……
    出发之前,季融意味深长地对应龙说:“在顾及圣子的责任之外,更重要的,是
看清楚白己的心,看清楚在你的心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目送应龙远去的季融,终于掩饰不住脸越来越深的忧愁。
    新的命运之轮已经开始运转了……

                               司幽

    系昆山,传说中的人魔界桥。过得系昆,就是地府魔界了。
    天帝在此布下结界,人不得入,魔不得出。但此刻天帝力竭,结界也开始失去作
用。应龙打退了几伙打劫的魔族人,慢慢地接近了系昆山的中心——玄柏林。据说那
里有魔力保护,没有人可以进入。应龙强烈地感觉到那里有什么正在召唤他。
    在玄柏林之外,应龙遇到了一个紫发妖瞳的魔族流浪汉司幽。司幽似乎对应龙的
身份了如指掌,他试图劝说应龙不要进入玄柏林。
    “林中的那个人带给你的只会是悲伤和绝望,一旦踏入玄柏林,你就一脚踩进了
陷阱,水不超生……”
    但司幽的话没有说完,林中央然传出一阵美妙的箫声。应龙得到感召,吹起玉笛
回应,笛箫相合,林中突然出现一条路,应龙循路而入。
    才说了一半话的司幽被撇在一边,悻悻然半晌。唉,算了,还是找地方睡觉去吧
……

                                魃

    别有洞天。
    循路而入的应龙,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一片种满莲花的池塘。正是莲花盛开的时节
,花叶掩映之下,一位美丽的少女正在吹箫。
     “我是魃。”
    少女觉察应龙的到来,抬起头来。她那一双眼睛似乎可以洞穿人的心灵,应龙一
时心情荡漾。
    “你一定是应龙。”
    少女告诉应龙,她自幼无父无母,是师父将她抚养成人。三个月前,师父在临终
之时告诉她,她是被选中的人,注定将要背负一个重大的使命。师父交给她一支玉箫
,让她到玄柏林的中心去等待一个叫应龙的人,这个人将会改变她一生的命运……
    虽然已经注意到魃是魔族女子,但应龙还是毫不迟疑地将手伸向她:“我们一起
上路吧。”
    
                              玄冥
    
    应龙与魃离开系昆,向传说中封藏苍之神剑的朝歌山出发。在渡过赤水的时候,
遇到了大队魔族的阻挠。奋战当中,魃渐渐不支,而应龙亦为了保护魃而受伤。
    关键时刻,一个少年帮助他们安全离开。
    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而且样子很柔弱的少年,竟然是赤水水神玄冥。玄冥
似乎是特意等待应龙到来的:
    “应龙殿下,请主我跟随您吧。我的祖父英招,当您的父亲帝晏还是圣子的时候
,就是跟随着他的人哦。像祖父那样跟随圣子,是我一直的愿望。我一定会对您有用
的。”
    于是,玄冥也加入他们了。
    玄冥似乎知道很多的事情,他告诉应龙,苍之神剑封在朝歌山中的藏剑庐内,对
于—般人,那只是把普通的剑,只有圣子才能唤醒神剑沉睡的力量。
    如果没有魔族的阻饶,一路行来几乎是快乐的旅程。只是,应龙总觉得,玄冥对
魃心存戒备,他似乎常在有意无意间用冷淡的目光看着她……


                            苍之神剑

    终于到达朝歌山的应龙,发现这里有着异乎寻常的宁静。打开天帝设下的结界,
应龙拿到了苍之神剑。
    阳光下,苍之神剑突然浮现出魃的身影。应龙与魃见状非常地困惑,而玄冥的脸
色瞬时变得惨白……
    应龙强烈地感觉到,有什么事即将发生了。
    入夜之后,—个怪人偷走了苍之神剑。应龙三人追至一个山洞,失去了那人的踪
迹,却发现了正在睡觉的司幽。
    玄冥逼问司幽神剑的下落,司幽却告诉他们,神剑是被刑天偷回了常羊山。应龙
大吃一惊,因为刑天早在二十六万年前,就应该已经死在他父亲帝晏的剑下了。但,
不知为什么,对于魔族的司幽,应龙却有一种莫名的信任……


                              困惑

    “应龙殿下,请一定让这个世间的安宁与美丽继续下去。”
    清秀的浮玉山中,一群人族的孩子在溪水中嬉戏。在一旁休息的玄冥望着这—切
,忽然对应龙说。
    面对玄冥异乎寻常的的认真,应龙感觉他的话另有含义,他觉得,这个年纪最小
的同件,似乎—直极力掩藏什么……
    应龙与魃一路上朝夕相处,他们之间有一种微妙的变化正悄悄的发生……目睹—
切的玄冥,更加心事重重,而对魃,亦愈加地冷淡了。
    终于有一天,玄冥提醒应龙,魃是他不可以喜欢的人。因为神与魔通婚的话,绝
对不对能诞育后代,所以,身为圣子的应龙,是绝不可以爱上一个魔族女子的。
    “请千万克制感情,这是您的责任啊。”

                              责任?

    应龙觉得心里充满了困惑……
    而对于魃,亦有着同样的困惑。出身魔族的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圣子的生活中
?似乎是一个奇怪的存在的她,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究竟是什么?“被选中的人”吗
?被谁选中的?被选中又是为了完成什么使命?神剑中出现的自己的身影又意味着什么?
在她的周围,尽是一个又—个的谜……而应龙,正一步一步地走进她的心底……

                              结界

    三十六万年前,身为圣子的帝晏与巨魔刑天激战二日夜,杀刑天于常羊山。这是
众所周知的往事,但,司幽却说,刑天仍然活着。
    将信将疑的应龙三人来到常羊山下,旋即被困枯槁迷阵之中。
    三人合力,奋战良久,仍是无法脱身。筋疲力尽之时,一形容憔悴瘦弱的男子出
现在他们面前。那人说:“我就是刑天。”
    刑天?巨魔刑天?
    “不错,我就是传说中的巨魔刑天。我曾经与帝晏激战二昼夜,现在连一个人族
的小孩都可以把我打倒。不过幸好,我还有法力布下这个结界。世上唯一能打开这个
结界的帝晏,已力竭而逝,你们己注定不能离开。”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
    “三十六万年前,我唯一最爱的人死在苍之神剑下。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发誓,
只要我还有一丝的力量,我绝不让这把血咒之剑再次出世。现在,神剑已经封印地底
,世上也已没有人能救你们。所以,你们死心吧。”

                             青鸢

    山底地官。
    曾经辉煌的建筑如今是一片废墟,掩埋在不见天日的地底,惟一块魔壁依然挺立
。刑天透过魔壁,注视着已经被困了数日的应龙他们……
    青鸢,青鸢……
    从来没有奢望过,你会爱上我。
    只是想留在能够看见你的地方,能够看见你的笑,就是我唯一的愿望。即使明知
道你属于别人,明知道在你的心里,甚至容不下我的影子,即使那样,我都不在乎。
知道你与我生活在同一个世间,我亦己心满意足。
    只要……你活着。
    你在我的眼前死去,变成一具无生命的躯体,任我无能为力地绝望呼唤,你都不
会回头。为什么你要爱上那个不值得你爱的人呢?你为什么爱上一个舍弃你的人呢?你
爱的人舍弃了你,而你,舍弃了爱你的我,留我孤独地活在这个没有你的世界……
    我活着,为了复仇。
    当时,看着帝晏,看着你的血染红他手中的苍之神剑,我的生命中就只剩下复仇
。圣子又怎么样?天帝又怎么样?我决不放过杀了你的人。虽然,三十六万年前,我没
有战胜帝晏,但,我活着。从那个时候起,我发誓,只要我还有一丝的力量,我就要
等待复仇的时机,不管结果怎样,不管将会有怎样的灾祸,我都要试—试……
    我的生命已经所剩无几,不过我终于等到了。天帝本有八十四万年的寿数,我不
知道为什么,帝晏只有三十六万年的生命,但我终于可以用我仅存的力量完成我的愿
望,也许,冥冥之中真的有天意……
    青鸢……

                             解困

    已经被困在结界中七天了。
    几近绝望,反而十分地平静。三人各自想着心事,寂寂无声。
    “唉,你们还真是清闲,早知道也不用这么辛苦来救你们了。”
    轻笑声中,一个人影翩然而至。司幽!司幽告诉他们,应龙可以打开结界。因为
应龙是圣子,只有圣子才能够唤醒苍之神剑沉睡的力量。
    刑天以为世间只有帝晏才能破他的结界,他错了。能够破结界的不是帝晏,而是
苍之神剑。而他又犯了一个更大的错误,他以为凭他的力量就可以封印苍之神剑,其
实神剑只有圣子可以唤醒,亦只有天帝可以封印。苍之神剑中封藏的力量是他所无法
想象的,虽然现在的应龙还只能唤醒神剑很小的一部分力量,但已经足以切开结界了

    “不过……”司幽欲言又止,他没有告诉他们,这个结界是刑天生命所系,一旦
被破,刑天的生命亦将走向终点……
    应龙在司幽的指点下,吹起玉笛。笛声刺破结界,大地开裂,被封印的神剑升出
地面。神剑突然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结界在瞬间粉碎……
   
                           你是谁?

    一切原来只是白费心机。
    不是不知道结界被破的后果,可是这沉迷爱恋的瘾君子如何自拔?
    司幽来到地底,见到已经奄奄一息的刑天。
    “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对刑天的疑问,司幽一时沉默着。
    “你为什么会有能力在我的结界中来去自如?如果没有你的出现,他们不可能就
这样攻破我的结界,是你令我的愿望毁灭。你知不知道,那是一把不祥的血咒之剑,
只会带来悲伤和绝望,你为什么不让它安静地封藏地下?”
    “这人命运之轮的前行,不是你可以阻止的,你这样做,不过是螳臂当车而已。

    “螳臂当车吗?……也许吧。可是你又如何能够理解,亲眼目睹最爱的人死去,
却无能为力的那种痛苦与绝望呢?”
    “……你错了。我完全能够体会你的感受,目睹最爱的人死去却什么也不能做的
那种感受。因为,我最爱的人也死在苍之神剑下。
    “在这个世上,没有人会比我更恨这柄血咒之剑。我们是—样的,刑天。我们都
是为了复仇才活在世上的人。只不过,你所希望的只是封藏这柄剑,而我要将苍之神
剑,彻底地毁去!”
    “这是一直以来我唯一的愿望。为了实现这个愿望,我必须把命运之轮推向终点
,所以一切的阻碍我都要扫除。”
    司幽吐露的真情,令刑天莫名惊诧。
    “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为什么有毁灭种剑的能力?苍之神剑封藏的是支撑天地的力
量,毁灭神剑,失去依托的力量散失世间,将会带来一场毁天灭地的浩劫啊。”
    “是吗?会毁灭这个世界吗,那……又怎么样呢?”
    刑天终于带着惊疑和不甘心逝去,司幽离开地底,地宫在他身后轰然崩塌、掩盖
了曾经的一切……

                             咫尺天涯

    取回苍之神剑,应龙三人离开了常羊山。
    槐江山下,应龙他们遇见了人族少年轩和他的族人。热情的轩邀请应龙他们参加
晚上他们部落的收获祭。
    庆典上,应龙、魃和玄冥与众人一起歌舞欢畅,度过了一个难得的快乐之夜。
    轩向应龙吐露了他的理想,人族不应该总是夹在神魔之间的鱼肉,他希望有一天
可以把人族组织起来,用自己的力量为自己创造和平美好的生活。
    “不过这一切,希望是和嫘祖一起去实现哦。”轩的眼睛望向嫘祖,那是部落中
最美丽的少女,亦是轩青梅竹马的恋人。轩拉起嫘祖的手,跳起幸福欢乐的舞蹈。
    眼前的一切,让应龙十分的羡慕。而看在魃眼里,心底却泛起阵阵的酸涩……
    深夜,魃辗转难眠,她悄悄地起身,凝视着应龙熟睡的面容,魃难以抑制心中的
痛苦,泪流满面……
    “离开他吧。”不知何时来到她身后的玄冥劝说魃离开应龙,注定不可能有结果
的感情对两个人而言都将是痛苦的负担。
    魃终于伤心离去。而一切,都被不远处的司幽看在眼里。
      
                              黑鸷

    发现魃离去的应龙不顾玄冥的劝阻而追去。在系昆山玄柏林,他们最初相遇的莲
花池畔,两人终于重逢了。
    虽然很想结束没有希望的感情,但面对应龙,魃却难以抗拒自已的心意。而在责
任和爱情之间陷入困惑的应龙也不知自己该说什么。
    一个突然出现的美艳魔女,武罗部女王黑鸷将魃拖入魔界,应龙本能地伸手想拉
住她,触到的却是满把无生命的落叶。眼看着魃从眼前消失,应龙不顾一切地扑向魔
界的守护结界……及时赶到的司幽阻止了他。
    “以你现在的力量,碰到这个结界就会灰飞烟灭!对你而言,她竟有如此重要吗
?”
    “是的。因为……我爱她。在刚刚她消失的一刹那,我才发现,她是我在这世上
最爱的人。对我而言,在没有她存在的世界里活下来,将是件极其痛苦的事。”
    司幽久久地凝着应龙。
    “每天清晨,是魔界的守护结界力量最弱的时候。如果你们两人之间,根本没有
未来可言,如果她带给你的,注定只有一生一世的悲伤和绝望,如果即使这样,你依
然希望和她在一起,那么明天太阳初升的时候,我就帮你打开这个结界。”

                         被神剑选中的人

   魔界武罗宫。
   魃被黑鸷囚禁在地牢中,黑鸷却对她说,我是在救你。你注定会被圣子应龙亲手
杀死,因为你是“被神剑选中的人”。
    “被神剑选中的人?”魃看着黑鸷,异常震惊。
    “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应龙睡去之后,玄冥质问司幽。
  “为什么你能够在刑天的结界里来去自由?为什么你能够打开魔界的守护结界?你一
路跟着我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我……有唯一的一个愿望,我所做的都是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你呢?玄冥,你
也有你的愿望吧?你的愿望又是什么呢?”
    司幽深深地看着玄冥,仿佛要探究他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你不止一次地想要阻止应龙与魃相爱,是为了什么呢?你所说的神魔不能够诞
育后代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为了你心底的那个愿望吧?
可是为什么你又不愿告诉应龙真相呢?你的祖父英招是跟随过帝晏的伙伴,他一定知
道很多有关天帝一族的秘密,被祖父抚养长大的你肯定也知道苍之神剑的秘密吧?你
一定早就知道魃是“被神剑选中的人”。可是,为什么你却要劝魃离开呢?经常说“
最大的愿望是让这个世间的安宁与和平继续下去”的你明明很清楚,没有了魃,苍之
神剑的血祭就无法完成,这个世界的安宁亦会成为泡影,
可是即使如此,你仍然做出劝魃离开这样的事。究竟你心底藏着什么样的愿望,竟让
你可以不顾这个世界的安危了呢?”
    “你……你到底是谁?苍之神剑的血祭是天界最大的秘密,身为魔族的你是怎么
知道的?”
    “我是谁?……这可是比苍之神剑的血祭更大的秘密哦。”
    “你们,刚才说的苍之神剑的血祭是什么意思?  
‘被神剑选中的人’又是什么?”应龙的声音突然响起,连司幽也被吓了一跳。
    “玄冥,我一直把你当作我最好的朋友。请你,诚实地告诉我真相。”

                             血咒之剑

    面对应龙的质问,无法继续隐瞒的玄冥终于说出了苍之神剑的秘密。
    千万年来束缚着天帝一族的残酷血咒……
    天帝登基之初,已早早诞育继承人。圣子在传说中神秘的诞圣池汲取天精地气,
待天帝力竭,便会谴神使将他唤醒,带到下界抚养成人。圣子需在乱世中磨练成长,
接受考验,直到重新封印五长老之力,继位新天帝,从此世间便又开始一段漫长的和
平年月……
    只是圣子若要封印五长老之力,必须得到苍之神剑中封藏的力量。解开神剑的封
印,亦惟有一个办法,就是——

                               血祭!

    在神剑中浮现的人影,就是‘被神剑选中的人’,也就是被神剑选中用来祭剑的
人。圣子必须用神剑亲手杀死那个人,才能得到神剑的力量来重新封印五长老之力,
否则当五长老之力的封印完全解开,这个世界就会陷入一场毁天灭地的浩劫……
    在天下苍生与一个人之间作出选择,对最初定下这个命运之轮的帝俊而言,也许
只是一个对圣子责任的简单考验吧。但是,如果这个人是圣子最爱的人的话,这就是
一个几乎没有选样机会的最残忍的恶咒。
    千万年来,帝俊定下的这个命运之轮从未出过差错,还没有任何一位圣子能够逃
脱这个残酷的血咒。
    “所以,应龙殿下您,迟早一定会面临在最爱的人和这个世界之间的痛苦抉择啊
。”
    为什么我的先祖会定下这么残忍的命运?为什么?为什么?
    无法接受事实的应龙奔向玄柏林深处……
    望着他的背影,司幽忍不住在心里问自已,为了实现我自己的愿望,我把这个可
怜的孩子一步一步推向痛苦的深渊,我这么做,到底对不对?

                               决定

    “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存在的意义,都不应该是仅仅为了被杀死。”
    痛苦挣扎一夜的应龙,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吗?千万年不变的恶咒是可以解开的吗?……
    我不愿就这样等待命运的摆布。无论结果怎样,我都要试一试。
即使,将会带给我灾祸……
    “所以,司幽,请帮我打开魔界的守护结界吧。”

                              选择

    魔界武罗宫地牢。
    黑鸷告诉魃,应龙与玄冥已经进入魔界。但在魔界他们的神力就只能发挥一半,
要想到达这里,仍然困难重重。
    “不过,只要他们能够到达这里,那么你就自由了。何去何从,应该由你自己决
定。如果你真的甘心忍受未来祭剑的命运,也仍然要跟他在一起的话,我不会勉强你
留下来的。只是,这可能是你最后的选择机会了,希望你能够看清楚在你的心里,什
么才是最重要的?”
    武罗殿。黑鸷意外地见到了不速之客司幽。不过,似乎两人早就相识……
    “你真的,会让他们离开魔界吗?”
    “只要应龙身上流淌的是帝俊的血统,他就一定有能力到达那里,到时,你真的
会让他们离开吗?你的姐姐青鸢,是你唯一的亲人,亦是你在这个世上最爱的人,三
十六万年前,你却亲眼目睹她成为神剑血祭的牺牲品。痛恨着血咒之剑的你,一定不
希望那个女孩重复你姐姐的命运吧?即使这样,你仍然会让他们离开吗?”
    “在我告诉她真相之后,那个女孩说:‘我想跟应龙在一起,那是我唯一的愿望
。即使,会给我带来灾祸。’我的姐姐青鸢,因为爱着帝晏而心甘情愿地踏入陷阱。
她也曾经说过同样的话……那时我明白,其实我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了。”
   “你自己不也一样吗?司幽。明明知道他们再怎样努力都是无济于事,这样下去,
五长老封印不久就会彻底解开,你不也无法阻止吗?”
    “在这个命运之轮中,两人之间的感情牵绊,也许才是其中最牢不可破的一环…
…”

                             结婚

    经历了重重险阻,应龙和玄冥终于与魃重逢了。面对应龙的执着,魃即使知道自
己命运,魃仍然无法放弃对他的感情。应龙劝说魃与他一起去试着自己的命运。
    “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们结婚吧。”
    此时玄冥也终于接受他们在一起的事实。虽然很清楚神魔之间不可能诞育后代,
但当晚,还是由玄冥为他们主持了结婚仪式,两个人终于走到了一起……
    西方的天空,山现了黄白赤青黑五色祥云。
    云是祥云,却是不详的恶兆,五长老之力的封印正在最后的崩溃中。应龙也感觉
到了大地不稳……玄冥告诉应龙,五长老之力的封印就在昆仑山,如果有足够的力量
,瓦解五长老之力,也许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办法。应龙决定,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于是,仅仅过了一段短暂的快乐时光,三个人踏上了征途……
    命运之轮,似乎正不可阻止地转向终点……

                            玄冥之死

    昆仑山下。
    应龙离开打猎,突然出现的神秘人掳走了魃,玄冥试图阻止却被打成重伤。司幽
虽然赶到,但已无力回天。临死之前,玄冥终于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愿望: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听爷爷说过神剑血祭的秘密。虽然我也是那么热切地希望
这个世界的安宁与美丽继续下去,但如果这是一定要以天帝一族的幸福为代价的,那
也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心底就有一个愿望,希望圣子可以得
到幸福。我是真心期望着应龙殿下能够幸福,所以,我曾试着想阻止这命运,但是,
没有这样的力量……”
    “可是,我总有一种感觉,如果这世上有一个可以阻止,那个人就是你,司幽。
虽然,我对你一无所知,但我觉得,在你和应龙殿下之间,有着某种关联……”
    “司幽……请帮助……应龙……得到幸福吧。”
    应龙得知玄冥的死,悲痛欲绝。他追问司幽凶手是谁,
司幽却不愿告诉他,因为即使知道了凶手是谁他也无法向那个人报仇。
    “连最爱的人,连最好的朋友都能保护,这样的我,真的有资格保护这个世界吗
?”   
    面对应龙悲愤的质问,司幽终于说出,那个神秘人竟然就是应龙的师父——
    季融!

                              真相

    昆仑峰顶,魃质问季融:“为什么?你不是应龙最信任的人吗?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因为我答应我最好的朋友帝晏,一定要把这命运之轮推向终点。”
    季融的心里似乎隐藏着极深的痛苦,他递给魃一颗丹药:“吃了它,你就会知道
一切事情的真相。”
    “真相?”
    真相。千万年来束缚天帝一族的血咒背后隐藏的真相……
    ……
    登上峰顶,应龙见到了季融。而对抚养自己长大的师父,亦是杀死玄冥的凶手,
应龙不知如何是好。季融对应龙的到来却并不意外。他告诉应龙:
    “这个命运之轮就快要到达终点了。”
    “在我的身后,有一个连你都还不能发现的巨大结界。那里保护着的,就是天界
传说中神秘的诞圣池。魃现在就在结界里。她正在完成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无论是
神、人还是魔族的女人,都是一生中最重要的事,她正在成为一位母亲……”
    “应龙,你们的孩子就要诞生了。”
    “孩子!?这是绝不可能的,神魔之间是不可能诞育后代的!”
    应龙惊呆了。
    是的,神魔之间是绝不可能诞育后代的……
    季融终于对应龙揭开了血咒背,天帝一族不可告人的秘密……

                            神?魔?
    
    神魔之间是绝不可能诞育后代……
    千万年前,神魔之间战争不断,世间生灵涂炭。
    少年帝俊揭竿而起,率领神族于长留山一役击败魔族,眼看一统天下,世间将会
有和平的岁月到来。神族地位极高的五长老却在这时意外发现,原来帝俊竟是一个魔
族人!
    魔族!
    自幼被神族收养,帝俊早已习惯了神族的身份。当时的帝俊应该是有过一段在神
魔之间的痛苦徘徊吧。不知道是出于希望结束战争,让天下过上安宁生活的愿望呢,
亦或是他内心无法抹去的对神族的感情,帝俊最后选择了继续作为神族人而存在。
    五长老默认了他的选择。即使五长老联手,也只能与帝俊打成平手吧。如果帝俊
选择了魔族的话,战争就会重新开始,也许拥有着强大法力和才智的他会令整个的局
势改变……那是五长老绝不愿看到的。
    但,这么一来,帝俊就将登上天帝的宝座了吧。让帝俊成为天帝成为天帝,还不
是五长老真正担心的。真正让他们担心的,是无论帝俊拥有多么强大的法力,都仍然
不能改变神魔之间不能诞育后代的事实。帝俊必须和魔族女子结合才能生下继承人。
可是,如果后代天帝的母亲是魔族人的话,魔族的势力就会渗入神界,那么早晚有一
天,神族的统治就会被终结。
    于是,五长老与帝俊之间达成了一个协议。
    他们共同铸造了一柄神剑,并为神剑加上了封印。五长老甘愿以叛徒出现,将自
己的力量由帝俊封印昆仑山。当天帝力竭而逝,圣子被唤醒,他们安排下的命运就开
始启动。圣子在人界磨练时必会遇到一个魔族女人,他们将会结婚生子天帝继承人诞
生之时,也就是五长老之力封印解开之时,那时,圣子必须亲手杀死那孩子的母亲,
得到苍之神剑中封藏的力量,才能重新封印五长老之力。否则,五长老之力将会带来
毁天灭地的浩劫……
    在整个世界和一个人之间,任何人都会选择挽救世界吧。
    五长老对自己的安排应该是很满意的,那样,作为圣子母亲的魔族女人就不会存
在于天界,而天帝魔族血统的秘密也可以永久地保持下去……
    面对着五长老联手之力,也没有必胜把握,帝俊应该是相当无奈地接受了这个协
议。从此世间开始了安宁美丽的生活,而天帝一族亦开始了悲惨痛苦的血咒之命运…

    “五长老的安排似乎真的很成功。千万年来。从未有圣子逃脱过血咒的命运,天
帝一族的秘密也一直被掩藏着……
    三十六万年前,也在这里,你的母亲青鸢,自己撞向了帝晏手中的苍之神剑,结
束了那个命运之轮。现在,这个转轮也快到达最后的终点了……
    应龙,魃即将生下你们的孩子,那时,就是你作出抉择的时刻了。”

                               抉择

    天帝一族是魔族血统?一手创造并且维护着这个以神为尊,以魔为卑的世界,始
天帝帝俊竟然是一个魔族人?
    而就为了保住这个秘密,维护神族的统治,竟然不惜以整个世界的安危为威胁吗

    ……
    季融身后的结界缓缓张开,美丽的诞圣池出现在应龙眼前。水中央的莲台上,依
稀可以看见一个小人儿正沉沉地睡着,他会一直在这里沉睡,直到他来承担圣子的责
任……
    魃阖着双眼,静静地躺在水边的草地上。
    “她睡着了。就这样让她结束生命,对你和她也许都是最好的。我答应过你的父
亲,必须让这个命运之轮到达终点。”
    五长老之力的封印已经最后解开了……
    天地开始崩溃,巨洪滔天,疯狂地吞噬世间的一切……
    虽然应龙极力试着想阻止五长老之力,但那力量远远地超过了他的能力。
    “没有用的,应龙,牺牲魃已经是你唯一的选择了。”
    “应龙,你难道真的忍心让这个世间在你的眼死去了吗?”
    我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吗?真的没有一位圣子能够逃脱这个命运的血咒吗?
    ……
    “我们,一起上路吧。”
    “应龙殿下,请一定让这个世间的安宁与美丽继续下去。”
    “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在一起。所以,我们结婚吧。”
    应龙木然地拔出了苍之神剑……

                                前尘

    我真的,就这样看着应龙沦入与我同样的悲伤与绝望吗?
    树顶,司幽将一切都看在眼里……
    多么熟悉的一幕啊……
    三十六年前,同样的地点,同样的地面,同样的绝望与无奈,只是,那个人是我
……应龙现在的每一分痛苦,我都有感同身受。那个时候,我亦在最爱的人和这个世
界之间挣扎。但是,青鸢却以自己的生命,替我做了选择……
    青鸢,为什么?为什么你连一丝选择的机会都有不留给我?
    我本能地抱紧你的身体,拼命想留住你的温暖,但我知道你的生命已随着你的鲜
血而去,我怀中只是一个冰冷的无生命的躯壳。
    青鸢,你知道吗?直到那时我才明白,原来这个世界对我的意义皆因有你,原来
我宁愿用这个世界来换取你的存在,可是,我好象明白得太晚了……
    从此我的世界中不再有你的存在。
    这个世界因你的离去而换来了安宁。而你,带走了我的世界。
    从那一刻起,对我而言,仍然存在于这个世界,就只有一个理由。
    我要将苍之神剑,彻底毁去!
    我不能让你用生命为我换来的力量白白地随去,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要试一试
。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我试着提前唤醒我的孩子应龙,启动了新的命运之轮。我制造的分身力竭而逝,
而我终于恢复了魔族的本来的面目,就为了这魔族血统,我们竟然要付出那么大的代
价!
    但,尽管我保留着大部分的力量,我仍然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新的命运之轮到
达终点,苍之神剑的力量已经转移到应龙身上的时候。因为我的力量只够应付五长老
之力,如果在那之前毁去神剑,剑中的力量失去依托而散失世间,就会和五长老之力
汇合,到那时也许真的会毁天灭地……
    可是,我却不得不看着我们的孩子一步步走进吞噬过我们的陷阱……
    我真的,就样看着应龙沦入与我同样的悲伤与绝望吗?我可以吗?我能够吗?
    青鸢,告诉我,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帝晏

    我真的没有办法逃出这个血的恶咒吗?
应龙终于将神剑刺向了魃。然而,剑却被一瞬间飞扑而至的司幽夺下了……
    “不!帝晏!如果你现在毁掉苍之神剑,同时对付神剑的力量和五长老之力,你
连一分的把握都没有啊!”
    听到季融的惊呼,应龙吃惊地望向司幽。
    “帝晏?你是帝晏?”
    “是,我的孩子。现在,就让我来替你承担这则命运吧。”
    司幽留给应龙最后的笑容,然后飞向空中……
    命运可以改变吗?千万年不变的恶咒是可以解开的吗?
    ……无论结果怎样,我都有要试一试。
    即使,带给我的只有灾祸,即使,我将成为毁天灭地的罪人……
    司幽张开双手,苍之神剑在刹那间粉碎!
一片耀眼的光芒掩罩了整个天地……

                              新的开始

    那件事过去已经三年了。
    三年里,我和魃,还有师父季融,带着我们的孩子在昆仑山过着平淡而幸福的日
子。
    三年前的那一天,父亲帝晏,或者应该说,司幽逝去了。但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愿
望,他的心里一定很满足。
    那时,虽然保有大部分的力量,司幽似乎仍然无法瓦解五长老之力,但在最后的
时刻,本属于苍之神剑的那部分力量转移到了司幽的身上……
    我想司幽也各我们一样,直到那时才明白那位先祖帝俊的用心。千万年前被迫接
受了五长老协议的他,一定早已想到总有一天后代中会有人出来反抗这血咒之运,所
以他在苍之神剑中暗藏了另一道封印,当有人毁掉这柄剑,希望其中的力量可以帮助
他……
    不知道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但,当光芒褪去,一切都消失了。苍之神剑,五
长老之力,司幽,……还有神界与魔界。
    三界合一,如今世间只有人类了。
    我们现在都已经成为了人类,会象普通人一样生老病死,度过短暂但充满意义的
一生。这个结果,大概连司幽也没有想到吧。
    这样的结果也许是最好的。
    我想起了曾经遇到过的那个不平凡的人族少年轩。没有了神族的统治,没有了魔
族的欺凌,以后,就将是属于轩和嫘祖他们的时代了吧。
    一个全新的属于人类的历史开始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