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幽游白书同人·《破冰》
·《幽游白书》同人:死斗(...
·魔兽世界: 一个人类战士...
·爆笑星际 秀逗争霸
·暗黑II之灌篮高手版
·魔兽世界: 爱,直至成伤
·沧海一声啸,耻看泥潭败类...
·魔兽世界: 我爱你胜过魔...
·魔兽世界: 踏上不归路!
·魔兽世界: 怎能放弃朋友...
·魔兽世界: 终于止水湖底
·魔兽世界: 我和老婆的魔...
·暴风雨中的回忆 
·魔兽世界: 我的搞笑路痴...
·魔兽世界: 红龙女王-我爱...
·同级生2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周瑜...
·荆州日记(三国系列)
·魔兽世界: 行走在艾泽拉...
·帝国少女
·游侠暗黑之路——写给另一...
·飘散在风中的幻想
·打游戏机十大惨事
·小妖新年乱弹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幽游白书同人·禁果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7-15 00:00:00

  我從來就不是個聽話的孩子。

出生在飄浮於空中的冰河之國,被命名為冰菜,得到母親的寵愛和族人的關懷,我卻從來不知道什麽是感激,總是給別人帶來麻煩。
因爲我太過好奇。 游 戏天 堂 编 辑
“冰菜,這種晶體是不能吃的,對冰女的身體有害哦。”母親這樣告訴我。
偷吃晶體的下場是差點失去控制冰的能力。
“冰菜,東部的森林是禁地,那里的磁場會擾亂我們的方向感,如果進去就很可能再也出不來了。”巫師鄭重地告誡我。
忽視巫師的警告,使我在森林里迷失了半年之久,被救出來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了。
“冰菜……”
“冰菜……”
“冰菜……”
我幾乎做了每一件別人不許我做的事,並樂此不疲。所有族人都知道,冰菜等於麻煩的代名詞。
可是就是會有人不怕麻煩。
除了母親,淚是唯一肯接近我的人。
我們是朋友。

每個族群里,大概都會產生幾個跟其他族人不同的異類,我想我也是其中的一個。

時值百年一次的分裂期,巫師召集了所有將進行第一次分裂的冰女,我和淚也在其中。
“記住,”巫師嚴肅地掃視每一個人的臉,“現在就是你們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在這段時間里,任何人都不可以離開冰河之國,更不可以和男人交合。否則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
聽到巫師的話,每個人的臉上都面帶懼色。我卻只是感到奇怪而已。
母親曾經告訴我,冰女之所以會生活在被厚厚雲層所覆蓋的冰河之國,就是爲了同外界隔離,以保護族人。因爲冰女是非常稀少的。可是我並不明白,爲何與世隔絕就是保護呢?我們爲什麽不可以跟外界來往呢?難道冰女就祇能在單調乏味的冰河之國里享受她們無盡的生命嗎?我問母親,她卻只是搖頭,什麽都不肯再説了。
大家的樣子真的讓我覺得奇怪,連淚都握緊了我的手,似乎還在發抖。

後來我問了淚,問她爲什麽會對巫師的話有那麽大的反應。她很詫異地望著我:“你什麽都不知道嗎?冰女是以分裂的方式來繁殖後代的,每一百年一次……”
“這些我都知道。”我打斷她,“我想知道爲什麽我們不可以離開這裡,不可以和男人……”淚捂住我的嘴,把我拉到沒人的地方。
“看來你是真的不知道啊……”淚小聲地說著,“冰女分裂生下的後代,全部都是女性,可是和男人交合後就會誕下男嬰,並且男嬰的性格和能力完全遺傳自男方,其中有很多都是凶殘暴戾的妖怪,以前冰河之國曾經因此遭受很多災難,冰女的數量大大地減少,所以爲了保護族人,我們必須斷絕與外界的來往,絕對不能和外人接觸!而且……”淚說著說著,有些遲疑的神色。
而且怎麽樣呢?”對於從來沒聽過的東西,我總是充滿好奇的。
“聽説生下男嬰的冰女,很快就會死去呢!”淚打了個哆嗦,“多可怕啊!會死呢!”
“這樣啊……”
突然淚像發現什麽似的叫了起來:“難道這些從來都沒有人告訴你嗎?我母親可是很早以前就跟我說過了呢!並且一再地警告我不可以出去的……”
我終于知道爲什麽母親不肯跟我說清楚了。
果然最了解我就只有母親而已。
她知道我一旦知道真相後會怎麽做。
可是母親啊……你還是失算了啊……

好奇心會殺死貓。
會殺死我嗎?

沒有告訴任何人,我偷偷地離開了生活了近百年的冰河之國。
對雲層下面的世界,我一無所知。
可是現在,我知道了好多東西。
我知道草是綠色的,花是香的,冰是可以融化的,並不是所有妖怪都是可怕的。
然而我的妖力並不允許我在外面流浪太久。
我總是要回到我來的地方的。
就在那個時候,我誤闖了一個妖怪的結界。
更糟的是,那結界是冰女所無法打破的炎之結界。
我被一個屬炎性的妖怪逮住了。
我似乎打擾了他的睡眠,所以他醒來的時候並沒有給我好臉色看。
但當他發現我是個冰女後反而露除了非常感興趣的笑容。
“喲!看來我找到好東西了。”他的個子並不高,看起來還是個孩子,但是他的妖氣卻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我所剩的妖力並不能讓我低檔他的妖氣。
看出我的痛苦,那妖怪居然打開了結界。
“弄死可就不好玩了。”他的話堵住了我即將出口的道謝。
“冰女的眼淚凝結成的寶石可是非常值錢呢……”他一邊說著一邊拖起我的下巴,“哭吧!”
我卻只想笑。
一個小孩子般的妖怪居然故作成熟的說一些大人的話。雖然這孩子的妖力很強大。
“爲什麽不哭?”看到我眼中的笑意,他有點惱了,“難道非要我動手逼你流淚嗎?”
“爲什麽我要哭?”我真的笑出來了,可是下一刻我的手臂就傳來了撕裂般的疼痛。他折斷了我的手臂。
“這是你藐視我的代價!”他冷冷地説道,“現在你沒有理由不流淚了吧?”
我皺著眉:“雖然很疼,可是還沒有疼到讓我想哭的地步。”這種痛楚對我來説並不算什麽。在我將近一百年的生命里經歷過太多更可怕的痛苦。
那妖怪象是看到什麽不可思議的東西一樣睜大眼睛盯了我好一會兒,然後他笑了起來:“看來我是真的找到好東西了……”

一個看起來像孩子般的妖怪,居然已經活了一千多年。
跟他比起來,我才是不折不扣的孩子。
現在,孩子長大了。

“絕對不可以離開冰河之國。”
可是,外面的世界要更吸引我啊。
“絕對不可以跟男人交合。”
越是禁忌的東西,我就越是想碰觸啊。
“否則等待你的,就只有死亡。”
死亡對冰女來説,也是一種禁忌吧……

已經沒有時間了,雖然他並不想放我走。
我必須回去了,雖然我並不想離開他。
“他有可能會死。我不認爲我的族人可以接受他。”我想試著說服他讓我留下。
“回去!我的兒子不可能那麽輕易就死掉。”他頓了頓,“如果你堅持留下,你們兩個都會死。”
可是他並不知道我的死亡是遲早的事。
“回去把孩子生下來,然後跟他一起回到我這。否則就算踏平冰河之國我也要把你們找回來。”
這是他給我的最後的承諾。

我的回歸跟我的出走的一樣,給冰河之國帶來了不安與騷動,只是回去後,更增加了族人的憤怒。
“下賤的女人!”
“冰女中的敗類!”
“簡直不知羞恥”
各種各樣的謾駡圍繞著我。
我被囚禁了。
在囚禁歷代曾經打破禁忌的冰女的監牢中。
除了我,所有的冰女都已經死了,但是她們的屍體還在。一具一具透明的冰晶人體……明明是罪人,爲何死後卻可以那麽美呢?大概不久以後,我也會變得那麽美吧。
每天都有族人來這裡看我這個破戒的“下賤女人”,幾乎每個人都對我吐了口水,除了母親和淚。她們只會對著我哭,我卻只是對著她們笑,因爲我找不到哭的理由。也不明白她們爲什麽要為我而哭,祇能看著她們的眼淚一滴一滴變成漂亮的寶石。

後來,巫師好像禁止任何人來看我。即使是來對我吐口水的。
我祇能一個人呆在牢中,無聊的時候就跟我的兒子説話。
我知道他能聽見我的聲音,也可以看到我的臉。
他也必須聽到,看到。因爲當他出生後,就再也沒有機會聽我,看我了。

我終于生下了我和他的孩子。但出乎我意料的是我產下了龍鳳胎。
冰河有史以來第一對龍鳳胎。
男孩真的很像他,是哥哥。
女孩當然像我,是妹妹。
我還來不及給我的兒子取名字,他就被帶走了。族人一定會處死他。但他也一定不會死。
“女孩是我們的族人,可以留下,男孩必須丟掉!”巫師這樣說。
每一個冰女在生產的時候,都會流一滴眼淚,那滴眼淚會變成美麗的冰淚石,給她們的女兒。我的身上有我母親的冰淚石,我的孩子們也有我的。
我流下了兩滴眼淚。
兩顆冰淚石,一顆給哥哥,一顆給妹妹。
我將冰淚石託付給淚,因爲我知道巫師選中她來丟棄我的兒子。善良的淚也一定會將冰淚石交給他。

除了死亡之外,已經沒有任何禁忌是我沒有碰觸過的了。
所以我現在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等待死亡的來臨。

對不起,我再也不能回到你身邊了……

靠在一個冰女的屍體旁,一陣寒意漸漸麻痺我的身體。
原來冰女也是會感覺到冷的。
看著身邊的美麗的屍體,我笑著問它:“你後悔過嗎?”
沒有。
如果她還活著的話,一定會這麽回答我的。
在這裡的任何一個人都會這麽回答我的。
因爲她們晶瑩透明的臉上,全部帶著幸福而滿足的微笑。
就像現在我臉上的微笑一樣……



以生命為代價的禁忌之果,你,要嚐嗎……?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