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帝国时代——杀者 
·帝国时代之笑傲江湖
·帝国时代的士兵[上]
·帝国时代之砍树指南
·帝国时代之游方僧人
·帝国时代的爱情之骑兵篇
·帝国时代2之一生的女孩
·帝国时代的士兵[下]
·帝国时代之战士(搞笑版)&n...
·中国队之帝国时代版
·初遇帝国时代散记
·魔兽世界: 自己套装没有...
·成都星际行
·三国:酒醉的英雄纵横沙场...
·三国志5纯情版
·魔兽世界: 我的爱情成长...
·暴笑三国志之“桃园结义”...
·幻游记
·永远的温馨
·教父
·唐门之战(下)
·魔兽世界: 傲血的幸福日...
·魔兽世界: 忘了吧,忘了吧...
·反恐精英小小说:沙漠行动(...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帝国时代之白马啸西风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8-06 00:00:00

   
    远方的篝火处传来了人们的欢笑声,顺着夜风飘了过来,很虚渺——象是天上的星星,阿漪可以看见,却总是觉得离了她太远,象是嵌在蒙古夜空的眼睛,不可捉摸。
风继续吹着,阿漪觉得有些冷,仿佛远处的火光只是一种幻境——梦里,那些追逐的歌谣,和醒来后的失落……
那群欢笑的人中,有柳岸花吗?他应该在里面吧?他属于这样的夜晚,英雄的夜晚,有战争胜利后的狂欢,有从死亡里逃脱的痛饮……阿漪这样想着,今天的战争,她为他祈祷了一天,现在,他回来了,她却不敢去见他了——为什么,她问自己,柳岸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陌生了的?——她问自己。游 戏 天 堂 编 辑
蒙古的夜空很空旷——月色下的天幕有着无穷无尽的美丽和无穷无尽的神秘,阿漪深深得呼了一口气,那团雾色很快溶入了夜……她的白马轻轻哼了声,象是想起了什么记忆里模糊的快乐。
“阿漪,你在这里……”她的身后,响起了柳岸花的声音,他的熟悉的沉厚的声音,“为什么,你不去……今天是庆功的日子……”
“我想一个人在这里吹吹风,我想安静一下……”阿漪轻声回答到,可是,她在心里问自己,真的是这样吗?“我是赌气吗?”她想着,是吧?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来?让我一个人在这里不好么?
柳岸花没有说什么,向她走了过来,虽然背对着,然而,阿漪的心,还是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两匹马很久不见,走在了一起,向山下渡着步子,慢慢的远了……
“为什么不说话,阿漪……”他的声音有些忧郁,阿漪想着……月色温柔的拂过她的肩膀,抹出一袭柔和的长发……
两年前,也是这样的月亮,也是这样的夜风……阿漪想着……她看见了他,一身的鲜血,躺在城外的草地上,轻声呼唤着什么。
阿漪把他救了回来,后来才知道,他是东方的阿歌特帝国的战士——就在她救回他的那天,阿歌特帝国被灭了,被强大的北方的忽必烈帝国所灭……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笑过,直到一年前,他们一起躺在沙滩上看星星,也是这样的月,这样的夜……那样的日子,不会再有了吧?他是从什么时候改变的?阿漪想着……
“今天,我看见了佩将军……”柳岸花的声音很阴沉,他终于见到佩将军了,那个带领军队魔鬼般地击败了阿歌特帝国的人……“总有一天,我要击败他的!!……”阿漪回过头,看不见他的眼睛,可是,她还是忍不住望了他一眼,“我不要你那样……”阿漪很想说,却被风吹落了思绪……
不知道佩将军是怎么来到帝国的——没有人知道,只知道他带着一个女人,被人发现在海边,他们的船被海浪毁了,他们昏倒在海滩上……为什么发现他的是好战的忽必烈人?为什么?
“你和公主怎么样了?……”阿漪的声音很轻,她甚至害怕被他听见,也许,本不该问吧?
柳岸花没有回答,他苦笑了一声,阿漪能听得到,可是,她宁愿不听,她不要理由——她对自己说,可是,心里,却希望他能解释些什么。他终于什么也没说,走了,很慢很慢的脚步,却没有回头。
阿漪哭了出来,对着自己,对着夜空,白马跑了回来,它不明白,为什么今晚红马那么急着回去,为什么主人哭了。
“阿漪……”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她的背后传来,阿漪看不清她的脸,然而,她知道,那是公主——帝国里,只有她有那种能和月色媲美的气质。夜风吹动着她们的长裙,也吹动着她们两人的心……
“为什么哭……因为柳岸花么?”公主的声音很冷,让阿漪心里感到一丝害怕。“……不……公主殿下……”阿漪沉默了,怎么回答呢?她问自己。
“……他爱你,阿漪……”公主的声音仍然很冷,却用着悲哀的语气,她没有理阿漪,径直走了,阿漪站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远处的欢笑声已经淡了,夜,不知不觉的深了。阿漪望望天空,月亮在云深处,露出一晕昏黄……
………………………………
月亮依旧每夜挂在广袤的天空,人们依旧每天征战,阿漪依旧每天为柳岸花祈祷,白马依旧每天都到山上去平静的吃草——偶尔望望遥远的地平线,看看有没有红色的影子……
………………………………
两个月过去了,阿漪知道,公主和他的婚礼要举行了……她跑到山脚,躺了下去,天上是蓝蓝的幕布,还有柔柔的云,悠悠的飘着。白马跑过来,嗅嗅她的裙子,阿漪忽然间哭了。
远处,传来混乱的声音,听在耳边,仿佛隔了好远好远。白马嘶鸣了一声,阿漪站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城市会有火光?她看了看白马,白马不安的嘶鸣着。“你要说什么吗?”阿漪骑上马背,白马长啸一声,向城市冲去。
越来越近了,阿漪看见有人在拼杀,为什么?!她问着,没有人回答。有个老骑士跑了过来,是博格斯勋爵,他看来负了伤,血从他的肩部流下,染红了战袍。
“阿漪……不要回去!!”他老远的冲着她喊,“不要……”
“发生什么事了?……”阿漪的心在颤抖着,发生什么事了?“勋爵?……发生什么事了?……”
“有人暴动了!!”勋爵的声音很紧张,“……柳岸花将军叫我来告诉你,叫你快逃……快走吧,阿漪,迟了就来不及了……”
“他……”阿漪觉得自己已经要说不出话来了,“他在哪里?……”
“将军正在作战……”勋爵捂住自己的伤口,血仍然在流……
“您快走吧!!”阿漪拍了拍白马,向城市冲去。“岸花,一定要活着!!你一定要活着!!”她在心里呼唤着。
勋爵追了上来,他感到自己的心在空洞地跳着——自己会死去的,他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想过死亡呢?——那个时候,自己还年轻吧?时间,可以流的这么快啊!
经过伐木场的时候,阿漪看见了暴动——伐木工和剑士们混战着,虽然剑士们受过训练,可是伐木工太多,他们级级后退着,地上是还在颤抖的尸体,被人群践踏着,血流了一地,混在杂乱的木场里,一片心悸的殷红。
阿漪呆住了,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
有人发现了她,她听见人群里有人惊叫了一声:“快!抓住她!那个贵族!……”
有人涌了过来……阿漪不知道怎么办,她望向四周……没有路可以逃——有一个小巷,可是有人堵住了……愤怒的人群越来越近……勋爵还在远处,而且,他也会被杀死的……而那群剑士,还在挣扎着,可是,他们的人也越来越少了……白马踢着腿,喘着粗气。
“慢着!都给我停下!……”人群里有个声音响起,响亮而威严,伐木工们停止了前进,阿漪望过去,是个满脸溅着鲜血的男人,眼里是无尽的力量和勇气,看起来他是他们的头。
勋爵追了过来,人群围住他们三人,就在这个时候,最后的一声惨叫,最后一个剑士死了。
“让开……”那个男人走到小巷前,对着沉默的人群说了简单的一句话,人们嘈动着,让了一条道路……阿漪不知所措的望向勋爵,勋爵骑马走了过去,阿漪跟在他身后,她看见人们满是愤怒地盯着她。
“王……为什么要放走他们?……”阿漪听见人群里有人不满地问到,人群又是一阵嘈杂的低声议论。“我不是要放走他们……”她听见他的声音很低沉,仿佛是对有人对他的怀疑的不满,“我有事要问他们……行了吧?……”
“对不起,王……”阿漪回过头,那人跪在地上,身子颤抖着……
他们无声地走了一阵,后面的混乱的声音越来越远。
“海波……”是勋爵的声音,“你为什么要造反?……”他停了下来,背对着她,深深呼了一口气。原来那个男人叫海波……阿漪回过头,看见他轻蔑地望着勋爵。
“造反?”他忽然笑了起来,“什么是造反?你们不过是一群为着自己的利益,让我们为你们拼命的骗子罢了……为什么要和忽必烈帝国开战?为了你们的土地和特权马?——可是,我们平民又死了多少人,你们知道吗?”他的声音越来越激动,脸上的肌肉抖动着,带着一丝让阿漪害怕的死亡的气息。
“我们是上天承认的贵族!”勋爵的声音很底。“上天?”阿漪想着。
“我们本来和西方的正蛇帝国联手,忽必烈帝国轻易是不敢和我们为敌的……可是,就是你们——所谓的上天承认的贵族!听信一个灭亡了的阿歌特帝国的小人的话,向忽必烈帝国宣战!”海波沉默了一下,显然,他还在回忆中,“我的哥哥,就是这么死去的……所以,我要造反!”
“可是,你们也被忽必烈帝国所利用了,不是吗?”勋爵顿了顿,“你们的武器,是他们提供的吧?……和仇人合作……”
“哈哈哈哈……”海波笑了一声,“你果然很聪明……我们的武器,是他们提供的……可是,谁利用谁,现在,还言之过早,哈哈哈哈……”他又笑了起来,却有些悲哀……
“你究竟想干什么?”勋爵回过头来,阿漪看见他的脸已经毫无血色了,却是一脸的坚毅。
“我要把这片土地从你们的手中抢过来……我要让人人都和平的生活在这里……没有贵族,没有压迫,没有战争,没有欺骗……”阿漪望向他,这个男人说的话,多么象柳岸花对她曾经说过的啊!那是一年前了吧,从那以后,她再也没有看过他笑了……为什么,为什么男人都是这样,为着自己的理由发动着战争?
勋爵没有说话,小巷的另外一端,传来了马蹄声,他们三人沉默着,等待着……
那人近了,阿漪看见了,是他,是柳岸花!他的马上还有一个人,躺在他的怀里,胸口插着一支箭,是公主!
两个男人对视着……阿漪感受到了死亡的沉静……
“勋爵,你没事吧?……”柳岸花开口了。
“将军,我没事,公主,她……”他的声音咽住了,“他没和我说话……”阿漪想着……
“我带她到一个地方……你快回去吧,忽必烈攻过来了……皇帝陛下在找你……”他转过身,“阿漪,跟我走……”他策马走了,没有看阿漪。
“他们来了……忽必烈,这就是你要的吗?……”阿漪望向海波,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说。
“放心,小姐,有我们在……”他对她笑了一下,转身走了。
“阿漪……”勋爵咳嗽了两声,血从口中涌了出来……“我要回去了,皇帝陛下在叫我……你保重……”
“你……”阿漪止住了自己的眼泪,他还能回去吗?“你也保重……”她转过身,拍了拍白马,走了,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吹到风里。
城市越来越远,已经听不到战争的惨叫和呼号了……而柳岸花却还没有停下的意思,“你究竟要到哪里去?……”阿漪追上去,公主不能再颠簸了,他不知道吗?
“停下吧……”公主的声音很弱,“我怕我坚持不到了……”
他们停了下来……阿漪看到公主幽幽的看着柳岸花,心中一阵酸楚。白马蹭了蹭红马,红马低呼了两声。
“我……好想再去看看……那里的雪莲……开了吧?……”公主的声音飘忽着,仿佛她就在梦中,而身边是天和云,花和小溪……“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我,是吗?……可是,我宁愿被你骗……是不是很愚蠢?……岸花……”
“若云……不要说话……你好傻,为什么要给我挡箭啊!……”他哭了吗?阿漪转过身,眼前,是蓝蓝的天,还有远处,是一群训鹿,在小溪边饮水……“不要说话……若云……”
“我……不说,就没有日子说了……”公主伸出手,伸向岸花的脸,“……我永远都会记得,那一天的雨,那一天的你,那一天的雪莲,那一天的……梦……”她触摸着岸花的脸,眼里是无尽的留恋,“告诉我……给我梦的人……告诉我,你究竟是谁?闯进了我的梦……”
“我是阿歌特帝国的王子……对不起,若云,我欺骗了你……”阿漪怔了一下,他是王子?阿歌特帝国的王子?
“不,你没有欺骗我……王子,给我一个完美的结局吧……王子……”公主的手垂了下去……阿漪跪了下去,公主眼里滑出两倒泪痕……
“若云……我爱你……”柳岸花吻向公主的唇,阿漪虽然知道会这样,还是忍不住流下了泪。
“谢谢……”气若游丝的一声谢语之后,公主闭上了双眼,头向柳岸花的胸口歪去,死了。
柳岸花抱着公主,觉得天地间,自己的思绪在旋转,有悲伤,也有歉意,还有悔恨……他望向身边的阿漪,她正跪在地上哭着,“我会保护你的,”他心里底声告诉自己,“我要爱你永生永世……不会再有委屈……”
就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什么声音,他回过头,佩将军!佩将军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的身后了!
“你!”柳岸花站起身,放下公主,拔出剑,“来吧……”
阿漪仰起头,这个人,就是佩将军吧?她想着,岸花不是他的对手的,这样也好,这样的结局也好……她看着岸花,一切,都结束了吗?我的爱,我的梦,我的回忆,我的苦恼?……
“战争只是男人的游戏形式,没有对,没有错……”那个男人没有看柳岸花的剑,一字一句的说着,“记住,孩子……只有站在战争顶端的人,才知道战争的意义……我们,不过是在神的意志下……生活着……战斗着……不要恨我……孩子,我和你一样……”他转身走了,始终没有看柳岸花的剑……
“骗人!……”柳岸花用尽力气喊出一声,倒在了地上。阿漪也倒在地上,天上的云依旧飘着,白衣苍狗……如岁月般,变换着自己的色相,让世人猜测,让世人迷惑……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