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女 刺 客 4
·女 刺 客 (三)
·女 刺 客 1
·女 刺 客(一、二)
·女 刺 客 2
· 女 刺 客 5
·魔兽世界: 泪别,艾泽拉...
·暴风雨中的回忆 
·星际短篇小说-绝望
·海的女儿
·魔兽世界: 我的游戏我的...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周瑜...
·奶牛王手记(暗黑系列)
·魔兽世界: WOW1区艾苏恩...
·我与zealot大哥不得不说的...
·自有英雄逐虎豹,哪有壮士...
·魔兽世界: 拒绝MC,可不...
·魔兽世界: 和女笨贼在一...
·狗狗兄弟的传奇
·女 刺 客 4
·魔兽世界: 纪念drakedog...
·男巫
·魔兽世界: 暴雪我要对你...
·2001高考作文满分卷:石器...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女 刺 客(三--五)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9-14 00:00:00

  (三)
骑士转眼间便到了狼群的外围,手中的剑轻盈的挥舞着,血,在空中飞舞着。
狼群如潮水般散了开来。
我的心一泄,双腿一软,身体蓦然向前倾去。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骑士电一般飞到我身边,一伏身,轻舒长臂抓住我的蛮腰轻轻带上了马背,我欲待挣扎,却又浑身无力,便停止了无谓的努力,只是冷冷的望着他。
骑士一策马,腾空从狼群头上越过...........

..........................

“你叫什么?”
“...........玉儿........你呢?”
“炎。怎么一个人到沙漠里来,还是一个女孩子?”
“........我想出来走走的,谁知迷路了,结果又...........”

............................

骑士轻轻把我放下马,
“那,在这里过一晚吧,方圆百里,只有这一个绿洲了。”
我举目眺望,清冽的湖水,鲜绿的小草,几棵不知名的树在岸边摇曳着,晚归的鸟儿在空中低旋着,这,这就是沙漠吗?沙漠中怎么可以有如此美丽的地方呢?

“那边有个小池塘,你可以去洗一下。”
看我没有动,炎忽然仰天长笑,
“你放心,我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决不是盗名之徒,小姐虽然不算丑,但却还没有使我心动,哈哈.......,我先去准备一下食物。”


我从水中出来,水珠在我的发梢凝结着,我轻拢着秀发,向篝火边走去。
炎坐在火边,手拿着酒囊正要饮,看我过来,忽然定住了。
我不知怎么了,便也静静的直视着他。
良久,良久。
炎忽然大笑道:
“美丽凄怨,惊艳绝伦,不可方物,好,好酒,没想到我老炎也有走眼的一天,哈哈哈,好酒好酒,上帝竟然可以让一个女子美到让人心痛,好酒,好酒,哈哈哈...........”。
他站起身,
“我到周围看看,食物都在这了,你先吃吧——小姐确实漂亮。”
我嫣然一笑,炎忽然痴了,蓦然又猛力的甩了甩头,
“唉,上帝,上帝,我今天终于有点佩服你了。”
然后便头也不回的大步走进黑夜......

我在火边坐下,对着篝火呆呆出神

血王,血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而我的任务,却要怎样完成?.......

(四)
“这是什么地方?”
“天堂,也就是你们所说的魔域。”
“天堂?魔域?”
我坐在炎那匹雪白的马上,有些迷茫。

“不错,我们的天堂,你们所谓的地狱。”

我极目望去,怒花如海,绿树成荫,青山相依去,细水绕村来,渔人在船头放歌,耕
者于田边小憩,这,这便是魔域吗?

炎带着我在村中的碎石路上走着,路上的行人不时和炎打着招呼,忽然,炎停在了一个卖泥人的前面,伸手轻轻拿过了两个泥人——一个男孩,一个女孩。
他把男孩递给了我,我接了下来,然后拧了一下泥人的鼻子,笑了。
炎,也笑了。
商人望着我,呆了一呆,说道:“没想到还是我们的近卫军统领厉害,竟然把仙女也请回来了!”
“因为我们这里本就是天堂吗!”
炎拉起我的手大笑着飞奔了起来 ,我也随着他在这天堂中飞舞着。

从此以后,我便在这里留了下来,每天清晨,我送炎出门,傍晚,便在村头等他回来,而在不巡边的日子里,炎便带我到溪边戏水,到绿野中放风筝,时光,在无声中流逝,而血王,竟一次未见。

有一次,我试探的问:“怎么见不到血王?”
“我王的身体最近不太好,所以除非战争或者别的大事,我们才敢去惊动他。”
“什么算大事?”,我奇怪的问到。
“比如说结婚啦”,炎不怀好意的看着我,笑了。
“哼。”我不屑的撇了撇嘴,但,我的眼睛黯然了——
炎,我怎会不知你的心情,这世界如果有选择的话,我一定会答应的,但是,可能吗?终有一天我会和血王拔剑相对的,那时,你该当怎么办?帮我还是帮他?

血王,血王,既然一切无法避免,你因何还不出现?

    (五)
岁月在无声中滑过,和炎在一起的日子是如此的快乐,我一次又一次的欺骗着自己,欺骗着自己去忘记自己的身份,自己的使命,可是,终有一天。
清晨,我走出门,来到窗下,静静的欣赏着自己种的花绽放着,忽然,我惊叫一声,骇的连退几步,炎从身后出现,抓住我的肩,
“怎么了?!!”
“没事,没事。”
我慌忙低下头,不让他看到我的脸。
炎默默的望着窗下,脸上阴晴不定。

血色玫瑰,六朵血色玫瑰,其中的含义只有师傅和我知道,天,渐渐灰暗了。

这一天,在我的指缝中流过,如此迅捷。我坐立不安,彷徨无助,而炎,只是默默的看着我——这便是炎的好处,我不说的,他便从不逼我,虽然我有很多谜。

天,终于黑了下来,我对炎说道:
“我想自己出去走走。”
“恩,好的,正好我也有点事要出去做。”

村外的山冈,我静静的等着,师傅从阴影中走了出来,望着我,我无言。
“现在有一个杀掉血王最好的机会,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你要明白,你是刺客,诚,信,是你永远要遵守的。为了全大不列颠受血王迫害的人民,个人的感情算不了什么。明天,你就答应和炎结婚。我希望尽快看到血王的人头,听到没有!好了,没事先回去吧,我不能呆太久的,最近好象有人跟踪我。”
我木然的转身走下山冈,身后传来师傅的笑声:
“哈哈哈哈,血王,我等了18年了,这一天终于就要到了,哈哈哈哈.......”

我心乱如麻,而师傅长笑不绝,这时,却有一个黑影悄悄掩了上来,没有人发现,月亮,慢慢的升了起来。

我呆坐在院中,凝望着大门,炎疲惫的推开了门,衣服凌乱,满脸的疲惫,他望着我,笑了笑:
“早回来了。”
“恩。”
“很晚了,休息吧。”
他从我身边走过,血,从他的腿上一滴滴的流到地上,可是我的思绪已经顾不到那么多了。

第二天,我独自呆在屋里,楞楞出神。

到了晚上,我终于决定了,推开门,炎在院中坐着,没有说话。
我轻倚在门口,轻轻说道:
“你说,我要是穿上雪白的婚纱好不好看!”

炎猛然回过头,一呆,忽然跳了起来,连翻了十几个跟头,兴奋的喊到:
“你是说要嫁给我?”
我凄然一笑。

“噢,我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玉儿终于要嫁给我了”
炎疯一样冲出大门,在大街上狂喊着。
“我要结婚了,我要结婚了,玉儿要嫁给我了,玉儿要嫁给我了!!!”

我疲惫的走到炎坐的地方坐下,泪,在我的脸颊滑落。

炎,对不起了,你的婚礼,我和血王终会有一个人要用血染红它,如果是我,不知道你会不会流泪呢?

月光如水,渐满中庭

(未完待续)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