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飞龙.阑章
·自有英雄逐虎豹,哪有壮士...
·血染的图腾
·魔兽世界: 孤独猎人的爱...
·孤独的射手
·“侠客之梦”成立事件
·魔兽世界: 牛的一生(外...
·夜莺挽歌——我是你的谁?...
·UO小说试写(一)
·帝国时代的士兵[上]
·魔兽世界: 第一次下死亡...
·龙 骑 士 传 说
·魔兽世界: 温暖的朋友
·帝国豪侠传
·魔兽世界: 萤火满天
·古来冲阵扶危主,惟有常山...
·魔兽世界: 为小神龙,我d...
·星云传奇(上)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孙策...
·大航海时代前传
·魔兽世界: 我们的爱,WOW...
·魔兽世界: 闲聊我在wow的...
·英雄传说
·不想当种猪的公猪不是好猪...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花开的声音(帝国系列)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09-17 00:00:00

     ——他一次次地破碎她那颗善良柔弱的心,没有理由,只是因为这姑娘爱他。

花开的声音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若梅生下来,正逢严冬。雪温柔地覆盖大地,仿佛要倾诉什么。宫殿外梅花在那瞬间齐齐绽放。
“这孩子,许是和梅花有缘呢。”于是,她的父母为她取名:若梅。
若梅性子温和,柔弱中带点苍白,让人连对她说话都不忍放大声。城中的每一个人都很爱她,不为她是郡主,而是为了她的温婉和善良。看到一朵花儿的凋零,她都会落泪。城里的人小心翼翼地保护她,叹息她应该生在红楼一梦,而不是动乱帝国。
然而战争终于来临了。若梅和她的子民们躲在城镇中心,看着辛苦创下的家业在敌人的狂暴中摇摇欲坠。
“他们在折花儿。”若梅的脸色变得非常苍白。她看到她心爱的梅被敌人的剑士当靶子,轻飘飘地削下。
若梅想都不想,跑出城镇中心,直接向剑士冲了去。身后是子民们的惊叫。
“你想死吗?”一只大手把她扯了过来。若梅落到一个充满了汗水和男性气息的怀抱。她仰头看去,只见到一个坚毅的下巴。他对于若梅来说,是过于高大了。
“你们未免太过天真。你做为郡主,尤其不该如此鼠目寸光。城镇一点防护也没有,等死吗?你死了之后,没人为你留半滴眼泪。只会让敌人狂笑。”
若梅羞愧地低下头。他说的是。是她的天真给城镇带来了灾难。她原以为,只要与人为善,至少可以拥有保护一方的和平。事实证明她只是在幻想。
他是前来援助的盟军首领。后来若梅知道,他叫高城。

盟军很快打退了敌军,又留下来帮助他们重建家园。
若梅在宫殿里把自己的衣裳从衣柜里自底至面地翻弄出来,穿穿这件,试试那套,总还不能完全满意。旁边陪伴她的姑娘早就着了急,催促她:“郡主,又不是加冕仪式,只不过是去接见盟友,随便一点就行了。”若梅红了脸呐呐地说不出话,只觉得心里烧着,脸上也烧着,患得患失。
后来还是旁边的姑娘出了主意:“郡主你皮肤白皙,穿红色比较好看。”
若梅于是就穿了那件红色的长裙,长发辫成一条辫子,不用上妆,脸色自然地艳,比平日更见出色。她捧着战乱过后帝国里残留最上等的茶走向高城。
高城在指挥众人修建城堡。若梅悄悄地从侧面看高城。他相貌不甚英俊,甚至有些凶狠。身量非常高大,穿得很少,异域想必是夏日风情。
“高侠士,喝点水吧。”若梅羞涩地为他递上茶:“是西湖龙井。”
高城看都不看她一眼,冰冷地说:“我不喝茶。”
若梅垂着头,脸涨得红红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不知道,她少女的心思,分明写在脸上。

高城和他的军队,驻留在城中几月了。这几个月,若梅非常辛苦。她亲手做了糕点,为友军洗衣缝补。盟军都喜爱这个红裙的温婉郡主,只除了他们的首领,仍旧一贯的冰冷。
若梅的倾心,城里每一个人都看在眼里。他们眼睛带着笑,私下里为若梅和高城创造机会。美丽的郡主原该配高大的英雄,天作之合。然而若梅的心是甜苦交加的。她可以每天看到她的英雄,这是甜的。苦的是她的英雄却不稀看她一眼。
这一日黄昏,天上又飘着雪花儿。高城此刻不但监督着城堡的建设,且还增加了修建城墙的任务。仿佛预感到敌军将要来袭,他们加紧赶着工期,日夜不休。
“天冷了,高侠士,请披上件衣裳吧。”若梅的勇气在一次次地碰壁之后,几乎消失。她声音有些发颤的,把一件上衣向高城伸去。
“我不喜欢穿很多衣服。”高城瞥了一眼若梅。她穿得可真多,声音还会发抖?真是娇气。雪花儿飘落到若梅红色的衣裳上,衬得她肤色如雪,非常美丽。然而这丝毫没有打动高城的心。他把衣裳掷回给若梅。
雪下得大了,若梅始终有些担忧。高城会生病吗?尽管他那么强壮,毕竟他来自南方。
鼓足了勇气,她再次把衣裳递上去:“高侠士,请你,穿上大衣吧。”
“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来?我不需要任何东西。你去干活。”高城终于不耐烦,冷酷地对若梅说:“不要再来打扰我。”
若梅退后半步,脸色异常苍白,比雪还白。但是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柔顺地走开。
高城有一刹那的不忍。
宫殿后面,梅花旁边,若梅在雪中伫立。“他看不起我,”若梅对着梅花说:“他一点点也看不起我。”用手捂住脸庞,从指缝里泪水一滴滴落下,她悄悄地哭了。
无边的黑夜适时降临,遮住了她的悲伤。

一年后,敌人重振旗鼓,再次来犯。但是有高城军队在驻守和操练的雪城已工事完备,兵强马壮,士气高昂。战斗打响了,平民躲在城镇里。若梅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高城。战场上高城异常勇猛,犹如战神一般,所向之处,无不披靡。若梅心却悬着,她不停地祷告,手指微微颤抖,旁边的姑娘看了都不忍,对她说:“郡主,你放心好了。你看,没有哪个士兵的武功能够比高侠士更高。”
可是那是什么?敌人的一排火枪手,枪口都对准着高城。若梅惊呼了一声。她从城镇中心冲出来,扑到高城身上,替他挡了这一排的枪。
高城惊呆了。这个弱女子。第二次冒失地从城镇中跑出。然而,这一次,他没能救她。是她救了他。他看着她身上止不住的血,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惊慌。
“你…想死啊?”高城抱住她的身躯,有千言万语要说,然而习惯了对她说话的方式,他竟还是只能这样表述。
“你忘了,你救过我。我已经是多活了一年。这一年,我很快乐。”她是将死的人了。可不可以放纵一下自己,摸一下她梦中的他的轮廓?
她带着一丝笑,深情地看着他说:“我真的很快乐。”手从他的脸庞上垂下来,她走了。她终于离开了这个帝国。这个没有给她带来半点的幸福,她历受磨难的世界。
揉碎梅花红满地,一缕梅花的香气飘远。

战争结束得如同开始一样突然。他们的伤亡很少。只除了永远回不来的郡主。
城主和夫人来到高城身边。高城此刻的身影在风雪中显得异常寂寥。他害死了他们的女儿,城主是要来怪罪他吧?
然而城主对他说:“孩子,谢谢你保卫我的城镇。而我的女儿,她说她走的很快乐。”
他把一包东西递给高城,说:“她的日记。因为每一篇都是你,所以,我和夫人商量了,送给你,还有这枝梅花,是若梅亲手种下的,一并送你留一个纪念吧。”
他打开了日记。那一丝梅花的气息让他心痛。
“他是天神吗?”
“要见到他,不知道穿什么衣裳好。小玲说我穿红色很娇艳,那就穿红色的衣裳,愿他喜欢。”
“他不肯喝我沏的茶。他好辛苦,一心扑在城堡上。我愿是城堡的一角,他可以亲手抚过。天啊,我在说什么?shy..”
“他看都不肯看我一眼。但是天那么冷,我总是不放心。还是去给他送衣裳吧。他可以不理睬我,我又如何才能停止爱他?”
“如果,如果他能让我跟了他,就天涯海角,至死不悔。哪里有他,哪里就有家。”
“他看不起我。我愿死了的好。可是我要活着的,还可以再看他一眼。”
不知不觉的,他的泪已经挂了满脸。他原本是爱她的。这个穿着红裙的,总是默默地用眼光追随着他的姑娘。然而他是在怎样伤害着她啊。他一次次地破碎她那颗善良柔弱的心,没有理由,只是因为这姑娘爱他。

他带着那支寒梅和她的日记。回到了南方。
因他救援有功,君主赏赐给他一把最锋利的剑。那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相传是肯特大帝留下的剑。
他却雄心尽失,一日日地伺奉着这枝寒梅。也许是这里天气太热,尽管他把帝国所有的冰都堆在这枝梅花的身边,它仍是静默。蔫蔫的,半死不活。
夜里抚弄着肯特的剑,他明白了肯特大帝的心思。相传肯特大帝在鼎盛之时化身石像,世人诸多不解。然而他解读了:那一种心痛与悲愤,是生命负载之外的。所以不能活。
他爬起来,站在清冷的月光下,仰起头,对着苍天呼喊:求你,把我也变成石像吧。
苍天无语。然而,那一直沉寂的梅花却突然绽出花瓣来。他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注视着这支梅,他仿佛看到她的红裙,在雪光映射之下,她的鲜艳,红梅般坚强又柔弱的风姿。他错过了她。他和她有一样的爱,这爱却生成在两个季节。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