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致想念的朋友
·新仙剑传说
·七月九日--整个世界都是雨...
·爱情童话(上)
·魔兽世界: 温暖的朋友
·魔兽世界: 曲折的残暴之...
·魔兽世界: 萤火满天
·魔兽世界: 曾经的天空
·星云传奇(上)
·魔兽世界: 写给钻石眼泪...
·魔兽世界: 最后的骑士
·魔兽世界: 心碎的骑士
·DiabloII同人志-他们,永...
·魔兽世界: 逃进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 凄凉的月亮
·魔兽世界: 忆我的魔兽世...
·凄凉的清明节 沉重的十字...
·神的呢喃--ES方程式
·二军师--大坂保卫战(日本...
·魔兽世界: 一个牧师写给...
·嫁给道士的10个理由(传奇...
·魔兽世界: 邂逅,伤感的...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保...
·魔兽世界: 荆棘谷的青山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龙的传人(精彩)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10-14 00:00:00

 

我是一条骨龙。
游 戏 天 堂编 辑
本来世上的异界生物是只有灵魂没有思想的,但不知为何我却似乎有智慧和一颗仁慈的心。好象听一位古代的僧侣说过,只有人族才有仁慈的心,妖怪没有,如果妖怪也有了仁慈的心,就不是妖了,是人妖。人妖是什么?比大天使还厉害吗?不过,我总觉得我与人有某种共通的地方。也许亡灵巫师在召唤我时打了个喷嚏,真不知道是悲剧还是喜剧……


(上)

在埃拉西亚大陆上,我是鬼族的一份子。与我为伍的有各式各样的骷髅、僵尸和幽灵,我是他们中档次较高的,也是同类中较活跃的。我经常跑到阴森的城堡外面去,看看有什么商队带着什么新鲜的玩意经过,或者到河边去帮水獭垒有趣的河堤。当然幽灵龙比我档次还高,它们同样拥有一定的智慧,是鬼族的霸主。我喜欢幽灵龙那闪着银光虚无缥缈的样子,我总幻想着,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变成那个很酷的模样。

有一天,我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号称我们鬼族最伟大英雄的山德鲁大人,率领着他的亡灵军团入侵埃拉西亚大陆了。我所生活地区的鬼族城主也投靠了山德鲁大人,我就西里糊涂地成为了一名佣兵。我真羡慕幽灵龙,它们(因为鬼族是不分性别的)不光薪水比我们高很多,而且还有水银供应。水银可以迅速消除战场上的魔法创伤。但听说这玩意儿很贵,是最高级兵种才能拥有的奢侈品。为了这一点,我也要早日成为幽灵龙。

坐着领薪水的日子结束了,我们的头攒够了兵力后,开始向要征服的地区进军。我飞到城堡的塔顶尖上,望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出着城。

“喂!你在那上面干什么?下来!”我的队长——一条叫“红鬼”的幽灵龙向我叫道。它身体的颜色和其他的幽灵龙略有不同,银白色之中发着淡淡的红光。我拍拍那对骨质翅膀,带着我这次出征的家当——几本人类英雄们的旅行记,一副扑克,一部女巫族语言的字典(因为我智商颇高,队长让我学习敌人们的语言以备不时之需)加入了队伍中。“红鬼”向我埋愿道:“你只知道玩!你的女巫族话学得怎么样了啊!”

“叽里呱啦呼啦噎!”我回敬了它一句女巫族语言。

“白痴!”队长用那荧光闪闪的翅膀打了我一下,飞到队伍前面的幽灵龙阵营中去了。我和“红鬼”的关系很好,我真希望总与它一起,这也是我迫切想成为一条幽灵龙的原因。

战役很快打响了,我们的第一个目标是一个女巫族控制的地区。

浩浩荡荡的亡灵军团向前进发着,在距离敌人据点十里路的地方停了下来。侦察兵回来报告,说敌人没有出来迎击。我发现大路的两旁是茂密的草丛,很适合森林战士的矮人们隐藏。

“什么?这群无能的胆小鬼!他们以为躲在窝里就能够平安无事吗?”我们的城主如果看不到敌人的刀剑,一般也是十分豪勇的。当然更主要的原因,是我们这些高级兵种都部署在他的周围。

“进攻!让敌人出来求饶吧!”城主耀武扬威地发令。

臃肿的队伍在向前挪动了五里路时,我发现了阵形安排的不合理,但我没有发言权。同时一个队长也看到了,请求头儿退后重整队型。

“胡说!我们用踩的就可以征服这些烂木头!不许后退!”城主似乎要将他的勇猛发挥到及至。但事实马上将他的豪语毫不留情地打倒。敌人的伏兵开始爆发了。

几排巨石被抛石机送到空中,砸向队伍的中央。同时,前面的丛林中飞出无数的利箭。最前排的一队僵尸马上被放倒了,队伍中央的一些白骷髅也被粉碎了。而后面的死骑兵们却仍然在向前拥,这下它们和前排被利箭赶回来的僵尸们配合得非常好,将中间脆弱的白骷髅军团挤得七零八落。更糟糕的还在后面。从路旁的草丛中,突然冲出了无数的矮人们。

这下可以叫歇菜了!是我前些阵子从一个人类商人那里学来的新词,意思是完蛋。我们的侧翼部署的是死灵法师们,它们在近战中完全发挥不出威力。前面的战力在勉强支持了一下后,开始被独角兽的进攻给逼退了。快逃吧,我不想在当上幽灵龙之前全身的骨头被拆散。幸好我们的城主在这一点上与我达成了共识,他命令前面的低级兵种们死守,自己连魔法都没施就开始率领龙和骑士们逃走。这是他这次战役的最后一个愚蠢决定。应该让精锐部队顶住而亲自领导智商不高的低级部队撤退,但这样也好,至少我安全了。

指挥官不在,本来就没有头脑的骷髅和僵尸们更加混乱了,它们象塔罗牌一样被击倒。我们也没有逃多远,就遇上了飞马追兵。现在,整个军团已经是一塌糊涂了,鬼们是不可用屁滚尿流来形容的,我们被打得西里哗啦。“红鬼”和我逃散了。

幸好我平时经常到处闲逛,速度比飞马们要快一点,很快逃进了一个山林中,尾随而来的还有几条幽灵龙。当我们以为可以喘口气时,我马上发现自己错了。我们的前面挺立着一个女巫族英雄,他挥动着手中的魔杖,顿时,山顶上飞下来一些可怕的敌人——黄金龙!

本来我们与金龙们有得一打,但那个英雄可不是省油的灯。我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逃!而黄金龙们当然不会放过速度不如它们的我,紧紧追过来。

我慌不择路,一路上不知撞倒了多少棵树。就在我绝望的时候,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往这儿来!”

我想都来不及想,向那个声音的方向拼命飞去。

“往这边!”“这边!”那个声音一直引导着我。

不知在群山中拐了多少个弯,我发现我迷路了。不过,感谢阎王,我也终于摆脱了那些金龙。就在我听从那个声音的指示又向移动了一下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将我罩入其中。

啊,这是怎么回事?想活捉我吗?把我的骨头拿去熬汤?我居然会落到这种下场!

正当我胡思乱想时,一个彩色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是一条龙!我的天,我还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龙。全身是紫色的,眼睛是彩色的,闪闪发光,身材比一般的龙要小一点,翅膀也没有那么大,形状象蝴蝶。莫非……我曾听人说过,龙族中最好看的是住在魔法森林的仙子龙,难道就是眼前这个?

“哈哈,你现在是我的俘虏了!”那条龙说。

“你想怎么样?”如果是仙子龙的话,我要尽量在女士面前有风度一点——这是我从人族那里学来的,据说这是他们瞧不起别的种族的一个凭据。

“听着!你现在是我的仆人!如果不老老实实地听我的话,我就把你交给那些金龙们!”这条仙子龙将头凑到我面前,用一种恶狠狠的口气向我威胁道。

啊,这条龙的味道比死灵们好多了,我真想多闻一下。就算不说,我也乐意和她在一起啊。而且当仆人总比当汤料要好多了吧。

“……”我沉默着,表示服从。

“你叫什么名字?”

“卡休。”本来我们亡灵只有幽灵龙才有名字的,但因为经常跑到盟友地狱族那里去打扑克,大恶魔们为了方便起见给我起了个名字。

“对了,你们这些骨头不好认,要在你的身上打个记号!”仙子龙突然一挥手,一道闪光向我飞来,我惨叫一声,然后发现我的翅膀上打出了一块三角形的标记。

“这一片是我的地头,如果有人欺负你呢,就报我的名号,我叫‘魔幻仙子鲁英’。跟我来,卡休!”鲁英说完就解开了罩住我的魔法网,带我去她的地盘。我自知不是仙子龙的对手,乖乖地跟在后面。


(中)

我在鲁英的魔法森林中住了一个星期,发现着儿真是个世外桃源。而作为仆人,也只是完成看管山林的任务。魔法森林真是太奇妙了,好动的我没闲着,在山中到处猎奇,当然也闹出不少事。不过由于鲁英比我还淘气,整天都看不到她的影子,而且一回来就大谈她在外面怎么作弄人。还好,她没有对我要逃走的意图有所察觉。

这一天,我趁鲁英外出,又一次来到森林的魔法塔中,开始继续学习那些令我感兴趣的奇异之术。

“那个……瞬间移动:可以使生物从一个方位瞬时移动至同一时空的另一方位。真是好魔法!”我不禁大喜,学会它,我就可以穿过森林的魔法屏障逃出这个地方了。

我没过多久就掌握了这个法术的要领,但还要进一步熟练,关键时刻落在鲁英手里不是好玩的。我在魔法塔中试验着,一不小心,我将自己给传送到了魔法塔的顶层——因为有封咒而一直不敢进入的禁区。周围是一座座雕像,雕像中记载着的是龙族的最高级魔法,只有传说中的龙中之王——圣龙才能领悟的高超技艺。一开始时,我望着陌生的周围,心里一阵发虚。过了一下,突然,我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勇气——也许说是力量更为恰当,驱动着我向一尊雕像走去。这尊雕像前的石板上刻着龙族文字,我看不懂。但是,我一下子清清楚楚地看见了文字下的一个标记——一个三角形标记,和鲁英印在我翅膀上的那个一模一样!怎么回事?鲁英也曾经到过这个地方吗?我摸向这个标记,当我的身体接触到雕像上的一瞬间,一道闪光突然从雕像中爆发出来,没等我反应过来就将我击昏……等我醒来时,我已经躺在魔法塔的底楼了。那道光将我击落下来,难道我触犯了龙族的圣灵?真是倒霉!我坐起来,身边碰到了什么东西。我一看,差点没有叫起来,是那尊雕像前的石板!它追到这里来了!龙祖龙王们,大慈大悲!放过愚蛮的晚辈我吧!我向空气磕头。什么也没有发生,那石板平静地躺在地上,就象一块普通的石板一样,但是,我觉得潜意识中对这块石板有一种亲切感。我疑惑着,将它捡起来,看了看,收入怀中。既然老龙祖们让它到我的身边,没准它能派的上用场。

这天,守卫魔法森林的精灵们告诉我一个消息,鬼族山德鲁大人集结了他的精锐部队,正在进攻人族的一个战略要冲——柳树城,柳树城的守将派人携带巨金向附近的龙族求援。龙族召开会议,鲁英也要去参加。天赐良机!

我等着鲁英回来,装假说乱闯森林被魔法损伤,不能和她离开这里,等她去开会的期间再逃走。

鲁英这天准时回来了,不过,她的后面还有一些“东西”。怎么回事?是一群黑龙!一群黑龙随着鲁英降落在我面前!我呆呆地望着这些龙族的霸主,不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事情。

“卡休,我这几天要离开一会儿……”鲁英向我解释了情况,原来她已经得到消息,向龙族去借兵了。而龙族则动员了隶属于男巫族的黑龙部队作为增援力量,他们今天不过是经过这里。

“……你好好加油吧。”我一点也不替我的同类们担心,它们本来就是没有思想的死灵,被干掉了还能早日转世投胎。等等,还有红鬼!我可不希望它有什么闪失,应该能够逃出来吧?它是很精明的。想到这里,我不禁又有了去战场找它的念头。

“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地学习魔法哦。”鲁英下面的一句话把我吓了一跳。什么?她已经知道了我在偷学魔法?我一时说不出话来。

“什么?它学魔法?”鲁英身后的一只黑龙似乎比我还吃惊。在龙族中能掌握魔法的只有黄金龙、黑龙、仙子龙,以及圣龙。根本就不算龙族的骨龙能够学习魔法,的确是吃惊的事。

这条黑龙走到我跟前,仔细打量着我,突然,他扇起那对巨翅,发起龙们的一般攻击——死亡旋风。“啊!”鲁英叫了起来。我知道他是考验我的魔法力,我瞬间使出浑身解数,拼命在脑海中搜寻应付的手段。当旋风就要将我包围时,我发出了“空气护盾”。黑色的死亡旋风只能围着我旋转,却丝毫不能近我的身。

“它真的会魔法!还很厉害!”其他黑龙们惊呼起来。我对自己的表现也还满意,鲁英好象也松了一口气。

“你是从哪里来的?你是如何拥有如此的力量的?”那条领头的黑龙向我问道。

“我是一个曾经路经伯路城的亡灵巫师在一个暴风雨之夜召唤出来的骨龙。我天生与其他的同类不同。”我如实回答。

“暴风雨之夜……”那条黑龙略有所思。“不管怎样,你也算是龙的传人!只是你的同伴们的死灵背叛了龙族的精神,甘愿做亡灵巫师们的爪牙。”

龙的传人!我第一次听到有生物如此称呼我。想想也是,骨龙和幽灵龙也是将龙们的亡灵召唤得来的,以前就怎么没有为是龙的传人而自豪呢?

“但是你好象还算有点良知,如果想改邪归正的话,就协助我们打倒亡灵族的野心吧!那样你的灵魂才能在超度后重归龙族!”黑龙向我建议道。

“什么是野心?什么是邪恶?什么是正义?龙族本身是最强大的,他们明辨事理,于是他们有权力来决定世间的善恶吧?”当我的这一溜话从我的嘴里说出时,我发现自己好象在一夜之间变了。

黑龙们十分奇怪地没有被我的话给激怒,而是睁大了眼睛看着我,怎么回事?

这时,鲁英开口了:“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祖先说过的话?而且一字不差?”

“说话?祖先?”我更加糊涂了。

“是啊!300年前的奇术龙王,火玲珑大人!”黑龙队长也说话了。

“我不知道!不知道的别问我!”我无可奈何地叫起来,并无意识地拍了拍翅膀。砰,那块石板从我身上掉到地上。

“那是什么!”鲁英一挥翅膀,将石板吸了过去。

“啊,那是……”我突然有了要回那块石板的冲动,但在好奇又蛮横的鲁英面前这是不可能的吧?

结果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在鲁英的卫护下黑龙们也没有追究我的无理。大家决定第二天早上出发。

这天晚上,我悄悄地找到了鲁英,对她说:“把那块石板还给我好吗?”

“石板?我还没问你,你反而来找我来了啊!”鲁英冲我叫道。“算了,石板的事就饶你一次。” “那么石板……”

“我的啊!”鲁英说。

“你的?”我傻了眼。

“这个森林里的东西都是我的,包括你在内啊!忘了吗?”鲁英狡讦地笑起来。

“其实这个石板……”我想解释。

“我的!”

“是啊是啊!我知道是你的。但它有可能关系到我的身世!如果你不能给我的话……”我顿了顿说,“明天也带我去参加会战吧!我想知道我的身世之迷。”

“哦?我为什么要对你那么好?”鲁英眨了眨她那双诡异的彩色眼睛,反问我道。

“你是我的主人嘛。你走了,把我一个丢在这里,有什么意思呀?”我居然在她面前耍起赖来。 “真的吗?”

“是啊!”

“坐!”

我立刻听话地坐在地上。

“树上!”

我又立刻飞到树干上坐着,我在她面前没有什么拘束的。

“手!”

我又跑到她跟前,将爪子递上去。鲁英握着我的爪子恶作剧似地笑着说:“乖乖地啊!明天我将你变成一个漂亮的模样,去见你的爸爸妈妈!”我松了一口气。

(下)

第二天,鲁英将我用魔法伪装成一条黄金龙的模样,带着我飞出了森林的魔法屏障,和黑龙们向柳树城的战场飞去。一会儿后,我们与先到达的龙族部队在目的地会合了,在一旁的深山里潜伏,观察着战况的发展,准备随时投入战斗。

柳树城会战正在激烈地进行着,双方都动员了最强大的阵容。

骷髅战士和骷髅兵们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对着人族军团设置在路旁的一个个要塞一拥而上。重斧兵们排成一层层厚重的阵形,将冲锋的骷髅挡在道路上,要塞间的弓箭手们则遥相呼应,将箭雨向骷髅堆中倾泄着。到处都是七零八落的碎骨头。数个幽灵和吸血鬼从天而降,暴露在要塞外面的士兵顿时惨叫着被它们从堡垒上抓落。突然,从重斧兵阵营的后面飞出无数团火球,快速而准确地射向空中的幽灵和吸血鬼,将它们象火鸡一样一只只射落,德鲁伊教徒们正施展着他们狂暴的法力球。 “废物!”在督战的是山德鲁大人的一个得力的部下:塔米卡军团长。她在看到战况不利后,将她的精锐部队——黑骑士军团投入了战斗。与此同时,人族的增援部队也到了,一个女英雄率领着圣骑士们从斧兵们让出的路中杀出,我认出她就是梯蒂斯,人类卓越的骑兵领袖。于是,黑白分明的两股洪流狠狠地冲撞在了一起。

双方的盟军的战斗丝毫不亚于道路主战场上的惨烈。精灵族和地狱族的战士正在大路旁的丘陵地带上打得不亦乐乎。很快,地狱族的强力英雄希德尔很快让地狱族占了上风,精灵族的防线正在逐步后撤。这时,一名英雄在身披重铠的剑士群的簇拥在出现在防线上,精灵族很快稳住了阵脚。这名英雄在将剑士们的身上加上各种护盾后,剑士们一拥而上,向地狱犬和长角恶魔们发动反攻。而魔法师和小鬼们则躲在后面开始施展他们的射术。 “很好。敌人的主力被地狱族给吸引过去了。发动最后的大攻势吧!”鬼族英雄塞普蒂恩娜站在山顶上,挥动着法杖,使出了鬼族的必杀魔法——死亡波动。死波越过不死的鬼族军团,向道路上的人类士兵们移去。接触到死亡波的人们,身体的生命之源顿时被震出体外,还没来得及叫喊就倒在了地上。人族的阵形因为恐惧而开始扭曲了。而这时,鬼族的骨龙和幽灵龙部队发动了冲锋。它们以极快的速度冲向不知所措的人类,将他们的反抗压下。我用侦察魔法使劲看了好半天,没有发现“红鬼”。 这时,也许是最后的时刻到来了。人类最后的王牌——大天使们出现在战场上方,一位人类英雄给他们加上了金光闪闪的圣灵佐佑,大天使们飞翔在空中,挥舞着那巨大的圣剑,将更加可怕的攻击力向敌人杀去。而此时,鬼族军团的大统领山德鲁大人也终于出现在了战场上,他要用自己强大的法力为鬼族的胜利加上重重的砝码。 “时候到了,全体突击!”龙族的军团长发动了出击令。霎时间,潜伏在附近山沟中的龙族战士们腾空而起,上百对对巨翅在空中展扬,那场面只能用壮观来形容。我和鲁英也随着冲了出去。

随着龙族的突袭,战况明显地开始有所变化,鬼族-地狱族联军开始崩溃了。山德鲁看到自己的部队不可能获胜后,他想孤注一掷了。因为他穿上了随身携带的一套上古武装,他要施展摧毁整个战场的末日法术了!

山德鲁先试探性的发出了一阵流星火雨。只见他的法杖一闪光,我和鲁英旁边被作为施法目标的一块地区一片狼籍,无分敌我都被打得死伤遍地。但就在他要第二次施法的一瞬间,我旁边的鲁英,鲁英所带的那块石板突然有了反应!

那块石板突然飞出了鲁英的怀,急速地向我飞来,我还来不及躲闪,那块石板就狠狠地砸,不,是刺入了我的骨架内!啊!这是一股什么力量!在石板进入我的身体后我感觉我快爆炸了。我全身僵直,不能动弹。“卡休!你怎么样了?”鲁英在我的身边叫道,我却无法回答她。

这时,更奇异的一幕发生在我眼前:就在山德鲁要施展毁灭性的末日审判时,一个熟悉的身影冲到了他的面前——“红鬼”!

”红鬼“一下子将山德鲁的法杖抢下,山德鲁对这突然而来的一击粹不及防,向后摔了个底朝天。将法杖握在手中的“红鬼”对我吼道:“玲珑!还等什么?快觉醒吧!”话音刚落,我感到我体内的那块石板正在激烈地反应着什么,我似乎可以活动一下了。然而当我就要有所行动时,“红鬼”身后的山德鲁不知什么时候站了起来,他用他的魔法戒指——不要!一股射线贯穿了“红鬼”,是专克死灵的魔法!“红鬼”在看了我一眼后,向前倒了下去。啊!我的全身立刻被一股炙热给包围了,几乎要将我给烤熔,渐渐地我连鲁英的呼叫也听不清了,我失去了意识……

一阵排山倒海的震动将我重新唤醒。我睁开双眼,发现眼前仍然是那个血与火的战场,但是,好象发生了什么意外,大家都好象在注视着我?

“……圣龙!”山德鲁看着我,发出了这一声怪叫。

圣龙……圣龙……是啊!我是一条圣龙!我是圣龙中的艺者奇术龙王!我猛地用观察魔法端详了自己的容貌:浑身都是肉体,我恢复我本来的我!自此,我的记忆全部恢复了。

我作为圣龙中的九天王的一员,和我的妻子——“红鬼”的前世“八音龙王”一起,在300年前的一次魔强界的聚会上,因为好奇打开了魔王的石盒,并自己启动了咒语,将我和我妻子的肉体吸入石盒的盖子——那块石板中。被魔族夺去肉体的灵魂是不能超度成为原形的,只能在异度空间飘荡。直到有一天,我的灵魂被一个亡灵法师在一个暴风雨之夜召唤到世间——圣龙的火气太重,只有充满着水元素和空气元素的暴风雨才能使我的灵魂被召唤成功。我成为了一条骨龙,而我的妻子则成了一条幽灵龙。

就是这样了,山德鲁!当时把我召唤出来的是年轻时候的你,而此时对抗你的也将是我!本来你应该是我的恩人,但你剥夺了我心爱的妻子转世的机会,你就认命吧!我用心灵传输将这一段话送了出去,所有在场的法力值高的生物都能听见,当然也包括山德鲁。他脸色发青,浑身颤抖着。突然,他狂笑道:“好吧!既然是天神安排了这一切来和我作对,那就让我自己来做个了断吧!”说完,山德鲁的身子一闪,不见了。然后,他又出现在我的面前,并同时放出了一个魔法结界,将我和他围在一个圈子内。是聚能结界!他要和我同归于尽。我想得没错,山德鲁又开始施展末日审判了,而且是能量极限聚集的等级,连我这样的圣龙也无法抵抗的。傻瓜!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我冷笑着,开始施展瞬间移动。 该死!我忘了我刚从一名骨龙变成原来的肉体,身上的魔法系数还是原来的那些,在刚才的战斗中我已经用掉了有限的法力值,剩下的不足以使用一次瞬间移动!怎么会这样,我要成为山德鲁的陪葬?也好,就让我和红鬼在异度空间重会吧!我闭上了眼睛。 突然,我感到身边多了个什么东西。我睁开眼一看,是鲁英!她用瞬间移动钻到聚能结界里来了,她进来干什么?“卡休,快走!记住,‘红鬼’的灵魂还没死,用那个石板到森林的魔法塔顶楼去学会招回她灵魂的法术吧。 ”鲁英说完,再次施其了瞬间移动法术,不过,这次是加在我身上的。什么?鲁英你……“不要为我担心,等这次结束后,我们……”这是我听到的鲁英的最后一句话。等我从结界中出来时,发现结界已经消失了,那个地方只剩下虚无的空间。我……

我没有叫,更没有哭,因为我是圣龙。正当我思考着刚才是不是我的幻想时,我想起了“红鬼”。我飞过去,果然感到“红鬼”的躯体里还有魂魄的反应。那么,鲁英,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带起“红鬼”的躯体,朝魔法森林飞去……

尾声
一年后,我和复活的红鬼在魔法森林定居下来。我总回想着鲁英的那句花:“不要为我担心,等这次结束湖,我们……”再相会吗?她是仙子龙,受到天上仙界的圣灵的庇护,这是有可能!我坚信。直到一天,我又一次到魔法塔的顶层上去学习魔法时,我发现了一块石碑底部刻着的一行小字:东方……,龙的故乡。中间的字迹不清楚了。我跟红鬼说,我们去东方旅行,她答应和我一起去。我是真正龙的传人,我要回到龙的故乡,也许鲁英就在那里……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