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路边的野花用...
·魔兽世界: 美服代练一月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关羽...
·古墓生涯 
·魔兽世界: 鸟背上的爱情
·三国:谁敢杀我? ——魏延...
·魔兽世界: [索瑞森服]孤...
·约定
·魔兽世界: 暴雪我要对你...
·义者绑架诸葛亮
·天边的骷髅旗
·魔兽世界: 聊聊大家还在...
·《三国志7》战记之馬超传
·魔兽世界: 争议中的正义...
·星期天的疯狂断想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荀彧...
·千 年 之 缘
·《灌篮高手》搞笑乱弹
·生化回顾 
·魔兽世界: 都是魔兽惹的...
·传奇的爱情故事
· 女 刺 客 5
·魔兽世界: 战女与魔兽
·绝代双骄搞笑版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Quake杀人事件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11-06 00:00:00

 
经历了七月地狱般的高考和八月心急火燎的等待。我终于得到了中国一流的名牌大学之一的某某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和一台电脑。
  我抚摸着机箱灰黑色的线条,欣喜之情远远超过高考胜利带给来的兴奋。以前都只能在网吧里和别人对战,现在终于可以在自己的电脑前面随心所欲的体验久违的杀戮的快感了。
  我骑上自行车,直奔电子市场,却买一张心爱的QuakeIII。但是楼上只有稀稀疏疏的顾客。卖光盘的店面很多都关了门,还开着的也只有零零星星的软件光盘摆在外面,一张游戏也没有。商家的面色和他们的生意一样惨淡。看来今天又严打了。游 戏 天 堂 编 辑
  “嗯……老板,有没有QuakeIII?”我小声问道。
  “没有没有,今天查的这么严,那里还有的生意做!”
  “真的没有?那我走了……”我作出欲走状。
  “……等等,诚心要的话,给你好了,”老板不时的把头往外面瞅着,“连着几天都他妈的在查,游戏盘都收光了,简直不让人做生意!上次有个老外忘了一张盘在我这里的,他一直没来取,还是卖给你算了,好像还是正版的,十块怎么样?”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明知道被宰了也没有还价就拿了回来,飞快安装上,连上Internet,开始对战,两个月的埋头备考没让我的战术水平下降太多,很快排名就升了上去,然后便稳居于前三名。夜幕降下来了,时钟很快就走过了12点,这时母亲在隔壁叫道:
  “时间不早了,休息吧!”
  一想也是,养精蓄锐,明日再战,然而正当我要关机的时候,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行英文:
  Good!Connecting…….
  我惊异的瞪大了眼睛,是程序的错误吗?盗版也能盗成这样,真是奇怪。我不打算理会,准备要退出程序,但是机器半天不响应命令。真是麻烦,我不耐烦了,便按住电源开关,要强行关机,突然屏幕上又出来一行字:
  Your first battle!Good luck!
  程序进入了,我出现在一条巷道里,光线昏暗,墙上的贴图都看不清楚,这是我从没见过的一幅地图,而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这也太没有意思了吧!哪有这种地图,不过没关系,反正是最后一局。”对手进入了,看名字好像是个女人,Quake MM?难得难得,这一瞬间交流的渴望超越了战斗的警觉。我想,先打个招呼再说:

“你好!”
  “什么人?你在哪里?想干什么?我不认识你。”
  我有点哭笑不得,算了吧,看来我是自讨没趣,“那你用什么?“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我的小提琴可是很贵的,你到底是谁?”
  “什么态度!不可原谅!”我愤怒了,没费多少时间就找到了她。好像我的出现让她非常惊讶,这却丝毫不能让子弹有任何迟疑。然后她就倒了下去。
  “完了?这就完了?”我简直有一点不知所措。
  这时,屏幕上又出现了一行字:
  Congratulations.You win!
  “这么就结束了?怪事!真没意思!”我关了电脑爬上床,刚才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困扰我太久,睡意就袭来了。

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就把我从床上拉起来。早饭已经做好了。“我真是太幸福了。妈你太好了!”我坐到桌前,正要大吃一通,母亲把早报递给我说:“今后,晚上你少出去,看看,出事了。”
  “什么事?”我接过报纸,头版有一幅照片,一个少女倒在地上,胸口插着一条钢筋,景象惨不忍睹。文章说:“……估计死亡时间是昨天夜里12点,没有搏斗的痕迹,也没有性侵犯的迹象,死者身边的小提琴完好无损,看来也不是抢劫……“
  “什么小提琴?”我细看照片的边缘,发现左下角有一个小提琴盒露出一个头。“怎会这么巧?该不会……不可能,那太荒谬了!”我为这少女之死唏嘘不已,但是决定不再胡思乱想。我安慰母亲道:“你放心好了,看我崭新的电脑,不狂玩一把,我怎么会舍得出去呢?”
  “真是作了孽了,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母亲叹息着说。
  吃过早饭,我继续上网,玩游戏。时间过得很快,天色又黑了下来。早上的事情萦绕在心头,那种猜测挥之不去,令人烦躁不堪。我不时地抬头看时间,又要12点了,“还要继续吗?”我犹豫了半天,好像受到了一种魔力的牵引一样,再次打开了QuakeIII,连上网,什么怪事都没发生,我不断抬头看时间,当三根指针重合,我猛地低头,屏幕上准时出现了一行字:

Glad to meet you again,Let's fight!
  游戏开始了,仍然只有一个对手,一条命。
  仍旧是条黑暗的巷道,能见度很低,地面湿漉漉的一片。我在地图上游走,一阵冷风吹进领口,脖子里泛起一阵凉意。过了很久,我才发现了一个火箭筒,而对手仍不知道在哪里,难道就在前面的某个地方等着我?这样一想,我更加小心了。前面是一个十字路口,我走到路口边上,停了一会儿,把头探出去看了一下,一个人影正把身体迅速向我转来。我连忙缩回来,接下来的并不是我熟悉的火箭的爆炸,没发现我!当我明白这一点,一股残酷的笑意便从嘴角泛起,我取下火箭筒,换上电锯,像一个耐心的猎人,等待着猎物的出现。人影从拐角出现了,我随即跳了起来。一切没有超过两秒钟,周围十分安静。我看了一下尸体,手上也是一支机关枪,左脚畸形,瘸子!?QuakeIII里面我从来没见过这么一个角色。
  Congratulations。You win again!
  我呆坐在木椅上,没有胜利的喜悦,这一系列奇怪的事情让我忐忑不安。我终于还是关上了机器,明天,明天会出现什么事呢?我翻来覆去好久,奇怪的事情折磨着我的神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第二天,我早早爬起来,跑到客厅里,拿过报纸来看,又是一件凶杀案,一个男人倒在地上,脑袋被人用利器砍开了,手里死握着一根钢筋,我仔细地看他的腿,右脚齐膝断了。
  “瘸子!我的天哪!”我呆住了,“不可思议,一定是巧合!一定是!”
  我头晕起来,脚底直冒冷汗。正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母亲端着早餐出来了,“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起得这么早!来吃早饭吧!”我心不在焉的坐下来,慢条斯理的把菜夹到嘴里,又开始头晕了。母亲看了,说:“怎么了,不舒服?不好吃?”我把报纸递给她。看过之后,她嘱咐我说:“现在社会上太乱了,出门千万要小心呀!”我支支吾吾的应着她。额上冒出汗来。
  时间飞快的流逝,天又黑了。这恐怖的黑夜,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恐惧黑夜的到来。还要开机吗?我犹疑不安,被无边的恐惧所笼罩。恐惧那悲惨的死亡,恐惧这邪恶的诱惑和无法克制的好奇心。也许前面的事情都只是巧合,都只是梦境。不要开机了,或者等过了12点再开吧,也许什么事也没有。我呆坐在桌边,看着时钟滴答滴答的走动,眼光依附着时针转动。


“12点……12点……12点……”
  “当……”,钟声响了,我的心咯噔一下猛跳起来,我扭头一看电脑……
  机器仍是关着的,什么事也没有。我站起来,焦急的走来走去,心里剧烈的交锋,开机吗?开,不开,开!只觉得热血上涌,大脑一热,我就这么打开了电脑,运行QuakeIII,连上了网络……
  Last battle!Let's begin!
  不由自主的,我开始了游戏。
  同样的地图,同样的胜利条件。我小心的搜索着地图,没有敌人,也没有武器,脊背渐渐的满是汗水。一阵恐惧向我袭来,我提高警觉,睁大眼睛,用心听着周遭的动静,除了自己强烈的心跳声和浓重的呼吸,漆黑的街道里仍然没有敌人的一丝痕迹。我在地图上游走,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道,走过了几个街区,眼前只有漫无边际的黑暗,渐渐的,我已经不知道是不是还在游戏,或是真的正在某个街道里夜行。长时间的紧张让我开始感到些许的疲惫,神经似乎麻木起来,路面也有点模糊了,起初犀利的眼神蒙上了一层倦色,腿脚也越来越重,像灌了铅一样,我一步一步地挪着,脚下的水滩发出啪啪的响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之间,我惊醒了,直感到背心一凉,猛地一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我长舒一口气:
  “吓死我了!”当我慢慢回过身来,发现黑洞洞的炮口后面狰狞的笑脸时,我呆住了。
  呼啸的火箭弹向我飞来。我丧失了闪避的力量,也不愿去闪避。就这样结束了么?是死亡,无可挽回的死亡?难道这不是游戏?或者我真的杀了那两个人?现在就是复仇吗?突然之间,我似乎明白了这一切,好吧,拥抱这无可避免的死亡!
  眼前一片黑暗……没有任何痛苦……一切意识都离我而去了。

……

“儿子,儿子!快醒醒!你怎么睡在这里!你怎么了?快醒醒!你吓死母亲了……”母亲把我从电脑前的座位上摇醒。
  “我还在吗?我还活着吗?”我听到了母亲的哭声,阳光从窗里照进来,照到我的脸上,耀得我睁不开眼。我转过头去,母亲饱盈泪水的眼睛正看着我。有一件事是确定无疑的了,“我的的确确还活着。”欣慰的泪水缓缓流下我的脸颊,我抱住母亲,大哭起来。
  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什么事都没有!”她又哭了。
  过了好久我们才镇定下来。
  “昨天晚上城里发生什么事了吗?”我问。
  “昨天晚上,没什么特别的呀,……对了,夜里2点钟全区停电了。昨天早报上就预告过了的,到现在都没来电呢,你没注意看吗?”母亲不解的说着,抚摸着我的头发,好像生怕我不见了似的。
  是这样吗?我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很快,我作下了一个决定,删除。我打开电脑,立即将所有与QuakeIII有关的东西全部删光。然而当所有的事情做完之后,我却发现邮箱里多了一封不知名的邮件,内容是这样的:
  Game not over.I am waiting.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