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争霸的一缕温柔
·魔兽世界: 尊敬你,我的...
·魔兽世界: 三个茶叶蛋与...
·魔兽世界: 有多少个妹妹...
·魔兽世界: 当花瓣凋零时
·荆州日记(三国系列)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的经...
·三国志七种兵器——青龙偃...
·龙族:浪人之死 
·银骑士吉榭尔——历史背后...
·魔兽世界: 一封迟到的回...
·魔兽世界: 点点滴滴才是...
·星际情书
·魔兽世界: 生命之不能承...
·我一定要找到你
·生命之翼(星际系列)
·DiabloII同人志-他们,永...
·魔兽世界: WOW给我带来的...
·昏暗的天空(下)
·《暗黑破坏神II》过关动画...
·魔兽世界: 艾萨拉的枫叶...
·疯狗的狂吠(上)
·魔兽世界: 第一次亲密接...
·游戏少女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生命之翼(星际系列)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11-13 00:00:00

 
     婆托斯行星的一处茂密森林中,伊沙罗仰着面孔看着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脚边的小溪清澈的好像透明一般,一小群斑点鱼嬉戏其中,有几条鱼把彼此的爪和尾巴缠在一起然后一同跃出水面——“扑通”的一声响,把伊沙罗从冥想唤回现实。她把自动步枪猛地指向到左侧的蕨类植物丛,然后把枪口微微抬高。婆托斯人无声无息的越过淡紫色的植物来到他的面前。

“今天你的感觉迟钝。”沉闷的语句在伊沙罗的脑中响起来。心灵感应——这是婆托斯人和泰尔然人交流的办法。她默不作声的看着圣堂武士苍老的面孔用同样的方式回应他的指责:“因为刚才我想到一个很难的问题。”游 戏 天 堂 编 辑
“是什么?”婆托斯的高等级生物比最低级的生物要差的一点就是他们的面部没有表情,泰尔然人要同他们交流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他们从不说谎——这个自尊的种族每个都如同贵族般高贵,也如同贵族般的稀少——经历了漫长的战争之后更如此。

“我的存在对于部落来说有何价值呢?”女孩叹一口气,前额的黑发短发被风柔柔吹起,盖住了她左眼金色的眼眸。圣堂武士奥玛赖看着自己在伊沙罗右眼绿色瞳孔中的倒影,感觉如同黑洞一般被那里渗出的精神力量吸引。
“你丧失自信。”婆托斯人敏锐的质问自己的弟子。
“奥玛赖老师,今天我被长老斥责。他说如果我在短时间内还是不能达到射击测试要求的话就把我赶出部落,不留消耗补给品的废物。”女孩的声音停了一下,更暗淡的说:“玛琳少校也这样说,她把我赶到射击场训练。”
“我拼命练了一下午,”女孩绝望的说道:“可还是不行。我对于机械方面一点天分都没有,对于医学知识也是一样。是因为我是被玛琳少校繁殖出来的缘故吧?我知道,对于泰尔然士兵来说克隆才是保证质量的正确手段......”
圣堂武士无声的作个跟我来的手势,转身消失在蕨类植物丛中。伊沙罗懵懵懂懂得跟在他身后穿越漫漫的丛林,直到从没见过的古老的婆托斯建筑出现在面前。经历了上万年时光侵蚀的神殿还保持着神秘的尊严,遍布的武士石像大部分都坍塌崩坏。只有雕刻着守护神的大门依然巍峨耸立在年少的陆战队下士面前。
“神殿是圣域,邪恶者、无能者都无法涉足其中,只有拥有强大而纯洁的心灵力量才有朝拜它的资格。”奥玛赖双手舞出耀眼的蓝色光芒,用魔力唤开神殿大门。“别对自己失去自信,用我告诉你的方法来试炼自己真正的力量。信念是力量源泉!我的弟子,你一定要记住。”
随着圣堂武士步入神殿,大门缓缓合拢。泰尔然族士兵伊沙罗紧张而兴奋,一时间浑然忘记自己该做什么。因为这不仅是十六岁的她第一次踏进婆托斯圣域,也是整个泰尔然种族第一次接触婆托斯文明的心脏。


“能去吗?我只是个卑微而无能的人呢。无能的人类......从幼年开始就一直孤单的成长,被人当成一个惊奇的存在。对于正常人来说诞生在培养室才是合理的,我是一个地球联邦军男子和泰尔然克隆女子的产物,而那个男子同玛琳中尉只认识了7天就随着联邦军的败退而失踪了。”
渺小的伊沙罗在伟大的婆托斯神殿面前畏缩不前,雕刻在门上不知名的守护女神傲然注视着万物的生存和毁灭。就如同往昔的很多时候一样,她只能自己同自己对话。
“生存在部落中,幼时记忆中就有轰鸣的炮兵群齐射、坦克手的咒骂、枪声......每天站在医疗站的墙角看着一个个垂死的残破躯体被工兵抬进去......拖出来的无声无息的死尸。曾经很恐惧的拉着玛琳的衣角,被训斥:“那只不过是一堆堆的肉罢了,怕什么?!”于是就站在那一堆堆的碎肉旁边,等着玛琳把配给食品分给我。长老们说不养活没用的人,玛琳却总是神奇的找来食物。可是记忆中没有过她的笑脸和温存,等到我终于抱得动自动步枪,被赶出来住在士兵宿舍里面。伙伴们看不起我,每天站在哨位上呆呆的守卫仓库,好几次走神被路过的玛琳发现挨骂......“


奥玛赖站在黑水晶雕成的玛法像前沉默的祷告,他的兄弟们向他传递着忧虑和不满。“奥玛赖兄弟,你怎么决定允许泰尔然生物玷污圣域?!”冥冥中无数交流的心灵感应中夹杂着奥玛赖的解释:“一切都是按照吾王玛法灵魂的指引进行的。”他对着玛法的像,回忆起玛法临终的情景:
尸横遍野的婆托斯大平原上,遍体鳞伤的玛法站在跪着的奥玛赖面前,微笑着说道:“谢谢你,奥玛赖。邪恶的日尔格女王竟然胆敢控制我的灵魂,只有你才能让我解脱。”
“吾王,我虽不得已,但竟然亲手杀死主人。请允许我随您而去......”
“奥玛赖,你的理性和智慧到哪里去了?光荣的婆托斯文明靠谁来守护呢?”
“王!”
“和那些泰尔然生物结盟吧。”玛法声音沉静而威严,仿佛这不是她生命最后的时刻。
“那些卑贱的泰尔然生物玛?他们不是可靠的盟友。”
“去吧,我的灵魂会指引我多灾多难的子民度过前面的灾难的......”在两颗恒星的神圣光芒照耀下,玛法女王化作蓝雾升天。奥玛赖站起身来,看着包围圣堂武士兄弟们的密密麻麻的日尔格飞龙和雷兽,胸中的怒火仿佛燃尽自己的灵魂。
“兄弟们,毁灭邪恶!”随着圣歌在心中唱响,耀眼的心灵风暴划破天际......

“玛法王竟然选择低等生物作为自己的替身?简直是玷污祖先!”孤傲而冷峻的声音来自于玛法像背后的黑暗处。
“莫西姆斯兄弟,作为回归武士群体的你来说,因该遵守圣堂武士的守则而不是侮辱先王!”有愤怒的圣堂武士训斥发出不恭言辞的兄弟。
“兄弟们!当我按照吾王的灵魂指引找到她的转世之时,我也是大吃一惊的。不过那年幼的泰尔然生命拥有的精神力量令人吃惊的强大,虽然现在她还不懂怎样运用。日尔格生物的邪恶巢穴已遍布神圣的大地,我们圣堂武士人数太少不足以同它们对抗。现在,你们也能感到邪恶的气息越来越强的吹向我们这最后的圣地,日尔格生物就要进犯这里了!”
“奥玛赖兄弟,你现在让那泰尔然生物靠自己的力量尝试打开神殿,算是对她的试炼?”莫西姆斯说道。“你认为她能做到吗?”
“一切,都要由玛法的灵魂力量来引导了,我们只是旁观者。”奥玛赖平静的回答。

伊沙罗努力按照奥玛赖老师教导过的方式来集中自己的意志,可是一次次的努力都失败了。“我是个没用的人,长老们说的对,我的生存对于部落来说只是负担。奥玛赖老师,对不起,我做不到......也许,我应该消失,才是我对于大家的唯一贡献吧。”
“你的心在哪里?”奥玛赖的声音传进脑海。“找到自己的心,找到打开心的办法,同世界融为一体,才能激发自己的力量。精神力量是媒介,用来控制自然界的自然之力就是正确的途径。无论是隐藏自己身影的隐形术;还是治疗伤患的治愈术;抑或是摧毁一切的心灵风暴,都是在掌握自己精神力量和自然之力控制方法后随心所欲运用的。”
“我的心?什么是心?是心脏吗?是人类最脆弱的器官。可我是个没用的人,我没有......用呀。”
“伊沙罗,你忘记了我的话。记起来吧!信念是力量源泉!不要自己抛弃自己。”
“奥玛赖兄弟,我看玛法的选择也许是错的,这种生命形势对于精神力量的控制能力太低了。”一个陌生而冷漠的声音突然闯进伊沙罗的脑海。
“玛法?是什么?”
“那是创造我们的女神和王,是光明圣堂武士和黑暗圣堂武士共同的母亲。你看到神殿门上的浮雕了吗?那展开双翼的女神就是她。”
“母亲?!”伊沙罗的心突然紧缩起来,仿佛被荆棘刺穿了似得一痛。她突然冲着部落的方向跑去。

神庙里面圣堂武士们惊讶于刚才那一霎那间感应到的心灵力量,纷乱的议论起来。奥玛赖沉默的望着玛法的雕像,这时候一个黑暗圣堂武士无声无息的离开了神殿,他临走时候自言自语般的说道:“真是苦难的生物,需要痛苦才能打开她的心扉吗?”
“莫西姆斯......”苍老的光明圣堂武士奥玛赖看着离去的兄弟背影欲言又止。


泰尔然士兵们在基地内急匆匆的忙乱着。一队队的工兵加固碉堡,秃鹫侦察车一辆一辆的川流不息。而幽灵战斗机群的飞行员们也都急急的奔向自己的座机,一点也不见平时从容潇洒的模样。伊沙罗穿越一队发动着的坦克时,看到自己的队长正在头一辆的坦克上站着指挥其他士兵上车。
“混蛋!你到哪里闲逛去了?”队长一脸凶像的训斥她。
“报告,我,我去射击场训练了。”伊沙罗怯怯地撒了个慌。“我们要出发了吗?”
“发现有日尔格部队大规模入侵的迹象,我奉命带队前去进行进攻敌人的先头部队。”
“是!我就上车。”伊沙罗说着笨手笨脚得向坦克上爬。一名陆战队员把她一把推倒在地上:“我们是去打仗,你这样的家伙只会给大家带来麻烦!”
伊沙罗坐在地上低头不语,队长吆喝过来:“混蛋!你们竟敢打闹?!”没人敢说话了,队长顿一顿,然后说道:“人数已经足够了。伊沙罗下士,去看看医疗站那里需要帮什么忙!”
看着伊沙罗跑去的背影,队长嘟囔了一句:“也许大家都得死,还是到玛琳那里去吧。”
然后又大声喊道:“全员都准备好了吗?出发!”
混合装甲部队刚一离开,另一队坦克立刻开过来占据了他们的位置,然后另一队队的陆战队员纷纷得开始上车。

玛琳少校静静的坐在椅子上,看着走进来的伊沙罗。
“长官,下士伊沙罗向您报到!”伊沙罗慌慌张张得敬了一个不成样子的军礼。
“你来干什么?”少校冷冷的说道。
“啊,是这样的,我的分队要去打仗了。”
“什么?你要去打仗了?现在就要走吗?”玛琳突然地站起来,金色双眼散发出的急切神情叫伊沙罗吃了一惊,然后赶紧解释:“不是......因为大家觉得我不合适,就把我留下来了。”
“哦,”少校语气缓和下来,拿起桌上的杯子为伊沙罗倒了一杯水。“喝吧。你总是这样的没用,成为别人的负担。”
“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伊沙罗低着头说道。
“说吧。”
“母亲......我能叫您一声妈妈吗?为什么,为什么从来都不让我这么称呼您?我是个不应该来到这世界的生命吗?我能......叫你一声妈妈吗......从小到大我都没有被你允许这么叫过一声......”
“是这样的,您这里需要我帮忙吗?”
“没有,回到你的宿舍待命吧。”少校一边喝水一边回答。
“是......”伊沙罗垂头丧气得走向门外,突然被玛琳叫住:“伊沙罗,你是不是还有话要说?”
“我......”
“啊,还有一个问题——能告诉我为什么为我起名伊沙罗吗?”伊沙罗小声的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理由,因为名字只是符号,为了区别于部落里其他的人。而且我认为像别的那些用数字编号命名的办法太枯燥。”玛琳用手支着额头,仿佛很累的样子。伊沙罗没再说什么,默默离开。
玛琳从衣领下拉出一个小小的项链,打开圆形的饰物,那是一个全息记事本。第一页上面年轻的玛琳中尉羞涩的靠在一个黑发绿眸的男子怀中。玛琳把头仰向天空,闭起双眼:伊沙罗,因为他说过自己的母亲叫这个名字呀。随着时间的流逝,全息照片一张张的浮现眼前。当伊沙罗出现时,玛琳流露出苦涩的神情:“为了纪念他,而让你出生在这个地狱般的世界——我是个罪孽深重的人......”

伊沙罗坐在空油桶上面,一边啃着压缩干粮一边看着夜空的点点繁星。在远处的天际,炮火照亮了天空的浮云。
“泰尔然生命脆弱而愚蠢,拥有可笑的情感却不知表达的方法。你们的思想有时还不如野蛮的日尔格低等动物成熟。”那个幽幽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令伊沙罗吓一跳。她茫然的左顾右盼,寻找发言的圣堂武士。
“你看不到我,是因为你不会运用自己的力量。”
伊沙罗恍然大悟:“原来你是黑暗圣堂武士!为什么你会出现在部落里?就是奥玛赖老师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奥玛赖兄弟如果出现在这里,可能会被愚蠢的泰尔然首领当作婆托斯的阴谋也说不定,他是不会给自己制造麻烦的。”
“呵呵,说的也是:他有3公尺多高,有2个我高呢。到部落来肯定会引起大轰动的。”伊沙罗又开始啃自己的干粮。
“真是头脑简单的生物。”莫西姆斯不由得对这些毫无意义的对话愤怒起来,他直截了当的评论道:“泰尔然的人造人相对来说因该是更能克制自己的情感,相对于你这类的混合种来说他们更适合做士兵,而伟大的玛法选择你作为替身怎么思考都觉得很难理解。”
“你说的我听不懂。”伊沙罗选择了一个方向坐下,“不过你来找我是什么事呢?”
莫西姆斯对于这个女孩竟能感觉到自己的位置而惊讶,不过也只在一瞬间而已。“我要带你去圣域。”
“你是说神殿吗?”女孩叹了一口气,难过的说道:“奥玛赖老师傍晚时让我试过了,可是我是个没用的人。”
“我同意奥玛赖兄弟关于你的看法,可是我不认同他的引导方法。”
“哦?关于我能不能进入神殿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吗?”
“关系到这颗星球上两个种族的存亡,你们和我们。”黑暗圣堂武士的声音很威严也很具备压制性,不容得女孩有什么怀疑存在。“你的问题在于你对于自身的否定,由于你自己封闭自己的心,使得你成了自己的敌人。”
满天的星光照耀下,伊沙罗的金碧双眸映出晶莹的光芒。莫西姆斯透过那光芒似乎看到另一个拥有生命之翼的伟大君王。“当初我为了自由领导黑暗圣堂武士背弃了你,而现在却为了共同的敌人日尔格和共同的梦想恢复婆托斯的光荣,而来到你的继承者身边。”莫西姆斯在心中默默祷告着:“玛法,醒来吧!”

站在神殿前,圣堂武士们仰望着夜空。
“各位兄弟,天空中充满邪恶气氛。看那颗昭示着我们婆托斯人命运的玛法星,她的光芒似乎黯淡到熄灭的地步。我感到日尔格的邪恶女皇回到这里了,对于我们来说也许这是最后的夜晚。”
“奥玛赖兄弟,玛法的转世者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觉醒的表现,看来玛法要抛弃我们了。”
“各位兄弟们,转移到其他星系的婆托斯战士们一定会杀回来为我们复仇,复兴我们的文明,现在让我们为了这些年来的躲藏而蒙尘的武士荣誉放手一博!”
光明圣堂武士的心灵感应彼此激烈交流着,战斗性的灵魂被唤醒的他们似乎回到16年前决战时刻。奥玛赖一言不发,默默地问自己:难道你也要放弃对玛法的信任吗?吾王啊,请回应我吧。
“莫西姆斯兄弟还在努力,你们怎么能如此无视他的存在?!”黑暗圣堂武士们发出愤怒的叫喊,惹怒了光明圣堂武士。
“如果当初不是你们不同玛法的军队联手,日尔格生物不会胜利的!”
“威胁到你们自身安全的时候才站出来,这就是黑暗圣堂武士的道义吗?”
“当初被你们所排斥而流放,现在却抱怨我们一开始不参战?你们这些伪君子!”
“什么,你们敢同堂堂光明圣堂武士决斗吗?”
“什么决斗,想释放心灵风暴杀害同胞吗?”
“够了!!!”奥玛赖愤怒的情绪如同闪电般的扫过所有圣堂武士的心灵,没有人敢同这位最老的武士对抗。“最后的时刻来临时,高傲的圣堂武士把尊严和纪律都抛弃了吗?”
“的确,乱成一团,这就是圣堂武士盔甲后的真面目?”莫西姆斯严厉的扫视着自己的兄弟们,不论是光明圣堂武士还是黑暗圣堂武士都不敢直视他如电的眼神。
“莫西姆斯兄弟......”
“看她自己了,泰尔然生命的未来还是必须由她自己决定,我们只是旁观者。现在,把命运寄托于一个年幼的生命的话,圣堂武士的荣誉要怎样才能挽回呢?”
奥玛赖的双手在空中划出一道耀眼的闪电:“吾王玛法,请你的灵魂引导我们光荣的战斗吧。”


暗处的森林中,浩浩荡荡的迅猛兽和刺蛇如荡涤一切的大洪水卷地而来,空中飞龙和守护者像一片片乌云,连璀璨的星辰大海都被遮断。日尔格军团的攻势是死亡狂潮,目标就是在婆托斯星球上残存的一切非日尔格生命。
幽灵战斗机群呼啸着扫射地面的敌人,伴随掩护的瓦格雷歼击机所发射的火箭弹在空中炸出一道道礼花般绚丽的火球。每一次的爆炸都溅起日尔格生物的残肢断臂,无穷无尽的死亡军团并不因此而后退,数量上的巨大优势使得泰尔然战机不断变成一团团的大火球坠地。地面上的迅猛兽不顾几米厚的同类肢体碎块,一往无前的穿越重炮封锁区帮助同伴用肉体在地雷场趟出一条条的血路。冲过地雷场的迅猛兽被迎上来的巨大机械人的双管机炮成片的打倒,然后又被坦克的履带碾成肉酱。泰尔然人顾不上喘息,因为源源不断的刺蛇海沿着迅猛兽开出的血肉之路前仆后继的涌上来。

“167高地失守,守军全部战死!”
“前方防御基地承受巨大压力,请求支援!”
“航空队报告战机损失79%!”
“南方部落请求支援!”
“装甲部队失去联络!”
无数的坏消息充斥了通讯网络,部落里工兵以疯狂的速度修理战斗器械、补充弹药。残余的陆战队员钻进地堡准备最后的短兵相接。伊沙罗抱着自动步枪站在野战医院附近的掩体里,看着一堆堆的伤兵和死尸。
“每个人都知道末日来临了,大部分伤兵都没有哭叫,就那样直到死去为止。就像小时候的回忆,我拉着玛琳的衣角,希望被她抱起来说不要害怕。如同眼前的情景,最后只能在一堆堆的碎肉之间站着,等待着一份食品......害怕,很害怕,怕黑;怕很凶的大人;怕那些发出巨响的装甲车辆;怕站在垂死和已死的人们面前......我很害怕,就像现在一样的怕的浑身发抖。可是玛琳不会抱我起来说不要害怕。于是就想躲起来,当自己不存在好了。好像是透明的一样,好像空气一样。如果不存在,就不太害怕,就好受一点了......
什么时候开始接触到的婆托斯人呢?已经,想不起来了。独自一个人在野草中游玩,肚子饿得受不了了,就原地躺着节省体力。我从来没有哭过,因为哭泣换不来什么东西。那时候看见一个巨大的身影,好像连阳光都遮住了。我没见过圣堂武士。但是第一眼看到他没有害怕,反而觉得很亲切。他是奥玛赖,那时候他拿着一些奇形怪状的野果递给我,“吃吧。”这是第一句话。
偷偷的跟着他“修行”,其实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我没告诉玛琳,因为其实很害怕会被禁止跟奥玛赖接触。看见他的身影,就会得到一些安慰。坐在他的脚边听他古板的解释精神力量的奥秘,然后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其实我是个没用的人吧,下午我进不了神殿,老师一定很失望。那个看不见的莫西姆斯很古怪的让我打败自己......自己?16年来的自己吗?其实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心在哪里......”
“别让我死,别让我死。”一阵呻吟从耳后传来,伊沙罗侧脸看去,是那个把自己从坦克上推下去的陆战队员。他的半边身子都被撕烂了,刺蛇淡绿色的唾液混合着他的红色血液一起缓缓沿着担架滴下来。担架经过伊沙罗的身边时,那队员突然伸手狠狠抓住伊沙罗的衣服,圆睁双目大声喊起来:“全队都战死了!都死了!现在我也要死了!你也要死的!这被诅咒的星球上每一个人都得死!那些制造我出来的工程师都得死!”喊完这些话后,他头一歪,断气了。
伊沙罗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挣脱死者紧攥的双手脱身的,她丢掉头盔和步枪用手抱住头蹲在地上,像被电击般的颤抖。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双手把她拉起来。这双手太熟悉了,从她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婴儿开始,这双手就无声的拉着她走过无数的路,这是她的制造者的双手。
意志半昏迷的伊沙罗恍恍惚惚的被拉到地下仓库一间堆了很多积满灰尘医疗器械的小屋子里,黑暗中她看不清玛琳的脸。只是感觉玛琳把一样东西挂在自己脖颈上,玛琳开口说的话是她从没听到过的伤感、慈爱、温柔:“在这里别出去,你一定要活下去!”
伊沙罗分不清自己是在梦中还是现实,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就静静的不动。突然自己被紧紧的抱住,好暖和呀,一滴热热的液体滴在自己脸上。听见玛琳对自己说:“再见了,伊沙罗。”
玛琳打开门快步跑出去了。
随着渐渐消失的脚步声,那液体缓缓的滑落到唇边,咸咸的——“这是,泪吗?”
“妈妈!妈妈!!妈妈!!!”

随着一片闪电最后的刺蛇群化为血肉分散溅落到玛法神殿外的大地上。精疲力尽的光明圣堂武士奥玛赖站在草丛中动弹不得,过度的使用精神力量使得他感觉盔甲里面的肉体快迸裂般的剧痛。
他的兄弟莫西姆斯慢慢的走到他身旁,看起来受了重伤。“难道我们是这行星上最后的两个婆托斯人了?”
奥玛赖艰难的用手指向神殿,“不,是最后三个!”
那扇神圣的大门豁然洞开。
缓缓走进圣域的两名圣堂武士看到的是碎裂的玛法像。

刺蛇群在泰尔然最后的防线地堡群前尸集如山,陆战队员们疯狂的射击频率不亚于他们敌手的疯狂进攻。机枪的枪管打到滚烫,打到通红,握枪的手指都被烤到散发出焦臭,已经被恐惧和绝望逼到绝境的人们浑然不觉。不时有疯狂的火蝙蝠冲出地堡用火焰喷射器对着近在咫尺的敌人猛射,然后被自己人的枪弹击中与周围的一切生物一同在一大团爆炸的火焰中烟消云散。
忽然,海啸一样的刺蛇群像退潮一般的退走了。来不及欢呼,泰尔然士兵几乎被枪炮声震聋的双耳隐隐听到远方天际中沉闷的咆哮——摧毁了人类空中抵抗力量的飞龙和守护者在日尔格领主的引导下,铺天盖地一般地飞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心都找不到了?因为我太怯懦了,我总是害怕,想躲起来。逃避......自己丢掉自己的心?一直以为玛琳厌恶我,所以也不由得厌恶自己。玛琳,妈妈......眼泪好咸,你怎么会哭呢?克隆人应该是不会哭的。
可是真的是妈妈的眼泪呀。从来不许我哭泣的玛琳,她竟然抱着我哭了。因为这是最后的时刻了吧?大家都要死了......可是,为什么不能多抱我一会儿?为什么不能多对我说几句安慰的话?我一直在等着你抱着我说不要怕呀!而且我还没有告诉你,我想叫你一声——妈妈!
心理面好难受呀,有什么东西要喷出来似地难受。莫西姆斯说过我是他们母亲选择的替身,这么说我就要变成婆托斯女神的傀儡了?我曾经抛弃自己的心,现在好不容易它回到我身边了,难道又要永远失去了?虽然我快死了,可是我不想呀!
玛法啊,我求求你,救救我和玛琳......妈妈吧。请给我点时间,给我点力量,好吗?就算我会死掉,可是我好想再抱着妈妈,再听她用温柔的话语对我说话,哪怕是训斥也好啊!我好想......妈妈......
这是我的幻觉吗,好像在虚空中飘浮一般的无着无落。眼前的光亮那是什么呢?面前拥有一对闪亮翅膀的的是天使吗?飞近她,我是死了吗?可是靠近她的感觉如此的安逸平和,好像回家的感觉呀。你就是,玛法吗?”
地动山摇一般的震颤和令人耳膜出血的巨大爆炸声,唤醒半昏迷的伊沙罗。外面人类绝望的惨叫混在野兽的咆哮里面一起被爆炸的声浪粉碎,空气中仿佛充满了邪恶恐惧的气息。浑身颤抖的女孩,绝望的叫着:“妈妈!妈妈!”向着玛琳离去的方向跌跌撞撞摸索着走出去。

巨蟹一样的恶魔生物盘踞在半空中,这就是日尔格的守护者。它们本身是生物化的液体导弹制造厂,胸腔的裂口随着触手的摆动,喷出一团团巨大的黄色液体。如同天火一样的降临大地,接触到物体就猛烈的爆炸。部落里的地空导弹发射塔早已被摧毁,绝望的士兵们举着可找到的一切武器对空还击,这时早已埋伏在一旁的飞龙们一拥而上将他们撕成碎片。
“来不及了?”莫西姆斯发出一声悲鸣。他站在山坡上望着山谷里泰尔然部落正在上演的大屠杀,不仅仅是来自空中的进攻,地面上一群群的刺蛇长龙也飞快的冲进山谷。忽然间刚进入谷口的刺蛇在一片电光中化成碎片,光明圣堂武士拚命的挥舞双手,发出一阵阵的心灵风暴砸在日尔格军团的头顶。
“哈哈哈,做得好!奥玛赖兄弟,让你我完成婆托斯圣堂武士最后的光荣吧!”黑暗圣堂武士大笑着向山谷下的战场冲过去。

被摧毁的野战医院里燃起冲天的大火,一个个垂死的伤员在烈焰中挣扎呼号。他们没有办法冲出来,只好在里面化为灰烬。修罗场般的惨境中还是有些医疗兵和工兵拼命把一些伤员从火场拖出来。玛琳的肩膀被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从她的制服中流出的鲜血一直淌到地上。
伊沙罗茫然走在燃烧着的建筑物旁边,一声声的喊着:“妈妈!妈妈!”玛琳听到孩子的呼喊不由得全身一颤,这时一群守护者缓缓的飞过来,开始对着地面上的残存的人们瞄准。
“伊沙罗!回去!躲起来!”玛琳向着女儿冲过去,用尽全力呼喊。
伊沙罗听见母亲的呼唤,转身,看见一连串的黄色液体导弹从天而降,而玛琳不顾一切的奔向自己。在她金碧双眸中映出满天的火光和妈妈挥动的手臂,在她的耳畔响着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和妈妈的呼喊。然而,一瞬间爆炸、火焰和巨大的轰鸣把一切都吞没了......
“妈妈!抱抱我好吗?我牵着你的衣角,走来走去,摔了很多交,可是我害怕呀。请抱抱我好吗?只要一下就好,妈妈......我怕黑、怕很凶的大人;怕那些发出巨响的装甲车辆;怕站在垂死和已死的人们面前......我很害怕,就像现在一样的怕的浑身发抖。可是你不能抱我起来说不要害怕。
妈妈,我知道你为什么要哭了,虽然你说过哭泣不会换来什么。因为现在泪水已经漫过我的脸颊。这是我记事以来第一次哭,因为你不能再抱着我说伊沙罗,活下去。
妈妈,我找到我的心了,我把躲起来的自己找回来了,为了叫一声妈妈,死亡也吓不倒我。你听见我的呼唤了吗?妈妈,我的心现在紧缩成一团,连呼吸都无法继续,因为你不能抱着我听我叫一声,妈妈......”
“妈妈!!!”少女双眸的光芒瞬间熄灭,鲜血从唇边喷涌出来。
“为什么,还要彼此杀害。你们夺走了我的一切,还不够吗?生命对于泰尔然、婆托斯和日尔格生物不都是只有一次吗?我降生在这地狱般的世界中,失去一切......连自己都曾失去过。那些被战火带走的人们,爸爸、队长和战友们、长老们、从小时候就看到的垂死的伤员、无穷无尽的尸体......还有,妈妈......
我周围的人一降生就是战斗机器,连同其他的种族,只是为了杀戮而存在。我也因为不是合格的杀人机器而倍受歧视,甚至为此自卑。我很怕,是的,我很怕,因为这是一个疯狂的世界。除了死亡还是死亡,停止吧!!!”
泪流满面的伊沙罗站在婆托斯的大地上,举起双手。她的金碧双眸发出的光芒使得身边的火焰也黯淡下去,而随着这双纤细双手的挥舞,肆虐的日尔格兽群突然间安静下来。无声无息间,空中开始洒下大粒大粒的雨滴。
“妈妈,虽然你说过哭泣不会换来什么。但是我现在还是在哭泣,因为我感应到这颗古老的行星的悲伤,以及无数不同种族亡魂的悲情。苍天的眼泪啊,请熄灭这星球上所有生物灵魂中的战火吧!我已找到自己的心,找到打开心的办法,同世界融为一体,激发自己的力量。伟大的自然之力,请让我借助你们的力量,拯救这里所有的生命吧......”
随着少女眼眸中光芒的闪烁,她全身都放出绚烂的光芒。随后两只光翼从伊沙罗的背部浮现出来,而且越来越明显。无论是精疲力尽的奥玛赖还是奄奄一息的莫西姆斯都看出了少女身后的灵魂——生命之翼。
“吾王玛法,感谢历代祖先的保佑,使您再次出现在婆托斯的大地上!”


大雨浇熄了满山的大火,两位圣堂武士发觉自己奇迹般的充满了生命的力量,身上的伤痕渐渐的消退了。不久,一些伤重的泰尔然士兵也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敬畏的望着机械文明无法解释的奇迹。甚至,那些垂死的日尔格生物也开始复原。当几只被莫西姆斯砍得稀烂的刺蛇在他身边挣扎着立起身来,不由得令他大吃一惊。这些刺蛇以温顺的态度离开他身边的时候,黑暗圣堂武士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的神志是否清醒。
“多么神奇,这一晚发生的奇迹比我生存的其余数千年所发生的都多。我真难相信玛法竟然降服并救助日尔格生物!”看者离去的日尔格兽群,莫西姆斯惊叹起来。
“不完全是玛法的力量。”奥玛赖仰望着徐徐升起的两颗太阳,心中充满着对于新生女神的惊讶和敬服。“玛法决不会帮助自己的敌人。刚才那是融合了泰尔然女孩的力量。”
褪去了女神光芒的伊沙罗沐浴在阳光下,跪在地上,手捧着母亲的项链放声痛哭。
莫西姆斯向上前安慰她,被奥玛赖止住了:“这是这孩子自己的时间,让她痛快的哭吧。”
黑暗圣堂武士看着她,由衷的赞叹道:“多么脆弱而强大的种族!谁想到苦难能使她获得如此伟大的力量。”
而光明圣堂武士眺望着遥远地平线尽头的婆托斯大平原,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苦难还没有结束,但毕竟我们开始拥有希望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