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骑士砍人与被...
·魔兽世界: 一些成长的烦...
·情伤西游记
·完美任务
·千年之缘
·魔兽世界: 曾经的最美
·《尼罗河女儿》相关:百合...
·UO小说试写(一)
·火王同人·优河~追忆篇
·魔兽世界: 被遗忘者的菖...
·恐怖宠物店之 绝望
·泥潭有感
·KOF因缘
·特警记事-人质的眼泪
·《FIFA2010》韩瞧生解说方...
·魔兽世界: 猎人的遭遇
·魔兽世界: 定格在wow里的...
·网三系列:羽神传说--小楼...
·幽游白书同人·《破冰》
·暗黑II之灌篮高手版
·UO现实中毒症
·浪客剑心--沉睡的秘密(下...
·魔兽世界: 写给我远去的...
·魔兽世界: 期待我爱的人,...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一个霉鸟的故事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1-12-26 00:00:00

 
老子是咱兵营里训练出来的第一批新兵。先是跟着大家守碉堡,打退了一批批的小狗和狂徒。然后是跟着大家集团军出战,打过好几次遭遇战。以前的战友和后来的新兵死了一批一批,就老子还吊儿郎当地活得自在的很。哥们儿几个都说我幸运,我说,其实我霉了一B。跟我一起的人死了一茬又一茬,为什么就我没死?那是因为我太霉了,他们全被我的霉给黑了,所以都死光了。不信我说几件事情给你听听。

我在战场上经历了无数次死亡,让我开始相信自己其霉无比的是在我还是新兵的时候。我们一队人和两队小狗遭遇了。我们那些鸟人排成一排作战,就我一个傻B冲上去了。我干掉一条狗,发现敌人的一个宿主就在一边。干掉一个宿主可是四条狗的功勋啊!我向它冲去,它被我边打边退,我就边打边追。等我干掉那个宿主回来时,发现战场上全是尸体残肢和血泊,问了剩下的部队才知道,他们是来增援的,和我一个部队的那11个鸟人全部都给小狗啃死了,他们来增援的也阵亡了不少。看着我屁事没一个地回来了,他们都诧异了不得了。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还有一次,我负责防守,呆碉堡里,那可是个美差。敌人进攻前,我闲了没事,跑出来和我后面的坦克驾驶员聊天。那鸟人说我就是狗屎运好,跟我一辈的士兵早就死绝的了。我说你别话多,你死了老子也死不了,你再咒我死,搞不好马上你就翘小辫子回家看你老妈去了。过了一会,警报传来,我赶紧钻进了碉堡。恶战之后,当我再钻出来时,发现架我后面的坦克已经没有了。后来一打听才知道,那坦克手在开战后一会就被敌人的坦克压制部队给打爆了头,战后打扫战场时只收到半具尸体。从那以后,我开始相信我是个霉鸟。

让我确信自己是个霉鸟是由于我老婆的死。

我以前是有个老婆,是运输舰的驾驶员。咱俩认识是我战功显赫以后的事。可他妈再显赫没送礼老子就还是个鸟机枪兵!她说她早就知道我在战场上的不死传说。后来一次她送我们八个鸟兵去另一个基地保护新移民的工人,路上她被俩口水虫盯上了。她一时没带护航舰,急了要死。我二话没说,让她打开舱门,带了那几个惊慌失措的新兵蛋蛋下船,围歼了那俩口水虫,然后一路护送她去基地维修。事后她说,明明任务是我送你,最后却变成你送我了。就那以后,她爱上了我,可能战场上的爱情都有点英雄主义性质吧,最后她嫁给我了。我们俩小日子过的还挺滋润的。

后来有一天,她奉命运送一批步枪兵去敌人后方放原子弹,因为任务是偷袭,所以行动要隐秘,因此没有舰队护航。她知道任务危险,临走时对我说:'我如果回不来你怎么办?'我当时开玩笑地对她说:'再娶一个呗。'她听了,脸顿时就阴了,然后就走了。后来就接到了她的阵亡通知,听说被敌人飞龙部队遇上了。我后来有很长一段时间忘不了她临走时那张灰暗的脸。是我杀了她,有时候我就这么想。

据其他兵讲,那后来我就变了。她死之前我是一不抽烟二不喝酒三不赌博四不嫖妓,她死之后我是样样都玩。我现在已经不记得清楚以前什么样了,我只晓得如果以前的我真是那鸟样,那我肯定就是个傻B。咱们这种过了今天不知道明天怎么样的职业,如果不喝不抽不赌不嫖,那还有什么意思啊。我倒宁愿让酒精麻醉地记不起以前的事,那样就是明天就要战死沙场也没多大遗憾了。

今天上头说要重整部队,也应该整了。前几天随我作战的那批人也死的八九不离十了,咱部队就快只剩个番号了。但上头还说引进了什么新战法,改进了部队编制。改进编制?再怎么改,咱们这些并也是前线上的肉垫,鬼知道他改的什么东西。

到了司令部,见到了新兵。上面改了编制,每个部队由一个喷火兵小队长带队。不过令我奇怪的是,每支部队的兵员居然只有以往的一半,干吗这样分?多几个番号壮壮自己的胆啊?

不一会,通告经过无线电耳机传到各个人的耳朵里:'为避免战场上不必要的伤亡,先决定暂实行每支部队中作战士兵与护士参半的编制,由一名士兵带一名专职护士进行战。'

这个通告一播出来,整个广场的士兵顿时欢声雷动。这不仅是因为,在咱星际世界中,小兵要想活的久,就得紧挨护士跑,她可有很大的作用。但以前一般每支部队只配备两名护士,总有因照顾不到而导致非正常减员的情况。现在这样编制,大家再也用不着怕战斗中身后没护士了。

更重要的是,在星际空间这无聊的世界里,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男人。这么一些罕见的女护士和女运输舰驾驶员,几乎就成了'军营军妓'的代名词。哪个士兵要是空虚无聊时,就去勾搭两个搞个一夜情什么的,双方愉快。自从我老婆阵亡以后,跟我上过床的女护士和飞行员的数目连我都记不清了。当然,也可能是我活的太久的缘故吧。所以这一通告一公布,等于每个士兵都拥有了一个专属军妓,你说能不欢声雷动吗?

不过这也引起了机动部队的一片抱怨声。一群坦克手坐在坦克上,看着我们这边的士兵一人牵一个地返回营地,羡慕的口水直流,一脸妒忌的样子。老子心里不禁一阵冷笑:'哼哼!你们平时不是拽了要死嘛?还整天笑我们是轻装备的炮灰!现在怎么快活不起来啦?'

我望着那群坦克手冷笑时,忽然身后冷不丁传来一声轻轻声音:
  
'你好。'
  
我一愣,回头一看,是一名小护士,白色的宇宙服,大大的面罩,看不清里面的脸,不过看外形挺纤小的。

'请问你就是C1-02号么?'她小心翼翼地问。

我瞄了瞄她,当然是通过头盔,她没看见我不屑的目光。然后,点了点头。

'啊,太好了!找到了!'她一下跳了起来。我没想到在战场这种残酷的地方,居然还有女人有兴致跳起来。

'我是你的新搭档。非常高兴以后能和你合作,我叫vrea。'她说完便把手伸给我。

我冷冷的哼了一声,没说话。

她似乎对我既没伸出手和她握手也没出于礼貌性地告诉她我自己的名字而感到很意外,稍微愣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无崇拜地说:

'很早就听说过你。我还在护士学校时,他们就说你战功煊赫,他们还说你是战场上不的不死之神呢!'

'那是因为我太倒霉了。物极必反。'我还是老态度。

'啊,你可真幽默。'她笑了出来。

说老实话,在听惯了战场上那些婊子们的浪笑和淫叫之后,我已经很久没有听过这样纯美的笑声了。仿佛家乡三月冰雪融化后从山上冲下的清冽的甘泉的声音。那一霎那,我眼里闪过了我妻子的影子。

'幽默吗?跟我一起并肩作战人死了一批又一批,那都是叫我给霉的。还有,战场上像你这样话多的人,常常第一个被打死。'我冷冰冰地说。

我看不到面罩后面她的脸是什么表情,反正好长一刻她都站在那没动弹。

'走吧,回去。'我掉转头,向她打了个走的手势。

'好。'她似乎又恢复了白痴似的天真,蹦蹦跳跳地跟在我后面,一路上还东张西望,似乎对什么都感到很新鲜。

后来和她并肩一起经历了几场小的战斗,她一直跟在我后面,不停地为我补血,不少次将我从死亡的边缘挽救回来。这一'半半'编制果然不错,虽然部队的正常战斗员减少了,但是我们居然在人员伤亡降低的情况下获得了比以前更多更大的胜利。

不过她还是那个白痴样,虽然经过这么多战斗,经历了那么多血腥和死亡,变得开始有一点压抑和郁闷。她还是有那么多说不完的话那么多问不完的问题:

'为什么虫族要经常跟我们打仗呢?'

'因为它们野蛮落后没有开化。'

'那为什么我们对付他们那种落后的种族也会有很大的伤亡呢?'

'种族本身的素质所决定,它们身体要比我们强壮坚硬很多。而且,在地球的历史上,落后蛮族征服文明种族的范例太多了。'

'是不是落后野蛮就喜欢到处征服?'

'理论上和实际上来看,都不大错。'

'那我们人类呢?难道我们不也是吗?'

'人也是一个落后的种族,只是在面对虫族时才有点优越感,其实本身也很落后和野蛮

'那为什么连神族也要加入战争?他们不是叫'神'嘛他们也看不透这一切吗?'

'世界上没有住在地上或者天空的神,神只存在于心中。所以的神都是人们臆造出来的一种偶像,是一种对未来美好生活的虚幻构想而已。'

'那就是说大家的战争都是非正义性的喽?那为什么我们的政府还要说我们是为了民族自由而战?'

'战争是无所谓正义和邪恶的,战争只有生存和死亡。战争需要借口,不缺死亡。战争都是因为人们的私欲而产生的,什么民族正义都只是一些统治者口中冠冕堂皇的借口已。'

'那你说我们现在战斗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能迎来最后的和平吗?'

'只要各种种族还存在,地域界限还存在,世界还存在,永久的和平就不会到来。因为人民的私欲是永远不会满足的。在这没有真正永久和平的世界里,去他妈的什么所谓的和平吧!战场才是男人的家!'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