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给盗贼和外挂...
·魔兽世界: 伤痕
·灌高相关:就这样被你感动...
·魔兽世界: 我的她
·初遇帝国时代散记
·三国演义武力排行榜
·无敌怪医--幕末西医外传...
·魔兽世界: WOW给自己的情...
·爱情三国志
·反恐精英小小说:沙漠行动
·名侦探柯南:绝恋跨越千年...
·我是NPC
·传奇系列:一个未完的樱花...
·魔兽世界: 我(一个MM)的...
·岚世记小说:岚
·UO遭遇劫匪
·帝国豪侠传
·樱大战2-望君珍重(下)
·魔兽世界: 60级猎人的另...
·元朝东征日本的历史
·三国之桃园三结义
·魔兽世界: 翼想天开-人妖...
·魔兽世界: 写给钻石眼泪...
·魔兽世界: pve60法师的心...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从<三国演义>看诸葛亮》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03-22 00:00:00

 
历来,有些人认为罗贯中写诸葛有些过分,我以为并非“溢美”,因为他大体上是根据三国志加以放大刻化,这放大不止是艺术手腕,另一原因是陈寿的立场不同,对诸葛亮间有微词,但不敢完全抹杀事实,所以诸葛亮传还不会被打很大的折扣;罗贯中以自己的立场观点,依据总的倾向,必须加以弥补经陈寿打了的折扣,使他还原,同时陈寿在诸葛亮传后关于诸葛氏集的文中有:“……然亮才于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的话,罗贯中偏一反陈寿所评,不止写他的长于治戎,而且饶有奇谋,既可以纠正了三国志记载的不翔实之处,又可以突出形象,而这个人物正式兴汉安刘这一政治任务主要的实际的负责者,突出他,边可为全书的主题思想服务得更好。 

这样看来,三国演义用在诸葛亮这一典型创造上是富有政治意义的,容或有浪漫主义的幻想,但这幻想是积极的,不是消极的。罗贯中依据诸葛亮传写诸葛亮,主要值得是抓住“隆中对”和“出师表”。诸葛亮自出茅庐到死,甚至死后姜维照他的遗嘱行事,都是早在出茅庐之前定下的计划,也就是“隆中对”中原则性的说明,作为随刘备服务的既定计划,确确实实,诸葛亮终一生不管如何困难,总想办法克服困难,通过原计划行事,即使因条件变易而有所改动,也改的不太多,这说明了诸葛亮的计划性极强。罗贯中对他的计划有深切的理解,强调了联吴抗曹,这确是诸葛亮的卓见,所谓:“孙权据江东,已历三世,国险而民附,贤能为之用,此可于为援,而不可图也。”必须联成一条战线,才能对抗“拥有百万雄师,挟天子以令诸侯” 的曹操,而曹操也最怕这一手。第五十六回“曹操大宴铜雀台”时:  游 戏 天 堂 编辑

曹操连饮数杯,不觉沉醉,唤左右捧过笔砚,亦欲作《铜雀台诗》。刚才下笔,忽报:“东吴使华歆表奏刘备为荆州牧,孙权以妹嫁刘备,汉上九郡大半已属备矣。“操闻之,手脚慌乱,投笔于地。程昱曰:“丞相在万军之中,矢石交攻之际,未尝动心;今闻刘备得了荆州,何故如此失惊?”操曰:“刘备,人中之龙也,生平未尝得水。今得荆州,是困龙入大海矣。孤安得不动心哉!” 

就因为曹操完全理解这一可怕的战略,所以矜持不住,不能不动心,不能不“手脚慌乱,投笔于地”。使这样的奸雄也仓皇失措,足证此着不是寻常,更足证诸葛亮的才能、智慧、高人一筹,当他一出茅庐,不久就执行这一战略,赤壁之战便是这一着的具体表现,所以。在赤壁之战的战前部署到两军交锋,用了全副精力来大写特写,并且根据“隆中对”中: 

“荆州北据汉、沔,利尽南海,东连吴会,西通巴蜀,此用武之地。” 

罗贯中便运用艺术技法写出了抢荆州、借荆州、讨荆州、试荆州,当做重点突出部分。同时若完全依据历史编年,由赤壁之战到“跨有荆、益”就不能挤在一个短时期,为了突出地刻画诸葛亮的才能和诸将的武勇,便创造以闪电式的行动,由赤壁之战胜利一直贯到取得成都,文笔之健,真是无比!从去成都之后,整个节奏放慢,然而仍抓住“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写出了热闹场面——“七擒孟获”,甚至还写出了“六出祁山”和“九伐中原”。总之,想象创造,仍不失根据,依史实又不为它束缚,致损失了想象的完整,乍即乍离,掌握了准确的尺寸。 

同时,作者想把兴汉灭魏的主要行动者军师诸葛亮特别突出,有意的把他的出场一延再延,加深了读者对诸葛亮的期待、怀想、渴望!刘备在跃马澶溪之后逢水镜先生司马德操,就知道了有“伏龙、凤雏,两得其一,可安天下”。归途中“忽见市上一人,葛巾、布袍,皂条、乌履,长歌而来”的隐者,以为是水镜先生所说的“伏龙、凤雏”,结果不是,而是徐庶。徐庶给曹操诓走,却借着这个当口说出了“伏龙、凤雏”的来历,并说出了“伏龙”诸葛孔明的闲居地,照理说“伏龙”马上可以见到,却仍劳司马德操再荐,再荐还不能使诸葛亮出场,又来个一访,二访,甚至三访,一边郑重其事,一边“姗姗来迟”,就在这些有意的安排中显出了刘备的“思贤若渴”和诸葛亮的“不同凡俗”。 

“玄德拜请孔明曰:‘备虽名微德薄,愿先生不弃鄙贱,出山相助,备当拱听明诲!’孔明曰:‘亮乐于耕锄,懒于应世,不能奉命。’玄德泣曰:‘先生不出,如苍生何?’言毕,泪沾袍袖,衣襟尽湿。孔明见其意身诚,乃曰:‘将军既不相弃,愿效犬马之劳!’玄德大喜…… 

次日,辙口均回,孔明嘱咐曰:‘吾受刘皇叔三顾之恩,不容不出。汝可躬耕虞此,勿得荒芜田亩。待吾功成之日,即当归隐。’” 

这便是最著名的“茅庐三顾”和“隆中一对”,全部三国故事的主要关键,兴汉灭魏的一切行动由此发端;诸葛孔明的军事、政治、外交才能也由此开始施展。文章是写得够好的,故事是说得热闹的,然而这还是小事,重要的是凭借诸葛亮的的策划指挥纵横捭阔,的所思、所言、所行,不止活画出一个不世出的英雄人物的形象,也贯彻了主题所规定的政治任务。 

在诸葛亮出茅庐后接下“伯望烧砘”、“火烧新野”两次获胜;可是曹操的声势过分浩大,一时无法抵抗 ,所以终有当阳一役的大败,至于刘豫州不得不“败走汉津口”,这时的情势真是危机万分,眼看刘备一蹶不振,诸葛亮也濒于束手乏策了。同时,曹操又提百万之众,乘战胜的余威杀奔江东而来,这要席卷天下的声势多么浩大! 

在这样的当口,惟有那样大的饿才能和魄力来扭转局势呢?不用说,谁都会寄希望于自比管仲、乐毅的诸葛亮身上,因为他不止有才能、有魄力,他还是时以兴汉为念,且能实现当时人民的意志的人。 

开始决不能马上有军事行动,仅显其外交的才能,于是乎出现了被胡适贬值过的“舌战群儒”。但是江东是人才荟萃之所,舌战决不易胜,更糟的是曹操在他未到之前已有一封恐吓信给了孙权,所谓:“今统雄兵百万,上将千员,欲与将军会猎于江夏,共伐刘备,同分土地,永结同好。”已经吓得“峨冠博带”的群儒个个抖颤,一心只想投降。总之,投降的气氛已笼罩吴国上下,孙权虽还在犹豫,欲降的成分也比欲战居多,诸葛亮想以口舌之能扭转这个趋势,该有多难? 

所以在这一回中的问难答辩虽多,主要的不过是以上这两节: 

(一) 答虞翻的: 

“孔明曰:‘曹操受袁绍蚁聚之兵,劫刘表乌合之众,虽数百万,不足惧也。’” 

几句话就说中了群儒的心病。他们惧的是百万雄师,孔明居然说是“蚁聚”、“乌合”的部队,如果说这不是真的,却大半是事实,这话纵动不了群儒的新,至少孙权不能不动心的。 

(二) 答薛综的: 

“孔明厉声曰:‘薛敬文安得出此无父无君之言乎?夫人生田地间,以忠孝为立身之本。公既为汉臣,则见有不臣之人,当誓共戮之,臣之道也;今曹操祖宗叨食汉禄,不思报效,反怀篡逆之心,天下之所共愤,公乃以天数归之,真无父无君之人也。不足与语,请勿复言!’” 

这一段话在今天的我们听来,岂止是迂腐,而且是封建透顶之论。但在那一个年代,也只有这样的话最动听,何况他的目的就在兴汉讨曹,正好趁这个机会把这个大道理搬hulai ,同时,在为吴国之君父的孙权面前说这样的话,风显得动听,孔明厉声侃侃而谈,就为了理直气壮;并且,孔明少时避乱出外,接着躬耕垄亩,不读死书,有丰富的现实生活经验和政治上的实际知识,他深知孙权对目前的时间未做最后决定,一要用话先打动孙权的心,然后后才有办法说出必要的话,因此,只要舌辩胜了无实用的群儒,便露出了转机之兆。 

然而,能说会道,在诸葛亮身上是算不得什么的,要是说是他的了不起的才能的话,该是和孙权的谈话及后来的“智激周瑜”。这都能抓住对方的性格、心理,跟着对症下药。因此“智激周瑜”一回书的一切铺排,也只为了以下一段主要文字: 

肃先问瑜曰:“今曹操驱众南侵,和与战二策,主公不能决,一听于将军。将军之意若何?”瑜曰:“曹操以天子为名,其师不可拒。且其势大,未可轻敌。战则必败,降则易安。吾意已决。来日见主公,便当遣使纳降。”鲁肃愕然曰:“君言差矣!江东基业,已历三世,岂可一旦弃于他人?伯符遗言,外事付托将军。今正欲仗将军保全国家,为泰山之靠,奈何从懦夫之议耶?”瑜曰:“江东六郡,主灵无限;若罹兵革之祸,必有归怨于我,故决计请降耳。”肃曰:“不然。以将军之英雄,东吴之险固,操未必便能得志也。” 



二人互相争辩,孔明只袖手冷笑。瑜曰:“先生何故哂笑?”孔明曰:“亮不笑别人,笑子敬不识时务耳。”肃曰:“先生如何反笑我不识时务?”孔明曰:“公瑾主意欲降操,甚为合理。”瑜曰:“孔明乃识时务之士,必与吾有同心。”肃曰:“孔明,你也如何说此?”孔明曰:“操极善用兵,天下莫敢当。向只有吕布、袁绍、袁术、刘表敢与对敌。今数人皆被操灭,天下无人矣。独有刘豫州不识时务,强与争衡;今孤身江夏,存亡未保。将军决计降曹,可以保妻子,可以全富贵。国祚迁移,付之天命,何足惜哉!”鲁肃大怒曰: “汝教吾主屈膝受辱于国贼乎!”孔明曰:“愚有一计:并不劳牵羊担酒,纳土献印;亦不须亲自渡江;只须遣一介之使,扁舟送两个人到江上。操一得此两人,百万之众,皆卸甲卷旗而退矣。”瑜曰:“用何二人,可退操兵?”孔明曰:“江东去此两人,如大木飘一叶,太仓减一粟耳;而操得之,必大喜而去。”瑜又问:“果用何二人?”孔明曰:“亮居隆中时,即闻操于漳河新造一台,名曰铜雀,极其壮丽;广选天下美女以实其中。操本好色之徒,久闻江东乔公有二女,长曰大乔,次曰小乔,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操曾发誓曰:吾一愿扫平四海,以成帝业;一愿得江东二乔,置之铜雀台,以乐晚年,虽死无恨矣。今虽引百万之众,虎视江南,其实为此二女也。将军何不去寻乔公,以千金买此二女差人送与曹操,操得二女,称心满意,必班师矣。此范蠡献西施之计,何不速为之?”瑜曰:“操欲得二乔,有何证验?”孔明曰:“曹操幼子曹植,字子建,下笔成文。操尝命作一赋,名曰《铜雀台赋》。赋中之意,单道他家合为天子,誓取二乔。”瑜曰:“此赋公能记否?”孔明曰:“吾爱其文华美,尝窃记之。”瑜曰:“试请一诵。”孔明即时诵《铜雀台赋》云:“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建高门之嵯峨兮,浮双阙乎太清。立中天之华观兮,连飞阁乎西城。临漳水之长流兮,望园果之滋荣。立双台于左右兮,有玉龙与金凤。揽二乔于东南兮,乐朝夕之与共。俯皇都之宏丽兮,瞰云霞之浮动。欣群才之来萃兮,协飞熊之吉梦。仰春风之和穆兮,听百鸟之悲鸣。天云垣其既立兮,家愿得乎双逞,扬仁化于宇宙兮,尽肃恭于上京。惟桓文之为盛兮,岂足方乎圣明?休矣!美矣!惠泽远扬。翼佐我皇家兮,宁彼四方。同天地之规量兮,齐日月之辉光。永贵尊而无极兮,等君寿于东皇。御龙旂以遨游兮,回鸾驾而周章。恩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周瑜听罢,勃然大怒,离座指北而骂曰:“老贼欺吾太甚!”孔明急起止之曰:“昔单于屡侵疆界,汉天子许以公主和亲,今何惜民间二女乎?”瑜曰:“公有所不知:大乔是孙伯符将军主妇,小乔乃瑜之妻也。”孔明佯作惶恐之状,曰:“亮实不知。失口乱言,死罪!死罪!”瑜曰:“吾与老贼誓不两立!”孔明曰:“事须三思免致后悔。”瑜曰:“吾承伯符寄托,安有屈身降操之理?适来所言,故相试耳。吾自离鄱阳湖,便有北伐之心,虽刀斧加头,不易其志也!望孔明助一臂之力,同破曹贼。”孔明曰:“若蒙不弃,愿效犬马之劳,早晚拱听驱策。” 

诸葛亮素闻周瑜的英名,又在前头知道了文官大抵主和,武将大抵主战,周瑜是武将的领袖,岂有主相知理?周瑜的一番假话之为假,聪明的诸葛亮当然知道,鲁肃一时为爱国的感情所蔽,所以认以为真,不一定完全为了太忠厚之故,而且鲁肃并不愚昧庸懦,相反得是位有政治才能的人。诸葛亮以二桥刺激周瑜一节是本回书主要点,写来极有风趣。 

在这几回书中,都只刻画诸葛亮的智慧和口辩之高,连在赤壁之战中也以正面写周瑜,侧面写诸葛,在战后才把笔锋转到专写诸葛亮的军事才能上面,这正是在他出茅庐前的既定计划,由此开始实行罢了。他是以赤壁之战打溃曹操的百万雄师,使得他不得不引军北去,从此休整需时,短期中不能妨碍诸葛亮,阻碍他照计划的发展,主要的,因为刘备在这时还没有根据地,更谈不上有更大的作为,所以,在赤壁之战后必须马上以闪电的手段抢取地盘,因此,他大大地发挥了军事的才能,接二连三地夺取了荆、襄一带几郡,作为由此发展到两川的基础,也就因此气坏了周瑜。 
在演义中写诸葛亮的军事才能的章节实在太多了,这里我认为最深入人心的两件战事就是:一、“七擒七纵”,。演义中抓住出师表中“五月渡泸,深入不毛”这两句话来生发,可说是三国演义中诸葛亮传的一个重要关目,描出存在诸葛亮身上的许多优点,很鲜明而具体的刻画出诸葛亮的思想作风。 

征南是诸葛亮未出茅庐时既定计划中的一部分,就是“隆中对”中的“西和诸戎,南抚夷越”。在刘备死后,他依然念念不忘于“恢复中原”,如果真的要去“北定中原”,一定要先巩固后方,所以他对后主说: 

“今臣先去扫荡蛮方,然后北伐,以图中原,报先帝三顾之恩,托孤之重。” 

他忠于汉室,自始至终为一种崇高的爱国精神所驱使,便不管王连的劝阻,毅然出兵,而罗贯中也完全同情这样做法,所以在此又乘机表现诸葛亮的有才能、有毅力,更刻画这样的人所难能的谦虚,写他先请教于永昌高士吕季平,因而得到“平蛮指掌图”,又请教于马谡,决定了“心战为上”的战略,征南所以成功,就凭借这两点。书中不厌其详地描写七擒七纵,固然由攻心的战略出发,实际还是由“隆中对”的“西和诸戎,南抚夷越”的“和”、“抚”两字来,因之书中极写他的先加以威,次待之以仁,终示之以信,使符合这“和”、“抚”的目的,而这目的又服从于一个大的目的——“恢复中原”,因之,终得到这样的总结: 

孟获垂泪言曰:“七擒七纵,自古未尝有也。吾虽化外之人,颇知礼义,直如此无羞耻乎?”遂同兄弟妻子宗党人等,皆匍匐跪于帐下,肉袒谢罪曰:“丞相天威,南人不复反矣!” 

又因为诸葛亮是最颂扬的大政治家,虽已在七擒七纵中表现出来,但书中仍要在尾声中刻画他的高人一筹的才智和政治家的风度: 

长史费祎入谏曰:“今丞相亲提士卒,深入不毛,收服蛮方;目今蛮王既已归服,何不置官吏,与孟获一同守之?”孔明曰:“如此有三不易:留外人则当留兵,兵无所食,一不易也;蛮人伤破,父兄死亡,留外人而不留兵,必成祸患,二不易也;蛮人累有废杀之罪,自有嫌疑,留外人终不相信,三不易也。今吾不留人,不运粮,与相安于无事而已。”众人尽服。…… 

再则,对于诸葛亮先征南,巩固后方,然后大举攻魏,恢复中原以及诸葛亮处理征南事件的方法和风度,完全首肯而予以颂扬;可是其中却不无矛盾,因为战争总是要死人,很难免残酷的行为,人民对战争又总是厌恶的,只能赞成呐喊总正义的或出于不得已的用兵,同时希望“兵不血刃“,反对残杀,所以也有这样的情况: 

……满谷中火光乱舞,但逢藤甲,无有不着。将兀突骨并三万藤甲军,烧得互相拥抱,死于盘蛇谷中。孔明在山上往下看时,只见蛮兵被火烧的伸拳舒腿,大半被铁炮打的头脸粉碎,皆死于谷中,臭不可闻。 

可见罗贯中是不同意这种残酷的屠杀,不得不写出了当事者的感受,实则就是罗贯中对这过分残忍的行为的谴责: 

孔明垂泪而叹曰:“吾虽有功于社稷,必损寿矣!”左右将士,无不感叹。 

孔明的自责,分明就是作者对孔明的责备,不止这一次,又在另一方面表示了同样的态度,征南胜利班师回朝时祭泸水上的阴魂这一描写,表面上看来是一番迷信的描写,却具有批判的实质,表现了孔明,乃至作者和人民对战争行为的复杂的矛盾心理,完全是现实主义的。 

接着表现孔明军事才能的就是妇孺皆知的“空城计”。 

诸葛亮在平定南蛮后,西蜀的后顾之忧没有了,跟着要执行北定中原的最高任务,就在这过程中,出现了惊险的场面“空城计”。按史实,这是虚构的情节,裴松之在三国志注已辨其无;三国志平话也只写出了“失街亭”和“斩马谡”,这中间并没有“空城计”。那么,是不是罗贯中毫无依据地杜撰的呢?不是,根据是有的,不过不是正史,而是蚁聚郭冲的记载。郭冲三事说: 

亮屯于阳平,遣魏延诸军,并兵东下,亮惟留万人守城。晋宣帝率二十万众拒亮,而与延军错道,径至前,当亮六十里所,侦候,白宣帝,说亮在城中,兵少力弱。亮亦知宣帝垂至,已与相逼,欲前赴延军,相去又远;回迹反追,势不相及。 

将士失色,莫知其计。亮意气自若,敕军中皆卧旗息鼓,不得妄出庵幔,又令大开四城门。扫地却洒。宣帝常谓亮持重,而猥见势弱,疑其有伏兵,于是引军北趣山。 

明日食时,亮谓参佐,拊手大笑曰:“司马懿必谓吾怯,将有疆伏,循山走矣!”候逻还白,如亮所言。宣帝后知,深以为恨! 

罗贯中通过对这一事件的巧妙处理,显示出了诸葛亮在军事上的特殊才能,同时突出了诸葛亮其他一些不平凡的优点。演义中“空城计”安排在“失街亭”这一战略错误的重大事件之后和“斩马谡”之前,这样便使前于此的街亭之失的意义也突出了,令人知道这是军事上的重大损失,才使后于此的处斩马谡十分应该,描写出了诸葛亮的坚持原则,执法严明,同时还写出他怀着同情之心,挥着眼泪斩马谡,写出诸葛亮的内心矛盾,终由忠诚于主国利益的道义上的责任战胜了私人的友谊,毅然地斩了马谡,他的眼泪、他的言辞、他的掌握原则,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不仅此,另一个目的也达到了,那就是以“空城计”一事显出诸葛亮不是胡适所说的“神机妙算的道士”,而只是懂得生活发展规律,善于掌握敌人性格,于是显出他有惊人的料人、料事的特殊的本领和在任何重大的紧张的场合决不惧怯,依然能冷静地思考,运用他那特高的智慧,确是个大军事家的形象,然而,是人就会有失误的。书中街亭将失之前就写了杨仪问过孔明:“若街亭有失,吾等安归?”这就说明了街亭是军事上的重要据点,决不可失去了,但孔明还是用错了马谡,而使得情势偏是出现这样的意外: 

忽然十余次飞马报到,说:“司马懿引大军十五万,望西城蜂拥而来!”时孔明身边别无大将,只有一班文官,所引五千兵,已分一半先运粮草去了,只剩二千五百军在城中。众官听得这个消息,尽皆失色。孔明登城望之,果然尘土冲天,魏兵分两路望西城县杀来。 

在这样措手不及的紧急情势下,所谓“情急智生”才想到使用“空城计”,不得不弄险,然而这样的弄险在孔明事后所说的“吾兵只有二千五百,若弃城而走,必不能远遁。得不为司马懿所擒乎?”的十分紧张的客观情势下逼出来的。这说明了孔明不是会神机妙算的 ,而是有智慧、有胆略的大军事家,依靠自己的智慧和胆略镇定地战胜困难。 

孔明传令,教“将旌旗尽皆隐匿;诸军各守城铺,如有妄行出入,及高言大语者,斩之!大开四门,每一门用二十军士,扮作百姓,洒扫街道。如魏兵到时,不可擅动,吾自有计。”孔明乃披鹤氅,戴纶巾,引二小童携琴一张,于城上敌楼前,凭栏而坐,焚香操琴。 

却说司马懿前军哨到城下,见了如此模样,皆不敢进,急报与司马懿。懿笑而不信,遂止住三军,自飞马远远望之。果见孔明坐于城楼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左有一童子,手捧宝剑;右有一童子,手执麈尾。城门内外,有二十余百姓,低头洒扫,傍若无人,懿看毕大疑,便到中军,教后军作前军,前军作后军,望北山路而退。 


“空城计”这一个惊险的场面,既生动,又同时表现出了孔明和司马懿两个人的性格。孔明的大胆、镇静,司马懿的胆怯、多疑。诸葛亮在这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弄险”,但他敢于“弄险”不是一般的“孤注一掷”式的图侥幸,而是掌握了对方的心理。司马懿和他自己也说明了这一点: 

次子司马昭曰:“莫非诸葛亮无军,故作此态?父亲何故便退兵?”懿曰:“亮平生谨慎,不曾弄险。今大开城门,必有埋伏。我兵若进,中其计也。汝辈岂知?宜速退。”于是两路兵尽皆退去。孔明见魏军远去,抚掌而笑。众官无不骇然,乃问孔明曰:“司马懿乃魏之名将,今统十五万精兵到此,见了丞相,便速退去,何也?”孔明曰:“此人料吾生平谨慎,必不弄险;见如此模样,疑有伏兵,所以退去。吾非行险,盖因不得已而用之。此人必引军投山北小路去也。吾已令兴、苞二人在彼等候。”众皆惊服曰:“丞相之机,神鬼莫测。若某等之见,必弃城而走矣。” 


事实上情势太紧迫,身边兵又太少,即使要逃也逃不脱,只有揣摩对方的心理,走这一险着,以孔明那样丰富生活实践知识经验的人,自然有可能正确地掌握多年交手的司马懿的心理,同时,司马懿知道他“平生谨慎,不曾弄险”。因此推测这一回不是弄险,而是“必有埋伏”;诸葛亮知道他“料我平生谨慎,不曾弄险”,所以敢于弄一次险。 


其实诸葛亮的内政才能比外交军事的才能强,三国演义是写战争的书,所以在这方面写得不多,只特别用力写他的军事才能,突出而具体,也因此三国演义竟被后人视为战略战术的教科书。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