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大航海小说:莉露的爱情故...
·魔兽世界: 奥格瑞玛月亮...
·孙悟空因何前强后弱
·魔兽世界: 曾经的M&M组合...
·大话西游-魔法门英雄无敌...
·魔兽世界: 读《出卖心碎...
·恶搞!英文版三国人名翻译...
·少林足球星际版 
·大唐双龙传——之星际争霸...
·魔兽世界: 魔兽生活之懵...
·魔兽世界: wow让我最有感...
·魔兽世界: 爱恨交织的WOW...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吕布...
·魔兽世界: 后悔了
·鬼武者の 鬼道
·魔兽世界: 先爱上老公,...
·魔兽世界: 行走在艾泽拉...
·生化回顾 
·阿凡提的故事之星际版
·UO现实中毒症
·魔兽世界: 闲聊我在wow的...
·千年VS红月
·跳动的火影
·KOF因缘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本章续《小妖II第二章》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04-10 00:00:00

   漆黑的夜晚,雷雨交加,一道闪电劈在一棵枯树上,燃起熊熊大火。

 山峰上一座孤立的城堡,烛光把一个身影映在窗户上,一双眼睛放射出诡异的光芒。
游 戏 天堂 编 辑
 “可以让我看看你的研究了吧?”女巫悠然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杯茶。小妖抱着菠萝渣渣的脖子,四处打量着房间内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那里面浸泡着奇形怪状的各种怪物胚胎。

 窗边的身影慢慢转过身来--这是一张老人的脸,满是胡须的面颊与精光四射的双眼构成了他脸上独特的风景。“你就睁大眼睛,见识我伟大的研究吧!”他张开双臂,一道电光在窗外闪过,管风琴无人自唱,座座烛台从地板上缓缓升起,刹那之间灯火辉煌,整个房间笼罩在一片神秘的气氛中。

 一个放着羊皮纸的木桌出现在房间中央,女巫眼睛里闪动着激动的光芒。

 老者拿起桌上的羊皮纸,在虚空中挥舞着:“这个就是我研究的究极模样...极模样...模样...模样...!”(回音)又一道闪电劈了下来,避雷针断裂;墙边的座钟指针乱旋,远处传来隐约的钟声......

 羊皮纸在桌面上铺开,女巫靠近木桌,仔细的端详着这幅草图。

 “怎么样,感想如何?”老者观察着女巫的表情。女巫呆呆的看着图纸。

 “怎么样,我的研究?”

 女巫大力地住桌上一拍:“这件事,当我们没有谈过!”

 “为什么?你不是说好要协助我研究的吗?”

 “但是,这个的话就要另当别论!”女巫气急败坏的样子。

 小妖好奇的凑了过来,够着桌子看那张奇怪的图纸。

 靠海的小村庄,人们惊惶失措地四处奔逃。

 龙放肆的啸叫着,四处喷着火;海蛇盘绕在一座雕像上,不断地吐着舌头;两只怪兽中间,一个人形生物正在大叫着:“哇啊啊!”三个头相连的地方,类似鳞片的身体上,四只肉翅缓缓的扇动着,它身后一条长长的尾巴一直拖到海里。

 “妈,那个好奇怪哦!好奇怪!”一个流着鼻涕的胖男孩指着那怪物傻乎乎的道。

 男孩的妈妈轻声的告诫儿子:“嘘,不可以用手指着它!” “可是真的很奇怪嘛!”胖男孩的手指还是指着那只怪物。

 “嘘!”旁边的大人们都发出禁声的告诫。

 “真的很奇怪嘛!”

 “不可以说老实话!”“对,小弟,跟它扯上关系,会被传染怪病的!”

 三头怪中间的那个头听见这些话,已经开始咬牙切齿。

 人群中,讨论还在继续着:“可是真的好奇怪!”“大家当然都知道奇怪!”“对!”“对!”

 三头怪终于发作了,一道火光窜了出来:“爆炎阵!天极寒冰!陨石召来!......”

 (以上出于小妖当时的想像)

 “哈哈哈哈哈!”小妖捂着肚子笑翻在地,这张图纸赫然是以女巫为样本做出的奇怪生物。 “龙的翅膀,海蛇的头,普拉斯恶魔的身体,”老者不屑地看着正在地上打滚的小妖,:“再加上你的人头,做出合体超级奇美拉,你的FANS一定增加!”

 “会增加才有鬼!”女巫已经气得不行了,“小宝!你再笑给我看!”

 小妖一翻身坐了起来,虽紧咬双唇,眼泪还是花花地从眼角飙出来。女巫再也忍不住了,一脚把桌子踢翻在地:“就算是用复制人,让长相跟我一样的奇美拉在外面走动,会给我带来麻烦!”

 老者失望地看着女巫:“这你放心,我不用复制人,就用你本人。”他弯腰把图纸捡起来。

 “原来如此,这样的话......”女巫把桌子轻轻的扶起来:“......更不可以!”她一掌把桌子劈为两半!

 “Ahahahaa”从门外传来高笑声,女巫和老者均是一凛。

 莎莉娜优美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竟然在人家优雅午睡时趁隙而出,你们在商量什么好事呢?”她的目光落在老者手中的羊皮纸上。女巫心知不妙,急忙去抢,哪知老者抢先一步把羊皮纸递到了莎莉娜手中。

 “没什么,我想做这东西,所以正请求她协助。”

 莎莉娜仔细的看着这奇形怪状的东西,脸上渐渐泛出红晕,眼波流转中,颤抖的嘴唇吐出这样的话:“多么正点啊!”

 女巫蹬蹬后退几步,吃惊地看着她。小妖心想:“睡得连时间都搞不清楚的人,还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个我来帮你!”莎莉娜对老者说。

 “等...等等!莎莉娜,你想干嘛?”

 “苏莎莉斯,你太不成熟了,竟然无法理解这充满机能之美的设计!”

 老者赞同地点点头。

 女巫已经气到极点,只见她两手一举,一团电光在她头顶形成:“连环电击!”小妖急忙运起灵壁。

 “啊~~~”从城堡里传出两个惨叫声,跟着又是一阵闪光:“爆炎阵!长冰钉!......”

 一个月后。

 正午时分,太阳笑呤呤地看着在丛林里休息的旅行者们。

 “唉,太可惜了!”莎莉娜对女巫说。“什么啊?”“就是把你做成奇美拉的那个计画啊!” “都那么久的事了,我好容易才忘掉!” “哪有说忘掉就掉的?”莎莉娜忿忿地说,“当时是谁修理那个老头还波及到我的?”

 “自己不小心,连这点默契都没有,唉!”小妖靠在菠萝渣渣肚皮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莎莉娜把矛头指向小妖。

 “出来吧!”女巫对着树丛道。莎莉娜和小妖转头一看,树丛里齐刷刷站起几个蒙面人。当先一人发问道:“你就是苏莎莉斯?”“我是!”女巫还是那副什么也不怕的样子。

 “乖乖跟我们走,要不然......哼哼!”

 “就要使用暴力?” “就是这样!”

 “Ahahahaa...你们好大胆子,敢无视我莎莉娜的存在!”莎莉娜靠近蒙面人。几个蒙面人因为她的笑声同时退了一步。“机会!”女巫手中光芒迭起,“爆炎阵!”一声巨响,火光冲天......

 尘埃散处,莎莉娜与几名蒙面人掉落地上。“好了,只剩你一人了。”女巫对着树上说道。

 树上的隐藏者结结巴巴的道:“不...会吧?竟然毫不顾忌自已的同伴......”女巫看了看昏倒地上的莎莉娜,笑道:“莎莉娜很坚强,没关系!”

 “没关系,你......”蒙面人惊叫着跳下树,逃进树丛中。

 “小宝你们没事吧?”

 小妖收起灵壁,点了点头。“找了我苏莎莉斯的碴儿之后,还能平安无事的回去吗?”女巫冷笑着。 

 蒙面人拼命地狂奔着,直到力竭,他上气不接下气地瘫在地上喘着气:“总...总算逃掉了。”

 “怎么样?跑不动了吗?”女巫的声音从他头上传来。蒙面人抬头一看,女巫正悠闲地坐在一块大石上面。

 蒙面人惊慌地指着女巫:“你...你是鬼吗?”

 “我只是用了一些小魔法,先到这里来等你呢!接下来嘛......”

 蒙面人拼命地向女巫磕头:“请放过我吧!”

 正在此时,从一块石头后面传来奇怪的笑声:“XioXioXio......”女巫瞳孔缩小:“这个声音难道是?” 一个老者从石头后面走了出来,他做了个手势让蒙面人离开。蒙面人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他们本领的确不错,但还是敌不过天生的女巫苏莎莉斯。”老者皮笑肉不笑的道。

 “不好了,果然是奇美拉发烧友的迪欧姆老头!”女巫心知不妙,被这个老头缠上可不那么好玩,“你还没学会教训,想拿我当目标?”

 “你很强,不愧是我盯上的猎物!”迪欧姆老头一挥手,从石头后面齐刷刷地站出十个人影,“但是,遇上这些人,就另当别论了!”

 女巫环视四周,并没有发觉较强的气息:“你说得挺有趣,他们到底有何绝技啊?”

 “你知道拷贝荷姆库鲁斯吧?” “那是用动物骨与魔法药混合人血做成的人造人。”

 “不错,我又进一步研究,发明出用一根头发或一小片指甲,就能制造拷贝荷姆库鲁斯的方法。以前你们到过我的研究所,要在研究所找出不小心掉落的几根头发,并不是件难事。”

 女巫暗忖道:这表示他做了十个我的复制人,虽然复制人的能力跟我一样,但是记忆、经验与技术,应该是无法拷贝的,也就是说,她们无法使出我会的魔法。“你要是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苏莎莉斯的话,就放马过来吧!”

 “那我也不客气了,大家上!”

 十个黑影一齐把身上的黑布抛起,女巫定睛一看,却不是自己的拷贝,是莎莉娜的!女巫一头从岩石上栽了下来。 “Ahaaa...”十个莎莉娜放声高笑着,慢慢向女巫靠了过来。女巫趴在地上望着这群高笑的复制人:“好可怕......”

 复制人们围着女巫,什么也没做,只是放声高笑着。

 女巫面部开始发黄,发绿,发青,最后眼前一黑,不醒人事......

 真正的莎莉娜慢慢睁开眼睛,一个翻身跳了起来,四周一看,只有小妖在和菠萝渣渣在那里玩。“苏莎莉斯呢?”莎莉娜问小妖。

 小妖从菠萝渣渣身下探出头来:“苏斯姐姐让我们在这里等她。”

 “哼,说什么也不信,一定是抛下我们一个人走了。想撇下我莎莉娜,没那么容易!Ahahaha...”莎莉娜的笑声在整个山谷回荡着。

 附近的村庄里,村民们惊惶失措。

 “妈妈,好可怕。”小男孩紧紧抱着母亲。

 “又是那个笑声......”人们心惶惶地望着山谷的方向。老太太们跪在神龛前拼命地求神保佑,婴儿不断地哭泣着......

 “苏莎莉斯,你也有落败的一天啊!”兀鹰般的眼睛闪着激动的光芒。(“没错,就是我!我又回来啦,大家想我吗?”)

 城堡一个小房间内,匪首同迪欧姆老头一起看着床上昏睡的女巫。

 “盗贼集团就是被这个女孩打败的?”

 “你鸡蛋里挑骨头!”

 “我知道你愤恨的心情,但你别乱来,她是我实验中不可缺少的材料。” “我知道,你说过很多次了,所以我才......”

 “当我的赞助人是吗?这句话我也听过很多次了!”

 “总之快把她做成奇美拉就好了。”

 “等一下,还有些材料不足。”

 “哦,你尽量说出吧!”

 “那就拜托你了,”迪欧姆老头扳起手指:“找来一只普拉斯恶魔跟红龙跟大海蛇......”

 匪首艰难地咽下口水:“这......你不足的材料非常多哦!”

 “活捉龙和恶魔跟活捉苏莎莉斯比起来,哪边困难?”

 匪首看着女巫,额上汗水直淌下来:“对了,后面那些要怎么处理?”十个复制人整齐地站在屋角。 “她们什么也不会,只会一直傻笑,”匪首低声告诉老头,“而且食量惊人,拿酒当水喝,光养她们就快破产了。”

 “话是这么说...”迪欧姆老头抚着胡子,“当初我向服装店订十套那种衣服,才是大丢面子呢!”

 “你有没有看过这个女人?”莎莉娜把一张女巫的画像给酒吧老板看。

 “没见过。”

 莎莉娜端起鸡尾酒,一饮而尽:“苏莎莉斯,想不到你居然花费这么多精神来躲我!可是!你别以为这样就能把我耍得围围转!”她一拂头发,又开始笑了:“Ahahaha...”

 酒吧里乱做一团,酒客们纷纷夺路而逃,顷刻之间,酒吧里变得空荡荡的。 酒吧老板从桌子底下露了半个头出来,带着哭腔说道:“原来那笑声是你的,我不要钱了,你快走!”

 莎莉娜摇了摇头:“唉,像我这样的天才,到什么时代都不受人理解!”

 山谷里,小妖抱着菠萝渣渣睡着了。


 迪欧姆老头的城堡里,匪首惊惶失措地跑进实验室:“不好了!”

 “什么事,吵死了!”

 “那个叫莎莉娜的女人,在镇子里到处打听呢!”

 “好吧,我会想办法的!”


 清晨,镇里的中央广场。

 “好久不见,我忘记你的名字了。”莎莉娜看着这个老头。

 “我叫迪欧姆,抱歉,让你大老远跑过来!我是不会把苏莎莉斯还给你的!” “哼,别以为光凭这套说辞,我就会让你独占便宜!”

 “那可未必,再过几天,我做奇美拉的材料就要凑齐了。到时候,史上最强的超级奇美拉就要诞生了!”

 “别笑死人了,不管发生什么事,请客绝不能少掉我一份!”

 旁观者甲:“我看这两人好像在各说各话!”

 旁观者乙:“两个当事人都没注意到耶!”

 “好吧,你想抢回苏莎莉斯的话,就得先打倒我!可是事情没那么简单,你们出来吧!”迪欧姆老头大声叫道。

 广场水池里,一支支柔弱的手臂举了起来,埋伏在这里的复制人们站了出来,高声地笑着:“Ahaaa...”

 一阵旋风卷过,人们四处逃散,原本喧闹的广场即刻冷清下来。 “怎样?”迪欧姆老头得意地哼了一声。

 莎莉娜带着自信的微笑:“还是太菜了!”她回身一指水池里的复制人们:“你们十人...十人...人”(回音)

 “你们的笑声是华而不实的模仿!你们真以为这样就能征服世界吗?”

 迪欧姆老头感到有些不对劲。

 “我的笑声,是在至高无上的优越感,与对自我的绝对肯定之下笑出来的!”复制人们认真地听着。

 “你们没有那些内涵,想学我笑,还早十年呢!”莎莉娜说完,把手优雅地放在嘴边:“Ahahaha...”

 十个复制人学着她的笑声:“Ahahaha...”

 莎莉娜又换了一种姿势:“Ahahahaa...”“Ahahaha...”

 “大事不好了!”迪欧姆老头逃走。

 莎莉娜和复制人们的笑声在整个村庄上空回荡着。


 小妖觉得自己的肚子是越来越饿了,它枕在菠萝渣渣的肚子上,听着那雷鸣般的声音,“唉,苏斯姐姐怎么还不回来呢?”

 一个老婆婆担着一挑东西过路,看见小妖的样子,就好心地把一袋土豆给了它。小妖感激地连声道谢,然后对菠萝渣渣说:“小波,我们有吃的了!”菠萝渣渣醒过来,看见一堆食物放在面前,张口就啃。小妖没能拦得住它,一堆土豆全进了菠萝渣渣肚子里。“至少也要烤熟了吃吧?”小妖无奈的道。菠萝渣渣脸红红的,从它肚子里又传出雷鸣般的声音。 “咦?你不是刚吃了那么多东西吗?怎么还饿?”

 只听噗的一声巨响,从菠萝渣渣屁股下面透出一股褐色的气体......


 “大事不好了!”迪欧姆老头推开房门大声喊叫。匪首从梦中被惊醒,迷惘地问道:“怎么了?”

 “莎莉娜那个人,可能比苏莎莉斯更可怕!”迪欧姆老头浑身发抖。“怎么说?”

 “我做的复制人,也就是她的复制人,全部都输给真人!”“输了吗?”“不,不是...被她驯服了!”

 匪首跌倒在地:“被驯服了?”

 这时候远远地传来高笑声。匪首和迪欧姆老头奔到了望台上一看,只见远远的树林那边扬起混混的尘烟,高笑声正是从那里发出的,她们正向着城堡而来。 匪首和迪欧姆老头各自咽下大量口水,跑到一个断崖前。

 “真的要这么做吗?”“你有更好的办法?”“......”

 “扑嗵”两声,匪首和迪欧姆老头跳水逃亡。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实在难以用言语来形容:莎莉娜带着她的复制人们一路奔上山峰,城堡的门被大力踢开,她们一个房间又一个房间地寻找女巫。所过之处吊灯坠地,桌翻椅倒,门墙破损,好端端的一个城堡被她们搅得一塌糊涂......

 终于,莎莉娜与她的复制人们来到女巫的床前。

 “哼,终于被我找到了,苏莎莉斯!竟然雇用奇怪的人来阻止我,你真的以为那样就能甩掉我吗?Ahahaha...”笑声再起。

 “喂,你完全不听我讲话,不要以为我会看在你吃安眠药的份上就死心,”莎莉娜双手举起:“迪苦利亚利...”(咒文)一道详和的光芒在女巫身上弥散。

 女巫缓缓睁开眼睛,入眼却是众多的莎莉娜,她翻了个身,又睡了。

 “不行,她的精神太脆弱了,”莎莉娜对着复制人们说道:“你们先回避一下。”复制人们点点头,退了下去。

 莎莉娜摇了摇女巫的肩膀:“苏莎莉斯,苏莎莉斯!”女巫含糊地道:“莎莉娜?”

 “叫什么莎莉娜?你的头脑好像还不太清楚耶!” “我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女巫坐起身来,却看见十个复制人用披风蒙着头站在后面,还不停地发出轻笑声。“原来不是梦......”女巫不禁觉得自己的命真苦。

 “你清醒了?我知道你找人绊住我,是为了自己独吞,你就乖乖承认错误,也分给我吃吧!”

 “你在说什么啊,莫名其妙!我是被某个魔导师逮着,幽禁起来耶!你应该知道他才对,就是叫做迪欧鲁的奇美拉发烧友老头!”

 “你以为这样的狡辨能骗到我吗?”

 “不是狡辨,是真的!看到十个你排在一起,我才忍不住昏倒的!”女巫冲着莎莉娜大叫起来。 “你这不是狡辨是什么?哪有人会为这种事昏倒?”

 女巫觉得又开始头痛:“没完没了......那个老头一定是打算引诱我们打架,然后趁机把好吃的东西吃光!”

 “哼,我就猜到他是这种打算!我们一起去修理他吧!”

 女巫松了一口气,有些时候,对付莎莉娜还是要用骗的。


 河的下游,匪首和迪欧姆老头爬上岸来,喘着气。

 “迪欧姆,到这里应该没事了吧?”

 “糟了!”“怎么了?”“忘了把那个女巫也一起带走!”“当时根本没余力多带一个人逃走。”“说得也是......如果她和莎莉娜联手的话,事情就糟了!”

 “事情早就已经糟了!”传来女巫的声音。

 匪首和迪欧姆老头抬头一看,女巫和莎莉娜站在山崖上。

 “早安,迪欧姆!对了,这位仁兄是谁?”

 “事到如今......”匪首拔出弯刀,“我是赞助迪欧姆老头执行奇美拉计划的彼斯特!之前被你们击垮的毒药集团的首领!你们没见过我,当然不认识!”

 “这样说来,下毒害小宝的,就是你罗?”女巫从山崖上跳了下来,手里电光四射。

 “听好!别以为我已经没辄了,我只要认真起来......”匪首话音未落,女巫的连环闪电已经到了。

 惨叫声之后,匪首和迪欧姆老头浑身冒烟倒在地上。

 “最近的年青人真是......话没讲完就攻击。”迪欧姆老头颤抖着还不死心,“不讲道理、既不可爱又没胸部的女孩......”

 “爆炎阵!”又是一巨响,匪首和迪欧姆老头飞了出去......

 “这样就解气了!”女巫拍拍双手,容光焕发。这时,菠萝渣渣从山崖后面跑了出来,小妖爬在它背上,好像在昏迷中。

 “真能干,能自己找到这里!”女巫拍着菠萝渣渣的头,“小宝怎么啦?是不是病了?”

 菠萝渣渣一张脸红通通的,显然是做了亏心事。小妖醒过来,看见女巫:“苏斯姐姐,你到哪里去啦?让我们等得好苦!”

 “安啦安啦,大家都没事就好啦!”女巫微笑道。

 河里,两只黑炭顺水漂流......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