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古龙群侠传》静轩结局简...
·《信长之野望:天下创世》...
·艾萨克外传阳光少年游
·霹雳英雄榜答案录
·饿狼传说3
·PS2无双大蛇-全攻略
·《武林群侠传》五大结局
·无冬之夜2-基础知识
·《海商王》经典心得体会汇...
·黑海盗传奇-攻略要点
·中世纪2-经济系统详解
·忍者神龟-出招表
·《暗黑破坏神2》如何杀大...
·《时间之追杀—剑圣》心得...
·盟军敢死队
·《太阁立志传5》称号详解
·《杀手代号47》攻关注意事...
·白色情人节角色介绍
·《真三国无双3》魏蜀吴兵...
·《魔兽3》速成学堂之微操...
·《勇士》主线全攻略
·《沸点:地狱之路》游戏剧...
·《英雄无敌5》种族介绍 ...
·《月影传说》中的武功及常...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攻略指引 >> 

《搜魂使者2》又一篇全攻略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05-14 00:00:00

   

  我推门进去,凯恩正在房中,他早已预料我的到来,冷冷地问:"亲手杀死自己的兄弟感觉如何?"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将我推进这深渊想必也花了你不少心思!"我反问。

  凯恩怂恿我去揭开禁忌的真相--未来的命运,并且表示我与他是不可分割的盟友。他又说:"我们的命运早已注定,莫比斯曾预言我的将来,我们都只经历了各自命运的一小部分,并且无法从其中摆脱出来,自由,那只是幻想。"

  对他的言辞我不以为然,而是职责他将赛瑞芬人变成吸血鬼,他们曾是这片土地--诺斯高斯大陆的卫士。说话间我向凯恩发起攻击,可没有成功,最后他意味深长地丢下一句:"你差点成了,但现在还不是结局,命运的剧本在完全打开之前还有很多曲折。"

  凯恩消失在时间隧道中,我紧跟着冲上去……

  穿过黑暗,我抵达了另一个时代,身处赛瑞芬堡垒。时间的看守者莫比斯出现在面前,来迎接一个跨越时间的灵魂。

第一章

  到达

  DRAMA

  "通常的问题是:'我在哪?'"莫比斯狡猾地说,"对你而言,'在什么时间'可能更贴切。"

  我知道莫比斯是个十分危险的角色,于是抽出手中的灵剑,灵剑的能量却尽数被莫比斯的魔杖吸去,这使我愤怒。

  莫比斯的模样很虔诚,解释说魔杖是用来对抗吸血鬼的,它恰好对我特殊的武器起作用,这是一个误会。

  愤怒的我威胁要取莫比斯的性命,而他却十分平静:"你不会杀我,这个荣誉属于你的主人--凯恩,在30年之后。"

  我认为莫比斯和凯恩一样--十足的宿命论者。

  从莫比斯的口中我了解到,我所处的时代离赛瑞芬帝国辉煌的日子已经很久远了,这是一个悲凉、野蛮的时代。几个世纪前,就在这里,吸血鬼佛勒道屠杀了六名"圆组织"的成员--这个世界圣柱的守护者,据莫比斯所言,当时只有三个"圆组织"成员幸免于难,他是其中一个。

  我不信其言,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他是一个无耻的骗子,莫比斯指责这是凯恩对他的诽谤,并且表示那个背叛并毁灭我的凯恩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通过莫比斯的魔法,我看到凯恩伫立在巨大圣柱旁,而在我以前所处的时代,圣柱已经倒塌。莫比斯说他及他的同志们竭力维护圣柱以保持世界各力量间的平衡,而凯恩注定要将这种平衡破坏,他的存在是这个世界的毒瘤。

  莫比斯还预言我将永远不能恢复人形,但可以重获人的本质,以及先前的荣耀,而我的宿命就是让凯恩永远从这个世界上蒸发。

  ACTION

  拉开南面的门,沿着通道走,干掉阻拦的士兵,来到一个大院,解决三名士兵后,北面的铁闸收起,进去遇一铁栅栏挡路。转入灵界运用穿墙术穿门而过,站在灵力源上转回人界。这时,我发现手中的灵剑又复活了。

第二章 

  搜魂剑相会

  DRAMA 

  通过巨大的铁门,我来到威廉姆之墓,玻璃窗上描绘了这位伟大的国王与凯恩战斗时的情景。威廉姆的石棺上正是在那次战斗中断裂的搜魂剑,我的身体突然间失去了控制,我的灵魂竭力地将那把剑修复,之后我感觉搜魂剑仿佛与我融合,并发现自己已可在人界使用灵剑。

  莫比斯突然出现,使我大为吃惊,我怀疑这是他的陷阱,手中的剑指向莫比斯的咽喉。他惊慌失措,原先对于宿命的自信荡然无存,用哀求的口吻阻止我杀他,"看在我们侍奉同一个神的份上,你不能杀我。"他说。看起来是这样,我们有一个共同遵从的神--古老之神。

  我知道莫比斯惧怕我,何必跟他一般见识,于是寻凯恩而去。莫比斯却在身后嘀咕:"莱泽尔,你只差一点就杀了我,但我保证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第三章 

  黑暗之心

  DRAMA 

  在房间的玻璃窗上,描绘着古老的吸血鬼雅诺斯被赛瑞芬人活生生挖去心脏的情景,相传雅诺斯曾居住在诺斯高斯大陆北部山脉的悬崖上,经常捕食山下无辜的村民,他的黑暗之心拥有使吸血鬼复活的力量,因此赛瑞芬人将它看管得很严,以防它落入敌人手中。而我怀疑雅诺斯是否真如传言所描述的那般恶毒,亦或这只是赛瑞芬人的欺世谎言。

  ACTION 

  进入房间南面的小门,经过一条通道,来到一圆形殿堂。我发现自己身为赛瑞芬人时的雕像,深有感触。

  干掉两名女兵后,上二楼,穿过一通道,打开大门出去,来到南湖。湖的东北方岸上有一机关,南面岸上有一无法开启的石门,门上标有暗之印记。下水游到东北方岸上,发现一个复活神柱,若是在接下去的旅程中死亡,我的灵魂就会在这类神柱处复活。转动轮盘机关,打开水中的大门,通过后往西游,上岸,这里有一个存盘点。   沿着湖边的山石往上,我发现一条山道,沿着它一直走,途中解决掉烦人的士兵,看到另一个复活神柱,此地有一条曲折向上的阶梯,上去后经过一座木桥,来到一扇大门前。拉动门边的操作杆,收去门闩,开门进去,到达圣柱之地。

第四章 

  圣柱的腐化

  DRAMA

  凯恩正站在圣柱脚下,像是等待着什么。我上前拔出灵剑,并要求他面对我,面对我与他之间不可避免的决战。但是他无动于衷,冷静地告戒我走出莫比斯的骗局。

  "面对我,凯恩,追捕结束了。"我边说边向他逼近。

  "不是追捕,看看命运之轮吧,它到此画了一个完美的圈,我们只不过在这个圈上过客般的游走,事实上,我们已不是第一次在这里了。我已经看到了整个圈上的故事,而故事的结局必须被更改,我和你将是重写这个故事的人。"凯恩的话让我迷惑。

  凯恩继续拖延时间,据他所言,远古圣柱的守护者艾瑞尔被黑暗力量谋害,她的灵魂在找到自己的尸体后疯掉,她影响了其余的圣柱守护者,使他们走向堕落,圣柱也开始腐化,凯恩因被艾瑞尔选中为新一任的圣柱守护者而诞生,为了修复圣柱,凯恩杀了其余的守护者,将他们作为献祭品,而他自己也难逃最后的献祭。

  说话间,空间发生了扭曲,洁白的圣柱在顷刻间变得碎裂、灰暗,凯恩在期间显得十分痛苦。   "三十年后,"凯恩说:"命运的硬币将会掷出两种结局:它若掷出正面,我会献祭自己来修复圣柱,而这也意味着我们种族的灭亡,对此莫比斯最清楚;它若掷出反面,那么我拒绝献祭,并彻底摧毁圣柱。"

  "但圣柱非常重要,这你我都知道。"我打断他。

  "确实是这样,可你疏忽了最关键的第三种情况:若是掷出硬币足够多的次数,它最终可能停留在边缘。总之,隐藏在你命运中的秘密只有你自己去揭开。"凯恩意味深长地说完后消失了。

  虽然我不相信凯恩的话,但确实感觉这个世界有巨大的秘密等待着我去揭露。   

  ACTION

  转入灵界,圣柱后山石间辟出一条阶梯,上去后顺着山路走,在灵力源处转回人界,往前走来到紧闭的大门前,利用灵剑开门,进入山洞。一路往下闯,来到封存了数千年的圣柱神殿,在这里见到古老之神。

第五章 

  古老之神

  DRAMA

  在我被丢进地狱的时候,是古老之神救了我,它将我复活,并让我习惯这身丑陋的躯体,同时要求我成为他的侍者,他的搜魂使者。

  而我不愿做任何人的侍者,古老之神、凯恩或是莫比斯。相反,莫比斯是个不错的仆人,对此古老之神很自傲。而我在假设这样一种情况:若是莫比斯得知他所信奉的神是这么一条大乌贼,他的信念会不会动摇呢? 

  古老之神似乎很乐意对我说教,它说道:一切生命都逃不出生、死、再生的轮回,而吸血鬼的灵魂在生与死的循环中受阻,我的使命就是收取那些受阻的灵魂,使其脱离无尽的痛苦,并且恢复诺斯高斯大陆往日的辉煌,还有很关键的一点,凯恩的命注定要在我手中完结。

  我确实想手刃凯恩,是他将我变成现在这样,但何时杀他完全是我自己的事。

  "因为一时的嫉妒,凯恩将你--他千年的忠诚侍者抛弃、毁灭,记住你的仇恨吧,莱泽尔,让它来引导你。"古老之神最后这样提醒道。

  ACTION

  从圆形平台跳入水中,一直往下潜,向东过一洞,再向上游出水面,上岸,往上走,到尽头后跳下,眼前又是一片水域,这里就是地下废墟。下去,往东北方向游,经过一些水道,直到在东面找到水面上岸。

  来到沼泽,对面有一扇无法打开的石门。往东北一路边跳边走,踢开一扇铁门,发现身后有人监视,我决定去找到他。

  继续往前,看到一个存盘点。往北走,看到对面山腰处有一入口,但我无法上去。左转发现城墙上有一面攀壁,攀上后跳下,往南走,来到暗之神殿。

  用灵剑开启大门,往里走,干掉手持圆盾的丧尸,用圆盾打开石门,继续走,在铁栅栏处转入灵界穿门而过,进入一个两侧墙上都有攀壁的房间,先往前进入下一个房间,对面有一扇紧闭的大门,往右进入一通路,找到灵力源转回人界,这时我发现东面房里高台上有一太阳圆盘,现在无法拿到。

  回到两面有攀壁的房间,攀上后看到描绘古代战争的大副壁画,上楼,跳过一个石台,进入北面的大厅。

  我观察大厅北面有一基座,估计是放置太阳圆盘之用吧。大厅南侧有一可转动的光盘,先将它转向西,光线照在西侧的石门上使其打开。利用灵界穿墙术过铁栅栏,发现通道转角处又有一光盘。先往北走,见前方一高台,无法跳达,下到高台底下圆厅,找到灵力源转回人界。返回,利用攀壁回到来时的通道。我观察西侧墙边的石柱,原来是可以拉动的,将它拉至中央,再去转动通道转角处的光盘,使光线照在石柱上,石柱在空中留下一条影子,借助影子到达北面高台。

  高台中央同样有一光盘,只是不发光,仔细观察,发现它上方天花板有些怪异,用灵剑蓄气射之,使其打开一个洞,光线照进来,光盘发光。将光盘转向东,光线照开东侧墙上的螺旋门,用深蹲跳上去,进入一个小室。推动小室地板上的扇形金属片会使天花板上的太阳圆盘移动,将金属片推至最右侧,使太阳圆盘移动到边缘,光线透过地板上的圆洞向下照。

  由地板上的圆洞返回最初进入的大厅,这次将大厅南侧的光盘转向东,石门开启,用灵界穿墙术过铁栅栏,向东到一大院,中央有一古木托着一张石台。先跳上大院东侧平台,利用灵力源返回人界,下到大院地面,攀上两侧的攀壁,然后跳到大院中央石台上。再次转入灵界使古木长高,跳达东面通道。转回人界后,干掉手持圆盾的丧尸,用圆盾开门,进到一小室。

  小室中央有一光盘,仔细观察,我发现天花板也可用灵剑射开,小室西北侧的石柱顶部已倒塌。天花板打开后,光盘发光,将其转向西,然后拉动西南角唯一可以移动的石柱至中央,挡住光线,这时西侧墙上出现一通道,借助西北侧顶部倒塌的石柱跳进通道,我终于到达了放置太阳圆盘的高台。

  拿取光盘,跳下高台,到达原先关闭的石门处,石门自动开启,又回到大厅,将太阳光盘放置在北侧基座上,大功告成!

  走近大厅中央圣坛时,我手中的灵剑突然失去控制,自动吸取了暗之元素,同时,世界中暗之熔炉被开启,往后我可以从暗之熔炉中吸取暗之力。

  出大厅后我面对一石门,门上有暗之力印记,用灵剑借助暗之力开启了这道门,这使我联想到最初走出赛瑞芬堡垒时,南湖湖边也有这样的门,于是我决定回去一趟。

第六章 

  吸血鬼佛勒道

  DRAMA

  在暗之神殿的出口,我见到了那个监视者--吸血鬼佛勒道。他从一开始就一直监视着我,因为他不清楚我对他是福是祸。

  据佛勒道所言,500年前,赛瑞芬人发动狂热的圣战,几乎将吸血鬼一族灭绝,几个世纪来,他一直受到迫害,而最近的十年内,莫比斯的军队将会完成赛瑞芬人未完成的霸业。

  我问及神殿壁画上的有翼族、关于古代圣战的传说、关于圣柱以及搜魂剑的传说等这些困扰我的问题,佛勒道显得有些激动。

  "谎言,源自古代的欺世谎言,"他回答,"赛瑞芬人对有翼族的屠杀使他们的血流成河,直至剩下唯一的有翼族独自承受可怕的谎言,他就是搜魂剑的守护者,我的主人--雅诺斯。可惜的是他已在500年前死在赛瑞芬人的手上,而你所追寻的谜底也伴随着他离去了。事实上,你和我一样,都是不幸的人。"

  我没有理由轻易去相信佛勒道的言语,至于雅诺斯,我也许可以通过时光机器去见到他,而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回到赛瑞芬堡垒。

  ACTION 

  跳下断裂的石阶,通过沼泽、地下废墟,一路往回赶,在圣柱神殿再一次和古老之神会面。

第七章

  古老之神的警告

  DRAMA

  佛勒道的话也许影响了我,我向古老之神问及古代圣战的事。它告戒我吸血鬼族在编造谎言,他们是失败者,企图用误导和谎言来操纵未来,我必须小心这个世界上的黑暗力量,它将竭力阻止我完成使命。

  我对这些言语持怀疑态度,并且在古老之神面前表露我的怀疑,这使它很不高兴,它提醒我:命运的圆弧将很快给我答案。

  ACTION

  继续一路往回赶,经过圣柱之地,来到南湖。下水往南游,通过当初开启的水门,再往南上岸,用暗之剑(灵剑吸取暗之力)打开标有暗之印记的石门,进入光之神殿。

  一直往里走,来到一个小厅,跳上中央的石台,有一个暗之坛,将暗之剑插入,通过伸出的浮桥后来到一扇铁栅栏前。转入灵界穿门而过,转回人界,开启石门,进入大厅。

  大厅内有一巨型石像,两侧有石柱托着反光镜。先用穿墙术过大厅北侧铁栅栏,来到耸立着巨大石柱的通道,一直往前走,到顶端利用灵力源转回人界。我发现光之星被放置在这里,但是墙壁上的巨眼会将靠近的人电死,我得用暗之剑射瞎巨眼才可拿到光之星。

  朝南回到石柱通道,通道西侧有一可推动的光盘,先向北推到底,打开一扇石门,进入,走到底,干掉手持光盘的丧尸得到光盘,回到石柱通道。将光盘放置在通道东侧基座上,光盘发光。往光线照射的方向走,转动转角处的光盘,打开北面石门。进入后走到底,看到一铁栅栏,转入灵界穿过,到达一个空旷场地,这里有暗之熔炉。

  仔细观察,我发现场地西侧有一入口,太高无法到达,入口下方有一可拉出的石块,可在灵界我无法拉动,场地中央有两根高矮不一的石柱和一个高台。经由两根石柱跳到高台上,再跳至西面入口。一直走,找到灵力源转回人界。原路返回到空旷场地,到暗之熔炉吸取暗之力,拉出可拉动的石块,再次上到西侧入口,走到底,将暗之剑插入暗之坛,过空中浮桥到对面,在里面房间杀死丧尸,得到另一个光盘,往前跳下,将光盘放置在基座上。

  往东用暗之剑开启石门,再往西返回到石柱通道,将通道西侧的光盘推至最南端,光线经过几道反射照在石像大厅的一颗红色水晶上。接着到石柱通道东侧,转动转角处的光盘,使光线射向南面。往南面跳过去,用暗之剑开动机关,收掉挡光的石碑,继续往里,开启石门。当光线射在另一颗水晶上时,大厅北侧的铁栅栏开启。回到石柱通道,一直往北杀过去,到达光之星的存放地。用暗之剑射瞎巨眼,迅速上前取走光之星,返回到石像大厅。将光之星放置在石像头上,大功告成!

  上前将灵剑插入圣坛,灵剑吸取光之元素。我决定马上回到赛瑞芬堡垒,回到时光机器所在的房间。

  在光之神殿的出口处,一扇大门挡住了去路,用光之剑射击大门上方的红色水晶,大门开启。回到南湖,再次去转动东北角岸上的转轮,打开水门,游出,向西上岸。进入赛瑞芬堡垒的唯一通路是湖边巨大的木门,用光之剑射击木门上方的红色水晶,木门缓缓打开。游进木门往西上岸,沿着通道一直走,来到教堂大厅,往前推开巨大铁门,我在里面发现一具被吸干血液的尸体。

第八章 

  历史与命运的碰撞

  DRAMA

  凯恩就在里面,站在威廉姆国王的石棺边,他显得有些颓唐,叹息着历史洪流的巨大力量,叹息他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我问及威廉姆国王之事,凯恩的话十足让我吃惊,他说这是莫比斯精心策划的阴谋,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威廉姆国王会成为暴君,带给诺斯高斯大陆灾难,因此凯恩通过时光机器回到历史将威廉姆杀死,而莫比斯借此点燃了屠杀吸血鬼种族的圣战之火。

  凯恩发现当初他改变历史的关键就是搜魂剑,他将搜魂剑递到我的手中。

  也许这就是宿命的力量,凯恩必须在这里死去,死在我的手上。搜魂剑失去了我的控制,它巨大的力量把我拖向凯恩,而我竭力反抗。凯恩跌倒在威廉姆的石棺旁,虽然他极力想改变,但还是准备接受命运的安排。一切的关键在于我。一阵电光火石之后,我终于抵御住了这股强大的力量,凯恩也在他与命运的赌博当中幸免于难。

  空间在此时发生了扭曲,历史承认了对它无礼的更改。

  虽然我不信任凯恩或是莫比斯当中的任何一个,但我确实做了不可思议的事,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莫比斯。

  ACTION

  一路斩杀,我回到最初降临到这个时代的圆形房间,用光之剑打开了封存时光机器的大门。
第九章 

  时间的激流

  DRAMA

  莫比斯果然在身后出现,气急败坏,指责我没有将凯恩杀死,我十分清楚这坏了他的大计,而对于凯恩,我确实选择了怜悯,如果莫比斯这么在意取他的命,就自己动手吧。

  在我的威逼下,莫比斯答应将我传送到赛瑞芬圣战之前的时代,继续我追寻真相的旅程。

  然而我再次蒙骗,我到的并不是过去,而是诺斯高斯大陆恐怖的未来,黑暗力量笼罩着这块大陆,未知的魔物充斥着世界,至于莫比斯,已经在一个世纪前死在了凯恩的手上。

  ACTION

  循着老路,艰难地杀出赛瑞芬堡垒,途中的人类战士和魔兽会互拼,我不时观其鹬蚌相争。

第十章 

  莫比斯苦难的灵魂

  DRAMA

  在赛瑞芬堡垒的出口处,我遇见了莫比斯的灵魂。他抱怨我当初不杀凯恩,使得世界变成如今的地狱:圣柱倒塌,魔兽繁盛。我强调圣柱的腐化是因为当初凯恩拒绝献祭自己,那段历史并未被改变,何况没有证据证明现在的情况是由圣柱腐化或是凯恩拒绝献祭引起的。

  莫比斯对我一贯的欺骗使我认清了他的真面目。在他的游戏里,凯恩是一个未知数,他摸不清凯恩下一步会做什么,这使他感到不安,所以他想方设法驱使我杀凯恩。而凯恩被我豁免之后,莫比斯对他彻底失去了控制,就像掷出的硬币停留在边缘上,凯恩的命运会有另外一个剧本。

  最终莫比斯的灵魂在我的威慑下消失,我很自信得宣告他的失败。

  ACTION

  出了赛瑞芬堡垒,一路走,经过南湖,来到圣柱之地。

第十一章 

  艾瑞尔的悲叹

  DRAMA

  我看到圣柱倒塌的残景,远古圣柱守护者艾瑞尔的灵魂正在断裂的圣柱间游走,大概已经被囚禁于此100多年了。她起先没有发现我的到来,独自抱怨凯恩的堕落。

  我的出现使她大为吃惊。我提醒她诺斯高斯大陆的堕落是因为黑暗力量之故,与凯恩无关,而她认为凯恩是黑暗力量操纵的工具,为了修复圣柱,他必须死。我再次提醒:"如果凯恩的死仍未能修复圣柱,艾瑞尔,到时你将永远被禁锢于此,这个世界已经超越了赎还的界限。"艾瑞尔听后十分痛苦,她不愿再听我说下去,企图逃走。

  我转入灵界找到了她,她哀求我的怜悯,而我很清楚,当初她安排凯恩降临到其他圣柱守护者中间时,是否给过他们怜悯;利用凯恩杀死其余守护者时,是否给过当初未经世故的凯恩以怜悯,她根本是个不值得怜悯的人,相反,她的炼狱才刚刚开始。

  ACTION

  杀死挡路的牛头怪后,继续前进,一直来到圣柱神殿,再次见到古老之神。 

第十二章 

  反抗古老之神

  DRAMA

  在这个时代,古老之神长得更强盛了,它一如既往地向我说教:它是诺斯高斯大陆的生命之源,是万物灵魂的归宿。而事实上,它在世界走向堕落,走向疯狂的时候,长得更加强盛了,我渐渐觉得它原本就是这个世界的寄生虫。

  古老之神指责我的背叛,重申为了诺斯高斯大陆的命运,凯恩必须死。它甚至威胁我说可以像制造我那样轻易地将我毁灭。最终它提醒,我永远都是它的搜魂使者。

  ACTION

  跳下水,继续前进,发现通往沼泽的地下湖水面下降了。先从暗之熔炉吸取暗之力,下水往水下通路游,到尽头上岸,跳过几块岩石,登到高处,发现一个暗之坛,插入暗之剑,过浮桥,攀上攀壁到达沼泽。

  沿着沼泽的通路一直走,我发现原先不可抵达的山腰入口现在已经可以攀上。

  上去后,沿着山洞闯下去,到达城镇入口。先从外面跳到二楼,拉动操作杆,升起入口的闸门,进入城镇。一直往北走,出镇,再经过一段山路,来到一巨大湖泊前,对面就是雅诺斯栖身的悬崖,看上去已经崩毁了,显然我来迟了几个世纪。

第十三章 

  被毁的巢穴

  DRAMA

  正当我想往更远处探索时,凯恩出现。他觉察出莫比斯有意将我送到这个时代,让我看到世界的堕落,以坚定杀他的决心。而我向他表明,若导致诺斯高斯大陆堕落的祸首真是他,我会毫不犹豫地杀死他。

  凯恩提醒有股未知的黑暗力量企图谋害我们,甚至于莫比斯都只是它操纵的玩偶,而它的目的是阻止我们改写历史。

  ACTION

  跳入湖中往西游,上岸,找到另一条山路,沿山路走到底,来到空之神殿的入口。从暗之熔炉中吸取暗之力,射瞎神殿入口处的巨眼,迅速开门进入。

  走到一大厅,上二楼,从熔炉中吸取光之力,用光之剑射击二楼中央的石碑,打开一扇门。用灵界穿墙术过铁栅栏,沿着通道走,在尽头杀死手持圆盾的丧尸,开门进入圆形大厅。

  此大厅有三层结构,中央有巨蛇缠绕石柱,两侧有巨大兽头像张开着大嘴,嘴中分别标有暗之印记和光之印记。

  先跳下至最底层,从暗之熔炉中吸取暗之力,攀上标有暗之印记的攀壁,用暗之剑开启石门,进入后干掉丧尸取得圆盾开门。往里来到一小型围院,进门处有一巨眼,防止被它电到,西面高处有一入口,里面漆黑一片。先跳上南侧平台,在暗之印记处插入暗之剑,迅速沿伸出的浮桥跑到底,将对面墙壁中石块拉出。浮桥消失,我与石块一同落地,将石块拖至围院西侧标有暗之印记的石柱下,上去用暗之剑开启机关收掉石柱,发现光之熔炉。吸取光之力后,再次跳上南侧平台,小心走到平台东侧的贴壁窄道上,深蹲跳,上到围院东侧平台,平台中央有兽头像朝西吹气,借助气流跳到对面高处入口。在漆黑通道底端的墙壁上发现红色水晶,用光之剑射之,取得红色心脏。

  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因为心脏在不断消融。回到圆形大厅底层后,跑入两侧镶有红色水晶的通道,在底端看到一祭坛,一具空膛干尸被绑在祭坛上,祭坛后有一巨大石头像。将心脏放入干尸的胸中,石头像开始往外吹气。

  回到圆形大厅底层,吸取光之力,攀上标有光之印记的攀壁,开门后一直往里走,进入另一小型围院。转入灵界,跳上南面平台,再跳至北面平台,转回人界,吸取暗之力,跳回到南面平台。将暗之剑插入暗之坛,赶紧吸取光之力,由浮桥跑到北面平台,借由石柱跳上更高处石台。这里亦有兽头像吹气,借助气流跳至南面高处入口,进去用光之剑取得绿色心脏。快速返回到圆形大厅,找到两侧镶有绿色水晶的通道,进去将心脏放置在干尸胸中,第二个石头像开始吹气。

  回圆形大厅底层,直接攀上最后一面攀壁,开门往里走,到达一大型围院。转入灵界,跳上东侧平台,转回人界,吸取暗之力,拉下墙壁上巨大头像的下颌,气流吹出,借助气流跳到西侧平台。上台阶,用暗之剑射瞎巨眼,冲过去,在暗之坛使用暗之剑,伸出浮桥。借助暗之剑,我快速返回西侧平台,吸取光之力,拉下头像下颌,借气流跳回到东侧平台。赶紧上石阶,用光之剑开门,通过刚才伸出的浮桥到达对面漆黑的通道,进去用光之剑取得蓝色心脏。返回后找到两侧镶有蓝色水晶的通道,进去将心脏放置在干尸胸中,第三个石头像开始吹气。

  回到圆形大厅底层,吸取光之力,借助强劲的上升气流飞翔到大厅中央石柱顶端,用光之剑射击标有光之印记的兽头,使其吹气。落下回到大厅底层,吸取暗之力,再次飞翔到石柱顶端,用暗之剑射击标有暗之印记的兽头,大功告成!

  灵剑吸取空之元素。这时出去的石门关上了,我将空之剑插入石门边的空之坛,气流向上喷出,借助气流跳到石门上方墙洞,过墙洞往外走。神殿出口处又有一石门挡道,用空之剑蓄气射击,将它击碎。原来空之剑有这样的威力,我想起沼泽地里有一扇石门至今未能打开,而里面就是另外一个时光机器,我应该尽快到那设法回到遥远的过去,寻找雅诺斯,揭开追寻已久的真相。

  怀着这个想法,我一路拼杀,经过巨大湖泊、城镇、山洞,到达沼泽,找到那扇石门,用空之剑将其击碎。进去后遇到一个大坎,用空之剑启动空之坛,借助气流跳至对面,沿着弧形的台阶往下,找到时光机器。

  虽然不确定时光机器会把我送到哪里,但我别无选择,我开动了它。

  经过时间的旅程,我发现自己来到了正确的时代--赛瑞芬帝国兴盛的时代。如今迫在眉睫的事就是找到雅诺斯。

  室外冰天雪地,我沿着沼泽的通路走,来到位于半山腰的山洞入口下面,启动空之坛跳到山洞里。大批的赛瑞芬士兵正在这一带结集,我一路闯,穿过山洞,经过城镇,再次来到巨大的湖泊前。

  我观察到湖泊表面冰结,湖中央有一两片水面,对面悬崖上的雅诺斯殿堂尚未崩毁,雅诺斯应该还活着,可恨的是我的翅膀已不再有力,无法到达他那高峻的宫殿。

  从湖中央的水面下水,转入灵界,北面出现一石洞。进入,利用灵力源转回人界,一直往里游到底,往上游出水面,来到一大厅。

  大厅中央有一圣坛,蓄满着魔血,大厅北面有一圣杯,被墙上的巨眼守护着。先由台阶上二楼,到北面空之熔炉吸取空之力,然后进南面雪洞,走到底,用空之剑击碎石壁,又回到巨大湖泊的冰面上。往东上湖边平台,开启空之坛,跳到高处平台,吸取暗之力。经由雪洞返回大厅,利用暗之剑射瞎巨眼,取得圣杯。从圣坛中舀一杯魔血,上二楼,将魔血倒入二楼中央空圣坛中,一条通向上方的阶梯出现。上阶梯后过一通道来到另一大厅,大厅中有一楼阁,分四层,看来这是通向目的地唯一的路。

  先从底层光之熔炉中吸取光之力,上二楼,到西面,发现空中悬吊着两颗红色水晶,用光之剑射击,同时射中两颗水晶,吊桥落下。过桥杀死丧尸,取得圆盾开门。拿取二楼南侧的圣杯,舀满魔血后倒至北侧空圣坛中。道路生成后,先从空之熔炉吸取空之力,再上阶梯到三楼,将两扇挡路的石壁击碎。回到底层启动刚才生成的空之坛,然后吸取光之力,借助气流上二楼,返回三楼,站在东侧平台上用光之剑向三楼、四楼的红色水晶射击,使两座吊桥都放下。接着拿取三楼一圣杯到二楼舀满魔血,回三楼,经落下的吊桥把魔血倒至空圣坛中,由生成的道路往前,吸取暗之力。回三楼南侧通道,往西走,见前方有一丧尸手持圆盾,用暗之剑射瞎门框上的巨眼,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将丧尸杀死,取走圆盾返回,打开另一通道上的大门,又发现一个空圣坛,回去取圣杯舀魔血倒入这里的空圣坛,通往四楼的阶梯生成。

  上四楼,往东,跳到东侧通道,干掉丧尸开启大门,再往西跳至西侧通道,干掉丧尸开启大门。现在到二楼吸取空之力,开启二楼的空之坛,借助气流上三楼,返回四楼,用空之剑击碎悬吊在空中的空之印记,看到红色水晶。到底层吸取光之力,回四楼射击红色水晶,使吊桥落下。从四楼东侧取一圣杯装满魔血后倒入西侧空圣坛中,四楼的通路被连接,再去取一圣杯舀满魔血倒入南侧最后的空圣坛中,向上的阶梯生成。上去后进入殿堂,终于见到雅诺斯。


第十四章 

  第十位守护着

  DRAMA

  事实上,雅诺斯并非赛瑞芬人描绘的那般凶神恶煞,相反,他有一种黑暗的美。

  "莱泽尔,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雅诺斯关切地问我,显然他对我很了解。

  "我被丢进地狱,又被拖回来,而直到现在,我仍不明白这是为什么?"我回答。

  从与雅诺斯的交谈中我得知:远古时期,世界由有翼族统治,圣柱曾有九位守护者,而雅诺斯作为第十位守护者,守护着搜魂剑--有翼族的救世宝。随着时间的流逝,有翼族渐渐消亡,人类逐渐繁衍,有翼族的文明慢慢被遗忘,人类最终宣布自己为圣柱的主人,圣柱原先的守护者也消亡在历史中,人类选拔出九人成立"圆组织",接替了守护圣柱的重任。遗留下来的有翼族在人类眼里是可怕的吸血鬼,一场屠戮吸血鬼的圣战暴发,这是一个讽刺,人类屠杀了他们竭力保护的圣柱的建筑师,屠杀有翼族其实就是伤害人类自己。圣战的结果是只留下唯一的有翼族雅诺斯,因为人类到不了他居住的殿堂,而雅诺斯自然成了遗留在他们思想中的邪魔--吸血鬼的祖先。

  对于无知的人类,雅诺斯并不憎恨,可佛勒道憎恨他们,因为他受到了太多的迫害。

  到此,我联想起凯恩和佛勒道所说过的话,他们都没有欺骗我,而我,也许就是有翼族,或者说吸血鬼的拯救者。

  雅诺斯告诉我,世界各力量间的平衡必须受到保护,而这种平衡的把关者就是圣柱,它像是一把牢固的锁,唯一能打开它的钥匙就是搜魂剑。

  搜魂剑就在这个殿堂里,但这次我毫无感应,我对此感到困惑和恐惧。正当雅诺斯取出搜魂剑的时候,赛瑞芬的军队冲了进来。我恍然大悟:一切都是莫比斯的阴谋--利用我来开启通往雅诺斯殿堂的门,而我一直被愚弄。

  雅诺斯为了保护我,将我推进火之神殿,独自去面对残暴的军队。为了救他,我必须尽快得到火之力。

  ACTION

  火之神殿是一椭圆形大厅,厅中央天花板上悬着巨大的水晶,下面是一个大池。先跳下,到大池北侧取一火炬,到火炉边点燃火,此时水面上升,沿着上升中的石台全速往南跳,上到南侧平台上,点燃火炉。光之熔炉浮出水面,过去吸取光之力,用光之剑射击巨大水晶,使水面下降。跳到池底吸取空之力,等水面重新上升。游出水面,用空之剑开启北面空之坛,使三根石柱喷气且升起,到南面取一火炬点燃,借助气流跳至北面平台,点燃火炉。水面又上升一层,光之熔炉升起,吸取光之力后游到北侧平台。先用光之剑射击巨大水晶,使水面下降,然后迅速取一火炬点燃,借由水池中的喷气石柱曲折跳到大厅南侧,途中避免火炬被水浇灭。到达后将火炬塞入圣坛,大功告成!

  灵剑吸取火之元素。我迅速赶去救雅诺斯。

第十五章 

  雅诺斯之死

  DRAMA

  当我赶到时,目睹了赛瑞芬人对雅诺斯的残害,那领头的竟是身为赛瑞芬战士时的我,是我亲手将雅诺斯的心脏活生生地挖出,夺走搜魂剑。

  到达雅诺斯身边时,他已经奄奄一息,他说他的使命就是在今天保护我,我被他跨越几个世纪的恩情所深深地打动,而罪魁祸首就是莫比斯,我发誓要找他清算这笔帐,并不惜代价夺回雅诺斯的心脏使他复活。

  ACTION

  在我全速赶回赛瑞芬堡垒的路上,竟出现活跃在未来世界的魔兽,看来黑暗力量跨越了几百年来追杀我,但是现在,没有什么能阻挡我。

  一路过关斩将,来到地下废墟,原先的湖泊在这个时代是干涸的,从空之熔炉中吸取空之力,开启空之坛,借助气流跳到高处平台,再攀岩而上,跳过几块岩石,到达上方通路。继续前进,抵达圣柱神殿,再次见到古老之神。 

第十六章

  最后的违抗

  DRAMA

  因为我做了太多令古老之神不悦的事情,它一见着我就向我抱怨。再次面对这样一个怪物,我开始怀疑它当初是否真有心救我,亦或是在我刚从痛苦中醒来的时候恰好被它遇上,然后它欺骗我说是它将我复活,并强迫我成为受它操纵的工具。

  事实上,我已经习惯于被玩弄了,但我总是一个最不可靠的工具。经过这么多次危机,我都活了下来,我的命运一定有更庞大的秘密,甚至超越古老之神的智慧。

  ACTION

  继续一路往前闯,来到冰封的南湖。先在湖边东面岩石上找到火之熔炉,吸取火之力,到西面湖岸上将火之剑插入火之坛,使巨大木门附近的冰面融化,再去湖岸岩石上吸取光之力,利用光之剑射击木门上方水晶开启木门,进入赛瑞芬堡垒。 

第十七章

  堡垒中的死路

  DRAMA

  在赛瑞芬堡垒的一个房间中,我发现搜魂剑安静地躺在石台上,像刚才一样,我对其没有任何感应,而这把剑似乎一直在等待我的到来。

  莫比斯突然出现,带着随从迈利克,他手中的魔杖再一次吸走了我的灵剑。我愤怒地指责莫比斯利用我引导赛瑞芬士兵抓到雅诺斯,我的一切行动其实都在他掌握之中。他这时露出了阴险的笑,并且嘲笑我曾经认为自己能改变历史,"我是时间的看守者,我对你的每一个意图都了如指掌,傻子!"他说。

  此时远处传来惨烈的哀号,是佛勒道在杀害"圆组织"的成员,以示报复,隐隐约约传来他的声音:"叫你们的狗来享受你们的尸体吧!"

  莫比斯阻止他的随从迈利克去救人,并在离开时将房门锁住。

  失去灵剑的我无意识间举起了搜魂剑,那似乎是一种出于本能的渴望。

第十八章

  复仇

  DRAMA

  走出房间,来到大院里,赛瑞芬战士撒芬和梅尔切挡住了去路。我认识他们,他们活着时与我一样,为赛瑞芬帝国尽忠,死后都成为了凯恩的吸血鬼随从。但这两个混蛋不知道,就在这里,他们将要变成自己最憎恶的吸血鬼。

  干掉他们后,我发现手中的搜魂剑能在战斗中立刻恢复我的体力,我几乎到了无敌的状态,同时我感到整个灵魂被这把剑卷入到噬血的杀戮中去。

  继续前进,到达堡垒主殿,与刚刚死在我手下的两个混蛋同一身份的杜玛和拉哈博又挡在我面前。一切都像是经过完美的编排,一个多么可笑的讽刺,我陶醉在与凯恩穿越几个世纪的共谋当中,因为正是我,在今天,将这些混蛋送进坟墓,而在往后的千年里,他们成为了凯恩的吸血鬼仆人。

  同样轻松地干掉这两个人,打开铁门,里面站着我的副手--不管是在我活着还是成为吸血鬼的时候,他就是特瑞尔,当初就是他和杜玛将我带进深渊,他是个死性不改的家伙,虽然作为吸血鬼的他逃过了我的复仇,但今天,他别想。

第十九章

  抛弃

  DRAMA

  杀了特瑞尔,到达圆形殿堂,赛瑞芬的审判官,赛瑞芬人中最难对付的一个就在那里等候,他就是我自己。我意识到这是一个陷阱,一个让我不得不面对自己的陷阱。

  那个我自负地声称要结束我的性命,并且津津乐道自己对雅诺斯所犯下的罪行,这彻底把我激怒了,我决定将他抛弃。

第二十章

  历史的满圆

  DRAMA

  经过一场酣战,我将搜魂剑刺入了对方的心脏。历史应该在这里完成了一个满圆:我杀死自己的肉身,自此开始吸血鬼的命运,在我的整个命运里,我既是因又是果,今天,因与果就在此处会合。

  但是令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手中的灵剑重新升起,并渐渐脱离我的身体,萦绕在搜魂剑上,失去控制的搜魂剑指向我自己的胸膛,它最终战胜了我的抵抗,刺了下去,那是一股难以抗拒的力量,我的整个灵魂都在被它攫取。恍然间,我明白了一切,为何当雅诺斯拿出搜魂剑时我毫无感应;为何凯恩想斩杀我时,搜魂剑突然断裂,因为搜魂剑从来就不是一把食魂的剑,渴望食魂的一直以来就只有我,是我的意志使它变成一把食魂的剑,我就是这把剑的灵魂,而我不能吞食自己的灵魂。随着我将自己杀死,可怕的矛盾产生了,难道这就是我可怖的命运!

  这个矛盾的结果是我的灵魂在身体与搜魂剑之间挣扎,我意识到这是凯恩精心设下的局,而这一刻,历史自相矛盾的一刻,是他不惜将一切作为赌注极力想看到的,这也许就是他曾提到的硬币的边缘。

  凯恩就在这时出现了,"不要抗拒,屈服于它……"他说道,"相信我!"

  我渐渐失去知觉,在灵魂即将被抽空之际,凯恩竭力将搜魂剑从我身上拔出,兴奋不已:"现在你可以主宰自己的命运了,莱泽尔!"

  而此时,空间发生了长时间的扭曲,那是历史的激流在突然遇到障碍物时,紧急绕道而行,其结果是历史又一次被重新洗牌。但这一回,凯恩的游戏也许玩过火了,为了改变我的命运,他给历史制造了太大的矛盾。从凯恩痛苦的表情我可以看出,他脑海中正在接受新的记忆。突然他歇斯底里地大叫:"天哪,这是一个陷阱……莱泽尔,不可以让雅诺斯复活!"

  而此时极度虚弱的我完全失去了意识,灵魂再也维持不了我的肉体,沉入了灵界。凯恩的警告在我耳边消失,如今陪伴我的只有那一直都陪伴着我的灵剑--我的灵魂。我意识到我将永远逃离不了自己可怕的命运,唯一能做的只是拖延。

  历史永远憎恨矛盾。

  完

  终于写完了,足足一个星期,一万三千多字,是我所写过的最长篇的攻略。为了它,我丢掉了今年七月份以来的第三份工作,然而看着出自我手的作品,心中的喜悦多于失落。我该是一个生活在21世纪的未来人,这个世界充斥的是现实和金钱,而我时常出于本能地甩开尘世的束缚,应该说我的兴趣主导我的一切。难道我也有一个跨越时空的灵魂?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