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心痛往事-133...
·魔兽世界: 库德兰嗜血魔...
·魔法之旅——前传(一)
·《三国志》历代记 
·我的大话西游悲喜交加的日...
·魔兽世界: 喜欢魔兽的理...
·魔兽世界: 呼唤二区塞那...
·蒙斯特魔兽战争
·魔兽世界: 孤独不孤独
·魔兽世界: 闲聊我在wow的...
·魔兽世界: 笨法师的苦与...
·网三系列:羽神传说--小楼...
·三国-长坂坡基本被赵云挑...
·UO现实中毒症
·古墓派的跟随者
·魔兽世界: 当独立的MM
·无敌怪医--幕末西医外传...
·夜莺挽歌——我是你的谁?...
·魔兽世界: 被盗记
·魔兽世界: 二区爱斯特纳9...
·魔兽世界: 魔兽钻石锁事
·千年之江湖第一匪传奇
·暴风雨中的回忆 
·帝国情缘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千年之缘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05-14 00:00:00

 

一、梦断江湖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梦,该醒了!

千年之前的回忆、千年之前的痴迷、千年之前的等待、千年之前的岁月之梦该结束了!醒梦的我四处漂泊。
恍惚中,无意间,我步上一座桥。桥下流水潺潺,桥旁花木葱葱。一样的春花烂漫、一样的夏风习习、一样的秋叶灿烂、一样的冬雪皑皑,然而此桥非彼桥,此千年非彼之江湖。

尤记得你我仗剑时,笑傲江湖。与少林为敌,与武当相争,踏光明顶,平桃花岛。与君相伴,以杀戮为乐。杀人、杀人!你开心时,我杀人,因为你开心;你不开心时,我杀人,因为你不开心;你杀人时,我杀人,因为你不杀人;你不杀人时,我杀人,因为你不杀人。满手的是鲜血,遍身的是魔性。可是有你,我愿与你共入九层地狱。

或者是终邪不胜正,或者你我命中已注定难逃此劫难。你我为各门派所追杀。

我受伤,你扶我亡命天涯。

我流血,你不哭的眼为我流泪。

然而,我却更是无奈,看你为我挡剑而无法避开那致命一击,看你就在我面前倒下。

突然间,我顿悟:原来,你我都错了。

你还是那与我偶遇在桥上相视而笑的憨厚少年吗?

而我还是那满脸无邪、笑魇灿烂的女孩吗?

倦意袭上心头,我才知道,原来我是寂寞的,你是孤独的。

看你最后凝望我的眼中,我明白你也在后悔。为什么我们不是普通的人?为什么一定要嗜血武林呢?我们平凡一些,那样,可以谈笑江湖事,可以携手浪迹天涯。

“风中客,雪里独吟白头歌!”这是我所爱吟的歌。你总是说,风中客该是血里独吟白头歌,因为风中该是血的滋味。今天的风里,便是你与我血的滋味了。

我知道,我也该陪你的,因为这是我们的天命。

你亡,我独存又有何意思?

环视周围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他们又怎能明白?

剑挥向我颈。

黑暗!黑暗!在黑暗中我沉睡,在黑暗中我似乎在积蓄什么。

光明~光明~终可以重新看见天空与大地~

而这次,我却不知道你是否在我身边!

冥冥之主让我们分离,我被投入这千年的世界之中,不过我没有喝孟婆的汤,因为它太苦了。

你是知道的,我不喜欢苦的东西,就如我不喜欢哭似的。

我,不哭女孩——尤佳,重入江湖,即使踏遍天下,我一定要找到你,不哭的你,因为你说过的,要陪我看海听风,依树观花!

二、踏 入

“哇!又来了一个MM嘛,还是是光着身子的呢!”

我苦笑着,因为我知道我是没有选择的。跑进旁边的灌木丛中掩藏住赤露的身体,含羞地问:“请问这儿是什么地方啊?”“请问我怎么去找衣服啊?”……“为什么没有人理我?”

“喂,你好啊!”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好!请问我怎么才可以找到衣服穿啊?”从半人高的杂草中我探出头,面前站着一个男的,确确的说,是一个男孩,看他唇边的都还只是软软的绒毛,束着发,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看着我,脸上还有酒窝。不过不是他,不是我要找的人。尽管他也有酒窝!

“怎么不说话?”

“啊~啊~~啊~~~你~~~~你~~~~你~~~~”

“什么啊啊啊,你你你?”

“恩~~你,你离我太近了,走远一点!”我清醒了的头脑告诉我,我身上可以称为衣服的只是几片布条,裸露的肌肤在阳光下闪着象牙色的光晕,正明白无误的昭示着众人,我是一个几乎全裸的女孩子。
这怎么能让别人看见呢?

“呵呵~~~”退后几步了,“我叫帅气冲天。喂,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

“喔!你一定是新来的吧~”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是的,对于这儿我是陌生的,可是,对于江湖,我却是象熟悉我自己一样熟悉。

“怎么不回答?”他很好奇地看着我:“你不回答,那你一定就是的。你在这儿等一下,我帮你去找衣服穿。你可不要乱跑哦,这儿的人很喜欢看裸奔的MM的啦~”

不会吧?喜欢看裸奔?不过我的心着实被下了一跳,要知道这已经不是过去我的江湖了。

咚~咚~~咚~~~

他跑远了!

咚~咚~~咚~~~

一会的功夫他就回来了。

“哪!这是衣服,这是鞋子,这是裙子。我想你是女孩子穿裙子应该比穿长裤好看!嘻嘻~~所以我就给你买的是裙子!”

“哇!你好漂亮嘛~”

匆匆地穿上衣服,我又站在阳光下了。这种感觉真好!

看着面前的小男生我想着,如果你是生活在我的江湖中,就你刚才的话,已经可以让你死上几百次了。
我怎么能让一个陌生男子如此观看?

“小姑娘,你要不要我带你到处看看啊?我们这儿叫千年,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哦!大家在这儿相处的都不错的,习武练功,遨游天下,交朋识友,……不过有的地方也有一些坏人的,你要不要跟着我一起啊?……”

习武?练功?小姑娘?是,小姑娘!这再一次提醒我,我已经不是过去的我了。从今后,我就要在这个名叫千年的地方重新开始一段江湖历程。不过这一次,我决心:重入江湖,我不习武,不杀戮,踏遍天涯,化去身上的戾气,我要找到你,因为我要与你,我所爱的人,在这个新世界一起做个平凡的人。

三、陌生人

十年,时间如流水般消逝。不经意间,我已经在千年的世界里十年了。

十年间,我和小帅走过了很多地方,看见了很多事情,认识了很多人。这其中的人,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不过,我想无论是谁,是一定不会认识我得了。

“小佳,你不累吗?今天我们已经赶了很多路啦!晤~~好累啊~~~咱们先在那边树下休息休息吧?好不好嘛?我好累~好累啊~~”

看着跟在我身后的人,看着他脸上的无辜,我不由摇摇头,轻叹一声,唉~十年了,自从那天在书生村中相遇,他便一直陪伴着我。只因为我说过我不愿意习武,他便说要一辈子保护我。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默许他与我同行,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小佳,你坐下来休息休息。……做这边,这边我都擦干净了,……你在这儿等我,我去找点水来!”似乎怕我逃走似的,走了一段路的他又回过头来:“不许再跑喽!否则,嘻嘻~~~”

“……”

“就知道你还是不说话。不管啦,反正你就是不许跑哦!”

“……”

看着小帅越来越远的背影,我不仅想起十年前的他。十年,他一点变化都没有;十年,我却是青丝愁成白发。

低头,额前的一屡发丝滑下,遮住了眼睛。

“风中客,雪里独吟白头歌。共凝意,如今别离后,何时再相聚?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好歌,好歌!好诗,好诗!”

“你是谁?怎么鬼鬼祟祟地从人家后面冒出来?快说,否则别怪本姑娘手上的这三尺青锋不留情面!”

“呵呵~~姑娘怎么怪起我啦?我可是比你们先到这儿休息的哦,只不过我是坐在石头的那边,而你在这边,因为石头挡住你的视线所以才没有看见我。再说了,姑娘唱歌我又不是故意要听的,只是这耳朵我也没有办法关上啊?敢情姑娘有关上耳朵的办法?那说给在下听听,在下也学习学习?”

“你~~你~~~你是无赖!”

“多谢姑娘赐名,可惜,好象无赖这个名字有点象个名人,我这种无名小辈怎能又怎敢以此为名?还请姑娘另行赐名!”

我“刷”把出鞘中长剑,阳光下剑锋闪烁着幽幽的光,使出我所有的力气向他刺去。然而他身影轻轻向左滑了一步,我只觉得眼前一闪,定睛一看,我的剑已到了他的手中。

“姑娘,我看你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还是休息休息吧。你根本就没有学过武功,弄刀舞剑,小心伤了姑娘的手。等一会你的小情郎回来了,我这个无名小卒可就惨啦~~”

我气得直跺脚,可是却没有办法,只是在心中有点狠自己不会武功。

“姑娘告辞,能听得姑娘一曲,在下甚感荣幸啊!宝剑奉还,在下就此别过。”

剑重新回到我的手上,抬头,他却已身在远方。

“美女歌一曲,壮士行千里。今日别,后会有期。姑娘珍重。莫愁非该愁之事,天下事冥冥中自有定数~~~~~~~~~~~”

莫愁非该愁之事,天下事冥冥中自有定数?这道理我岂非不懂?只是这又有几人可以做到?

* * * * * * *

“小佳,刚才你和谁在争执?那人呢?看我去收拾他。”

“……”

“小佳,呜~~呜~~呜~~为什么你总是不和我说话?”

抬头,眼前的人陪我十年,我该感激他,可是,我却不知道我该怎么做,因为我不想伤害他。

“算了,不和你生气了,反正你每次都是这样,宁愿和别人说话也不和我说话。那,这是水,你先喝,再休息一会,咱们就上路。希望可以在尽早赶回书生村。”

书生村!

经历十年漫无目的寻找之后,我没有得到任何他的线索,只好再回书生村,回到那个我在这个世界的“出生地”,如果我有出生地的话。

四、醉 酒

“哇~小帅回来啦~”

“hi~小帅,回来了?”

“恩!回来了!”

“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被人口贩子卖给谁当‘劳工’了呢!哈哈哈~~”

“呵呵~~”小帅傻傻地笑着,“怎么会呢?谁会要我啊?”说话间,还不时用眼角的余光看我,“只是当时走得急,没有来得及和各位朋友打招呼。呵呵~~~~~让你们为我担心啦~谢啦~”

从走进村子,便不断有人与小帅打招呼。比较之下,我似乎被冷落了。可是,我的第六感觉却告诉我,这些人都在偷偷打量着我。这样也好,不要和我说话,不要问我什么,因为我也实在不知道我该与他们、又可以与他们说些什么?

然而,事情我又怎能避开?

“小帅,快介绍介绍你身边的这位大美女,一定就是她让你……”

“不要乱说!呵呵~~~”小帅还是笑,似乎他只会笑似的,看了我一眼,“呵呵~~她就是十年前在我们村出现的那个神秘女孩子啊!”

“哦~~”拍拍小帅的肩,一名短发男子故作神秘地说:“原来不辞而别果然是为了陪MM?出去游山玩水,就不要我们这帮朋友啦!太不够意思了,重色轻友。不行,走,上杏花楼去,你小子一定要请咱兄弟们好好喝喝,再讲讲你们这些年的经历,或许我们可以放过你们,不然,嘿嘿……”

此时,我抬头,看见不远处飘着一个幌子的酒楼上,一个男子探出头,好象在看我。

恩?陌生人,就是那个几天前所遇见的陌生人。

低头,希望这次只是偶遇。

“啪”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上,惊醒了走神的我。我厌恶地抖了抖肩,希望可以甩掉它。

“老黑,她叫尤佳”小帅将那个老黑拉到一旁,悄悄说:“她这个人比较古怪,不喜欢别人碰她,尤其不喜欢和陌生人打招呼。”

尽管声音很低,可是我还是听到了“陌生人”这三个字。

“尤佳,你好。在下老黑,是个粗人,刚才多有得罪还望海涵。”冲周围我抱了抱拳头,老黑转脸看了看小帅后又对我说:“是小帅的朋友,就是俺们的朋友。走!上杏花楼,不醉不归!”

望了他一眼,算是对他邀请的回应。眼角的余光却正好看见那个陌生人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 * * * * * *

酒,摆了上来。

喝酒,不是用盅,而是用碗,是那种很大很大的大海碗。

划拳声、嬉笑声、朋友的问候声、打闹声片刻间充满了酒楼的大厅,也充满了我的耳朵。可是,这些对我没有影响,我只还是静静地坐在一边,看。

目光扫过窗口,那个陌生人还在那儿细细品尝的他美酒,慢慢咀嚼着他的佳肴。从我进来,他便不曾再看我一眼。

“小佳,要我陪你吗?多吃点菜啊,这儿可是远近闻名的杏花楼哦,菜很不错的。这是醋溜辣鸡,这是翅尾鱿鱼,……,你多吃一点。”夹了很多菜放如我的碗中,“至于酒嘛,你就不用喝了,反正也从来没有看你喝过酒。醉了可不好。”

醉?上次的醉是什么时候,我已经记得不清楚了。

是很久了吧~

至少上次还有他陪我煮酒论英雄,仗剑走江湖。

募然,一股无名的悲痛袭上我心。

“拿酒来!”不去看小帅惊讶而疑问的目光,我又大叫一声:“拿酒来!不要碗,要坛子装的!”

似乎都被我的举动吓住了,大厅里顿时安静了很多,目光都射到我的身上,只有窗口的人,还在细细喝酒,慢慢吃菜。

“酒!快拿酒!”老黑拍了拍桌子,对看我看的发呆的酒店伙计大叫一声:“还不去拿酒来?”

“是~是~是~~我这就去!”

向老黑投去感激的目光,从他的眼里,我似乎看见了一种理解。我没有看错吧?

酒,一坛子装的满满的酒。

女儿红,我知道是女儿红。

曾几何时,我还与他说过,要一起喝我爹爹亲手为我酿制的、亲手埋在西墙下的那坛女儿红。可是,现在我在这儿,酒在哪儿?他又在哪儿?

拎着坛口,用尽我所有力气。

酒倾下,落入我的口中。

眼闭起,只喝酒,因为我知道眼中有泪,而我不想让它落下,因为我不要哭!

酒尽,坛碎。

我意犹未尽。

“风中客,雪里独吟白头歌。共凝意,如今别离后,何时再相聚?独立小桥风满袖,平林新月人归后!”
低头,我终于又唱起这诗,这首我写给他诗,这首在那个等他的风雪月夜里写的诗。

“不死不弃,既死既弃。不生不灭,既生既灭。情由心生,落入魔性。该醒该醒!”一声叹息自窗口传来,我知道是他,陌生人。

不问了,不想了,不闻了,不留了。

我挥袖而去,因为我知道再留,我定会痛哭。

狂奔,狂奔,此时我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离开!

终于累了,终于跑不动了,我倒在一棵树下。

我又醉一次!

* * * * * * *

“小佳,小佳,你怎么了?”

睁开眼睛,眼前就是满脸关切与担心的小帅。环顾四周,我知道我在客栈中了。

“……”

“……”帮我盖了盖被子,小帅起身离去,“我知道,从见到你的第一天我就知道,在你的心里有事情。你不说,我也不问。只是,我想让你知道,从与你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我便决定一生一世保护你。……这也许就是缘!”

脚步声轻轻远去,我闭着眼睛,迷糊中,头还在痛。不过我已经决定,等我醒来,我需要和小帅好好谈谈。

还有,还有那个陌生人。这绝对不是偶遇!!!

五、惊 心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午时。

我缓步从楼梯走下。大厅里,早已满是来自三山五湖的江湖朋友在高谈阔论了。某某说他又猎杀了几头白虎,某某说他又力劈了几只黑熊,某某说他又得到了什么秘籍,某某说他的武功又增长多少。小帅也在其中。

看见我,他向我走来。

我看看他,不说话,一直走。

他看看我,不说话,跟着我。

来到村子边,我席地而坐。

他坐下。

“小帅,我想我该与你说了!”

“小帅,我知道你一直很关心我,也很喜欢我,可是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用眼神制止了他,
“先听我说完。”

理理头上的白丝,我轻叹:“盘发为君,白发为君。而今,君在何处?”

“小帅,我一直就叫你小帅,因为在我心中,我一直是把你当作我弟弟看待的。虽然我看似年轻,可是我已经很老了,因为早在还没有这个千年的世界时,我就存在于另一个相似的世界了。因为一些原因,我沉睡了千年;因为一些原因,我仍然年轻。可是,我知道,在我这年轻的外貌下,有的是一颗很老的心。”

“在一个没有你的世界中,我用我全部的身心爱着一个人。可是,我们都太年轻,太狂妄。上天要我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要惩罚我们。于是,没有了武功,没有了朋友,却带着前世的记忆的我被发送到这儿来。在这儿,我遇见了你,你是这个千年世界中第一个帮助我,关心我的人。可是,作为一个有故事的老人,我不能接受你!”

“十年,你陪我在外游荡了十年。你总是在问我为什么,我却总是不回答你。因为我不希望让你知道我的过去。十年,十年前我坚信他也在这个新的世界里;十年后,我仍然坚信他还在这个世界里。我要找他,无论结果如何,我要找到他。”

“你还年轻,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你可以成为一代侠客,你可以去找属于你自己的幸福。跟着我你就没有将来。我不要你再在我的身上浪费你的时间了,人生又有几个十年可以浪费?”
“这儿是书生村,是你的家乡,有你的朋友。我们就此别过吧~与你的朋友在一起,与他们一起快乐的生活。忘记我!”

听了我的话,小帅惊呆了。

看者我的眼睛中充满了怀疑:“怎么可能?”

跳起来,冲着我大叫:“我知道,你就是不喜欢我,就是不愿意我跟着你。是不是怕我影响你?为什么?为什么你一定要编这些谎话来骗我?不!我不相信,绝对不相信。小佳,你不要再骗我,好不好啊?”

望着他,我想说话,可是我知道,我不能说话,我只能漠然地站在原地。

看着我,他明白,这次我没有骗他。

一股绝望从他的眼中流出。

无语,就一片沉默。

沉默,周围的空气似乎也因此而凝滞。

“我叫帅气冲天!喂,你好啊!你叫什么名字?”在我的脑海里,依然清楚的记得第一次站在我面前的那个洋溢着青春、充满了朝气的小男生。而现在,是十年的时间,他长大了。还是一样人,今天,我面前的他却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无忧无虑的笑容。

“可是,已经很久了啊,久到你完全应该可以忘记他了。你记得他,他还记得你吗?你没有忘记他,他呢?再说,你又怎么从这茫茫人海中去分辨哪一个人是你要找的?”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可是,我始终还是要去寻找。因为我越来越相信,我没有喝下那碗孟婆汤是上天故意的安排。他就是要我记得前世的一切,这才是对我的惩罚。既然这样,无论结果如何,我要去找。我会用我的脚踏遍这里的每一村土地,上天、入海,寻找是我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的支柱。我不知道,一旦我停止了寻找,我将会如何,我想那样我就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因为情已经在前世用尽,而今生,我是来偿愿的!”

又是一阵沉默。

我决定离开。

转身,走,不在回头。

“等等,你要走?”

点头。

“到哪儿去?”

摇头。

“我陪你?”

摇头。

“那我们还可以再见面吗?”

摇头。

“难道你从来就对我没有任何感情吗?”

“哇~~呜~~呜~~呜~~呜呜~~”

我知道身后的这个少年终究还是被我所伤。我又错了?无奈地苦笑,我只能摇头,“不是的。我对你有感激之情,对你有朋友之情,却并没有你所希望之情。”

顿了一下,我接着说:“如果可以,我愿意你做我的弟弟!”

没有回头,没有停留,我一直前走。

没有追赶,没有挽留,他还在原处。

我知道或许一切又要结束。

……

“等等我。等等我!”

“我想过了,小佳,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小佳’。我决定了,我做你的‘弟弟’!”脸上是一脸的坚决:“无论如何,我跟定你了。天涯与海角,我陪你,保护你,一直到你找到你所要找之人。不要拒绝我~~~否则,我就永远不会原谅你!!!”

“小帅?!……”

“姐姐!……”

* * * * * * *

又是一天的寻找,没有结果。

日落时分,我们留宿于侠客村。

做在屋里,我想着小帅满面风尘与疲惫,还有一种失落。我知道一直这样下是不行的!白天,我们四处漂泊,他要打猎、杀猪、赚钱;夜晚,在野外露营是他要为我站岗放哨防止野兽的伤害。一天,两天还可以,时间长了,他怎么受得了?

这样,是不行的!

与我在一起只会影响他的前程。

离开,一定要离开。即使他永远不原谅我,可是不原谅我,总比永远伤心要好,还有他的未来不能毁在我的手上。

* * * * * * *

屋外,月光入水一般泻下,找着大地,也照着小帅客房的门。

轻轻的推开门,他正在理面鼾睡。连日的奔波,他太累了!他需要充分的休息了!从书生村出来的路上,
他不停的打猎去卖,除了维持我们日常所需的盘缠,他还说要咱钱买东西送给我。其实,买什么东西呢?
有你这样的弟弟,就已经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了。

将已经写好的纸条压在醒目的地方,这样,明天一早他醒来的时候就可以看见。

轻轻地将在身后门阖上,小帅的鼾声从屋里传出来。

“再见了!小帅!”

* * * * * * *
小帅吾弟:

我今去也,一切天意。

望再见时,功成名就。

莫负我意,珍重珍重。

姐佳留
* * * * * * *

我独自走在夜色中。

“君听我唱《风中客》,君怜我独雪中吟。君心莫忘曾约定,君应待我天涯寻!”

不为别的,只是为偿还前世所欠,为救我而亡,我也将用我今生偿你。天涯海角,我要寻找你。

六、邂 逅

花开花落几度春秋,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上过十方孤岛,进过紫金仙境,路过达摩禅院,访过太极剑门,可是没有所获。而看见的多了,听到的也多了,我渐渐明白,原来这儿也有门派之别,也有名利之争。看天下人来人往,为名、为利、为天下而奔走劳累,我却只为情、为怨、为爱、为恨混迹与人海。

一日,我来到海边。举目望去,海天一色,落日正缓缓而下,一会提地将重新为黑暗所笼罩。面向着海,

我依岩而坐,累了,想休息休息。

没有人陪伴,我独自一人看海听风。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