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彼岸的烟火
·魔兽世界: 傲血的幸福日...
·魔兽世界: 别了,魔兽。...
·万王趣事二三件
·古龙群侠传——阴谋之章
·旧约-沧海(千年)
·帝国时代之战士(搞笑版)&n...
·魔兽世界: 达纳苏斯,希望...
·圣诞狂想曲
·我是NPC
·魔兽世界: 孤独不孤独
·暗黑破坏神系列-小妖传 II...
·魔兽世界: 止不住的伤心
·魔兽世界: 血环之行会篇
·FIFA 2000--我是最棒的球...
·魔兽世界: 徒劳的指责
·魔兽世界: 一个让我郁闷...
·七颗子弹
·大话西游-魔法门英雄无敌...
·天   灭
·小乔,我前世的妻子!
·魔兽世界: 极品断牙俘虏...
·魔兽世界: 或许,我们本来...
·初遇帝国时代散记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梦中的帝国—一个士兵的日记<1>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06-02 00:00:00

 
    第一章 梦的起始

前 言 游 戏 天 堂 编辑

战后的战场总是特别凄凉,士兵那灰色的眼睛变成鲜红的血流向了大地,把这片土地变成了红红
的海洋。
我在这横七竖八的尸体间行走、驻足和祈祷,让这些游走的灵魂能安息在大地的怀抱,因为这是
我的工作,也是我的义务。
见到这本日记本时,它散落在一角,象一个被遗弃的婴儿,而他的主人也不知道倒在何方。
用一个通宵去看一个人的一生,这实在是一种罪过,况且还是偷看别人的日记,我忏悔但不后悔。
因为这是一种缘分,就像我颤颤而尽力的对它进行了修改,让看到它的人更能明白,虽然这使它变成了
不是日记的日记。
我忏悔,但我不后悔……。

帝国十八年 晴

我骨头里流着士兵的血,虽然我只是一个编外的民兵,但我相信我一定能够成为连国王也要为之
骄傲的勇者剑士。
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我最要好的两个人,一个是我的女朋友阿兰,一个是我的好朋友大宇。他们听
到后,都笑了,和我一样是民兵的大宇,更是大笑,因为那个梦想对他来说连想都不没有想过。
阿兰笑过后,还是对我说:“我相信你。”但我知道,那只是一种安慰罢了。

帝国十九年 阴

今天不是个好日子,看到这阴沉沉的天空,我就可以预感到今天不会是什么好日子。
果然,正是伐木工工作最兴奋时,敌国的一队矛兵朝伐木场杀过来了。我和大宇参加了这次防守任务,
可惜对方的矛兵太多,我和大宇总是力不从心。
幸好这时候来了一群枪兵,他们象英雄一般拯救了这次危机。
不过我们仍有人死去,其中一个就是阿兰的父亲。
因为他参加了这次战斗,因为他用身体引开了敌人大多数的攻击,看到那群骄傲的枪兵,我真想去他们
面前告诉他们,真正的英雄是阿兰的父亲,不是他们。
遗憾的是我没有这种勇气,因为我不想被别人说我嫉妒他们。

帝国二十年 阴有小雨

阿兰自小就失去了母亲,是父亲带大她的,现在父亲死了,她成了一个无依无靠的人,这怎么能让她不
悲伤呢?
男人的悲伤是写在心里,女人的悲伤却写在脸上。
“阿兰,人死不能复生,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吧!”
面对泪如雨下的阿兰,这也许是我能说的也能让他安心一点的话了。
“你真的会照顾我吗?”阿兰带着泪花的双眼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说:“而且是一生。”
我本来还想说什么,却不得不停止,因为我的胸膛变成了一弯湖水。
一弯止不住的湖水。

帝国二十一年 晴有多云

我的薪水很少。
虽然以前我从来没有觉得,虽然我的薪水比起那些起早贪黑忙碌的农民要多出许多。
但我结婚了,不再是一个无牵无挂自由自在的人了,不能再象从前那样无拘无束了。
可是,我觉得我很幸福,因为我有了一个家。
当我饿时,我面前会有热腾腾的饭菜。
当我累时,有一双温柔的双手赶走疲惫。
当我寂寞时,她会在我身边,替我抚平心伤。
也许这就是幸福,虽然没有自由时那种畅快的激情,却也有一种可以感觉的舒适。
我甚至忘记了我的梦想。

帝国二十二年 晴转多云

今天真值得庆祝啊!一向不开窍的国王居然让我和大宇转了正,编为正规了国王军队,还发了一套
威风凛凛的军服。
大宇和我都很高兴,我高兴不是因为地位的提高,而是薪水又提高了不少。如果是在年轻时,我也许
就会想:“瞧!离我的梦想又进一步了。”
阿兰脸上不是很高兴,她告诉我,我和大宇并没有立多大的功,而且能力也不是很突出,让我们转正
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忙塞一只鱼在阿兰的嘴里,我们国家缺水,不象那些沿海的村镇,在这里,吃鱼可是一种奢侈的行
为,但我知道,阿兰好久就想吃了。
看着阿兰吃鱼时幸福快乐的样子,我就觉得让我受多大的苦我也愿意。
其实人生最大的幸福常常在不经意的一瞬。

帝国二十三年 阴

阿兰的猜测果然没有错,国王看到战事不断,便派我和大宇还有两个矛兵和三个枪兵去敌国进行侦察,
顺便还要杀一两个帝国的农民交差。
即使最伤心的送别也有分手的时候,和阿兰分开后,我们一行朝着目标前进。
一个人如果还害怕什么,那是因为还有牵挂;一个人如果还担心什么,那是因为还有爱。
当到了敌人的村镇附近,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厉害,仿佛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似的。
一到战场,那群骄傲的枪兵就提出分开攻击,他们不愿意有人抢他们的功劳,我和大宇被大部队单独
分开,我和大宇都无可奈何。我和他都不喜欢冒险,于是我们隐藏在伐木场附近,时不时出来骚扰一下,
一发现不对,就撒腿往外跑。
敌人好象发现了这一点,伐木场附近逐渐有了几名敌人的弓箭手。
于是,我和大宇商量,该撤退了。

帝国二十四年 大雨

我们到处寻找大部队,终于还是被找到了,但却只是尸体,一些插满箭的尸体,到在不远处的农田上。
难道他们是被农民暴捶而死的吗?他们不会逃吗?
大宇没有想这么多,他冲了上去,准备把那几具尸体腔回来。我觉得不对头,想叫住大宇,可惜已经
来不及了,城镇的警钟响起。
这也许是我看到的最悲惨最无助的画面,从城镇中心飞来密密麻麻的箭,插满了大宇的全身。
到后来,我还经常想,为什么我不去救大宇,为什么不象个男子汉一样战死在沙场。可是,那时的我
还是选择了逃跑。虽然当时我的心多么的强烈,我的拳头握得多紧,但我内心里有一个逃跑的理由——为
了阿兰。
于是,我象老鼠一样夹着尾巴逃跑了。

帝国二十五年 阴

本来可以很快到家的我,却因为几头狼,让我迷了路。
它们追着我咬,就象嘲笑我的懦弱。
全身被狼咬的伤痕,那是一个逃兵的罪责很耻辱,我多么渴望能象大宇那样死在沙场,那是多么自豪的
事情啊。
可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气力再走回战场。
我脚下的这条路,也像是没有尽头似的,弯弯曲曲地伸向远方。
我不知道这条路何时能走完,我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走多久。
 
第二章 梦的理想


一个梦

温暖的微风轻轻拂在我的脸上,脚下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
一片不算密的树林,分出一条曲折的小径;几些初春绽放的野花,散放在地上的几处。一片
蓝天,几许白云,一潭湖水,几只蝴蝶。
这是什么地方啊?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又感觉那么的熟悉。
我沿着这条曲直通幽的小路径走着,就像走在回家的小路上。
走着走着,面前多了一间小屋,屋外坐着一位少女,长长的头发,赤着足,坐在门院上低头
缝东西。
“阿红!”我脱口而出,就像叫一位自己熟悉的人。
我正要为我的鲁莽羞愧道歉时,那少女抬起头看着我。忽然,她扔下手中的东西,扑在我的
怀里,她那双手抱得我好紧,就象要抱住我一生一世。
“你来了,你终于来了,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等你啊!”她在我的怀里,一边小声的哭泣,
一边喃喃道。我被她感动了,我也用双手紧紧抱着她,刹那间,仿佛时间都停止在那刻。
我和她一起散步在这幽静的小路,拉着手,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她没有问我的名字,但如果
她问了,我会告诉她真实的名字吗?她对我如此的熟悉,但我却不认识她,甚至我不敢肯定“阿
红”到底是不是她的名字。
但这些已经不重要了,我只知道和她在一起我很快乐,总觉得时间过得好快。
于是,清晨时,窗外清雾游过,外面的树木若隐若现,我独自醒来,为的是看她甜甜的睡梦,
我就想,时间若停止在那刻该多好啊;于是,黄昏时,我和她携手在树林的一旁,风儿停落在她的
发梢,淡淡的夕照照在那潭湖水,也照在她的脸上,我就想,时间若停止在那刻该多好啊!
过了几天,我都已经忘记了。
终于有一天,阿红问我。
“阿兰是谁?”
“阿兰?”我装糊涂。
“你前些日子睡梦经常叫她。”她好像有些生气。
“我不能骗你,阿兰……,她是我的妻子,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也不会离开她的。”
“哦,是吗?”她低下头,显得多么无助。然后,她又抬起头对我说:“也许,也许你该走了
吧。”
我无言,她也无言。
我从身上取下那把小刀,那是我护身的东西,正面刻着我的名字,我拿起她的小手,把小刀放
到她手里。
她拿着小刀,摸了又摸,终于还是把它放进怀里。然后,她把她右手的那串珠链脱下,带在我
的右手上,转身冲进小屋,把门关上。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的,但是,我知道,留下来也许只是双方的痛苦吧。
这片树林,这条小路,那间小屋,渐渐地模糊起来……。


帝国二十六年 晴

当我醒来,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小床上,一位陌生但慈祥的老者坐在我身旁。
“你醒了?”这是他问我的第一句话。
我有些莫名,点了点头,问他我是在哪儿。
他告诉我,我已经昏迷了好几天了,这儿是修道院,幸好他懂一些医疗之术,把我的伤治好了。
我才想起,刚才好象是做了一个梦,那个梦我曾经就做过好几回了,怪不得梦里的情景那么的熟悉,
我也想起,那少女是我那几个梦的主角,她叫阿红。
我下意识地摸了我身上的那把小刀,它既然不在恶劣,我看了一下右手,发现,既然有一串珠链戴
在上面。
“珠链?”我情不自禁地叫起来。
那老者很奇怪。
“是你的?这东西。”我问他。
“这难道不是你的?”他反问道。
我糊涂了,开始分不清楚刚才那个是不是真的是梦,还是我真的到过那个地方。
那少女的轮廓又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阿红,阿红……。”我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
帝国二十五年 晴

经过好几天的休养,我的伤差不多好了。
我把我的梦告诉给那个老者,听完后,老者笑了。他对我说,梦的真实与否其实不是那么
的重要,一个人其实有两段人生,醒来时的一生,睡梦中的一生。
他又问我,阿兰和阿红中我到底最爱的是谁?
“阿兰,”我想都没有想就回答:“她是我的妻子,我最爱的当然是她。”
老者笑了笑,然后说:“我看你是练武之才,你拜我为师吧,我可以教你的。”
我本来是不想学功夫的,但老者救了我,我想,学学功夫应该没有坏处。
于是我答应了。

帝国二十六年 晴

和老者相处越久,才发现他真是一个不寻常的世外高人,他不仅有惊人的武功,而且还会
许多法术。
我真庆幸自己找到这么一个师傅。
他虽然慈祥,但在练功方面很是严厉,没有完成任务,他绝不允许我停下来,一天下来,
总把我累得精疲力竭,一倒在床上,就能马上睡觉。
但我觉得生活不在寂寞,很充实。

帝国二十七年 晴

不知过了多少日子,老者把我叫到屋里。
“你知道不知道你来这儿多久了?”
我摇摇头,这些日子我已经忘记了时间。
“已经一年多了。”
老者感叹道:“你难道不想家吗?”
我无言,说实在的,这句问话一下子唤回我思乡的情绪,唤回我对妻的怀念。
老者又把我带到屋外,指着一个方向说:“翻过那座山,再绕过那一片森林,哪儿就是你的家了。”
“师傅,你要赶我走?”
“是的。”老者点头。
我跪下来说:“师傅,既然这样,你在这儿也无人照顾,不如跟徒儿一起走吧,以后徒儿也
好照顾你啊。”
“我一个人惯了。”老者看着远方:“该教你的我都教了,你以后只要勤加练习就行了。”
他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个包袱交给我,说:“师傅也没有什么好教你的,这套装备就送给你吧,
也算是我们师徒一场的纪念吧。”
说完转身走进屋内。
“去吧,记住,以后不要到这儿来,也不要告诉别人这个地方。”
我哭了,我知道我无法报答师傅的救命和教诲之恩,便朝屋内跪下,磕了几个头,朝师傅指的方向
走去。

帝国二十八年 晴

连续的晴天,人的心情都跟着好起来。
即使几天不停的跋涉,身上的疲劳也无法占据回家的喜悦。
翻过那座山,就看到不远处的森林旁有一个村镇,这不是我们国家的位置啊,这是那的,我都有些
糊涂了。
走近一看,我就发现了几个我认识的人。
我并不认识他们的名字,但虽然他们的穿着已经改变,还握着一杆比原来更长的长枪,可是,他们
那骄傲的笑容却刻在我的心里,让我厌恶。
“喂,大家快来看啊!”其中一个见到我大声嚷起来,于是那伙人把我围了起来。
“哦,是你啊,你还没有死?”一个手臂上束红巾对我说,然后他又问那伙人:“你们知道他
是谁吗?”
“队长,他是谁啊?”
“他啊,可出名了,就是去年去敌人哪儿,见到敌人的农民就‘英勇’逃跑的人,哈哈……”
“原来是个逃兵啊!真恶心,呸……”
“一个懦夫……,呸呸!”
那伙人朝我身上吐口水,还踢我。
我不能还手,因为他们说的没错,我是一个胆小的逃兵,一个连我自己都觉得耻辱的逃兵。
看到那么多鄙视的目光,我想起了战死的大宇。
我又想起了她——阿兰。

帝国二十九年 阴

天暗沉了好几天,看不见阳光。
我回到了生我的地方,一切都改变了不少,但家乡的空气依然是那样的熟悉,那样让我欢喜。
走着走着,我停了下来,面前是那间小——那是我的家。
到了家门口,我却犹豫不决,多日来思念家的心情,却还是让我没有勇气去叩门。
“你找谁啊?”
正在想着,身后传来了一声,转身一看,既然是个小姑娘,白细的脸,大大的眼睛,提着个如
当时阿兰提着的那个小篮子。
“你找谁?”
又一声,我才发现自己一直盯着小姑娘看,真是很不礼貌。
“我找阿兰。”
那小姑娘看着我,笑了笑,说:“我告诉你吧!第一,你站在我家门口;第二,我不叫阿兰,
我叫梦洁,别人都叫我梦儿。”
“哦!对不起。”
我有些为我的冒失羞愧,转身离开。
“喂,你是谁啊?怎么没有见过你啊?”
我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停下来,因为我的心已经被阿兰占据。
“她到底去了哪儿了?”
第三章 梦的现实


第二个梦

静静的夜,静静的月光。
“阿红!”
我轻轻的呼唤她的名字,她转过脸,脸上还有旧日的泪痕。还是那片树林,还是
那间小屋,人却已消瘦。
“我不该走,我不该离开你,你都瘦了。”
我跑过去紧紧抱住她,大声的告诉她。
可是,当我睁开眼,却发现自己抱着的既然是一个墓碑,小屋也变成了一座坟墓,
而周围的树林变成了一片荒凉的坟地。
这到底是哪儿啊?

帝国三十年 晴

又是一个梦。
当我从梦中惊醒时,才发现原来只不过是一个梦。
噩梦醒来的清晨,心情却变得好起来,因为阳光从那破烂的木板缝中射了近来,照
在这寒冷的小屋,破烂的小屋渐渐又有了生气。
这小屋原本是有人住的,可是住在里面的人全因为战争死了。
于是,这间破屋便成了流浪人——我的安身之所。
走出小屋,本来是想透一透清晨的空气,让好心情持续下去,但没想到心情又紧了
起来。因为我看到一个骑兵正追杀一个女孩,而那女孩我也见过一面。
那女孩一见我,就向我大呼救命。
我捡起一颗石头,朝骑兵砸了过去,想把他引过来我这儿。
没想到,那骑兵既然被我砸了下来。
女孩似乎感觉没有危险了,停了下来,转过身看到那骑兵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我跑过去,因为我想那骑兵肯定没有死,可惜那女孩太天真了,蹲在骑兵的尸体旁
看。
“他死了?”那女孩看着我说。
“嗯~~~~~~!”我点了点头,因为我看见那骑兵的胸前有一个大洞。
“你用什么暗器啊?这么厉害。”
我无言,因为我用的仅仅是一个石头而已,经过那段艰苦的训练,既然让一颗石头在
我手里也变成了威力无比的武器。
“前些日子没有见到你,还以为你走了,原来你还在啊。”
“是的,梦儿。”
“你原来还记得我的名字啊!”
梦儿看着我笑了。

帝国三十一年 晴

无人的地方,即使再美丽,也会让人感到荒凉;人多的地方,即使再破烂也能让人觉得
很有生气。
本来只有我一个人的这间破烂小屋,现在经常有梦儿的出现,仿佛也增添了不少生气。
我打来的野猪、野鹿,已不再用火烤了,因为梦儿会把肉切成小块,炒成大盘,配上
她摘的野菜和果子,做成一桌美味的饭菜。然后便和我一起吃,我也不好拒绝,虽然猪是我
打的,但炒却是她,无形中,那肉便被他占了股份,况且还有她摘来的美味的野菜和果子。
也许是为了让那份股份占得更理直气壮,她把这破烂的小屋收拾得别有一番情趣,还常
常在寂寞的夜里和我聊天。
这几招果然很厉害,让我吃肉时都感到有些脸红了。幸好她比较糊涂,因为大部分的肉
和菜都进了我的肚子里。
但很多深夜,我还是一个人守在这间小屋,屋里的生气就被这寂静的黑夜吞没了。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瞧着慢慢爬上树梢的月亮,却已无眠。
我又想起阿兰——我的妻子。
她现在在哪儿呢?过得好不好呢?
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她现在该带上我送给她的那条围巾吧。

帝国三十二年 小雪

冬至过后,天气越来越冷,窗外飘起了零星的雪,薄薄的铺在地上一层。
梦儿用我打的几条狼的皮,做了两件外套,一件送给我,一件她自己穿。她好像知道我的尺寸似的,那外套比我原来那几件衣服更让我觉得合体。
但我知道她的事情太少了,我觉得很不公平,我把我的事情差不多都讲给她听了,可她对自己的事情却只字不提。
终于有一天,吃饭时候,我问了她。
“你父母呢?”
她停下筷,不说话,我突然觉得这个问题真是不该问,也许她和阿兰一样是个孤儿,这样问不是伤她的心吗?
“对不起,我不该问,你别生气呀!”我勉强笑笑。
她还是没有说话,看来真是生气了。
“呆会我们去打雪战吧,昨天我输得不服气啊……”
她看了看我,笑了笑,但很勉强。
“你爱不爱我?”她突然说话了。
这个问题太突然了,我登时变成了一个呆子。
“爱啊!”
“真的吗?”她睁大那双无邪的大眼睛看着我。
“是啊,因为我觉得你好像我的小妹妹啊。”我忙解释道。
“你只把我当小妹妹吗?没有别的……?”
“是的,你该知道我结了婚了,我……”我被她*得舌头都不好使了。
“我不在乎,我只知道我爱你。”
她的脸上有了泪水,那泪水本不该出现在她脸上的,因为她真的还太小了,她这样的青春年华,应该更多的是灿烂的笑容。
“我告诉你吧,我是从家里面逃出来的,家里面让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
说完,她跑了出去。
她那伤心的泪水却一直留在我面前,变成比风雪还冷的刀插进了我的心窝。


<未完待续>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