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三国世纪:义者绑架诸葛亮...
·魔兽世界: 都是魔兽惹的...
·魔兽世界: 别了,埃苏雷...
·魔兽世界: 怎能放弃朋友...
·魔兽世界: 一个成功牛头...
·樱大战2-望君珍重(下)
·魔兽世界: 曾经的天空
·星际系列:梦魇风暴
·魔兽世界: 酷哥啊强的猎...
·花开的声音(帝国系列)
·魔兽世界: 我家小女初成...
·魔兽世界: 给我一个留下...
·魔兽世界: 小精灵的WOW体...
·火王同人·优河~追忆篇
·战士的最后一封情书(星际...
·魔兽世界: 老公你爱谁多...
·末日:后果
·魔兽世界: 9C,wow何时会...
·名侦探柯南:绝恋跨越千年...
·FIFA 2000--我是最棒的球...
·魔兽世界: 傲血的幸福日...
·魔兽世界: 我会回来-暗影...
·《新世纪福音战士》暴笑篇...
·魔兽世界: 桃子日记(二...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义者绑架诸葛亮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06-12 00:00:00

  夜深了,汜水关治所的大堂里一片黑暗。两个黑影呆在黑暗中,一动不动。
沉默了许久,坐在大堂正中的黑影终于开口说话道:“如今天下大乱,诸侯并起,百姓流离失所。我义字当头,当然不能看着不管。据我看,只要我们在洛阳起兵,登高一呼,天下的百姓当然会都来依附我们这些救世主,天下垂手可得。”
旁边俯伏在地上的黑影呜呜地应着,不住地点头表示同意。
正中的黑影伸手拍拍它的背,微笑道:“如果得了天下,我就封你为豹子头大将军,如何?” 游 戏 天 堂编 辑
地上的黑影咧开血盆大口,高兴得大笑,把毛绒绒的脑袋亲热地抵在主人的腿上蹭来蹭去。
坐着的黑影满意地嘿嘿笑道:“一个好汉三个帮,单凭我们的力量还不够,需要抓些奴隶回来干活,你看抓谁好啊?”
地上的黑影跳起来,张牙舞爪地连比带划,嘴里呜哩呜噜地不知在说些什么。那坐着的黑影却象是听懂了,微笑道:“不错,要抓就抓最好的。就选兵法和武力最高的抓来吧!”

诸葛亮在成都官邸的床上翻了个身,口中念念有词:“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他从床上爬起来,忽然打了个喷嚏,心中有些奇怪:“这个喷嚏来得好怪,不知主何吉凶?”想要占上一卦,手边却没有占卜的器具,又内急起来,想道:“且不忙,待出恭后再占卦不迟。”
旁边的童子好心地劝道:“相爷,要当心身体啊。最近外面有些乱,你出去时要带上些士兵才安全。”
诸葛亮笑道:“傻童儿,我诸葛亮胸中有甲兵百万,当年一曲高山流水,吓得司马懿兵退数十里,还怕这些小小毛贼不成?呵呵……”拿着羽毛扇,径自上厕所去了。
诸葛亮在厕所里系了裤子出来,只觉得浑身松快,不由快活得唱起了小曲:“我本是卧龙岗一个散淡的人哪……”
诸葛亮正唱得高兴,忽觉眼前一黑,一个大麻袋从天而降,自头上套下来,一直套到脚脖。屁股上又被人猛踹一脚,诸葛亮立足不住,扑倒在地。因为手都被麻袋套住,无法撑住地面,脸上最突出的部分最先着地,诸葛亮只觉一阵酸痛,两行热泪奔涌而出。
踹倒诸葛亮的人抓住诸葛亮的脚,用力塞进麻袋,以熟练的手法飞快地绑住麻袋口。诸葛亮惊慌地大叫道:“喂,你是谁啊,想干什么?!”
一条胳膊狠狠地勒住诸葛亮的咽喉,勒得他连气都喘不过来。诸葛亮用力挣扎了几下,一口气上不来,昏了过去。
过了许久,诸葛亮从昏迷中醒来,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地上,一个满脸忠厚之相的大汉站在面前。他抬头四面张望,看到自己所呆的地方似乎是某个官府的大堂。他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手被绑着,动也动不了。
诸葛亮努力振起官威,喝道:“大胆贼人,竟敢绑架本相国,还不赶快跪下请罪?”
那大汉拱手道:“诸葛先生恕罪,在下是为了救民于水火之中,不得已才出此下策,先生莫怪。”
“胡说!我辅助明主,称雄西蜀,就是要拯救天下百姓。你把我绑来,算什么救民?”
大汉笑道:“良禽择木而栖,良才择主而依,先生不如辅助我成就大业,让天下百姓安居乐业,不用再受战乱之苦,岂不甚好?”
“住口!刘皇叔乃是汉室宗亲,性情仁厚,怎么是你这小小毛贼可比?”诸葛亮义正辞言地喝斥道,打定了主意,绝不向恶势力低头。
大汉面色一变,嘿嘿笑道:“先生既然不肯吃敬酒,那只好把罚酒端上来了。”双掌轻击,叫道:“狂豹!”
从后堂猛地扑出一只浑身长满白斑的黑豹,飞也似地扑到诸葛亮面前,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一口白森森的利齿,鲜红的双眼恶狠狠地盯着诸葛亮的脸,低声咆哮着。
诸葛亮吓得魂不附体,颤声道:“你、你要干什么?”
大汉冷笑道:“也没什么,只是我这只豹子饿了,需要找些聪明人的脑浆下酒。想普天之下,还有谁聪明得过先生的?所以只好委屈先生了。”喝道:“狂豹,不必客气,放心吃吧!”
狂豹张口欲噬,诸葛亮大叫道:“且慢,我答应你就是了!”
大汉拉住狂豹,笑道:“既然先生回心转意,实是天下百姓之福。”
远住突然传来了马蹄声。几匹马驰到大堂门前,一人跳下马来,问:“你说这里有漂亮妞儿,是真的吗?”
另一人笑道:“小人怎敢蒙骗将军,确实不假。这里有一女将,名叫貂禅……”
先前一人突然站住脚步,怒道:“貂婵明明在我家中,你这不是消遣于我?”
那人忙陪笑道:“将军息怒,这人有重名乃是常事。那女将名字的第二个字是‘禅’字,与将军的夫人名字音同字不同,相貌却甚佳,包保将军看了满意。”
那将军消了火气,笑道:“就这一个么?”
那人想了想,说:“新近又来了一名女将,名叫菲菲,生得花容月貌,呆会我叫她们来给将军陪酒,一定要让将军尽兴。”
那将军笑道:“好,你这么精乖,回头我赏你个牙将,也叫你过一过官瘾!”一行人直奔酒楼去了。
相貌忠厚的大汉听得脚步声远去,招手叫过来一个手下,吩咐道:“想办法把吕布灌醉,捆得结结实实地,免得他跑掉。”
手下领命去了。大汉仰天大笑道:“我义者上承天命,发下誓愿要救民于水火,天下百姓无不归从。如今又有诸葛亮、吕布敬仰我的仁德,诚心前来投奔,有这二人辅佐,何愁大事不成!哈哈哈哈……”
狂豹也被主人的高兴感染,咧开大嘴,张牙舞爪地狂笑起来。
门口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义者大人,贫僧有礼了。”
义者猛地回头,看到门口站着一个年轻和尚。义者厉声问道:“你是何人?”
和尚双掌合十,道:“小僧一天。”
义者皱了皱了眉,道:“怎么会有这种怪名字?”
一天和尚叹了口气,说:“只怪小僧家中太过富裕,不得已才出家当了和尚……”
义者打断他的话说:“这是什么话?从来只听说家里穷得厉害,不得已才当了和尚混口饭吃,你怎么反过来了?”
一天和尚解释说:“大人有所不知,家父因为太有钱,生怕会遭天妒,因此笃信佛教,还逼着我们兄弟几个去当和尚,说是谁不当和尚将来就分不到遗产,哪怕是当过和尚再还俗也行。为了能分到家产,我不得不咬咬牙,跑到嵩山少林寺出了家。因为害怕佛门的清规戒律,我下决心只当一天和尚,第二天马上还俗,因此家师晦明大师为我取法号为‘一天’。”
义者想了想,道:“晦明?这个名字很耳熟啊。是少林寺晦字辈的高僧吗?”
一天点头道:“是。少林寺晦字辈的高僧仅存二位,一位是少林寺方丈晦聪师伯,另一位便是家师。”
“哦,你小子能拜晦字辈的高僧为师,真有神气啊!”
一天微笑道:“这也是天意使然。小时候我路过一家赌馆,见一小孩光着屁股跑出来,原来是赖着赌账不还,被人脱了裤子示众。我见义勇为,挺身而出,把自己的裤子脱给他穿,因此他感激我,发誓以后要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多年后我来到少林寺要求出家,那些秃驴却说我六根不净,不肯收我。幸好遇到当年的小孩,原来他已经在少林寺出了家,法号晦聪。我求他收我为徒,他一口答应下来,因此我便成了少林寺‘一’字辈的僧人。”
“那你当了多久和尚了?”
一天掐指算算,道:“三年了。”
“那你还说只做一天和尚就还俗?”
“只因家师最讲义气,跟我说我们明里是师徒,实际是兄弟,好兄弟有福同享,天天拉着我到赌馆、妓……不,是记者协会那些地方溜达,搞得我乐不思蜀,再也不想还俗了。”
“可是我怎么听说晦明早就还俗了,还娶了七个老婆?”
一天叹道:“唉,正是春光苦短,家师在两年前就已还俗,把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扔在少林寺受苦。”
“那你还不还俗,是不是吃馒头咸菜容易上瘾啊?”
一天摇头道:“非也非也。只因在嵩山脚下有一少女寺,是我师母创建的。寺里都是些美貌……不对,是德高望重的师太。有时我跟师父会到寺中作例行访问,还会带着各位师姐妹一同出去化斋,在乞讨生活中积累了深厚的感情。两年前,师父带着师母还俗去了,留下我那些师姐妹,孤苦无依。我后来想还俗回家,刚跟她们一提,她们就抱着我大哭。我想我是不是男人?要是男人就该留下来让她们依靠。正所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于是我抱着佛祖舍身饲虎的精神,留下来安慰她们,只要能让世上有人因我而免受苦难,不管多大的苦难我也愿意承受!”
义者看着一天大义凛然的模样,怔怔地道:“一天大师果然是义薄云天,佩服,佩服!”
一天又叹了一口气,道:“有一句话叫做‘无钱寸步难行’。我们毫无经济来源,只能靠着家师留下来的几十万两银子,坐吃山空。我那些师姐妹又不知世事艰难,每月分给她们的零用钱总是不到两天就花完了,还得跑来找我要。我只要敢说一个不字,她们就勒着我的脖子,硬逼着我把家师的藏金吐出来。就这样,不到两年,就把钱花得一分不剩,连吃饭都困难。我不忍心让她们挨饿,又不忍心让那些细皮嫩皮的姐妹们出来受苦,因此只好孤身一人出来化缘,希望好心的大爷大娘能够施舍一点。”
义者愣道:“这么说,一天大师是出来化缘的?”
一天点头道:“正是。”
义者一言不发,走到后堂。不一会就拿着一根大棒子走出来,恶狠狠地瞪着一天。
一天被他瞪得浑身发毛,指着棒子问:“大人这是何意?”
义者恶狠狠地说:“我的钱粮连养兵马都不够用,绝不施舍给人!这根棍子是乃是丐帮帮主亲传的打狗棒,见到有叫化子来乞讨,当头就是一棒!”
一天忙道:“大人误会了,我深知大人用度艰难,就是我脸皮再厚,也不会要饭要到大人门上来。”
义者脸色稍缓,放下棍子道:“那你来干什么?”
“小僧是听说大人这里扣押了不少各国的武将,象黄盖、黄忠、魏延、马铁这些都关在汜水关的地牢里。大人能否以仁慈之心,放了他们出来?”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