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一个游戏代练...
·忘情之剑
·魔兽世界: 我的游戏我的...
·烂 柯
·暗黑陷阱
·FIFA 2000--我是最棒的球...
·魔兽世界: 赤脊山上逍遥...
·新《三国志》
·无须多言(上)
·魔兽世界: 游戏出轨——...
·星云传奇(上)
·反恐精英小小说之葡萄梦
·魔兽世界: 魔兽无处不在
·浪子泪(侠客行系列)
·装甲指挥官小说 
·帝国情缘
·魔兽世界: 论角色消失
·爆笑星际 秀逗争霸
·魔兽世界: 阿Q骑士的快乐...
·魔兽世界: 身为部落MM而...
·魔法门之英雄无敌:骷髅兵...
·童话
·魔兽世界: 菜花轶事(艾...
·花开的声音(帝国系列)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一个游戏和半个爱情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07-03 00:00:00

 
认识宁是在很平常也很偶然的情况下的。

是晶要我帮她修她的同学家的机器,晶是我的大学同学,而宁则是晶的高中同学。宁那个时候刚买机器,出了问题宁经常的状态就是微软的那个操作系统——晕倒95。而那时的我买电脑有半年,正是开始对电脑开始有点认识的地步,虽然硬件什么的也不太清楚,但是DOS,WIN32,WIN95的一点基本操作还是能稿懂的。当我拿着一大盒3寸磁盘和十来张光盘去的时候,我站在一无所知的宁和更加一无所知的晶面前宛然成了电脑大高手。 游 戏 天堂 编辑

那天下午的问题很好解决,一张KV300就解决了,于是剩下的时间就是三个人围着那台最高科技的奔腾玩游戏。那天我给两位小姐带去了两个我认为适合女孩的游戏,一个是我也深深喜欢的《大富翁3》,还有就是那个在电脑游戏界妇孺皆知却被我深恶痛绝的《仙剑奇侠传》。我先演示了一下如何玩《仙剑奇侠传》(不过是在桌面创建了一个快捷方式),之后就玩一个下午大富翁3,我无数次的表演了如何陷害别人和飞弹以及地雷的爆炸效果,逗得两位小姐笑个不停。之后的某天电话吵醒了在睡眠中勇夺WORLDCUP的我,在我不耐烦的追问下,宁的电脑又出了新问题——她在《仙剑奇侠传》中迷路了。说实话我很难过,首先是我对这个游戏根本就没玩过,其次是我忘了宁是谁了。在她把晶的名字报上来之后,我在心里大喊要晶请我吃饭之外只好去翻那些过期刊物念给宁听。

之后的日子简直是地狱,宁几乎天天不断的向我报告她的进度,其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的冲出电话听筒打击我的耳膜,我只好不断的翻出那本老黄历的杂志向她做详细的报告——没办法,我天生不拒绝女孩,就这缺点,哦,也有人说是优点。不过我看的出宁对这个游戏的痴迷程度,于是很坚定的先给她打预防针,“这是个悲剧结局的游戏,”我无不沉重的说到,“你千万要有心里准备。”……“没事没事,我承受的住。”听筒那边欢快的回答几乎打消了我的顾虑。

该来的还是来了,我接到电话的头一句就是“月如死了!”。其实打电话的时候她没哭,她说她是当时哭的,但是她还是很不好受。我忙说我知道我知道,她说你知道什么,你根本不玩这游戏。那次的电话完全成了个人安慰大会,我足足坚持30分钟,浪费了大概2公升的唾液,其深刻程度我估计就算男足铩羽而归听了我这报告也得挺胸抬头的走出北京国际机场。宁把仙剑爆机的时候我正在一家化装用品公司当兼职业务员,每日奔波在暴晒的烈日下的城市里,费尽心机的让别人相信? 她)买我的东西绝对不会上当,这个过程让我真正知道了什么是社会的残酷性,无论是人还是事物。

那晚宁的声音淡淡的传来,说她已经打到头了的时候,我猛一拍脑袋说,你出来,我们庆祝一下,吃饭。那个时候宁已经把我当成了很好的朋友,但还是吓了她一跳,不过后来她还是出来了。那晚的月亮一点都不圆,幸亏天气还蛮好。我在一个很小的饭店请她吃的锅包肉和烧茄子,没办法那个时候我只知道吃这个。如果再加上宫包鸡和拔丝地瓜就是和哥几个吃饭时候的准点菜谱了,为了不浪费粮食,也为了宁小姐的身材,更为了我的钱包着想,就点了这么多。我忘了我当时净说过什么话了,我只知道我当上业务员以后的好处就是脸皮的厚度逐渐增加,不过我敢肯定我喝了点啤酒。当宁的刘海儿被微风吹起来的时候,我心里突然发现她的笑容很好看,那一瞬间我可能呆住了。我想我当时应该是脸红了,我一喝酒脸就红。 

开学的时候我跟晶喊要晶请我吃饭,我说我都成义务培训人员了。没想到晶反而先喊起来,说宁跟她说了与我几乎天天打电话的事情,说我挖社会主义的墙角,搞的我一时语塞,只好请雪糕了事。

仙剑爆机了,于是其它一些技术性的问题就慢慢的多起来,好在我学习电脑的速度比宁学习的更快,暂时倒也应付的过来。有时候无聊,宁的电话依然会慢慢的过来,于是我的屁嗑也越来越多,常逗的宁在电话那端花枝乱颤。与宁见了面以后好象依然没有什么变化,她仍然保持着她的频率和口气给我打电话,而我也没勇气去说明什么,于是就宁可保持着这样电话的联系,于是就这样度过了两年。两年里我们爆机的游戏无数,大大的培养我和宁成为了这个新生代的超级游戏虫子。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