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三国-长坂坡基本被赵云挑...
·CS小说之骗局
·舌战群儒 
·魔兽世界: 庭院深深深几...
·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
·魔兽世界: 你们都被骗了
·魔兽世界: 温暖的朋友
·传奇:怪物通缉令之邪恶蜈...
·魔兽世界: 回到过去
·魔兽世界: 无法承受的爱
·血染的图腾前传
·如果三国诸将下岗再就业…...
·英雄传说
·《模拟人生》小说攻略
·米兰塔的红羽衣(大航海世...
·星际情书
·《灌篮高手》搞笑乱弹
·魔兽世界: 曾经的天空
·魔兽世界: 冰凉可可(牧师...
·我失去了自己和永远的石器...
·传奇--天神们的故事
·一只刺蛇的故事(星际争霸...
·在成为大英雄之前
·一个女孩子眼中的“仙剑”...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杏花,烟雨,三角洲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07-03 00:00:00

    雨滴象漫无边际的大网,从天空的深处斜斜密密地织了下来。四周弥漫着白而浓的雾气,我眼前的这片土地,因为这雨和雾,越发现出一种苍茫的美来。

  象每次出发之前一样,我贪婪着呼吸着尚未被硝烟弥漫的清冽的空气,凝视着远处成群的山峦,蜿蜒的河流,清澈的河水,想到几分 钟之后,这一切的宁静将要被打破,一种痛楚的感觉在瞬间蔓延至我的全身。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我比任何一个人都更清楚,作为一名优秀的DF3战士,我太容易动感情,虽然我每次都努力克制自己,但是这种克制让我感到无以伦比的痛苦,我比任何一个人都厌恶战争,但是我别无选择。 

  我握着心爱的匕首,踏上了又一次的征程,我知道这很可能是又一次的不归之路,但是我已经超越了对死亡的恐惧,我只有一个念头,要么杀人,要么被人杀死!!! 

  雨越下越大,但我的步伐并未因此而有丝毫的迟缓,我象荒野中的狼一样,敏捷地奔跑跳跃,雨打在我的脸上,我没有感觉,荆棘刺破了我的衣服,我也没有感觉,我知道危险就潜伏在四周,任何一个动作的迟缓,都可能让我在三秒钟内死亡。

  突然,我的眼前闪过一片血光,随即左臂上一阵钻心的疼痛,我本能地左躲右闪,然后飞快地转身,我看到十米开外的山峦上一个奔跑的人影正在向我射击,我迅速朝他的方向移动,我依然拿着我的匕首,我已经决定要用匕首结果他。我的动作显然让他有些出乎意料,他迟疑了一下,然而并没有停止射击。我躲闪,跳跃,我甚至感到子弹从我的耳边擦过,但是,他没有击中我。越来越近了,他惊慌起来,我甚至感觉到了他的恐惧,我左足蹬地,腾空而起,我从他的头顶上飞过,落地的瞬间,我敏捷地挥出了右手,时间好象在瞬间静止了,我听到刀子刺进肌肤的声音,那声音如此清晰,也美妙无比,他本能地回过头来,我清楚地看到他眼神中的恐惧,以及脸上不可置信的表情,鲜血喷泻出来,染红了大地。 

  我用他的衣服擦净了匕首上的血迹,我看见煨了血的刀刃闪出幽幽的蓝光,这让我的心里突然掠过一丝快感,快感来自敌人的鲜血。 

  我此行的任务,是去一个离我方大本营几公里远的河湾,那里是敌人进入我军领地的必经之路,我必须潜伏在水底,将企图游到对岸的敌人消灭掉。为了减轻负重,我只带了一只用于水底射击的UAR水枪和弹夹,我甚至连呼吸器都没有带,这也是我刚才为什么用匕首刺杀敌人的原因之一,我甚至没有其他的选择。借着大雾的掩护,我终于安全地潜进了海湾,没有碰到任何敌人。河水冰凉刺骨,我的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就僵住了,这在某种程度上倒是减轻了我左臂伤口的疼痛,我悄无声息地游到了河流的中心地带,静静地等待着。 

  一个小黑点游了过来,越来越近,我冷静地抬起枪,让那个死亡的十字对准了他的头部,然后果断地扣动扳机,我看见子弹在水中划出了一道优美无比的弧线,然后准确地射穿了他的头颅,他挣扎了几下,然后不动了,只剩下几缕红色飘在水面上。水面又恢复了平静,仿佛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在接下来的时间了,我用相同的方法,先后杀死了他们5、6个人,他们似乎对我有所忌惮,透过清澈的水流,我看见他们在岸边徘徊,似乎在寻找对付我的方法。在这难得的片刻宁静中,我突然想起了MAY,她曾经是我的战友,一个优秀的狙击手,很年轻的女孩子,她的死亡加剧了我对战争的厌恶,想到这里,我的心里一片痛楚,我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匕首,那是MAY给我留下的唯一的东西,在匕首幽蓝的光芒中,我仿佛又看到了她灿若繁花的笑脸。岸上的枪声把我从回忆中唤了回来,我猛然看到一个敌人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游到了我的身边,他手中的匕首在水中发出危险的白光,我心中一惊,几乎是在他刺向我的瞬间,我也挥出了手中的匕首。倒下去的是他,不是我。

  他的脸上,一样带着不可置信的表情。我比他快,这是让他致命的原因。冷汗从我的身上冒了出来,如果我刚才不是拿着匕首,而是枪的话,那么躺在水底的人,就是我了。 

  我不敢再大意,我盯着可能出现敌人的任何一个地方,然后在第一时间将他们杀死。离战争结束的时间越来越近,我的体力在一点一点地消耗,子弹也越来越少。 

  终于,弹夹里只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我不敢再冒险,我悄悄地向自己的大本营方向游去,我必须去换回我的G11。我上了岸,按原路回撤,我的速度慢了下来,我的身体已经很疲倦了,在水底长时间潜伏导致的缺氧让我胸口隐隐作痛,左臂的伤口也随着身体的剧烈颠簸又开始流血,我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似乎无法再回到队友们那里去了。

  疲倦和伤痛让我迟钝起来,我没有注意到,我的身后尾随着一个黑色的影子,他正在向我一步步避近,他的眼睛透着冰冷的杀气,他朝我举起了刀...... 

  我又一次听到那种熟悉的刀片刺进肌肤的声音,血液里某种奇异的力量让我又一次举起了枪,我朝他射出了枪膛里的最后一颗子弹...... 

  倒下去的瞬间,我看见云层中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我的灵魂中仿佛有股轻烟正在袅袅上升,我的脸上一直带着笑,我知道。 

  风,突然从山谷深处幽幽吹了过来...... 

转载自NEEDGAME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