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张飞...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周瑜...
·[图文]三国:乱世儿女传说...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孙策...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马超...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荀彧...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吕布...
·大话盟军敢死队
·《迷失黑夜》
·魔兽世界: 我和老婆的魔...
·魔兽世界: pve60法师的心...
·魔兽世界: 成为我心中永...
·三国志恐怖袭击事件
·第八种武器——肚里乾坤
·魔兽世界: 在魔兽中历练...
·爆笑星际 秀逗争霸
·魔兽世界: 曾经的天空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张飞...
·魔兽世界: 惜缘wow的玩家...
·魔兽世界: 哀莫大于心不...
·初遇帝国时代散记
·爱像一阵风,吹完它就走
·魔兽世界: 昨夜的wow一梦...
·元朝东征日本的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关羽篇)——冷月如刀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10-18 00:00:00

 
  (1)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十二月初七,白门楼。我看见父亲的头颅,悬在城头。 
  他的眼睛睁着,死不瞑目。 
  大娘哭昏在尘土当中。 
  我和我那不是正室的母亲,并肩站立;强忍着泪,一滴也没有流。 
                  
  十二月初十,母亲被那大耳的奸贼唤去。 
  她走的时候留个我一柄父亲用过的匕首。 
  然后只说了一句话:月儿,记住,你父亲他是天下第一的英雄。 
                  
  很久很久以后,我听说,十二月十三,我母亲手刃了那个叫刘安的禽兽,自缢在九宫山上了——刘安,你知道么?一个剐了自己妻子待客的畜生。 
                  
  男人之间的肮脏交易。 
  于是那大耳贼就用我那命如飘絮的娘亲来回礼。 
                  
                  
  (2) 
                  
                  
  我不是个没见过鲜血的女子。 
  我曾经伏在父亲的背上看着他冲过敌营。 
                  
  ——那一夜的冷月如刀。 
  ——敌人,象刈草一样倒伏。 
  ——方天画戟的霜刃裹着一团红花。 
                  
  我清楚自己要去哪里,要去做什么路的尽处是淮南,遥远的异土。 
  我在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明白,我那天下无双的父亲,是真的、已经老了…… 
                  
                  
                  
  (3) 
                  
                  
  十二月二十九,小年关。我随着曹操的军队进了许都。 
  和大娘一起,被安排住在丞相府邸的西厢,那里的使唤丫头们都在背地里叫我“祸水”。 
  ——我母亲被这样叫了一辈子,现在轮到我了。 
                  
  建安三年的最后一夜,大娘的床上睡着个陌生的男人。 
                  
  这一年我十五岁。 
                  
                  
  (4) 
                  
                  
  我认识那个大耳的奸贼,父亲曾经让我拜见过他,让我叫他叔叔。 
  那一天我亲耳听见父亲的怒吼,看着他身首异处。 
  ——我曾经叫过叔叔的人高居在曹贼的身边坦然饮酒。 
                  
  我也认识他的两个兄弟。 
  黑脸的姓张,红脸的姓关。 
  来许都的路上,有一次见到了他们。 
                  
  ——大耳贼装作没有看见;红脸的盯着我瞧,满眼都是我无法明白的暗流;只有那姓张的莽汉毫无心机的在笑,还说:“大哥二哥快看,那边的可不是吕布的女儿。” 
                  
  从那一刻起,我就发誓,要用一辈子去杀死这三个人。 
                  
                  
  (5) 
                  
                  
  大娘早已搬去那男人的住处。 
                  
  她走的时候留给我一句话。 
  她说:“你是女人,你必须认命”。 
  我告诉她我是个女人。 
  但我首先是天下第一英雄的后代。 
                  
  她走了,丞相府邸的西厢房,我又独自住了两年。 
                  
  我在等待一个机会。 
                  
  建安五年秋天,让我等到了。 
  府里的总管来报喜,吩咐我准备出嫁,嫁给丞相新得的爱将——关羽。 
                  
                  
  (6) 
                  
                  
  我笃定这场讽刺的婚姻里有黑色的阴谋。 
  也相信自己在男人的游戏中充当颗个白色的棋子。 
  但我是真的很开心。 
                  
  九月十五,忌刀兵,宜婚娶。 
  我坐着一乘小轿出了府门。 
                  
  从轿帘的缝隙我能够看到他。 
  提着刀。 
  冷漠的背影。 
  骑着父亲的那匹赤兔儿。 
                  
  我把自己的嘴唇咬破。 
                  
                  
  (7) 
                  
                  
  红色的喜服,红色的脸,他脸上冷冷的没有表情。 
  我小心的摸了下藏在裙内的匕首,父亲的遗物。 
                  
  他很精明,桌上的喜酒只微微沾了唇。 
  我知道我只有唯一的一个机会了。 
                  
  小时侯曾经偷偷问过母亲:“为什么会嫁给阿爹?” 
  她听了只是笑,父亲知道了也笑。 
  没有人回答我。 
                  
  父亲被杀的那个晚上,母亲说:“如果一个男人爱你,在他眼中一定会有你的影子;否则那里就只有欲望。” 
                  
  我注视着面前这个的男人,据说是我丈夫的男人—— 
                  
  他的眼底一片空茫…… 
                  
                  
  (8) 
                  
                  
  躺在他的怀里我问,“为什么要娶我”。 
  他沉默了很久,然后回答说丞相欠他一个女人。 
  我突然绽开了微笑,那种倾国倾城的笑。 
  一瞬间想起母亲的发簪,父亲的刀。 
                  
  匕首就在床畔的衣服里面。 
  天下第一英雄的匕首。 
  他快睡着了,而我在等待…… 
                  
                  
  (9) 
                  
                  
  轻轻起身,月光如水。 
  身边的男人发出悠长平稳的呼吸声。 
  做个好梦吧,我想。 
  赤脚下到地面,足底一阵冰凉。 
                  
  我把手伸进衣服里面,触到了那把匕首…… 
                  
  “睡不着么?要不要出去走走?” 
  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我回头,他的眼睛里没有丝毫倦意。 
                  
  “记得穿好衣服,今天月亮虽美,可是风也很大……” 
                  
                  
  (10) 
                  
                  
  今天的月色真的极好,母亲说我就出生在这样的夜晚。 
  那一夜,父亲独自出了长安。 
                  
  庭院里有一潭幽幽的湖水,我披着长发,站在水边。 
                  
  他突然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抬头。 
  明月下有他的影子,拿着刀。 
                  
  我无语。他也无语。 
                  
  “……夫人,回房间去吧……” 
  他的声音突然便得很轻很轻。 
                  
  “我是铁戟温侯吕奉先的女儿!” 
  我蓦的抬起头来,直视他的眼睛——他的眼睛里有我的影子…… 
                  
  刀光——一闪。 
                  
  我突然记起,在徐州的那些个晚上,我总是缠着父亲说话。 
  有一次听他说起过,关云长的那把刀,叫作“冷艳锯”——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