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图文]三国:乱世儿女传说...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周瑜...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关羽...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张飞...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吕布...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孙策...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荀彧...
·打游戏机十大惨事
·魔兽世界: 坚决对抢装备...
·魔兽世界: 记一次会战-永...
·魔兽世界: 向被我拖累死...
·泥潭有感
·魔兽世界: 那道潜伏在黑...
·写真帝国之勇者剑士篇
·爱在千年
·魔兽世界: 论角色消失
·魔兽世界: 血环之行会篇
·魔兽世界: 魔兽生活之懵...
·魔兽世界: 战女与魔兽
·魔兽世界: 聊聊大家还在...
·江湖十二钗
·魔兽世界: 克罗之刃带来...
·二公子和兰兰的故事 九指...
·双子座历险记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马超篇)——风起西凉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10-22 00:00:00

  (1)  

我的夫君,是名震天下的西凉男儿。  
而我是他不会笑的妻子。   游戏 天 堂编 辑

(2)  

一直都觉得,我们的婚姻是上天铸成的错误。  

我生长在莺歌燕舞的江南水乡,十里红绡,繁花似锦。  
他飞驰在长河落日的苍茫塞外,一片黄尘,冷月如钩。  

我欣赏如切如磋的谦谦君子,说话的时候就像是温柔的杨柳风。  
他喜欢敢哭敢笑的女中豪杰,策马扬鞭而去似一朵飘扬的红花。  

可我是西凉刺史韩遂的养女,而他是西凉太守马腾的长子。  
所以一根红线把我们绑在了一起,要我们要共度今生……  

成亲的那一年,我十五岁,他十八。都是孩子。  

(3)  

一进新房,我就开始哭。  
烦琐到令人发狂的古礼早已折磨的我支离破碎。  
某种莫名其妙的恐怖又牢牢揪住了我的心。  

陪嫁的两个婆子手忙脚乱的捂住我的嘴。  
恐吓的喊道:“新娘子可不能哭,哭了会克死丈夫!”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让她哭吧,我死不了的。”  
我抬头看见门边站着个穿红喜服的男子,模糊的泪眼看不清那人的表情。  
他那样站了好久,然后扬长而去。  
这时我才醒悟过来,他是我的丈夫。  

那一夜,他始终没有回来……  

(4)  

我们两个,都是别扭的孩子。  
互相在对方的面前乔装大人。  
然后很有默契的一同扮演着完美夫妻。  

每天清晨,我必早他一步起来。  
安排衣饰、膳食,去外院处理零碎事务,顺便叫小鬟进去侍侯梳洗。  

等他醒了,整顿完毕,练了一遍枪,该去应卯了。  
我才施施然回房,刚来得及见一面,说上一句话。  
——每次都是这样一句:  
“夫人……辛苦了。”  

我想,他大概是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5)  

之后的三年,我们两个似乎都习惯了这种举案齐眉的日子。  

他是极爱那杯中浊物的,只是每晚饮宴,散了都会回来。  
我知道他是总掂着这个家。  

有一次醉的狠了,人歪在榻上,还一把揽过我去,只把满口的酒气往我领口里吹。  
看着我缩眉皱眼躲闪不及的样子,大笑不绝。笑着笑着声音越来越低,竟就这样睡着了。  
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挣扎了几下,可怎脱的开?无奈只好合衣卧在他怀里了。  

原想是一夜无眠的,可谁知那晚却睡的特别酣沉。  
醒来时日已三竿,身上的衣裳都换过了,好端端的盖着锦被子。  
房子里侍侯的丫头见我醒了,忙不迭丢了活计端过茶水,未及我问已在说:“将军走的时候特地吩咐,勿叫扰了夫人好睡”。  

我低头不语,只是细细的摩挲被面上自己亲手绣的鸳鸯……  

(6)  

后来有了铮儿、纯儿,他不在家的时候越来越多。  
我不懂什么天下大事,只听得一个接一个名字被提起,又一个接一个被遗忘。  

“……眼见他盖高楼,眼见他宴歌舞,眼见他楼塌了……”  

——有一次我无意中唱起家乡的小曲儿,孟起听了不住唏嘘。  

(7)  

建安十六年二月,公公奉诏赴许,孟起总领西凉太守的大小事务,更加忙了。  
但仍是每夜宿在家里,早上起来,还要教七岁的铮儿练一遍枪。  

铮儿这孩子极似他爹,玩起兵器来开心的什么似的;可一听说叫读书,立刻苦着脸溜掉,我实是拿他没办法。  
去告诉孟起,他还哈哈大笑,直说儿子真真是个西凉汉。  

二月十八,公公被害的消息传回了西凉,那一天他第一次没有回家。  

三月初九,他和义父起兵雪恨。那一天他第一次离开了我……  

(8)  

九月,在我生下第三个儿子的十天后,他回来了。  

孟起败了,败给他的杀父仇人。十万西凉儿郎只回来三十余骑。  

他抱着儿子站在榻前,说:“夫人,给他起名叫英儿,好么?这孩子长大了会是个盖世英雄。”  

我无力的点头,心中有句话想问却实在问不出口——我远征的义父呢?那一直伴着我的义母呢?  
孟起离开的时候说:“夫人,请你记着。从现在开始,你只是我马孟起的妻子,不再是韩遂的女儿了……”  

——他是背对着我的,我看不见他的表情……  

(9)  

英儿满月了,他又开始忙碌。  

兵败之后他再也没有喝过酒。酒会误事,孟起说。而且谁也没了宴请宾朋的雅兴。  

在每个夜晚,他都会独自面对书册图鉴皱眉沉吟,往往通宵达旦。  
习惯了身边有个人,我怎样也睡不着,后来干脆也彻夜不睡,陪着他。  
照顾着灯烛、笔墨、茶水、巾帻;早上也顺便给他梳头。  

——他总是那句“夫人,辛苦了”,而我总是颌首回礼,一言不发。  
——也许他是真的不知道我的名字吧……  

一年后,孟起再次起兵,这一次他带上了我和孩子。  
出城的时候我默默落泪:或者攻入许都;或者战死疆场。  
——我知道,这西凉城,我们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10)  

我终于看到了沙场……  

我终于知道了自己的夫君,是如何的勇武无敌……  

(11)  

有一天清早,他指给我看远处的一座灰色城池。“那是冀城”,他说。  
“打下了冀城我就可以把整个陇西握在手里!”  
他笑的剑眉斜耸,神采飞扬。  

从此之后,孟起每一战回来,身上的白袍都变的鲜红;擦过铠甲的巾子扔在水里,立刻染出一片血腥。  

这种令人发狂的日子持续了整整两个月,两个月后,冀城上竖起了降幡——  


(12)  

入城的那一夜,二更过后他回来了。坐在榻边,把头埋在我肩上,一阵叹息。  

我沉默无语。习惯性的解开他散乱的发髻,用手指轻轻理顺,孟起最喜欢我这样给他梳头。  

我突然心神一动,抓过自己的一绺头发,系在他的发尾上。  
“结发夫妻……”我说,微微一笑。  
他在我肩膀上低低的笑出声来……  

“……我是不是老了?”他问。  
“为什么这样想?”我反诘。  
“今天杀人,我觉得很累……”他的声音恍惚。  
我身上一阵冰冷,说不出话来。朦胧中似乎看见那个发结在慢慢松脱……  

(13)  

甫入城的几日,孩子们都很开心。  

那一天,我看见纯儿跳上赵将军的膝,直叫:“赵大哥,阿爹说我再过两年就可以跟他上阵了。”  
这孩子最是不认生,早已跟城里的部将们混的熟了。  

赵裨将是个好心气的人,抱过纯儿道:“是、是,二公子定是个英勇大将军。”  
回头见着我路过,恭敬的缉手为礼。  

府里的练武场,纯儿去夺架子上最长的一杆枪。  
忽的又掷下枪跑过去,扑向一个白袍人的怀中,笑着叫爹。  
——孟起该在厅上议事的,可他突然来了。  
赵裨将更加恭敬的整整衣衫,敛容道:“将军好……”  

我看着孟起的脸,他的脸上一片铁青。  
“夫人,带孩子进去。”他说。  

我没说话,默默的照着做了。  
走过廊下的时候,调皮的纯儿突然回身,然后就是一声惊叫。  

“……爹……”纯儿的声音不像是个六岁的孩子。  
“爹杀的是坏人。”孟起说,没有抬头。  

他在擦着剑上的血,手有点颤抖。  

(14)  

孟起又走了,历城叛乱,我知道他又要去杀人。  

我抱着英儿,站在城门上送他。他勒住马,长长的向这边望了一眼,然后拨马而去。  
独自飞驰在阵势的最前方。  

“来,给你爹爹道别。告诉你爹爹快快回来~~”我摆动英儿的小手,那孩子咯咯的甜笑了起来。  
“他回不来了。”身后侍立的一个将军冷冷在说。突然抽刀出鞘,架在我肩上。  
“请夫人带同公子在末将府上小住。”那将双眼血红,紧咬着牙,我看见他的甲胄里面衬着件丧服……  

随他步下城门的时候,我还能看见孟起——  
他已经去的远了。只那身白盔素甲,在夕阳下像镀了层金色,非常的醒目。  

我在心口里咯着四个字:千万小心。  

(15)  

之后的那两天三夜就像是场噩梦——  

明火执杖倏忽来去的悍匪;随从们的嚎哭;狭窄的陋室、黑暗、饥渴以及不安。  

——纯儿不住的摇着我的手,一直在问“爹爹什么时候回来?”  
——从来不哭的铮儿屡次从梦中哭醒,扑进我怀里一个劲的流泪:  
  “娘……爹爹打败仗了,爹爹要死了……娘我怕……”  
——英儿发着热,一直昏睡。  

恐惧始终揪着我的心,我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16)  

午夜,屋外突然响起一阵欢呼。我听见其中有似曾相识的声音。  

孟起败了……我知道。  
“他回不来了。”那人的声音响在耳边。  

我看着熟睡的三个儿子,死死咬住指甲,不敢哭出声来……  

(17)  

天明,我和孩子们被押上城头。  

——又见到了孟起,驻马立在城下,看不清表情,满衣都是血迹和征尘。  
两年前,他就是这样回到西凉的。那一天所有的西凉男儿都哭了。  
可是西凉城上并没有落下箭岚如雨……  

猛烈的狂风扑面而来,我觉得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城上的人高声在喊:“马超匹夫,还不投降!”  
我的丈夫勒住马,一动不动的立着,像一尊神祗。  

(18)  

我抱着英儿,站在垛口。明亮的刀锋抵着后颈,冰凉的。那是地府的温度。  

“马孟起!你忍心见娇妻幼子身首异处?快快投降!”城上的人继续在喊。  
他依然一言不发。  

英儿突然凄厉的嚎哭了起来,纯儿和铮儿也开始害怕的抽噎。  
我看见孟起把勒马的缰绳略松了松,那马开始不安的转着小圈。  

远处地平上隐隐有滚滚黄尘,在军中这些日子,见的多了——那是追敌的骑兵。  

孟起,快走!快走!你为什么还不肯离开?!  

(19)  

风在呼啸——  
那场风从西凉吹来。  

我和我相敬如宾的丈夫在城墙的上方与下方互相凝视。  
孟起啊孟起,你可知你的妻,想告诉你些什么?  

我抱着英儿轻轻摇晃着,他渐渐止住了哭。铮儿和纯儿也开始擦脸上的泪水。  
“……眼见他盖高楼,眼见他宴歌舞,眼见他楼塌了……”  
我唱着小曲儿哄着臂弯中的爱子,他睡着了。我的英儿长大了会是个盖世英雄——  

城上城下一片肃然,没有人动,没有人说话,身后的刀斧手在诧异中放下了他的凶器。  

——一时间只听的到风声在响。  

我把双臂快速伸出女墙的缺口,陡然松手,  
紧接着纵身一跃——  

在风中,响起众人的惊呼声。  

(20)  

我看见孟起离我越来越近,脸上满布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西凉男儿的泪水——  

我听见他在撕心竭肺的呼唤着我的名字——  

我觉得自己可以轻盈的落进他的怀中……  

(21)  

我叫翩翩。  
——原来他是知道的。  

可是我还没有告诉过他:在我的故乡江南,  
           翩翩是一种飞起来很美的,  
           白色蝴蝶……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