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图文]三国:乱世儿女传说...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张飞...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马超...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荀彧...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吕布...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关羽...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周瑜...
·魔兽世界: 一个小会长的...
·魔兽世界: 牧师套装的领...
·夜访吸血鬼
·机器人大战Alpha爆笑最终...
·魔兽世界: 游戏一路走来
·魔兽世界: 猎人小乖的三...
·魔兽世界: 爱情与魔兽
·魔兽世界: 在世界熄灭的...
·看见阳光的日子
·双面人:我所经历的网络创...
·风中的纪念
·万王之王
·魔兽世界: WOW里有一个隐...
·新圣斗士星矢-新冥王篇
·唐门之战(上)
·魔兽世界: 说几个roll的...
·魔兽世界: 牧师MM的魔兽...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孙策篇)——碧血红颜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2-10-27 00:00:00

  (1) 

他是个孩子。 
攻城掠地是他的游戏。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整个天下是他的玩具。 

他总是重复着最残酷的杀戮;然后一身鲜血,天真的大笑。 
以至于在皖城陷落的那个夜里,我注视着面前这双明澈见底的眼睛,呆了。 
忘了哭泣。 

这样的眼睛不该属于一个武夫的,他是那样的清亮,有如月光下闪烁的湖水。 
那双眼睛的主人也在打量着我。 
“你真的很漂亮呀。”端详了许久,他说。 
说着璨然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我真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我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很好看的男人,和那些狼似虎的传闻联系起来。 
习惯了勾心斗角的问与答,这个说话如此直率的男人让我迷惘了。 

他微仰着头,想了想,然后附身靠近我,压低声音问: 
“对了,你和你妹妹,到底谁更加好看些?” 
他连续的眨着眼睛。 
我愕然。 

(2) 

皖城的每一位少女,都熟捻他的故事。 
他的故事里总是有血,铺天盖地的红。 
他是一阵疾风,在短短几年内席卷过六郡八十一州,整个的江南。 

少女们不爱称他的名姓、字号、官衔,她们喜欢叫他“孙郎”。 
——他是孙家英郎俊秀的少年英雄。 

(3) 

我成了他的妻。 

虽然夜夜交颈缠绵,却始终,无法了解他。 
他的温柔与残虐;他的老辣与纯真; 
忽而捶床咆哮,举众噤声; 
转眼又喜笑颜开,抱着我满地打旋。 

我想,也许真正了解他的,只有那个姿容秀丽、仪态风流的美周郎。 

在这两人的目光中,有种旁人读不懂的默契: 
他们每每相对默然,只用眼神交谈。忽而灵犀一闪,一个仰面大笑,一个解颐莞尔。 
周郎在的时候我总是沉默,他们两人的世界旁人无法介入。 

我问妹妹,你了解你那个高深莫测的丈夫么? 
她轻轻微笑,摇摇头,“有些人是永远无法被别人了解的,”她说。 
“其实我们只要理解他就好。” 

也许妹妹是对的。 

(4) 

我相信,伯符是爱我的,只是这种爱和我想要的不同。 
我憎恶流血、纷争、杀戮,我希望的是平平静静的生活,这些伯符都无法给我。 

“紫樾,你太天真了!乱世是无所不在的!”他正色说。 
“你只有面对,你也只能面对。你要战胜它,否则就得死。十七岁,老天就让我明白这个道理。老天想压挎我,可我赢了!” 
他的脸色无比冷峻,用力抓住我的肩,抓到十指关节泛白。 

我哭了。 
他的脸色在一瞬间缓和,眼神中飘荡着我从没有见过的悲伤。 

他猛的抱住我,把头埋在我的颈后,嘶哑着声音唤:“别看!” 
我的肩膀上一片潮湿。 

“除了公瑾,你是唯一一个看到我失态的人……” 
他的声音很低,带着不可思议的羞涩。 
我笑了。 

这个男人如此轻易的掳走了我的心,也把他的心放在我手里。 
我向上天祈祷,我想照顾他一生。 

(5) 

他是个孩子。 
孩子是残酷的。 
因为他们总会在无意之中伤害了旁人; 
  他们无法了解弱者的悲哀; 
  他们太过勇敢了,在死亡的震慑下也不愿屈从。 

他并非天性残忍,后来我才明白: 
对伯符来说,杀、或者赦,只是一个概念。 
“大夫处世,不恤小民。” 
强者生、弱者死,这是游戏铁则。 

“妇人之仁~~”他总笑我。 
“你这样天真,倘若我死了,怎么活的下去?” 

我惊恐的掩住他的口,他却抱起我,放声大笑: 
“放心好了,能胜过你丈夫的男人,还没出生呢!” 

我就是嫁了这样一个男人; 
我就是爱上了这样一个孩子。 
他的无畏与张狂,是我永远的噩梦…… 

(6) 

他从来也没有想过要停下征战的脚步。 
那是他生存的方式;也是他快乐的方式。 
也许这世界上真的没有可以战胜他的对手, 
可是这世上多的是看不见的暗枪;多的是躲不开的毒箭…… 

“紫樾,你喜欢鹿皮帽子么?”他故作神秘的一笑,策马绝尘而去。 
他没带那把家传的古锭刀—— 

(7) 

那天夜里,我守在伯符床前。他发着高热,时昏时醒。 

“紫樾,我的脸毁了……吓着你了吧……”他勉强的苦笑,只疼的淌下一串汗珠。 
我含着眼泪努力摇头。 
他的目光开始涣散,毒素——又开始发作了…… 

“伯符?我有孩子了,你欢喜么?” 
“……我喜欢女儿,像你,多可爱啊……如果是女儿,找一个可靠的男人照顾她……女孩子,需要人照顾……” 
他的声音渐渐模糊,身上又是一阵痉挛…… 
我凄厉的唤着他的名字。良久,他睁开了眼睛。 
“去叫权弟和大人们进来……”他的声音细不可闻。 
“……还有事情……要交代……” 
帐外的人鱼贯而入。 

(8) 

朝阳升起的时候,他在我怀里阖上了眼睛,二十六岁。 

(9) 

从建安四年十月到建安五年七月。 
上天只给了我不到十个月的时间。 

腊八,我生下一个女儿,没足月。 
真是个性急的丫头。 
她有一双明澈见底的大眼睛……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