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恐怖宠物店之 幻想·飞翔...
·恐怖宠物店之Delicious
·魔兽世界: 吃蝎子的老虎
·点绛唇
·星际搞笑(唐伯虎点秋香版...
·魔兽世界: 克罗之刃带来...
·葡萄梦
·《新世纪福音战士》暴笑篇...
·魔兽世界: 九大职业追踪...
·魔兽世界: 生命之不能承...
·魔兽世界: 一个小会长的...
·泥巴童话
·梦中的帝国—一个士兵的日...
·刘备造就了诸葛亮(三国系...
·魔兽世界: 凄凉的月亮
·三国:孙策的回忆!
·游侠的历程
·暗黑破坏神2的笑料
·赤兔马的回忆
·魔兽世界: 人到三十(2)
·Ghost任务 (二)
·我的江湖
·我与zealot大哥不得不说的...
·蒙斯特魔兽战争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恐怖宠物店之 绝望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3-09-30 00:00:00

 
  欢迎光临D伯爵的宠物店
  这里是中华街
  这里是人类意想不到的世界珍品的收集地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这里定能找到客人最喜欢的商品
  古老的铜铸招牌在黑暗中反射着妖魅的光,嵌着铜环扣的厚重红漆大门“吱”一声打开,幽黑长梯深处,是千奇百怪珍品的栖息之所。
  …………
  矮桌上,玻璃杯压着一张纸条,纸条上是属于女人的纤细字迹:我受不了了,再见。署名艾米丽。一只四脚蛇肆无忌惮地从杯旁灵巧蹿过。
  壁灯的光显然微弱极了,偌大的房间里一片昏暗,隐约可见室内华美如宫殿的装饰。让人诧异的是桌上、地下,到处陈放着玻璃箱,箱内活物在暗影中发出细碎声响。
  
  一个男子坐在窗前的单人沙发上,蓝色微卷的头发散在额际,中世纪贵族般俊美的脸庞少了一分戾气,宝石般的蓝眸盛着淡淡的哀伤。一条长长的庞然大物缠在他的肩上,触感和他的心一样冰凉,它扁而有着红色眼珠的三角形脑袋昂起在男子面前,吐着红信子。男子从旁边笼内提起一只小白鼠,它猛一蹿前将食物整个吞进肚里,于是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
  男子伸手摩挲着蟒蛇的头部,他的心,似是远离了一切浮华,在只有自我的空间里,忧伤绕之不去。
  他抬头望墙上的海报,一个俊美的蓝发少年身穿铠甲,手持长剑,披风迎风鼓起,绝美的,水晶般的美貌为他所拥有,洋溢这张年轻的脸上的,是对生命的无限热爱。右下方漂亮的字体印着他的名字:Robin Hendlix 罗宾·亨得利克斯
  男子突然深蹙双眉,把头埋进掌里,似乎又加深了某个痛苦的认知。
  海报上的少年正是十年前的他。他成功地诠释了王子的角色:绝美,年轻,对生命的珍惜以及在风华正茂的年龄战死的不甘。他永远记得电影首映时万人空巷的轰动,他的名字简直就是王子的代名词。傲气滋长,他在竞争中被淘汰,人们把他淡忘,于是他渐渐沉没,没有什么能让他有所悸动。
  他喜欢上宠物店,蟒蛇、蜥蜴、四脚蛇,蛇科的动物买了不下二十种。专门饲养它们的玻璃箱摆满了各个角落。
  它们不会象那些女人一样,觊觎他的美貌,他的家业,甚至他未了的名声。
  思绪又转到那个宠物店……阴暗,飘渺,恍惚中似在召唤他……
  又来到了宠物店。
  小小的店口总让人产生店内狭小的感觉,实际上里面高旷,空洞却不虚无……兽类的红色眼珠在黑暗中发着光……
  推开那扇飘忽着阴冷气息的门,迎接他的是D伯爵温和轻柔,毫不造作的嗓音:“啊,王子殿下,欢迎光临!”他乌黑亮泽的及耳长发随着头部的动作而轻微地摆动,长长的流海半遮双眸,而那对一紫一金的魔鬼之眸仍在漆黑发色之下燃着精亮的光,随着话语波光流动。皮肤白皙得似在发光,却又不显病态,薄唇黯红,美得眩目。一袭中式古袍绣着细致美丽的牡丹花纹,与这中华古国装横的店相呼应,仿佛这店中栖了中国千古的魂,呼之欲出。
  “不要这样,D,连你也这样叫我。”罗宾无奈地抱怨。
  D一笑,无人知晓这笑中是否含有他意:“对不起,一时口快了。今天也是来买饲料的吗?”
  “不,我想再买一个品种。”罗宾走到蛇科的宠物架旁。
  “你不是和尊夫人有了不再增加宠物的约定了吗?”D跟在他的身边。
  罗宾自嘲地说:“她离开家了,她叫我跟蜥蜴或四脚蛇结婚去把,那样卧室和客厅都可以饲养它们了。”

  D笑而不语,他的金紫妖眸静静注视着罗宾。
  他专注地看着眼前活物,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蓝眸中除了它们,再也容不下其它。
  D沉吟半晌,说:“前天刚运到的珍品,要看一看吗?”
  “珍品?”他移开视线感兴趣地望着D。
  D转身边走边说:“是的。巴西州种RB,是世界上极罕见的品种。请跟我来。”D领他穿过大厅,掀开布幔,又推开另一道门。
  接着是长长的黑暗的走廊,一个个方形、圆形的镂花窗户缀在壁上,泛着诡异的红光。
  “我还以为有鸦片室呢!”罗宾叹道。 
  “怎么可能,我这儿可是宠物店。”D笑应,“小心脚下,先生。”
  穿过迂回的长廊,又是一道漂亮的镂花红木门,推门而入,一阵檀香扑鼻而来,香炉吐着袅袅轻烟,迷蒙着视线。
  罗宾正欣赏得看着房内古朴的摆设,D已在又一道深色布幔前唤他了。
  他走上前,D让开身子,他便见到了布幔后的“珍品”。
  是一个绝色少女。
  她端坐在红木椅内,双手平放在椅把上,黑亮的头发挽在脑后,缀着闪亮的珠饰,黛眉修长秀气,肤色莹白洁净——使罩住她双眼的布条尤为刺目。绛红的唇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身穿藏蓝色布衣,绕着精美的珠饰,手上戴着与肤色一般皑白的玉镯和珠链,长长的青蓝纱裙直卷到地。
  罗宾怔了半晌,无奈又难堪地摇摇头,顿一下,才说:“D,你就是知道我妻子……也不应开这样的玩笑呀!”
  D颇玩味地一笑,薄唇上扬到一个恰好的度数,金紫妖瞳灵光流转:“不,你误会了。请看……”语音未了,他俯身掀起少女的纱裙。
  “啊!这是……!”罗宾吃了一惊,双眼不可置信地圆睁。
  纱裙下是密布鳞片的蛇般的躯体!!
  D仍带着耐人寻味的微笑:“是蜥蜴。”
  罗宾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D看着罗宾的表情,浅笑挂在嘴角。是的,这里是D伯爵的宠物店,这里是人类意想不到的世界珍品的收集地——在伦敦中华街无数灯光中的一间小店,有一切不可思议的事件上演!
  
  他执起少女的手,环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不信?这是真的。”
  罗宾看着眼前白玉般无暇的少女的手,紧张地咽了一口水。
  “怕什么呢,试试看。”D还是一副天塌下来都不变的笑容。
  罗宾颤颤地伸出手,大掌覆上小手,脸上的表情转瞬变成——惊喜!他轻轻摩挲着她的手,望着少女的脸,早已没有了恐惧,“为什么蒙住她的双眼呢?D,让我看看她的样子吧!”
  “对不起,我不能这样做。”D闭眼摇头,否决这个提议。
  罗宾迫切地问:“为什么?难道是受伤了吗?”
  D还是摇头:“这个布条是不能解开的,传说中这个品种是养来暗杀的工具……”
  “她有毒吗?”
  “就是有毒你也知道是哪种。”D睁开眼,金紫妖眸之光落在少女姣好的脸上,“正确地说是有魔力。”少女仍静静坐着,仿佛听不见他们说的话,似笑非笑的表情好象在嘲笑造物主的愚昧。
  “古希腊传说,当一国的士兵进攻沦陷的敌国时,一名蒙着双眼的美丽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她解开蒙着双眼的布条,眼中射出的光让所有的士兵顷刻变成了石像——这个品种,就是她,美杜莎。”
  “美杜莎……”罗宾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她。
  D诡异一笑,将他的眼神尽收眼底:“如果你真的喜欢,那么我就破例把她转让给你吧。”
  “真的吗?”罗宾的眼熠熠生辉。
  “是的。而且她也挺喜欢你——宠物所选择的主人我不能不答应。”他最后扫了一眼美杜莎,在檀香之中展开一方纸书,缓缓开口:“请签下契约,遵守三条约定……”
  第一,每天喂食新鲜水果或生饵;
  第二,绝对不能看她的眼睛;
  第三,绝对不能给人看。
  如果违反了以上三条规定,客人与宠物之间发生了什么不幸的事,均与本店无关……
  金紫妖眸隐没在黑暗之中,曾经骄傲的王子是否能遵守约定…… 


  壁炉的火焰蹿动着,舔舐着炉壁,带给阴暗的房间温暖以及光亮。然而火光愈旺,物体背面摇曳的暗影就越浓黑。
  纹着奇妙几何图形的阿拉伯地毯上,摆着一只彩绘玻璃盘,盘里盛着杏子、李、梅子一类的小果实,洗得干干净净,耀着光。
  罗宾用银签挑起一只微红的杏子,送到跟他一样坐在地毯上的美杜莎口中。
  她扬着光洁的小脸,微启朱唇吃下了她顶喜欢的生果,脸上是一片温柔愉悦的神情。是的,D说对了,她喜欢他。
  罗宾注视着她,心中非常宁静,俊雅的脸上透着对新生活的期望。“美杜莎……你真是我的珍品。”他伸手轻抚她的脸颊,眼眸中的蓝光把她的面容印在心底,“虽然你不能看,但比起那些只喜欢我外表的女人,你宁愿和你在一起,你的表情是那么生动美好……”他又挑了一个梅子送到美杜莎唇边,“最重要的是,你要依靠我才活得下去。”
  
  犹如一首优美的蓝调慢曲,日子像沙子般在指缝间悄悄滑走。
  据说幸福和潘朵拉盒子里的不幸会如影随形,不幸是短暂的……幸福,也是不会长久的。
 
  “铃铃铃……!!”电话突然响起,急噪的铃声抓挠着人的心,撕扯着室内的宁静之幕。
  罗宾执起电话筒,电话旁的变色龙惊得一跳,攀附到暗处的假枝上,颜色更深了。
  “……是我。”罗宾垂下眼睑,静静听着电话那一端的声音。他风清云淡地开口:“不,我不会再涉足演艺界了。”是的,从此他与那个圈子再无瓜葛。
  但是,对方在挂断电话前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怔住了。
  这是宿命么?注定了他的沉浮。
  多么可笑!他必须为了以后的生活而继续“工作”,否则,王子的一切将不保。
  美杜莎蜷着下肢,半坐在楼梯上,葱白玉手抓着栏杆,面朝着罗宾的方向。静静地,他看见了她的担忧。
  他的蓝眸重新注入了愁绪,以及……那是斗志、希望么?
  为了美杜莎,他必须在镁光灯下审视自己!
  对于镁光灯的光线,他是熟悉的。这场角逐中没有观众,在评委的视线中,他同样可以发挥得很好,王子——究竟是王子。他轻而易举的进入了决赛。
  最后的对手是人气颇高的新人,主角由谁担演在此一战。
  舞台仿若斗技场,而他是战士,战士的使命便是获胜!汗水在额角耀眼地发亮,这便是活着的感觉。
  
  然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矛盾的,人亦是矛盾体,星,月光,僵坠的蝴蝶,暗中的花,猫头鹰的不祥之言,杜鹃的啼血,笑的渺茫,爱的翔舞……
  最终,他还是输了。
  黑暗世界里恒古上演这种悲剧,那人是靠什么赢的已不重要。
  夜色浓浓,连星和月都一并吞噬了,那漆黑的天空令人联想到D的发色。
  
  壁炉的火光让人的身影随之摇曳。
  罗宾打开化装盒,拈起红色唇线笔,为美杜莎描着唇线。嘴角是浅浅的笑。接着他放下盒子,拿起红色唇彩,有条不紊地拧开圆盖,旋唇膏,轻轻的,缓慢地抹上她的唇。
  看着她的唇一点点染上艳丽的颜色,他满意笑了。
  罗宾温柔地牵起她立起来,递给她一杯葡萄酒。
  紫红色的晶亮液体在玻璃杯中不安地晃动——
  他将杯递前与她的碰了一下,然后轻啜一口,抬眸凝视美杜莎的容颜。她修长的眉毛微蹙着,仿佛感受到他的心情。 
  如果看了她的眼睛真的会死,那么就让他死去好了,不能给至爱幸福,这样的失败者还有什么理由存活呢?
  这样想着,他已经伸手探向美杜莎的脑后,松开了纱条。深色的纱条飘然而落,她受惊地别过头,惊喘着,紧紧得闭着双眼。她知道,她知道的!谁也不能看她的眼睛!
  “美杜莎……”罗宾轻唤她,“转过头来,别怕。”
   他的声音仿若有魔力一般,让她缓缓回过头。
  他一手轻轻支着她的下巴,目光在她脸上留恋,仍是温柔地说:“睁开眼睛,看着我。”
  她忐忑不安,但她又期待——终于,她慢慢睁开了眼。 
  那是一双怎样美的眼睛啊!漆黑、灵动、绝美,映出他眼里的蓝光……
  他屏住呼吸,虔诚地,一直望进那绝美瞳眸的深处,想要捕捉那束蓝光,其实那正是他自己啊!
  当他终于看清时,他的心脏倏地停止了跳动,意识被黑暗中泛着蓝光的夜吞没,那是……绝望之暗流。
  他看到的是,举剑刺向冥空的王子。
  美杜莎怔看着他倒下,手中的高脚杯滑落,以一条优美的弧线在地毯上洒下剩余的液体。
  “叮叮……”那清脆的声音来自她腕上的玉镯。
  
  希望是什么?是娼妓。
  她对谁都蛊惑,将一切都献给; 
  待你牺牲了极多的珍宝——
  你的一切——她就弃掉你
  有什么可以证明宿明必然如此?
  那么,只能绝望了吗?
  绝望和希望都是虚妄。
  在过多虚假的希望存在的世界中,绝望使人清醒,使人对希望反思,但它同时使人失去动力。在绝望状态中,生命和意义分离了,生存就陷入了重重危机。
  绝望是伪善者,不能信——笑容背后的是陷阱。
  
  D出现在罗宾的葬礼上。
  天气晴朗,微风拂着他黑亮的发丝,阳光洒在他纹着金色巨蟒的长袍上。这个男人,始终比较适合黑暗。
  他带来的是,美杜莎的骨灰。
  美杜莎之死,是他意料之外的。这只蜥蜴对人类的感情,随着她望向镜中自己的眼而画上句点。任何人,包括她,看了她的眼都会死。
  可惜呀,世上再也没有这个品种了。
  他的金紫妖瞳望向观礼的人群,上流社会的人占了大半,他们纷纷议论着:“这么年轻就死了,就像他演的王子般……”
  “他的才华多么出众……”
  “大家都会记住他……”
  ……
  D迎风一笑,阳光下显得眩目惑人。
  他笑什么?苦笑,亦或是嘲笑?
  都说上帝是残酷的,他让人类诞生,给他们幸福,却又一手制造不幸来毁灭;他给予相遇,却又导演分离;他描绘微笑,却又发明泪珠,他承认希望,却又肯定绝望。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矛盾的。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