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曾经一个人的...
·魔兽世界: 我不离开WOW,...
·魔兽世界: 少林寺里的小...
·沼泽的传说(原文)TALES ...
·写真帝国之勇者剑士篇
·我的第一次....
·魔兽世界: 逃进魔兽世界...
·《古镜奇谭》之《倾国怨伶...
·《古墓丽影》文集
·狙击手的故事
·孔雀王之凯甲魂-下
·魔兽世界: 鸟背上的爱情
·魔兽世界: 当梦挥散时..
·唐门之战(上)
·魔兽世界: 和女笨贼在一...
·《FIFA2010》韩瞧生解说方...
·机器猫-营救野比敢死队
·魔兽世界: 名人(艾苏恩...
·同级生II(废弃的故事)
·魔兽世界: 牧师套装的领...
·巫女阿曼之忘情(帝国系列...
·五秒返航
·黑暗精灵三部曲
·魔兽世界: 魔兽钻石锁事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武林秘史之 狗狗和宝宝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3-10-31 00:00:00

 
 

  枪。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铁枪。

  枪虽是铁煅的,但仍是把好枪。

  枪尖极利,菱型铁身上留有特制的放血槽口。上等铁木枪身,舞起来煞是威武。 

  这就是人称江湖第一枪的追魂夺魄杀鸡取卵非常淫荡动力汽车枪。 

  枪的主人有着一张白皙的小脸,鼻尖眉突,小眼阔嘴。尤其是那好一个秃头,油光可鉴。 

  此时,在他怀里更抱着天下最让男人销魂的女子、名动江湖的“腻死人不赔钱”辉妲妲。 

  这样的际遇,也只有六十年前的江湖第一奇男子“臭狐”楚流汗或可比之。 

  只见辉妲妲腻笑一声,玉臂轻抬,柔若无骨,伏在狗狗肩头,银牙轻咬狗狗耳垂。

  狗狗两眼放光,双手一展,便向辉妲妲胸前摸去,道:“老夫六十年功力,今日与你一试……” 

  刀锋已至。 

  昔年狗狗与少林圣僧实竹比试耳力,足足三天三夜,最后终以先听到三里外一个女孩子傻笑而赢得“天下第一神经”之号,可说环顾四海之内,无有听力出其右者。

   可这柄刀说到就到,几乎没有任何先兆,就象恒古以来就悬在这里,倒是狗狗的头自己迎上去一样。待得发现,刀锋离头只有两尺了。 

  狗狗暴喝一声,双足齐点,同时左手使一招“潜龙旋渊”,拿住辉妲妲的腰间要穴,右手以“大喜手”猛劈。辉妲妲“啊呀”一声,在这袭击下毫无反应,便向来者飞去。 

  这几下端的迅速无比,拿穴、抛人、后跃一气呵成,实是内力、擒拿、轻功的至高境界。 

  来人微闪,辉妲妲直飞出去,一路桌椅翻腾,折手断足,眼见不活了。 

  狗狗毫不慌乱,左手五指轮弹,使的正是其成名绝技“弹指神功”,方圆五丈之内断无生理。同时右脚飞出,乃是山东高家庄“云腿”中的“云里看巢”,端得厉害非凡。 

  刀锋翻转,切掉狗狗两根手指。左手横劈,狗狗右腿中招,尺骨断裂。 

  狗狗右手在地上一撑,借势腾起,右手一招“劈空掌”,一股劲风直扑来人面首。同时左足横扫,这一招乃是从山西地滚腿中演化而来的,在空中使出来,让人防不胜防。 

  来人一侧身,一指切中狗狗右手脉门,跃起一脚踢中狗狗腹部,将他踢地横飞出去。跟着追在狗狗身后,空中连踢他五脚,招招都中小腹要害。 

  狗狗顺势一滚,退坤位,再退乾位。在这危急之中,踏位仍然分毫不差。右手乱抡,借机松开穴道,同时左手连击,以一阳指断其来路。 

  刀锋再切,狗狗左手顿时只剩一根小指。右足踏在狗狗两脚之间,向上一抬,踹中要害。狗狗腾身而起,来人左手如风,在狗狗脸上劈了十三下,狗牙乱飞。

   狗狗再退,右足一动,带动伤处。他见机奇快,立时变招,左足连点,身已在五尺之外。双手抱在脸上,连破那人几下耳光。 

  来人刀交左手,一掌劈断狗狗左脚,接着手起刀落,在狗狗肚子上划了几道口子。 

  狗狗眼光似电,立时看出来者不象闹着玩的,在这电光火石一瞬已想出办法。只见他伸手入怀,猛的一扬,大把石灰向来者撒去。 

  来者掌风刮面,石灰顿时扑了狗狗一头,入眼极疼。左手一挥,刀锋下又有几根手指飞落。 

  说时迟那时快,狗狗“呸”的一声,一口浓痰向那人吐去,内力到处,吐的又急又准。 

  那人立时站住,反刀背在背上。 

  狗狗大喜,再退一步,一脚踩空,跌入十米深的沟中。只听得地动山摇,之后再无声响。 

  风吹过,月影似梦。 

  那人等得一阵,轻声道“活埋。” 

  “砰”的一声,只见沙尘弥漫,狗狗腾空而起,以绝顶轻功跃出,立时被一脚踢中面门,跌出七八米远,死活不知。 

  过的半晌,狗狗慢慢爬起来,回头一看,见那人还没逃走,不禁眉头微敛,道:“老夫已经手下留情,你怎地还不走?年青人,你练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想当年老夫在你这个年龄还不如你,该当好好珍惜,为何还来送死?”脸色一沉,道“你道老夫真不敢杀你?” 

  那人也不答话,轻轻一跃,已抢到身前,一把扯回转身欲逃的狗狗,先是两拳,将狗狗打成熊猫,跟着左手一晃,但见刀光飞舞,在狗狗身边绕成一个光团。光团中血沫四溅,狗狗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目不斜视,待得刚有反应,已被踢出十米远,卡在两棵树之间。 

  狗狗咬牙挣扎两下,脱出身来,只见全身上下百多处鲜血喷涌,好似一个扎了几百个洞的血袋。一阵风刮过,但听得“簌簌”声响,狗狗身上的衣服纷纷吹落,似片片枫叶般飘落,顿时露出光光的身子。 

  “怎么样,”狗狗双手叉腰,一挺胸脯“是不是令你有自卑感.......噢!!!”

  狗狗猛一弯腰,捂住被石头击中的要害,痛苦的呻吟几声。 

  慢慢的,他又直起身来,伸手抓住下颚,用力一掰,把咬嚼出血的口掰开,隐隐看到嚼碎的舌头。 

  “你让我真正愤怒了。”他一字一句的说,一些血丝吐了出来。“很少有人让我愤怒,你,不错,是个汉子。”他竖起仅存的拇指。 那人伸手揭下罩在头上的轻纱,露出一头秀发和一张绝色的脸来。 

  “↑” 

  “噢!!!” 狗狗一声怪叫,伸手护住要害,额上,大滴的汗珠滴落。他痛苦不堪的摇着头,忍受着某些受伤部位的异动而带来的剧疼,道:“虽然这样,我仍然会告你性骚扰的....” 

  “我不会原谅你对我审美观的破坏的。”他说。 

  “枪来。”他说,同时伸出右手。 

  几十米外的铁枪突的一跳,直向狗狗飞来。他“啪”的一声接住,站直了身子。 

  因为仅存三根手指,所以枪有几次掉了下来。 

  “你,”他说,“要付出代价。” 

  天空中浓云翻动。 

  在他们中间,突的一阵怪风刮过。 

  杀气。 

  怒气。 

  以及,狗狗最后剩下的满是蒜味的口气。 

  他俩站着没动。 

  “你叫什么?”有一次风大时,他问。 

  “宝宝。” 

  那人惜字如金,每说一次就要过来砍狗狗一刀,所以他也没继续问了。 

  又一阵风。 

  卷起的沙尘吹到那女子脸上、头上。她秀眉微皱,伸手便去拂头上的尘。 

  胜负已分! 

  高手过招,技艺已不是真正的障碍,只有毅力、必胜的决心,以及不可预测的天地之变才是胜负的关键。

   只在一念之间,便是取胜之机。

   现在狗狗看到了这一瞬! 

  举枪! 

  一道划破长空的闪电击中了枪尖,持续放电五秒,将狗狗电成碳人。 

  不可预测的天地之变……呢。 

  一股糊臭飘散开来,那人不禁伸手捂鼻。在那一瞬,狗狗第五次看到她往嘴里塞瓜子。 

  狗狗继续默默的站了一会。 残手。断足。烂牙。碎舌。 

  除了眨动一双现在看来雪白的眼睛,他没有其他表示感情的方式了。 

  过的一阵,狗狗慢慢把枪夹在手肘里,直指那绝色贪吃女。 看来是决心一战了。 

  那女子也慢慢动了起来,身上瓜壳絮絮落下。 

  她挺直了刀。 

  “.....!” 

  可以看到狗狗的口是张开的,象是叫着什么,可是只有一些黑灰飞出。他冲了出去。

   一招! 

  只一招! 

  一招定胜负! 

  ……

  …… 

  从此之后,江湖上一代淫魔“狗狗”销声匿迹了。 

  过了几个月,东直门外多了一个又不吃斋,又喜欢乱摸妇女的和尚。乡里聚众准备除这一害,却有人见他没有“宝贝”,都传言是宫里出来带发修行的,也就罢了。 

  又有人常看见他在东门外一个大宅前晃悠,有时就乱掼自己耳光,口中还念念有词,什么“宝宝宝宝”,又有什么“我贱,我是贱人”等等。大家以此为疯,也就见怪不惊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