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Ghost任务 (三)
·魔兽世界: 魔兽可以令我...
·三国系列:在董卓手下的日...
·挥泪难继情缘(红月故事)...
·魔兽世界: 写给我远去的...
· 浪客剑心--《只有香...
·VF开发辛秘(恶搞篇)
·冬季,游戏的季节
·魔兽世界: 玫瑰反射(四)...
·魔兽世界: 写给盗号贼的...
·江湖游侠的一日
·英雄无敌系列:Aqiaor 挖...
·大话西游-魔法门英雄无敌...
·魔兽世界: 沧海为水
·《灌篮高手》搞笑乱弹
·趣谈英雄无敌 
·网三系列:羽神传说--小楼...
·诸葛亮出山
·魔兽世界: 号又被盗了,...
·山河峥嵘(上)
·魔兽世界: 心碎的骑士
·桔红的月光(星际系列)
·本章续《小妖II第二章》
·爱在千年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七月九日--整个世界都是雨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3-11-15 00:00:00

 
  雨下下来了。下大了。街上行人仓皇奔走,候车站的站牌下,挤满了避雨的人们。
  云撑着大大的,有细碎的淡蓝花骨朵的雨伞,右手牵了昨天刚满四岁的小女儿,在纷纷扬扬的夏雨中慢慢的行走。
  突然不及防的,女儿不知怎的畔了一个踉跄,云还来不及把持稳当,女儿就结结实实的摔了下去,溅起好一阵水花。女愣了片刻,“哇”的一声在母亲面前大哭起来。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云也有片刻的呆立--在忙不达的拉扶女儿的时候,不经意的,云看见了立在车站一旁的,公车站牌上标明的字样----27路公车,下客站。
  还未来的及细想的时候,云已经别过了脸,拉起了滚在地上的女儿。女儿的衣裤全然湿透了,正长一声、短一声的啜泣着,云一边碎碎的安慰女儿,一边暗暗的在心里起了某个念头。
  这念头甚为强烈,驱使着云回头再看一眼----一眼,只是一眼。
  这一眼之后,记忆如星云纷纷坠落。
  透过雨幕,这仿佛竟渐渐趋于透明的雨幕,云看见了那时的天空----七月九日,那蔚蓝,澄明的夏日的天空。
  尖锐的铃声划破了寂静的空气,考生们从分布在各个角落的教室中涌出,一时间,各种各样的表情----欢喜的、沮丧的、轻松的、沉重的--充斥了在半分钟以前还疑是寂地的校园。其中也有一些跃跃不安的脸在四下张望,比如云。
  在突然间纷杂起来的空间里,云微笑着于人群之中穿行。近了、近了,唯一不是过客的那个人,就在不远的前方。
  极快的擦肩而过。但是就在那一瞬间,三年没能说出的话语,轻飘飘的就在他耳边说出来了:  “下午两点,在27路终点站等你。”
  那个英俊的孩子果然刹时便在原地呆住了,可怜巴巴的望着云轻轻快快的消失在人群里----“一定会来的,他!”云很是有点信心,笑容不加掩饰的久久挂在嘴角。
  其实不应该这么早就说出来的。可是没法子了。真的,没法子了。已经是七月九日了,明天,谁又知道谁在什么地方等呢?
  中午一点半。27路下客站。
  云把头发打理的异常柔顺,穿了那件洗的发白的连衣短裙,脚下是一双同样发白的帆布鞋。云就是喜欢那种洗刷的发白的感觉,干干净净,清清爽爽。
  一点三刻。头顶上有乌云飘过来了。
  要下雨了吧。云把头发往耳朵后拢了拢,心底掠过一阵莫名其妙的温柔。“他不会忘记了带伞吧?半路上给淋个落汤鸡!”想到好笑处不禁“扑哧”的轻笑了一声。
  两点正。雨意甚浓了。
  27路公车驶来了,玄机又满满的载了一车人离开了。云呆呆的看着车来车往,轻轻的咬了咬下嘴唇。
  两点一刻。雨浠淅沥沥的下起来了。
  雨滴映在云清澈的眸子里,有什么前一秒还坚信不疑着的东西正慢慢下坠。
  两点三十二分。雨如同洪水野兽般汹涌而来。
  有很多来不及逃回家中路人,就近躲进了公车站台下。好像缺少了什么过程似的,车站站牌下瞬间便挤满了密密麻麻的雨天孤儿。
  云看着越下越密的大雨,不出声的,任由身体随着人群的拥挤而摇曳。
  四点。雨还在下。
  六点。雨稀稀落落,仿佛坏掉了的水吼,再怎么拧紧,也总有密匝匝的水珠凝聚而坠。
  九点。天色早就昏暗了,路灯也开了。细细雨中,云的影子被路灯拉的长长的,模糊,且纤弱。
  不知怎的,这时候,天上的乌云,又十分的密集了。
  云紧紧的咬着下嘴唇,眼里有一些东西,涌涌的即将漫溢了。
  终于,终于,乌云承受不了水珠的重量,雨再度倾盆。厚厚的雨幕背面,云的颊上,也似有了液体的存在,汹涌着与这夏夜的瓢盆大雨交相辉映,在灯光的照射下格外的泾渭分明,晶莹剔透……
  不看了,不看了。云收回茫然无边际的视线,目光落在了浑身湿透了的女而身上,“小雨,跌疼了没?”
  小女儿正因母亲的淡漠而暗自委屈,这下得了温柔,立时不可开交的哭闹起来。
  云轻轻的叹了口气,腾出一只手来,俯身抱起女儿,细细的哄着。母女两个,撑了一把伞,在越来越密的雨中渐渐远去。
  这时,在27路终点站的站台下,在拥挤的人群中,一位二十七、八岁模样的男子,正用目光注视着这母女两,直至那柄有细碎花骨朵的淡蓝雨伞在这场大雨里完全的消失。
  男子一直看着她们消失的那个方向,那片雨幕又渐渐的透明起来--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抱着膝蹲在那里,一动不动。看向前方的眼睛里,有着和那时的云一般无二的、慢慢冷却了的东西。
  他依靠着的站牌上,白底红字的写着--27路公车,终点站。
  一切都是没有错的,除了这样的天气。
  在站牌的右下角,也是红底白字的,明明白白的写了--上客站。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