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不如如此战歌
·魔兽世界: 猎人单刷厄运...
·魔兽世界: 进战场就知道...
·魔兽世界: [水云出品]盗...
·魔兽世界: 术士全殴法师
·魔兽世界: 魔法坦克--恶...
·魔兽世界: WOW成长的心情...
·魔兽世界: 频繁掉线的苦...
·魔兽世界: 希望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 我的盗贼杂谈
·魔兽世界: 美丽的人生
·魔兽世界: 黑海岸的悲伤...
·魔兽世界: 说说公会问题
·魔兽世界: 副本中的奶妈
·魔兽世界: 盗贼VS战士的...
·魔兽世界: 七区部落大战...
·魔兽世界: 魔兽卡机版吉...
·魔兽世界: 魔兽-人讲不仁...
·魔兽世界: 盗贼宏(实用型...
·魔兽世界: 新区与商机
·魔兽世界: 梦境之末的思...
·魔兽世界: 单人下MLD的一...
·魔兽世界: 魔兽也要亮剑
·魔兽世界: 大元帅成长的...
·魔兽世界: 德鲁伊狂想曲
·魔兽世界: 恶魔之击只有...
·魔兽世界: 5区风暴之眼野...
·魔兽世界: 论牧师治疗装
·魔兽世界: 驳冰法的极意
·魔兽世界: 强烈谴责是非...
·魔兽世界: 关于收费和外...
·魔兽世界: 牧师是否应该...
·魔兽世界: 驳《5区激流之...
·魔兽世界: 魔兽,女人眼...
·魔兽世界: 术士单P天赋技...
·魔兽世界: 暴雪一再削弱...
·魔兽世界: 关于60级撒满...
·魔兽世界: 你有什么资格...
·颓废的坟场--无人启齿的7...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 逃离荆棘谷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6-11-01 00:45:01

 

荆棘谷已经沦陷在部落的手里三天了,从荆棘谷逃出去的人们都这样形容着那里的战事,“牛头亡灵满大街地跑,我们联盟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看不见老虎恐龙,都让他们部落给吃光了,连海边那些鳄鱼都被他们抽筋拔皮做了帐篷,乱了乱了,这世道没法过了。”

部落的人组成小分队四处巡视着荆棘谷,立志要将荆棘谷侵略战进行到底。
游 戏 天堂 编 辑
银环蛇却一直在部落眼皮子底下干着流窜荆棘谷的事情。

做为一个厨师,银环蛇的背包里装满了各种美食;

做为一个裁缝,银环蛇的背包里满是做高床软枕的各种材料;

做为一个皮糙肉厚兼之能够影遁的多项全能精灵战士,银环蛇成功地在部落组织的一次次围剿行动下全身而退,只是门牙被磕掉了2颗,长耳朵被兽人的子弹给穿了几个孔而已,衣服已经烂的比超级女生还要红了。

其实银环蛇有好几次机会可以逃离荆棘谷,可是他舍不得走。

他的长耳朵竖得高高的,时刻不忘接听综合频道里的消息,那里,有一个温和柔软的女声会断断续续地说话,“……荆棘谷已经被部落占领了三天了……大家陆陆续续逃离了荆棘谷,……我是一个猎人,我叫赵青凤……我已经干掉了3个牛头人了,最后一个死去的牛头人,他的牛角还插在我的肩膀上,如果,还有联盟的兄弟们在这里,请来帮助我……如果……”

――这就是银环蛇不曾离开的理由,一个陌生的,女人的声音,一个陷入困境,却仍然不愿意放弃联盟尊严的坚强女人的声音……

如果认识银环蛇的人都会知道,这个外表看似冷酷的小伙子有着比火更热的心肠。

如果你曾经和他一起战斗过,你一定会看见这个身着破烂的战士,无论何时都会奋不顾身地站在你面前,挥舞着他的巨斧为你挡住尽可能多的攻击,更别说,为每一位需要帮助的朋友免费缝制背包,在野外为任何一个陌生人燃起篝火奉献食物,更别提无条件地带级别低的朋友们下副本这些小事了。

“好像他们需要帮助……如果不帮……心里面会很难受……”银环蛇老实巴交地说道。

因为帮人,他从49到50级用了一个星期,因为帮人,他50级的战士身上叮叮当当加起来一共6个金币,因为帮人,对于40级一下的任务和副本他恐怕比暴雪的设计师还要熟悉……也正因为帮人,他的朋友一起凑钱为他买史诗巨斧,也正因为帮人,他只要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大家都会甜甜的叫一声蛇大好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荆棘谷被占领的日子里,面对一个女子处恶劣环境里仍然不忘为联盟荣誉而战的邀请,他又怎么会拒绝?他又怎么不会对这样一个坚强的女子抱有好感呢?


夜晚到了,银环蛇最后看了一眼天空,银色的月亮,迤逦的淡色云彩,觉得很美,他往背包里塞了一把虎肉,打算做为送给那个猎人mm宠物的见面礼。

当然,他的背包里同样还有一束玫瑰花是做为送给那个猎人mm的礼物,在暴风城的花店里,40级的银环蛇第一次看见了玫瑰花,那时的他刚刚欠了一屁股债买自己的坐骑,背包里磕磕巴巴的连买瓶酒都要斟酌个半天,可是他还是掏出自己口袋里仅余的几个子买下了那朵红色的玫瑰。

“也许有一天我会遇见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要是遇见了,她问我,‘蛇你有没有什么东西给我留做纪念?’我只能掏出一大堆女孩子的内衣,那我该多丢脸哪!”银环蛇对于自己当初的行为是这样子解释的。

就这样,银环蛇开始了自己的寻爱旅程,危险,刺激,而且烂漫。

银环蛇,根据公共频道里赵青凤指示的路标向前进。

如果要说起和部落的战斗,银环蛇首先想起的是自己少年的时候第一次杀人。

那时候他刚30级,跟着盟里面的大哥们在阿拉希高地做激流堡的任务,远远地看见一个牛头战士,大致是,还没看清楚那个牛头人犄角什么样子,法师的冰火,牧师的痛和鞭就全部招呼上去了。银环蛇本来握紧了手中的双手剑准备冲上去,可是,这时候他忽然发现牛头人冲着他做了个很奇怪的动作,他伸出并没有握住武器的双手,向前,拍了一下手掌,牛蹄子右边斜踏一步,又缩回去,牛腰再扭一下,牛头人的一系列动作还没来得及做完,就被放倒了。

银环蛇看见荣誉击杀的字眼从屏幕升起来,可是奇怪的很,他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站在牛头人的尸体旁边,银环蛇有些愕然,他不知道那个牛头人刚才那一系列的动作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时候,队伍里资格最老的一个法师说话了,他的语气悲愤而且充满了自责,“他是在对我们跳舞!我们却杀了他!”

从那以后,银环蛇患上了绝症,遇见部落,他绝对不会主动出手……所以,这也导致了他经常落荒而逃的悲剧……

这话又罗嗦了,一定有人正在这样骂我是不是?

我们不是正说到银环蛇走在自己寻找爱人的路上嘛?荆棘谷里全被部落占领了,银环蛇躲着都会被部落追打,何况是他自己跑出来找人呢,这不是找死嘛?

他遇见部落了。

一个只有20多级的小亡灵牧师扁鹊,拿着木头法杖,正在吃力地对付一只荆棘谷猛虎,眼看血要见底了。那个亡灵牧师看见银环蛇了,大吃一惊,顶了一个盾转身想跑,这个时候,银环蛇挥舞着巨斧扑了上去。

断筋,撕裂,战斗怒吼,那只在扁鹊面前凶猛无比的老虎到了银环蛇面前就像纸扎的似的,不一会儿就断气了。

扁鹊站在银环蛇面前看着他,银环蛇看着扁鹊,不一会儿扁鹊回过神来,飞快地把猛虎身上的东西给拣了,顺道连虎皮也剥了。

然后扁鹊开始对银环蛇跳起舞来,银环蛇看这个小牧师,身上的肉烂得都看见骨头了,还在这里呲牙咧嘴地对自己跳舞,银环蛇把斧头背在肩膀上,一个筋斗从扁鹊头顶翻过去,然后开始对着扁鹊呵呵的笑。

虽然彼此是不同的种族,语言不通,但是欢笑的声音,心都能听见。

银环蛇冲扁鹊挥了挥手,算是道别,继续向密林深处走去。

还没走两步,他只觉背心一寒,还伴随着麻酥酥的感觉,银环蛇扭头一看,在扁鹊背后正有一个亡灵盗贼正在对自己丢着飞刀,在那个盗贼的背后的背后,是牛头人撒满,巨魔战士,亡灵法师,亡灵术士,兽人猎人……

兽人猎人一个口哨,一只被驯服的虎王就向银环蛇扑过来了,子弹,痛,火球,一齐向银环蛇招呼过来,银环蛇不及细想,能跑到那里去,跑得出去吗?他一点把握都没有。

部落一直追着银环蛇,他听见牛头人骑着巨大的科多兽,踩着地皮轰隆隆地抖动,巨魔发出巨大的尖啸声,扁鹊跟在他的身后,不停地用听不懂的部落语言在说着些什么,等等,还有一个细微的声音,是那个女猎人通过公共频道说话的声音,“如果,还有联盟的兄弟们在这里,请来帮助我……”

“不管怎么样,我的活着去找她!”银环蛇顶着最后一口气,一路上喝光了包袱里所有的血瓶,跑到悬崖边上,他身上的血已经快要见底了,离他追近的兽人战士轮起手中的锤子向扑了过来,扁鹊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他的骨骼仿佛在那一刻发出了剧烈的脆响,扁鹊扑了上来,死死拖住兽人,口中不停地用部落语在说些什么,兽人握着锤子的手渐渐放松了下来。那敲向银环蛇的锤子终于没有落下来。

扁鹊跳出来站在银环蛇的面前,他不停地说话,急躁而剧烈,他的脸部抖动的厉害,似乎仅余的那点烂肉都要掉下来了,接着赶来的猎人,法师,牧师,战士,撒满,逐渐放慢了脚步。
他们手中的兵器都慢慢的被收进了行囊。

银环蛇停下来想再对扁鹊跳舞招手,如果还有体力他还想再翻个筋斗给扁鹊看,可是他晃了晃,嘴角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来,失血过多一阵晕眩,一个趔趄从悬崖摔下去了。

“真丢脸,没被敌人打败,居然自己摔了下来。这样死一点都不帅,居然还被一群部落看见了,说出去真丢脸。”银环蛇从悬崖上掉下来得时候,心里一直在闪着这个念头。

“扑通”似乎自己是掉到水里了?

银环蛇被冷水一激,神智回复了一些,虽然手足还没有力气,但是他双手伸展,浮在水面上,顺着水流漂浮着,抬头还能看见银色的月亮,银环蛇觉得自己现在不像是个亡命之徒了,倒像是在公费旅行了,闲暇和金钱,都可以一股脑儿地倒出来,给旅行一个最好的心情。

“下面的人还活着吗?我扔绳子给你了!”

岸边有声音,好熟悉的女人的声音,就是公共频道里那个“赵青凤”女猎人的声音……

银环蛇摸索到一条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正在不断传过力量来,把他拉到岸边,一点一点。银环蛇恍如觉得自己正在梦里,在老家达纳苏斯,仿佛总是银色笼罩,还有小精灵的光,宁静而又沉醉,那里是世间最美好的世界,梦一般的美丽。

“精灵战士,精灵战士,你还好吧?”温暖而且熟悉的声音。

银环蛇睁开眼睛,一个精灵女猎人站在自己面前,健康而红润的脸庞,矫健的身姿,穿着白色一套的皮装,脚边趴着一只和她衣服一样白的老虎。

“你是……咳咳”银环蛇因心急而呛出几口水来,“你是赵青凤吗?你在寻找联盟的兄弟们和你一起并肩作战吗?我叫银环蛇,一名战士,装备垃圾,人品一流,老家达纳苏斯,喜欢烹饪钓鱼,还有裁缝技能,我喜欢给美女做内……哦,和美女做朋友……”

赵青凤看着他,笑眯眯地点着头,她撅起小嘴口哨一吹,身边那只看起来驯良的老虎忽然凶猛地向银环蛇扑过来,同时,从赵青凤身后闪出一个侏儒法师来,法杖一扬,口中念念有词,一道白光闪过,银环蛇双足都被冰冻住,他勉强提起斧头挡住老虎的第一次攻击,后来却无法再聚集起力量来。

侏儒法师最后召唤出一枚火球来,银环蛇被击中之后就再也无力战斗,摊倒在地上。

赵青凤笑嘻嘻地对侏儒法师说到,“修罗,搜搜他身上的包袱,看有多少钱?”

叫修罗的侏儒法师咯咯怪笑,掏出银环蛇的背包来,拿出里面仅有的6个金币,把包袱扔在银环蛇脸上,顺势踢了几脚,“妈的,在荆棘谷杀了26个人当中,这个人是最穷的。”

赵青凤用力把银环蛇的尸体推到河里,“这样别人就以为是部落杀掉的,轻轻松松,这3天在荆棘谷杀26个人就赚了2000金,比下副本赚多了,而且都推到部落头上,没人会想到是我们干得,哈哈哈哈。”

修罗附和着赵青凤一起尖声笑了。

银环蛇呢,他真的死了吗?他是好人,部落都没有杀死他,联盟的败类当然更不可能杀死他了。

那条河流一直会流到暮色森林去,他被暮色森林里流浪的一个矮人炼金士土丘之王救了,土丘之王用自己的炼出来的药,配合一个人类牧师俏兔青芙的复活术一起救了他,不过,这是下一个故事了。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