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我和WOW的第一...
·魔兽世界: 破晓打钱集团...
·魔兽世界: 在魔兽里的情...
·魔兽世界: 爱或恨?WOW
·魔兽世界: 爱,直至成伤
·魔兽世界: 第一次和亡灵...
·魔兽世界: 聊聊大家还在...
·魔兽世界: 永远与SS共风...
·魔兽世界: 断章――纸纸...
·魔兽世界: 绯红--血之红...
·魔兽世界: 是否该从阴影...
·魔兽世界: 沃金-我与妹妹...
·魔兽世界: 一个小德群里...
·魔兽世界: 我会回来-暗影...
·魔兽世界: 究竟是谁抢走...
·魔兽世界: 谁对了,谁又错...
·魔兽世界: 我的魔兽我的...
·魔兽世界: 第一次下死亡...
·魔兽世界: 或许,我们本来...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的经...
·魔兽世界: 随便说说
·魔兽世界: 一个小会长的...
·魔兽世界: 一棵玉米的WoW...
·魔兽世界: 喜欢魔兽的理...
·魔兽世界: 守护之剑的委...
·魔兽世界: 第一次亲密接...
·魔兽世界: 凄凉的月亮
·《牛屎物语》
·游侠暗黑之路——写给另一...
·巫女阿曼之忘情(帝国系列...
·星际短篇小说-绝望
·火焰之剑(魔法门系列)
·永远的劳拉 
·魔兽世界: 什么是必死的...
·魔兽世界: 心碎的骑士
·绫波丽的故事 
·魔兽世界: 给我一个留下...
·魔兽世界: 爱,直至成伤
·魔兽世界: 逃进魔兽世界...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艾泽拉斯的天空,不曾有雨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2-19 11:00:42

 

当我还是一个10几岁的孩子,总是天真的盼着张大,总希望能象父辈一样,投入与部落的战争,每次来到暴风城,都要久久的凝视图拉扬将军的雕像,我梦想成为一个英雄,这使我比人家更充满斗志。

其实以我的性格,当初在联盟大学职业选修的时候应该主修盗贼,因为我习惯一个人独来独往,或者应该主修战士,一手剑一手盾冲杀在第一线,让荣誉和身上的伤痕一起叠加。但一次偶然的实战考试中,我竟然入选了联盟皇家骑士团,当了一名圣骑士。这个消息着实让我父亲高兴的老泪纵横。虽然我并不认为当一名军医有什么好激动的。
游 戏 天 堂 编辑
人生其实很短暂:
当我18岁的时候,就和朋友一起深入死亡矿井,拿到了克里夫的人头。
当我25岁的时候,就在洛克莫丹干掉了大叛徒,救侏儒兄弟于水火之中。
当我37岁的时候,就千里迢迢的远赴血色修道院,展开同那些疯子的斗争,虽然他们都是和我一样的人类,但我只能无奈的一次又一次举起手中的锤子。
当我42岁的时候,在奥达曼,面对创世神,也是毫无惧意,一冲而上。

人生其实很得意:
当我在指导老师的手上,领到第一匹属于自己的马,然后冲进铁炉堡的时候,的确是威风八面。
当我凭借优异的战功,暨升为中士的时候,旁人羡慕的目光,确实很受用。

人生其实很无奈:
当看见队友一个个倒在敌人的刀下,无力的挣扎,而你却无法拯救他的时候,心里在滴血。
当在与被遗忘者的战争中,我竟然发现其中一个是儿时的好友,虽然他现在是一脸死灰,面无表情的时候,你也只能举起手中的武器,因为我是个军人。

人生其实很茫然:
当一次和部落的遭遇战结束后,我正要解决个奄奄一息的牛头的时候,旁边那头垂死的母牛竟然代替它受下那狠狠的一锤,看到它们死去时候的笑容和眼角的泪,我不禁一种迷茫。
当我们冲杀在第一线,为联盟而战斗的时候,贵族们却在暴风城享受篝火晚餐和华丽的晚会,但半年前在镇压监狱暴动而牺牲的兄弟,他母亲至今都未领取到一分钱抚恤费,我心中有的不止是愤怒,更多的是茫然。

人生其实很寂寞:
看着朋友一个个结婚生子,我却至今是独身一人,因为看过太多战火流离,我不能让一个爱我的女人孤独终老,我也想要一个温暖的家。

所有的故事都在这个春天开始,为了做一种罕见的药水,我必须深入危险的沼泽,那里遍布着危险得林精,以前我来过几次,都很顺利。但这次却中了埋伏,当我聚精会神的采药时,一个林精发现了我,在我身后来了狠狠一击,并用树根缠住了我,我仓促举起手中的锤子,费力解决它后,发现我已经被大批的林精包围,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完了,今天想活着出这片沼泽应该不太可能,但我必须挣扎到大路上,或许有人能发现我得尸体,至少我父亲会可以领取到一比抚恤费。林精也许看出了我眼中的绝望,进攻的更加疯狂了,我的周围,已经堆满了尸体,但更多林精从沼泽中涌出……一道神圣得光笼罩在我身上,身上得伤口开始加速愈合,我精神一振,砍倒旁边得两个林精,回来一瞧,嘿,一个小小得姑娘,估计是个牧师,正在努力帮我治疗,但随即我心情一沉,象怪物这样疯狂得进攻,就算是我们两个人,也无法抵挡,何况现在林精们似乎发现她比我更好欺负,开始慢慢向她靠过去。我开始大叫,叫她跑,但她只是坚定的摇摇头,又继续帮我治疗,我不尤开始佩服她的沉着,面对这样满山的怪物,就是一个正规军人,也会惊慌。时间在推移,我已经没有力气再抵挡林精得进攻,而她也已经多处受伤,血已经染红了她那雪白的长袍。看来只好用那招了,虽然我明白那招一用,自己必须死,但一个人死总比两个人死好,我掏出了神圣印记,念起了咒语,脑海中响起联盟教官的话:神圣干涉,是我们圣骑为保护最重要得人而创的一招,不到万不得以的时候,切记不要使用,此招一出,被保护的人将脱离战斗,而你自己却必死……我大脑收到的最后一个信息是黄色柔光笼罩在她身上……

我做了一个梦:梦中的艾泽拉斯很美,没有了战争,人民安居乐业,我有了自己的一件小药店,我骑马在整个大陆上飞驰,在南海悠闲的钓鱼……一条,又一条……天空,飘起了小雨,这让我很纳闷,因为我从来没看见艾泽拉斯下雨,一个模糊的人影越走越近,我晃了晃脑袋,努力回忆她是谁……她伸手拉住了我,带我慢慢的走,嘴里轻轻的呼唤我:跟我回去吧,跟我回去吧。虽然我很累,只想回家睡一觉,但我无法抗拒她……艾泽拉斯的小雨滴在我得脸上,痒痒的……

突然惊醒,发现自己还在沼泽,我正靠在她得腿上,而她一脸得泪在帮我用救赎,她得泪滴在我的脸上,就象艾泽拉斯的雨……那一刻,我觉得她好美,就象上帝派来的天使。(靠,这个时候我都可以起色心,我真服了自己)我想,世界上没有比能同生共死的爱情更伟大,我爱上她了……真是一个幸福的春天。

我一般都叫她“冰”,她是一个很喜欢问为什么的姑娘,常常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然后她就看着我柔柔的笑。她喜欢骑着马跟在我后面,满世界疯跑,她喜欢和我一起采同一株药草,看谁手脚快,赢了就高兴得蹦啊跳啊,输了就嘟个小嘴巴,在这个时候,我总是捧起她的脸,轻轻给她个吻,她又高兴起来,然后使劲扯我胡子。她喜欢在和我切磋的时候,用精神控制,然后让我对着卖面包的大妈狂丢飞吻。我给她讲我的战场见闻,给她讲那头奋不顾身得为了爱放弃生命的母牛,她总是很迷茫的问我,为什么联盟和部落不能和平的相处?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我带她去看海,从藏宝一直到西部到米港到南海,我指着海天交接的地方,告诉她:如果有天我面对死亡,我一定要死在那无边无尽得海洋里,她用小嘴封住我得嘴,喃喃的说:我不让你死,你要等我,等我张大,等我张大做你得新娘……可我却不敢给她任何承诺,甚至不敢看她那热切得目光,在这战火烽飞的日子里,一名军人,随时等待你的就是牺牲。

幸福得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又到了出征的那天,暴风城接到南海镇告急,大批亡灵部队出现,而我们皇家骑士团,却正是亡灵天灾得克星,经过几天得急行军,到达南海已经是深夜,本来我是反对晚上进驻得,因为黑夜是亡灵最好得掩护,但南海镇书记官是军团长得小舅子,军团长又是一个妻管严,估计他是怕回去跪搓衣板,所以命令我们连夜进攻。大家并不在意这次行动,因为从来没有哪次亡灵不在圣骑得圣光下恐惧而逃。

静悄悄的夜,到处都隐藏着危机,但一直到我们驻扎进南海镇,都没发现任何亡灵得部队,甚至连镇上得人都没看见一个,大家正在疑惑,无数的照明弹从南海的北方地区升起,无数的骷髅战士象潮水一般涌来,他们从何而来,我们一点都不明白,他们为何而来,大家却是很清楚,我们中了埋伏,每个人神经都开始高度紧张,此时后方的法师团和牧师团却一阵骚动,惨叫声不绝响起,一支训练有素的亡灵盗贼偷袭了我们的大后方,这不禁让我们阵脚大乱,但所幸毕竟大家是久经沙场的老兵,很快后方的盗贼团就被我们肃清,法师开始使用大规模的魔爆,牧师也开始为受伤者治疗,战争在继续,我方的人不断倒下,当然亡灵死的更多,但它们却丝毫不知什么是退缩,我们很多兄弟都是一个顶着4,5个杀,最恐怖的是死去的兄弟很快就变成了一个亡灵兵,所以工程兵宁可快死的时候点燃自己身上的炸药,情愿粉身碎骨也不愿意成为一个行尸走肉。大家在努力等待黎明的到来,可当黎明真正到来的时候,我却惊讶的发现,活着的已经不到10人,我背上那道斧伤和大量失血,已经让我意识开始模糊,手脚也开始僵硬起来,我知道一旦我倒下,就将成为一个恐怖的亡灵,成为一个屠杀自己亲人朋友的傀儡,我深深的吸了口气,转头看了看那无尽的大海,我知道履行我诺言的时候到了,背上的伤被海水浸泡的更加疼痛,但头脑也更加清醒,人可能到快死的时候才会真正感到害怕,感到空虚,我开始疯狂的想她,疯狂的呼吸,疯狂的流泪,疯狂的看整个世界,我知道,这一切一切都将不再属于我,但我只能不停的游,如果我停下,一切努力就将白费,不够远,还不够远,只有那无暇的大海,才能让我死后变成的亡灵不成型,这样,我的灵魂才能解脱。当我回头看不见南海镇,我知道下潜的时候到了,抬头看看蓝天,我觉得今天的太阳最美,但我却期待梦中那艾泽拉斯的小雨,那小雨,真美…………

海水终于洗净了我身上的诅咒,我静静的躺在大海的深处,一切名利,荣誉,财富都已经离我远去……某天,一个声音惊醒了我的灵魂,原来是联盟的搜索队,当我尸体被拉上船的时候,我却异常惊讶的发现了她,看见她惨白的脸,然后发疯的冲过来对我用救赎,嘴里不停的呼喊我的名字,但她却不知道,这次我是回不去了。对不起~

我想:其实艾泽拉斯的天空,不曾有雨。


一区 雷霆之王
钢铁
2005.6.7.

最后感谢一下我的朋友们:绿叶归来,蓝魔幻灵,夜风舞,如云,小兵茶茶,喏喏 ,车厘子,妖皇无法,过眼云烟,小铁匠米兰,星星点点,清水淡荷等等等等等等等等,当然还有我最爱的老婆,奶茶冰冰。有你们魔兽,是最灿烂的魔兽。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