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盗贼高手进来...
·魔兽世界: 关于双持和双...
·魔兽世界: 懒人赚钱一法-...
·魔兽世界: 钓鱼+烹饪(个...
·魔兽世界: 火毁术士的新...
·魔兽世界: 飘舞(一)(一区...
·魔兽世界: 联盟盗贼20级...
·魔兽世界: 1.4.3受伤的玩...
·魔兽世界: 贼的另一项PK...
·魔兽世界: 新人的心得
·魔兽世界:法师是贼的决斗...
·魔兽世界:背叛的LM--流水...
·魔兽世界: 三区部落玩家...
·魔兽世界: 纯刺杀贼的+点...
·魔兽世界: 所有锻造大师...
·魔兽世界: 雷德主手之我...
·魔兽世界: 术士vs战士
·魔兽世界: 联盟战的一些...
·魔兽世界: 占领暴风-天书...
·魔兽世界: 公会和鞋匠
·魔兽世界: 战士与骑士矛...
·魔兽世界: 丫头.猪以及猪...
·魔兽世界: 心平气和谈WOW...
·魔兽世界: 中国网游的发...
·魔兽世界: WOW旅途奇遇
·魔兽世界: 法师PVP详谈(2...
·魔兽世界:魔兽世界资料片...
·魔兽世界: 郁闷的一天
·魔兽世界: 关于驳《牧师...
·魔兽世界: 小牧师的随谈...
·WOW、一起做过的日子!
·魔兽世界: 近乎完美的毁...
·魔兽世界: 并不是跳支舞...
·魔兽世界: 组队遭遇“小...
·魔兽世界: 永远的重妈(一...
·魔兽世界: 观“术士没有...
·魔兽世界: 1.8改动对战士...
·魔兽世界: 这个骑士算不...
·魔兽世界: 术士PK和作风...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 [精品转载]一年了,光阴似箭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3-04 13:39:04

 

(一)我菜,故我在游 戏 天 堂 编 辑


去年北美魔兽上市前半年左右,我就和几个哥们儿开始研究魔兽的种族和职业,当时就打算选暗夜猎人,因为喜欢弓箭,而且那时候据某些资料说,暗夜有5点的弓箭技能加成(后来才知道那是广告)。


学业将尽,每天应付完学校里的事,基本就是和室友侃魔兽,他不知从哪儿看的,说人物死亡后,要由队友把他的尸体背到指定的地方复活,我当时就想:一个牛头挂了,他只有一个队友,是个侏儒……(后来知道不同阵营的玩家不能组队,还好,还好…)魔兽上市前一个多月我交了个女朋友,是在朋友电影里跑龙套时认识的化妆师,专业是服装设计,她能画,我爱扯,我们就这样黏糊在一起了。


我不止一次的在她面前说起暴雪,暗黑,星际,魔兽,对此她嗤之以鼻,也是,你能指望一个只玩过电脑纸牌游戏的女孩什么呢?


嗯,到这里,我有必要说明一下,我虽然喜欢玩游戏,但却滥到极点,朋友们都管我叫“极品菜鸟”,如果你听说谁玩星际人族坦克不变形,虫族地刺不遁地,神族大舰没有小蝙蝠;谁玩CS总选警察,而且看到匪徒的时候总是朝天鸣枪;玩暗黑女巫光膀子抡斧头乱砍,那估计就是在下了。


魔兽上市前一天晚上,辗转难寐,结果第二天一睁眼,都下午一点了。


胡子都没刮,拽上女友就冲出去了,结果逛遍了多伦多所有的mall发现都卖光了,我怀疑那些疯子头天晚上就带着帐篷在店门口排队了。


以后数日,我和女友频繁出入多伦多各个游戏商店,终于在一老黑前面抢到当天最后一个,回家,注册账号,安装,运行游戏……出错?反复尝试,均未果,打电话急呼一精通电脑的哥们儿飞车来我家救火,那哥们儿看了看,告诉我,你显卡不行。


前半宿挠墙。后半宿看魔兽指南手册看到睡着。


第二天那哥们儿送来一显卡,我终于出现在泰达希尔,当时选的男暗夜,对,猎人。


嗯?野猪?射箭射箭。


这男暗夜一拉弓,我心就碎了。只见他马步平蹲,小弓平拉,颤颤悠悠嘣出去一小箭……难看。删,换女的。


说实话,女暗夜射箭还是满有味道的,尤其是后来出了瞄准射击,射移动目标的时候,拉满弓,身体随着目标慢慢转向,然后一箭射出……miss!啊,意外。


“点那头野猪,尽量站远点儿,然后点射毒箭这个技能,等它跑过来的时候你就用猛禽打击玩命砍它……打完了别忘了loot啊


虽然毕业了,可还是有很多事情要折腾,出门前,我这样交待给女友。


“我也要玩1


这是我回家后女友的第一句话。


“Gooda!!1


女友运气好,当天就买到魔兽游戏,随后问我她该练什么,我比较自私的推荐她练牧师,于是,一个懵懵懂懂的小暗夜牧师和一个上蹿下跳的小暗夜猎人就每天出现在泰达希尔了,接任务,找地方,遇到个别缺德单词不认识还得查文曲星。


“follow我啊,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女友兴奋的冲我嚷嚷。


于是我跟着她,进城了。


第一次看到达拉苏斯,喜欢的不得了,光门口那个巨大的树人我就看了很久,知道吗,如果你在游戏里的人物看仰景看得久了,在现实生活中的你也会脖子酸……整整一个下午,我们都在达拉苏斯里闲逛,看大德鲁伊,看泰兰德,看骑术训练师身后那些趴在地上半死不活的老虎。


第一次到阿伯丁,我是游泳过去的,中途死了两回,成功登陆后又被一头狗熊拍死数次,找到阿伯丁的旅馆时,我已经体无完肤摇摇欲坠。


正要抱怨,女友骑着角鹰兽忽忽悠悠看着风景就过来了。


“笨,不知道坐鸟啊?”


谁知道呢?我当时站在卢瑟兰村海边,心头一热,脑子一蒙,就扑通一声跳进海里开始狗刨了。随后我又伤心地发现,即使不坐角鹰兽,也还是有船可乘的。刚玩几天,菜鸟特质暴露无遗。


“咣1的一声,吓了我俩一大跳。


定睛一看,有人邀请我们加入什么什么公会。


我和女友对视一下,然后点了同意。


然后就有绿色的“welcome1出现。


不理它,带上女友的小牧师,找刚才那头嚣张的狗熊去。


标记,小猫上盾,放猫!


闭眼拉弓,咬牙放箭。


一个小时下来,剥皮无数,并且给女友打到一件12级的绿色袍子,那时候的绿色装备,对我们来说基本等于60年代的10斤粮票。


每天杀杀怪物,做做任务,不知不觉在黑海岸也混到20级了。


“我们一直往南边走吧。”


女友突然跟我说。


这话听来倒有点私奔的感觉……走就走,修好装备,装满箭筒,两人一路小跑奔向阿斯特兰纳。


头一次进入黄色争夺区,刚获得打开新地图的经验,还没来得及兴奋,头上就多了个标记。


说实在的,咱猎人平时都是给别人上标记的主儿,冷不丁自己头上冒出一个大红箭头从上到下的一个劲儿戳你,还真挺别扭。


一直在自己地头儿上剥皮,就没开过人形探测,现在被那大箭头在头上比划的也忘了,东张西望的找人,转身未过半圈,自己就中了一毒箭,满身洋洋洒洒的黄绿色小骷髅头儿,然后我的小老虎就“嗷1的一声冲出去了(到第一次下黑上之前,我的宠物一直都是反击状态……),顺着宠物跑去的方向我才找到人,不,是牛,一头骷髅级的老牛端着把鸟枪在那儿撒着欢儿的嘣我。


还是女友反应快,我刚射出第一箭的时候,自己已经被上了盾洗了标记,而且那边那位牛哥也“痛”上了。


我一着急,手一哆嗦,喝了瓶蓝……(事后被女友百般嘲笑)那牛哥的宠物是头小豹子,人家设定的是被动状态,所以尽管主人水深火热,那小豹子依然悠闲的伸着懒腰,完全不管主人受得了受不了。


女友跑过去吓跑牛兄豹弟,回头给半死不活的我加了血,然后说了句话。


“先把他宠物打死1


“嗯,啊?哦……”


从此我知道,千万别得罪女人,千万别。


尽管级别高,这老牛最后还是扑通了,真是上阵父子兵,PK夫妻档。


擦擦小汗,继续赶路。


“阿斯特兰纳受到攻击1?


啥玩意儿?


去看看。


嚯,前面一片红名跑来跑去的,让我顿时想起南美一种红色切叶蚁在森林里迁徙的景象,还没来得及感叹,我和女友头上马上多了一堆乱七八糟的状态,随即倒毙。


释放灵魂,在大树后面复活,跑进自己村子,通过喊话与当地抵抗组织取得联系,双双加入战斗。


痛,毒箭,放宠物……挂了,跑回来,复活,接着打……也不知打了多久,反正尸骨基本掩盖了地表的颜色,后来部落那边撤了,大家才坐下来休息一下聊聊天。


“lvl26 undead mage1


不知谁喊了一嗓子,我往村口一看,一个皮不包骨的哥们儿坐那里正吃喝呢。


大家一拥而上,那哥们儿一看不好,瞬移之后拼命跑。


七,八个猎人开了豹守穷追不舍。


你见过有人身中六支毒箭,身后七,八只各色动物在追吗?


那哥们儿跑了一段路,被毒的东倒西歪,最后大概因为地形不熟悉,掉下陡坡摔死了……我大笑,女友说我轻福


我说,刚才那情形让我想起《大话西游》里面一句台词――至尊宝和春三十娘到峭壁处找晶晶,到处找不到,至尊宝急得抓耳挠腮,春三十娘慢悠悠的来了一句:毒发滚下山喽~~~


然后女友也轻浮了好久。


(三)我们的公会“我们自己建一个公会吧?”


我们25,6级的时候,女友突然对我说。


“好埃”


虽然我是个凡事都不愿去操心的人,但还是希望自己能有个公会,小小的一个就行。


于是开始凑钱,两个20多级的人物,居然拿不出10g建工会……把背包里,银行里能卖的都卖了,最后到湿地打了一个多小时的兽人,终于把钱凑够,跟当时所在公会的老大说了声,那个美国小子有点舍不得我――女友,因为从那个时候开始,牧师就比较金贵,但舍不得也没办法,客套几句,我们就退了。


在达纳苏斯办事处登记注册了公会(不是结婚),名字叫“Kylin”――麒麟,然后跑到新手区到处找人签名,半小时之后,公会正式成立。


公会master是我,27级,officer是我女友,26级,其余大小官员清一色都是1级,而且有5个人签过名之后就再没上过线,后来我想,大概是老天派他们来帮忙签名的。


“诶?还可以买公会制服哦1


女友叫道。


“买1


“你有1g吗?”


“……待会儿再买1


于是我们俩人又回到湿地继续屠兽……“哎,你不觉得制服上面应该有图案吗?”


女朋友看着白板一样的公会制服问我。


“你这么一说,我看着也有点别扭……”


“还master呢。”


女友白了我一眼。


“我…你见过哪个master管过做制服这种小事?”


“那你管什么?”


“……起床扫院,切菜喂鸡,下地插秧,上房补瓦,赶猪进圈,帮牛配种,抬完土豆,再堆玉米,傍晚做饭,挑灯补衣…”


“你看!有衣服这一项吧?1


“我那是为了押韵…”


“赶紧上网查,怎么设计图案,快!要不我fear你1


女友鼓着腮帮子瞪着我。


“Black black heart why would you offer more,why would u ……”


“赶紧1


“Roger that1


经查询得知,设计公会制服要到暴风城,在网上查到暴风城的所在,好家伙,真不近。


跑吧那就。


翻山越岭的来到铁路堡,我们第一次看到了有坐骑的贵族们,那感觉,好比系着兽皮裙荡了半辈子藤条,突然有天不小心来到城市看到满街的奔驰宝马范思哲。


找了个50多级的圣骑士大哥问怎么去暴风城,那位骑士大哥下了战马带我们跑到地铁入口。


这位骑士大哥后来成了我们的朋友。


从暴风城办事处出来,我们的制服上已经有图案了,是一头张嘴的猛兽,样子很像故宫里的石狮子。


于是,艾尔文森林里就多了两个小疯子,他们一会站站到石头上拍照,一会坐在水里抓图,直到月上升起来,于是又进一步补了个夜景……35级之前,我和女友没下过副本,什么副什么本什么东东……有好东西?


那天在湿地,一个39级的人类法师跟我女友炫耀她的蓝色法杖,说是血色出品,完了,女友顿时像丢了魂一样……“我要去副~~~~本~~~~~恩恩恩~~~~”


在她喊到第37645声的时候,我终于凑齐了一个队伍,战法骑,加我们一猎一牧,大家都是35,6级的样子,从南海镇出发,由他们带路,奔向血色修道院。


大概因为荣誉系统尚未出台,大家的级别也都不高,那时候的南海镇安静的很,偶尔看到几个部落的,基本上挥挥手就各走各的了,很少打架。


于是一个骑士在前面跑,后面四个全部自动跟随,倒茶的倒茶,去卫生间的去卫生间,那个法师居然说要去洗澡,被我们制止。


经过幽暗城的时候,我提议进去转转,被制止。


我暗自不忿,不就是幽暗城嘛,有啥好害怕的?我和女友20级的时候就去过,说起来还是那次在阿斯特兰纳的PK把我们的杀人瘾勾了起来,我和女友不远万里的跑到幽暗城外面的废墟,猫在墙角用暗夜的影遁藏起来,幻想着有一个半个部落的跑进跑出让我们杀杀,结果蹲点近半小时,只有三个骷髅级的经过,当然,我们心肠好,没舍得杀他们……后来控制宠物进去看看,被一胖子砍成残废。


随即与女友达成共识――以后再说。


扯远了,话说队伍来到教堂门口,法师建议先打图书馆,这样每人可以拿把钥匙。


大家同意,进去,开杀。


我和女友虽然没下过副本,但比较听话,站在人家后面让干嘛就干嘛。


图书馆简单,大家顺顺利利的搞掉管理员。


掉了把匕首和护肩,法师看看女友装备让人心碎,就都让她拿了。


那把小匕首在刀把末端还悬着颗小珠子,女友喜欢的不得了――魔兽之旅,首件蓝色装备入手。


后来接着去杀狗男女,这就难点儿了,终于在大厅里,一个奄奄一息的逃跑者领回来一大队生力军,大家浴血奋战,我连以前做任务时奖励的小树人都放出来了,结果还是被一群精英好顿收拾。


眼看大势已去,只见还剩一点血的圣骑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女友身上多了一团盾一样的光环。


“呀,出bug了,我动不了了,什么技能都没用了1


女友急的大喊。


我正纳闷,自己也被放倒了。


精英归位,光环消失,女友发现自己又可以自由活动了,于是开始复活大家。


我问圣骑士那是怎么回事,他说得很简单――牺牲自己的生命让一个队友脱离战斗。


于是我和女友从那时起开始对那些不管什么时候腿都伸不直的人类圣骑士肃然起敬,后来得知,矮人也可以做圣骑,而且腿同样伸不直,但人家腿短,不明显。


打完了狗男女,掉了一盾一项链,盾给战士了,法师问圣骑要项链不?圣骑说不要,于是法师乐颠颠的拿了项链。


那时候,打副本还是很新鲜的事情,大家谁也不觉得累,随后又马不停蹄的去杀Herod,这个boss就比较猛了,砍战士就像砍果冻一样,几斧子就见红,很快女友小牧师的mana就见底了,我正准备就义呢,那位圣骑小手一挥,战士几乎满血了,我当时下巴就砸脚面子上了。


“老婆,跟牛魔王出来看上帝……”


后来知道,那叫Lay on Hand。


终于干掉boss,我兴冲冲的跑过去要搜身,突然外面呼啦啦涌进一群人,吵吵着就奔我们来了,我没反应过来,慌张张砍倒一个就被人海淹没了,女友fear了几个,随后立仆,法师放了冰环,但是没能及时跑开,也被撂倒。


又是这位圣骑,喝了瓶蓝,手一扬,地上一片火海,战士大吼一声,头上出现一个老人头,冲进人群开始旋风斩,几秒钟过后,尘归尘,土归土……我和女友躺在地上都看傻了,在队伍里大呼圣骑和战士牛,法师在旁边闷闷不乐,说要不是没蓝……Herod掉了斧子,战士说没他的好,骑士说喜欢用锤子,于是这把斧子就归了我。


众所周知,这斧子有个旋风斩的特效,刚开始觉得挺拉风,后来发现此功能纯属扯淡,因为有时你在追着敌人砍的时候(那边有人问了,你一个猎人,干吗要追着别人用斧子砍?


我…我菜,你管着嘛?),追上去刚砍一斧子,自己开始原地转圈了,等转够了停下来,敌人早没影了…嗯,这就是我第一次下副本,圣骑和战士给我留下深刻印象,以至于后来我在公会里说Pally + Warrior = OMG的时候大家都表示赞同。


五)骑虎难下我和女友都38级了,眼瞅着要到40买坐骑了,俩人身上的钱加起来还不够买半头老虎的。


“怎么办啊~~~~~~~~~~~~~”


女友又开始给我下诅咒。


我离开椅子在房间里走了几步。


“看过《寻枪》吗?”


“嗯?”


“《寻枪》里面马三的警枪丢了,找老战友帮他出主意,老战友很老道的跟他说:马三,你这枪丢了,我觉得只有一个办法――找0我被飞来的抱枕应声砸倒。


我爬起来坐回电脑前,带女友奔向带锁蕾丝(我一直觉得那地方音译过来这几个字最合适,hoho)的马拉顿。


什么?进副本去杀?别逗了,我们就在外面杀杀人头马,每次杀精英人头马都像杀个boss一样费劲,而且经常遇到部落的五人小组,人家随手就把我们灭了,如此狼狈不堪的打了一下午,居然看看快够一只老虎了。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大概因为杀了太多精英怪,我们不知不觉39级了,还差一个人的老虎,可不能到了40级还撇着两腿到处跑,那多没面子。


当晚,女友撑不住了,要睡觉,劝我也早点睡。


“你先睡吧,我再打条腿出来。”


我们那时候把老虎分成几份――虎头,虎爪X4,虎背没有熊腰,虎尾,虎鞍,虎……鞭?maybe…每份按比例算出价钱,这样比较容易有成就感。


“这次回去卖了破烂应该够个虎鞍子了……”――那几天我们经常以这样的句式说话。


女友睡了,我一个人在马拉顿就玩儿不动了,于是跑到塞拉摩岛的恐惧海岸杀乌龟,虽然乌龟不掉钱,但它们身上那些零零碎碎倒也价值不菲,跑一趟也能混个一两g。


于是,长长的海岸线上,一个暗夜精灵带着一只黑老虎跑来跑去的杀乌龟……惦记着坐骑,女友也睡不沉,几小时后,她醒了。


“啊?你还没睡啊?”


“快了,还差个虎脑袋。”


“啊?!你40级了1


“废话,杀了一夜王八了,不40才怪,我现在只要看见半圆的东西就想打。”


女友爬起来,我转头跟她说话无意中看见床上的文胸……连体乌龟?!


“你去买坐骑!快1


“不,咱们一起买。”


“不要,我要看你先骑老虎1


拗不过她,几经辗转来到故乡,选了只白色黑条纹的老虎。


骑上老虎的那一刻,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的等级差异表现之一就是你出行的时候脚沾不沾地。


骑上老虎美了几圈,又跑回去继续杀乌龟,女友看我斗志昂扬,也不再劝我睡觉,倒是她自己又回去睡了个回笼觉。


等她再起床的时候,我身上的钱,除去路费,刚好够她学骑术买老虎的。


于是我去睡觉,她练级。


当我醒来的时候,她正骑着老虎在达拉苏斯溜达呢。


那几天,我们的屁股基本是用铆钉铆在老虎背上了,能不下虎则不下虎,此状态持续有一星期有余。


后来,我把这段日子称为“骑虎难下的岁月”。


(六)龙鳞甲有了坐骑,活动能力大大提升。


一日,和女友沿着大路不知怎么就跑到了加基森,然后又稀里糊涂的被组进一个去祖尔法兰克的队伍。


队伍里还有个猎人,男暗夜,经聊天得知,他是新加坡人,已成家。


于是我和女友私下里管他叫猎人大叔。


猎人大叔人很热心,教了我很多猎人的知识,比方说开豹守被打会眩晕……你们先别笑话,提起这事儿我都想给自己来一精准,当初学到这技能后,一看说明,哦!


加快移动速度,懂了,走吧您就!也没忘下继续看,开了就去逛大街了。


我说呢,平时PK开豹守想移动快点儿,结果每次都被打的晕头转向,那时我还忿忿不平――怎么随便谁都能给我打迷糊?猎人这脑垂体都怎么了?!


那天打祖尔法兰克的时候,我所在服务器的噩梦开始了,日以继夜反复无常的网络延迟,掉线。


杀掉第一组巨魔之后,法师和战士就不动了。


于是我和女友还有那位猎人大叔坐在一土坡上聊天。


说来说去,他看到我身上有自己做的皮装。


“你会剥皮?”


“是埃”


“巨龙沼泽那里的龙你剥过皮吗?”


“嗯,剥过几只。”


“剥到过龙鳞没有?”


“啊,剥到过一片,不知道干嘛的,卖商店了。”


“……”


“?”


随后,猎人大叔告诉我,他朋友可以用这龙鳞来做40级的龙鳞甲,蓝色装备。


再随后,猎人大叔也掉线了。


龙鳞甲?蓝色装备?这在我当时的心目中就是神器啊!


第二天,大叔上线,约我一同去farm龙鳞。


正中我下怀,于是欣然答应。


女友自从过了40级以后人气急升,每日奔波于血色和祖尔之间,从不间歇,没过几级,蓝色装备也搞到几件了,不像我,在键盘上敲个C之后满目葱绿……虽然已经46级了,可我依然想弄件40级的龙鳞甲穿穿,怎么说人家也是件蓝色装备。


于是我们每天定时出现在Onyxia洞口(过了很久才知道那里是黑龙公主的老巢……),以顺时针方向清精英龙。


一般来说,6圈下来,我们两人的背包就都满了,那时候都穷,有几个14格的背包就不错了,猎人还得加个箭筒……那时候,我管戴小红帽会放魔法的精英龙叫X-mas Dragon,管普通的小龙叫CuteDragon,管肉搏精英龙叫……Dragon……有次剥Cute Dragon一次出了两片龙鳞,猎人大叔得知后马上大喊:Die u ! cutedragon~~~~~


我脑袋又一热(又?为什么要加‘又’字?),跟着大喊:showme ur scales!!!!


不一会儿,一队部落的杀过来,我们搞死一个法师之后被灭。


复活后,我们都老老实实farm,以后捡到什么剥到什么也没人大声嚷嚷了,最多在队伍频道里乐呵乐呵。


到我到48级,猎人大叔49的时候,我们终于凑齐了龙鳞。


第二天,一件龙鳞甲寄到我的信箱里,我喜孜孜的穿上它,脱掉衬衫和公会制服,转来转去看了好久。


然后把制作者加为好友,发现他在羽月要塞,也是个暗夜猎人。


“Hi :) ”


“heya”


“谢谢你的龙鳞甲1


“呵呵,原来我朋友要我做两件是有你一件埃”


“是啊,非常感谢1


“我要过去找你,该怎么去啊?”


于是他耐心的告诉我怎样一步步的到羽月要塞。


在羽月要塞南边的树林里找到他,他正在farm狼肉练烹饪。


我问他当初怎么找到这么偏僻的地方。


他说,他有天在遗忘海岸钓鱼,突然一艘船来到他面前,他就上了船,然后就到了羽月……我们大笑。


临走,我对他鞠了一躬。


后记:此猎人49级的时候告诉我要去欧洲出差,随后再无音信,他做的那件龙鳞甲我至今带在身上。


所在服务器中风偏瘫,所有玩家心力交瘁,不少人纷纷转战其他服务器,我们在迟迟登录不上之后,去另外一个服务器体验部落。


我做亡灵法师,她做亡灵术士。


练到十来级,女友不干了,说亡灵看着怪难受的,附近的NPC也没个好样子(要求真高,人都挂了,还好什么样子…)。


于是去练牛头,我牛战,她撒满。


这里提一下,我的牛战叫Chicago,不明白为啥这名字居然没人用,hoho~~~~


两头小牛儿跑在黄土地上,伴着部落那边“嚯1“哈1的背景音乐,倒也别有一番风味,但没升几级,问题就来了。


先说我这边的,牛战一个冲锋上去,好嘛,把目标挡的严严实实,从后面看过去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砍什么,感觉在用锤子猛砸自己的蹄子,好几次目标跑出两三步了我才发现。


女友的小牛撒满因为跟着我,很少近战,暂时没有挡视线这一说,但女孩子都喜欢漂亮,这小母牛眼睛倒水灵,往下却跟着俩翻天大鼻孔,胸部倒也算挺拔,中央却蓬勃着一簇胸毛……还有个问题是我们俩共有的,就是牛头的催眠术。


牛头个子大,跑起来如果步子跟侏儒一个频率的话,估计那速度基本相当于40级坐骑,于是乎,牛头的步子频率慢,而且轻飘飘的。


“1969年7月16日,人类第一次在月球行走……”


每次看牛头跑动,我都忍不住要学赵忠祥的这句话,简直活脱脱一个失重状态。


一般来说,在这种步态下,做两个任务就会让我们昏昏欲睡,如果是跑腿送信的任务,那我们会在半路就睡倒在键盘上。


那去玩兽人吧。


男兽战,女兽人撒满。


嗯,这回女友满意了,可没练几级,我又不行了,腰疼。


怎么会腰疼呢?不,不是因为那个,自从玩上魔兽,我和女友几乎就再没同时出现在床上。


腰疼是因为看兽人大哥整天猫着腰,替他难受。


“我说,联盟的盗贼要是想闷棍部落还真费劲,女的还好,女巨魔女兽人都是腰板笔直。你看看部落男的,亡灵巨魔兽人清一色的驼背,男巨魔站着的时候还要时不时蹲上一蹲,谁在那时候想要打他闷棍,非闪了膀子不可,公牛倒还好,不算驼背,可那后脑勺跟锁骨在同一水平线上,就联盟这边的个头儿,站在老牛身后不踩小板凳别想看见脑袋。侏儒盗贼?


这要想给老牛敲个闷棍捅个背刺什么的还不得来个三步篮啊0我跟女友发牢骚。


就这样,玩了几天部落,我们又回去了,好在原来的服务器的问题迅速得到解决,我又能穿着那件现在看来是破烂的龙鳞甲四处逛游了,动不动还开启特殊功能吸收个魔法伤害,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被我一箭箭射落。


(八)cici他们认识cici还是在南海镇。


当我和女友50级出头的时候,60级的人已经随处可见,那时候的南海镇就已经硝烟弥漫了。


每每练级乏味任务做够,又没人找我们下副本的时候,我们就跑到“前线”打打架。


有次中场休息,旁边一个法师给我们做了吃喝送过来,我们正围坐在一起大补,一个人类女战士从远处骑马风风火火的跑来,一直跑到镇长办公室门口,驳转马头对身后一人说:jin lai ya 。


“中国人1


我对女友喊道。


女友马上忙不迭的跟人家说话。


也许是因为矜持,对方显得很不热情,en,o了几声就走了,我和女友有些失望,好容易遇到个中国人,人家还不理咱们。


后来,我跟女友混到费伍德,再次遇见cici,当时她身边还有一个人类法师kfc,一个矮人猎人blood,这次cici很热情(上次也许没吃饱),告诉我们这些都是她身边的朋友,他们都在新西兰留学。


先说kfc,人类法师,倭瓜脸罗圈腿,站哪儿都是半蹲姿势,每次我都忍不住想跟他说:兄台,别老憋着,对肾不好。


而且该法师目光呆滞,因此我在未征得印度人民同意的情况下管他叫Indian Mage,起先他还百般挣扎拼命反抗,后来发现木已成舟,或许他也觉得自己的确和印度人有些神似,也就默许了。


Kfc虽然相貌骇人,但小日子却十分富足,印象中,他是我们这些人里面第一个买精英坐骑的人,而且后来cici两口子买精英坐骑也是向他贷的款。


Blood 那时候不太说话,骑着头老山羊总是跟在kfc左右。


没过多久,cici加入我们的公会,随后我们又认识了光头骑士和vv,也是他们的朋友,其中vv是blood的女朋友,一个人类术士。


以上是我们在魔兽里认识的第一批中国同胞,如今除了cici两口子在另外朋友的公会以外,其余的都和我们在同一公会里,自从认识他们后,在魔兽的日子里,我和女友就不再觉得孤独,哪怕出门被人KO,也可以迅速得到救助,再也不会出现被人守尸达一个小时之久的事情了。


而且,和一大帮朋友骑各色坐骑跑在路上,这本身就是件很惬意的事情。


(九)Snarler(咆哮者)猎人大叔的黑色小狼让我眼红不已,问他出处,告诉我说在菲拉斯飞行点附近的山林里,银鹰级,驯服后自带各种抗性100,名字叫Snarler。


我听后大喜,风风火火的就要起程去找Snarler,大叔在身后又补了一句。


“我在那儿找了两个星期才找到……”


“才两个星期?兄弟我以后就住那儿了1


把现有的宠物寄存好,我就只身一人前往菲拉斯了。


下角鹰兽,上虎,开兽形探测(不是搜兽人),我就漫山遍野一圈圈的兜,几圈下来,我连摔带狗熊抓的已经半死了,下老虎,吃东西,养好精神继续找…一个小时过去了,眼前所见尽是凡狼,莫非Snarler度假去了?


郁郁而归。


次日,满怀希望再次出现在菲拉斯,跑到头昏眼花,还是连根精英狼毛都没见着,一怒之下屠杀大熊小狼数十头。


隔一日,贼心不死,厚着脸皮又一次在菲拉斯把自己摔了个遍体鳞伤,正蹲在角落里啃干面包呢,头像旁边显示级别的地方突然就叉叉了,接着就是一声狼嚎,我一看不好,有叉叉要对我叉叉!马上停止进食,跳起来一个漂亮的空翻,落地然后――装死。


瞟了一眼出现在屏幕上方的进攻者的头像――黑色狼脸,银鹰花边,名字:Snarler。


没说的,我要是年岁在大点儿,都能脑溢血过去。


等它悠闲的从我脸上踩过去,我爬起来,冰陷阱备上,然后开始驯服。


它转身朝我跑来,四只小爪马上被冰住,站在我对面吐着舌头看着我“心花怒放”(我这样形容猎人驯服宠物时的样子)。


终于,小条读完,可那Snarler还在紧一口慢一口的咬我,失败…赶紧装死,Snarler哼了一声,转身走了。


爬起来,追几步,冰陷阱候者,心花再次怒放。


Snarler心想:我说你还有完没完?!再次朝我扑来,并且再次感到自己小爪冰凉。


一阵白光闪过,Snarler终于想通了一些事情,低着头驯良的走到我身边,蹲下来用后抓挠挠痒,然后仰天长啸。


我拿出准备好的烤鹌鹑,一口气儿喂了它三只,终于让它面有喜色,然后给它改名为:Stepdance,这是我家Husky的名字。


那时候的Snarler因为抗性还在,风光的很,带着它站在铁路堡银行门口,不时有人过来拍拍它,问我是不是Snarler,我说是,然后他们又说名字取得好,酷。


上了50级以后,和女友一起外出的机会就更少了,基本上她每天一上线就被拉去下副本,而且还有预约的,于是,Stepdance成了我最贴心的朋友。


宠物对于猎人,首先是工具,是farm,PK或者逃命的手段,但相处久了,你会真的把它当成朋友,当成你相依为命的伙伴。不管对手是谁,只要它碰你一下,你的宠物马上就会冲上去,致自己的生死于不顾,即使是在虚拟的游戏里,这种行为依然很让人感动。


后来在某些诸如黑上之类的副本里,当操作不当出现群怪暴走的场面时,Stepdance在我的命令下毫不迟疑的扑向一个敌人,用自己的生命来给大家争取那几秒时间,说真的,每次听到Stepdance倒下时那一声轻轻的哀嚎,我的心都会紧一下。


是的,我知道我还可以复活它,但那一刻,它的确是为我们而死了。


新版本出台,Snarler不再有100的抗性,很多猎人抛弃了它,但我依然带着它,走南闯北,自己啃干面包,而给它吃烤鹌鹑……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