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魔兽世界: 名人(艾苏恩...
·魔兽世界: 牛的一生(外...
·魔兽世界: 一只牛比的青...
·魔兽世界: 酷哥啊强的猎...
·魔兽世界: 给我的哥哥(...
·魔兽世界: 郁闷斯坦索姆...
·魔兽世界: 有情的WOW
·魔兽世界: 可曾记得爱?
·魔兽世界: 第一次跟LM的...
·魔兽世界: 当杀戮终于到...
·魔兽世界: 昨夜的wow一梦...
·魔兽世界: 当你孤单你会...
·魔兽世界: 孤独猎人的爱...
·魔兽世界: 身为部落MM而...
·魔兽世界: 艾泽拉斯的天...
·魔兽世界: 半年一路走来-...
·魔兽世界: 贼贼小论
·魔兽世界: 不是情书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的开...
·魔兽世界: MM在魔兽(整理...
·魔兽世界: 救赎,以德鲁...
·魔兽世界: 踏上不归路!
·魔兽世界: 邂逅,伤感的...
·魔兽世界: 5区离奇的封号...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受了...
·魔兽世界: 爱月=跟天作对...
·三国系列:为了忘却的纪念...
·魔兽世界: 我和老婆的魔...
·新圣斗士星矢-新冥王篇
·我的石器爱情经历
·万王之王
·魔兽世界: 我和老公的WOW...
·魔兽世界: 我不离开WOW,...
·罗德岛战记系列
·幻游记
·魔兽世界: 点点滴滴才是...
·魔兽世界: 恐惧法杖之鸡...
·情伤西游记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忆我的魔兽世界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3-07 08:21:11

 

5年的网游经历,让我这个游手好闲的人习惯了逃课,习惯了熬夜,习惯了为了冲级把自己折腾到不行,却依旧“快乐”的生活在虚拟的空间里,追求着自己向往的生活。自从身边的朋友都已学业有成事业代兴之时,我还在自己凌乱的房间没日没夜的和一群鬼怪纠。20多的人,没有学业,没有工作,有的只是一副逐渐消瘦的身躯,和一颗浑浊迷茫的心,终于我困惑了。暂时的离开,并不意味着永远的别离,终于当魔兽世界这款由暴雪出品的玩游大作印入我的眼帘,沉积已久的我好不犹豫的坠入更深层次的“堕落”,这次我只想快乐的游戏,快乐的体验我在魔兽世界的每一天。公测开始的第10天,3区符文图腾一名叫十野风的暗夜精灵盗贼开始了他在艾泽拉丝大陆的旅行。

可以这么说,前36级我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没有朋友,没有敌人,我只是每日辗转泰达席尔和黑海岸之间为一个个对我来说异常艰巨的任务奔波的小盗,没人会留意我,我也并不在乎。坐着角鹰兽看着脚下虚弥的海水看远处落日的余晖,那种坦然真的很让人陶醉。看着身边一个个打扮帅气,等级??的高手,我远远的投去羡慕的眼光,并暗暗发誓,总有一天,我也会是一个伟大的盗贼!可是这只是未来的事情,如今我只有低头苦练!由于没有参加过内测,很多游戏资料我都是通过网站得知的,更要命的是,性情高傲的我又极其不愿意和比自己等级高的人说话,因为以往的游戏经历告诉我,高手往往都非常非常的酷,所以我不会自讨没趣!于是就有了我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从米港游泳去爆风城的尴尬;便沦落到一个不知道怎么拿锤子,到处奔走,最后实在没办法问了一个比我低3级的盗贼而得到“给我2G我告诉你!”这样一个回答的悲惨境地。没关系,我安慰着自己,所以在那时候,那个叫十野风的精灵盗贼,依旧一蹦一跳的游走在魔兽世界他所能触及的每个角落 ,依旧做着他成为伟大的盗贼的春梦!
游 戏 天堂 编 辑
36级的时候第一次和别人组队下铁的副本,那个兴奋我现在仍记忆犹新!一路上我很谨慎的帮队友杀着怪物,谨记着不要乱丢筛子,不要乱跑,基本上我是一个很守纪律的人。可是问题还是来了,就在打最后一个BOOS掉落了一个蓝色盾牌的时候……由于正在杀怪,我也没留意是什么,只知道蓝色的是好东西,就盲目的丢了点,在清理完怪物之后,队里另外一个盗贼突然向我质问:“你做什么?垃圾!是你的东西么?你拿?”我一头雾水!仔细一想是不是因为一个盾牌?我不说话了……接下来就是他一阵海骂,我知道我理亏,但是总不能让他牵爹牵娘的啊!我说,“为一个盾牌,你至于么,队里谁的,我赔,算我10G买你的!”可是他根本不理睬我!一个人跑了,嘴里嘟囔着“垃圾”其他人也跟着他,丢下我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那里!当时我心里气的,想想也确实是我不对!本来其他人都没说话,突然一个FS队友说,“我们队里没战士也没74啊!”一下子,我更委屈了,那个盗贼又跑了回来,大家也都回来了“不好意思啊,我忘了,我们队里没战士74!”我说了句“没事!”接下来,大家继续愉快的杀怪物,可是我心里知道,其实是我错了,从那以后,我便有了自我约束的准则,不是我用的坚决放弃,没我身上好的,坚决放弃让给其他需要的队友。这件事更让我从心里觉得,魔兽世界真的从很大程度上帮助玩家避免了由于装备的争夺而出现的不愉快!从那以后,我频繁的和其他LM的战友组队,一起练级,一起下副本,一起聊天,虽然我从来不记别人的名字,可是我是快乐的,因为大家的头上都有着一个相同的标记,不论等级不论男女,我们都是联盟的兄弟!

很快我已经是一个40级的盗贼了,并且加入了我魔兽世界的第一个工会“银色夜风”,在这里,我第一次融入了一个像家的小集体,有什么问题,什么困难,只要在会里跟兄弟们一说,大家都会帮忙,只是由于公测即将结束的临近,很快会里常在线的基本不会超过3个人!我的老老大霜夜月风和夜风崽崽加上我3个人,记得离开工会的前一天,我和他们两个在南海杀部落杀的好不开心,一直杀到裸奔还意犹未尽!第2天上线会里一个人不在,想想日亦冷清的工会,我决定离开!相信在联盟的旗帜下,我和夜风还有崽崽依旧是兄弟!但往往理想总是和距离很远!这期间还认识了一个叫幻影小超人的圣骑士,人很好,我和他是在荆棘谷杀虎王的时候认识地!由于那段时间WG的横行和部落疯狂的屠戮,我能在非安全区域看见活人,都是非常亲切的!而当他向我讲述朋友如何照顾他给他100G零花的同时再看看自己42级为了买马辛苦攒下的23个金币,我不禁黯然神伤,于是买坐骑成了我下个时间段的主要目标。当愿望达成,我的口袋也几近干瘪,经常为了跑下个飞机点,要去周围杀几个零星的怪赚点路费。如此这般,终于在公测前完成了我45级的宏大目标,骑上帅气的宝宝,再一次徜徉于黑海岸的时候,却发现耍帅日期早过,环顾四周迎接我的只是黑海岸NPC鄙视的目光,“小样,乡下的?”“对,第一次进城怎么啦!”我开心的回应!

终于收费了,点卡的价格不能算是公道,但勉强还能接受!一进游戏,发现WG确实少了很多,平时疯狂作案的人也有所收敛,这不禁让我性情大阅!终于不用和超人PK了!流离了几个人数零星的工会,依旧过着独来独往的生活,平淡倒也坦然,组野队下副本,找朋友做任务,时间就这么飞快的流过!直到有一天,在铁的飞机点,我和芭芭拉柔儿碰面了,这是一个在我好友里存在已久的名字,却很少联系,我礼貌的问了声好!她苦恼的向我倾诉45级还不会制毒的苦恼,这让我在电脑前疯狂锤胸的同时确认了她是女人的这一观点!于是很勤快地陪她去暴风做飞机,到了西部荒野在塔外偷了几次钥匙,怎么也偷不到,这个“愚蠢”的女人才告诉我,还没接任务,于是在她飞回暴风接任务的同时我得空飞去藏宝交任务,在得知她终于完成了这一“艰巨”的任务的同时,我不禁汗颜,当今女性在社会地位日益提高的情况下能否在思维领域也能有所突破!

在辛特兰,再一次与芭芭拉柔儿碰面,不过这次多了一个她的弟弟,芭芭拉衰哥。得知他也是在上海并且和我都在普陀区,不禁多了一些亲切感,见我没有公会,他邀请我加入他们会,“我们会里都是耿直的兄弟!”多好的语言,多么质朴!我有不加的理由?从此我头上顶起了“战魂骑士团”这一响亮的名字!会里的兄弟,很热情,也很搞笑,更多的是让我感觉到这才像一个真正的家,于是我也尝试着在练级之余和会里的兄弟调侃,可以说,短短的几天我真的很开心!

可是,问题还是发生了。因为这件事情,我真的对所谓的公会失望了,对所谓的联盟兄弟失望了,对魔兽失望了!在一次公会组织的下副本的活动中。我和会里的FS牡丹还有战士疾风乱舞以及M4游侠之XX加上牡丹的朋友M4盟山莺下MLD的副本,路上我还开玩笑说“哈哈,才发现没人抢我装备哈!”(我压根儿就不会想到在这样的环境下会有人抢东西)在杀第2堆怪物的时候居然掉了盗贼紫色极品匕首“断肠”,我想也没想,丢了筛子,68点!其实我想哪怕是1点又如何,他们总不至于……结果,首先是我们会的战士丢了个28点,我也没太在意,估计是打怪谁也没在意,随后那个盟山莺丢了99点,然后是我们会的M4丢了,FS牡丹直接放弃!清理完怪物,我想那个M4会把匕首给我,可是发现他们都在往前跑继续杀怪!我纳闷了,也预感到了什么!我打了一串问号!没人理我,我就问你M4要匕首做什么(这居然还要我解释)!“我帮朋友打的,我朋友要用!”继续杀怪物!会里的兄弟!继续和他前进!没人帮我说什么!我傻傻的站着!“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至于么,继续!”牡丹丢下这么一句话!我当时火了,情绪失控!“不是你用的东西,你当然那么说,要是你用的被抢了呢?”……(以下3万字省略,包括我冲入怪堆自杀,被牡丹说成想引怪害他们)我死出了副本,就在会里吼上了,这期间我得出很多奇怪的理论,只有老大战魂烈焰,说了几句公道话(并不是因为他帮我说话,我才说是公道),他同时批评了我和牡丹,疾风也郁闷的说要退会,我想来想去因为一个垃圾,弄的兄弟不开心,至于么!于是我收敛了情绪!很欣慰的是牡丹发来了悄悄话:“真的不好意思!”我知道盟山莺也是他朋友!他也很难做!他这么一说我当时心里感动的,就差哭爹喊娘了!疾风说他自己出钱帮我买一把!会里好多兄弟都帮我强烈BS那个M4!这里我不得不佩服我们的老大,战魂烈焰,他真的是做老大的材料,在兄弟们的劝说下,我很快恢复了平静!不就是一把匕首么,再打!于是老大组织我们一行人下MLD,下神庙!

在回铁以后,我还是忍不住开骂了!“盟山莺,M4中的极品,副本和盗贼抢断肠……!”很多人都在帮我BS,这些是人!还有一些兽类会问我这样的问题:“是拾取绑定,还是装备绑定!”这个有区别么?我是我们队里唯一的盗贼,我不该对这把匕首享有第一选择权么,你可以说帮你朋友打!那为什么不和你朋友组队打呢!是不是只要掉了紫色装备,你都有权利丢只要点大就是你的并且是美其名曰“帮朋友打的”而完全不顾虑队里出了力气而且是同样需要此装备的人的想法么?这需要我多解释什么么!更有人说我小心眼,为一把破匕首至于么?我真想抽他嘴巴!混乱,我第一次觉得魔兽的世界原来是如此的混乱!收拾起残弱的心情,我一个人去环形山做任务!

之后的几天,我都在环形山厮混,因为任务很变态,也常遭部落偷袭,黑屏几率明显提高!偶而空闲的时候我依旧会刷那个M4的名字,一天上午“傲世小白兔”密我了!我打了个问号!她问我是不是骂盟山莺了!我说是!她说:“你骂我试试!”我回答:“我骂你做什么,我只骂抢我装备的人!”她说:“那把断肠现在在我手上,你哭去吧!”……之后省略3万字!我心里气的!我义愤填膺的在环形山的频道里和傲世小白兔说起了大道理!队伍里一个一起做任务的告诉我!“你别说了,她在我好友里,他现在在铁!你说了她也听不见!”我郁闷!之后我好好的反省了自己,想想算了,何必呢,一把匕首给谁不是一样,反正都是用来杀部落!于是我随很多人的心愿不在谩骂!而是专心的练级,杀怪!

离开“战魂骑士团”是因为,会里组织下神庙的时候,我发现组里进了一个人!“盟山莺”!毫无疑问,是牡丹组的,我想事情都过去了,算了!可是见我在队里盟山莺立马退出了!我想何必呢!因为我坏了大家的情绪!于是成人之美!我说“算了我不去了,我做任务去了,嘿嘿!”在给芭芭拉衰哥寄去3组硬甲皮并欣慰的得到他的回信“谢谢”我才觉得!其实我们追求的不正是这样简单的开心么!背上衰哥给我的14格包包!我离开了那个工会!想对以前的兄弟们说些什么,却想算了吧!少了我,大家还是开心的练级,开心的游戏,我其实什么都不是!这不禁又让我想起,钉子的故事!是的,时间可以冲淡许多事情!可是钉子的痕迹却是永远存在了的!

进了新的公会,陌生且难以融合!幻影帝国!和它的名字一样,会里的人充满了骄傲的情绪,一个简单的任务问了10次,连悬赏10G都没人做解!甚至是搭理一句!看着60级的哥哥姐姐们~我这个56级的小盗,是没有资格多说话的,也许是我刚来不久!算啦!多帮助别人!多和大家交流!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冬泉谷!在冰火接任务的时候,看见了会里的“兄弟”,我说“HI”两位大虾~没搭理我,在我身边停留了3秒(估计是在看我一身烂的不行的装备)快马加鞭,飞走了!我一脸尴尬!郁闷的是,在我尴尬的同时,一个部落的盗贼将我放倒在地!哎!做冬泉信史任务的时候!由于一个人搞不定!正在踌躇!一个伟大的圣74出现了,后面跟着他的朋友!我说“等!”他们下马了一帮人很轻快的帮我搞定了3个怪物!我不知道说什么,我激动的说了一句:“你们是我在艾泽拉丝见过最可爱的人!”他淡淡一笑!

魔兽世界是真实的,是残酷的,更是让人迷恋且憧憬的!我真切的希望在艾泽拉丝的大陆上,联盟的兄弟们,能多一些关爱,多一些互助的精神!你只需要花很少的时间就可以换来一个人几乎一天所有的开心。在此向所有帮助过我的兄弟说声谢谢,向所有因为我而不愉快的联盟的兄弟说声对不起!能在一起游戏,那是最简单且真实的幸福不是么?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