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撒满给你的爱...
·魔兽世界: WOW各职业强强...
·魔兽世界: 冷眼看下辱骂...
·魔兽世界: wow爱情宝典
·魔兽世界: 猎人史诗任务...
·魔兽世界: 针对盗贼,另外...
·魔兽世界: 副本中,让我们...
·魔兽世界: 战士1.6版本更...
·魔兽世界: 值得研究的法...
·魔兽世界: 评因为点卡环...
·魔兽世界: 驳杀不死人的...
·魔兽世界: 魅影儿和她在...
·魔兽世界: 小号,我对你...
·魔兽世界: 法师玩家对1.6...
·魔兽世界: 法师PVP注意事...
·魔兽世界: 战场的深渊
·魔兽世界: 大家想过没有...
·魔兽世界: 跳崖自杀(各职...
·魔兽世界: 囡囡,清晨的...
·魔兽世界: 菜鸟法师VS萨...
·魔兽世界: 我,永远,属...
·魔兽世界:毁灭术士与3种职...
·魔兽世界: 驳“牧师裸体...
·魔兽世界: 我的猎人心得-...
·魔兽世界: EQ2与WOW你会...
·魔兽世界: 珍妮眼中的副...
·魔兽世界:五区朵丹尼尔卷G...
·魔兽世界: 原始黑钻石的...
·魔兽世界: 感恩节的感动
·魔兽世界: 部落联盟实力...
·魔兽世界: 法师变羊的实...
·魔兽世界: 联盟术士也不...
·魔兽世界: 六区血羽破晓...
·魔兽世界: 充分发挥冰火...
·昔日战盟,我永远的家
·魔兽世界: 法师,战场上的...
·魔兽世界: 小扇子法师的w...
·魔兽世界: 小D在国外WOW...
·魔兽世界: 9城gm是否在收...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 5区风暴之怒——妖妖传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3-08 21:02:34

 

妖妖传
在艾泽拉斯大陆刚刚形成的时期便已经产生了人类,那个年代是崇尚武力的年代,力量代表着一切,但是以人类一个种族的力量已经再已无法与由兽人、牛头人、亡灵和巨魔族联合起来的部落相抗衡了,作为最新加入人类联盟军团的侏儒矮人向人类透露了一个重要的消息:一个身手敏捷和拥有巨大驯兽能力的种族——暗夜精灵族可以成为我们的盟友。
在白茫茫的厚雪覆盖的山脚下,这里更靠近联盟侏儒的主城——铁炉堡,作为无法撼动的联盟根据地,许多成名的剑客喜欢在此切磋武艺,评论国家大事。在第三十二个前来挑战或被挑战的勇士倒下之后,妖妖大声的喊道:“赫拉哥哥,你真厉害,你控制火元素的能力越来越好了。”赫拉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说:“妖妖,我的魔杖为你而舞动。你不是一直想去我们的新盟友——暗夜精灵族的领地看看么,现在我已经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来保护你了,明天在米希尔港港口就有一班去那的船,我们现在就启程吧”。
妖妖欢快的跟着她心中伟大的赫拉哥哥一起踏上可去精灵族的所在地——黑海岸。船不知道开了多久,妖妖只觉得睡了一天又一天,除了找赫拉练练剑术以外,就整天在呆呆的幻着精灵族一切的轮廓。
这天的天气格外的明媚,妖妖早已被甲板上嘈杂的声音吵醒,赫拉兴奋的冲进来对妖妖说:“我们到了,我们终于到了精灵的所在地了。”
妖妖睁大着眼睛看着这又一个新奇的世界,啊!多美的地方啊,这里的树木参天寰宇,这里的人热情好客,最令她感到惊奇的是,这里的人把凶猛的豹子当作马来骑,害的她想过去摸摸却又不敢。妖妖撒娇的摇了摇赫拉的手臂说:“赫拉哥哥,我们到处玩玩吧。”赫拉禁不住她的哀求,就带着她向森林的深处走去,截然不同的环境让妖妖感觉到一切都是那么的有趣,看见树木就摸,看见动物就追,赫拉只好无赖的跟在她后面。忽然妖妖看见一只熊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这只熊该不会是死的吧!”她一边说着一边就把手伸向那只熊的额头,等到赫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他闭上眼睛不忍看见这一幕,心里默默的祷告着,祷告上天赐予的奇迹。这在这时候,旁边慢慢的显现出一个人来,个子很高,有着长长的耳朵和头发,说起话来总是面带微笑,“你们也太不小心了,凡是这种有着自己名字的不愿意乱跑的怪物,都是大有来头的。”妖妖仔细的打量着这个人,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就是精灵人啊,原来精灵人都是你这样的啊,我刚才还没看清楚,现在看起来比我想像中的要好看多了,喂,你的名字叫什么啊?”“我叫绚舞,今天正好没事出来走走,还好被我及时的看见你们了”绚舞带有几分戏谑的口气,对这个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又活泼好动的小女孩讲。“我叫妖妖,跟赫拉哥哥一起从暴风城出来闯荡天下的,正好遇见你,你正好没事,我们一起结伴而行吧”妖妖自我介绍似的讲。
还没等到他们开口,妖妖就已经骑上了马匹,拉着绚舞嚷嚷着要他带她去玩。“没办法,灰谷那里有间客栈,我先去准备一下房间,这个小丫头就交给你了。”赫拉带着几分无赖的同他们分手。
一路上,绚舞把自己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生对妖妖从头到尾的讲了一遍,妖妖听的心旷神怡,“在这个中立的领土上,不仅有我们的联盟人类生活着,还有一些称之为部落的半人类,就是我们一直对抗的敌人在此游荡,所以我们要千万小心,那些半人类凶悍无比,以喝人血为乐。”就在妖妖听的毛骨悚然的时候,绚舞突然对妖妖大声喊到,“你快沿着路往回跑,快!”。
不容细说,妖妖知道她在这只能拖累他,就策马头也不敢回的往客栈的方向奔去。总算安全的逃回了联盟的据点,“但是绚舞还没回来啊,现在就已经快天黑了,他怎么还没回来?不会没摆脱掉部落的追杀吧,怎么可能,绚舞拥有最高超的隐蔽能力,敌人是不会找到他的啊。但是那些人都那么的凶悍,万一绚舞哥哥被逮着了,怎么办?”每一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都在妖妖的脑海里反复的翻腾着,她站在通往外界的桥上等着,一个小时接着一个小时的过去了,已经再也看不见人在走动了,就连赫拉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她还在等着,月亮斜洒下来的银纱已经转了一百八十度了,寒冷的林风轻轻的吹着她的鬓发,就在她自己都快绝望的时候,一头白色的斑点豹隐隐约约的出现在她的视野,她感觉到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一切都是那么的期待。
不错,就是他,绚舞终于回来了,妖妖哭了,哭的很厉害,扑在绚舞的怀里不愿意再起来了。绚舞没有动,只是静静的抚摸着妖妖的秀发,她的确已经很累了,只是哭了一会,就睡着了,绚舞轻轻的抱起她,把她放在客栈的房间里,守着她直到天明。
在妖妖醒来的时候,旁边已没有了他。找了很久,最终在森林的深处,妖妖看见遍地的熊和狼的尸体,身边只是轻轻一闪,又一头熊倒下去了,绚舞慢慢的显现出来,不等妖妖开口,绚舞就说,“这就是我最近新学会的一招,叫做冷血,练此功的人必须冷血无情,不能有丝毫的儿女私情。”妖妖似乎明白了什么,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杀完了一只熊又在杀另一只熊,只是动作迟缓了下来。
夕阳西下,夜已经很深了。
“她已经哭了一整天了,你去劝劝她吧”赫拉对刚进门的绚舞讲,绚舞犹豫了一会,只是叫店小儿上了一壶酒。赫拉没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走进妖妖的房间,他知道妖妖并没有睡着,但是他又能怎么样,她已经不再需要他了,他是多么的希望她能叫他留下来,然而一切好像都在他的预料之中,她什么话都没说,赫拉留下一封书信就轻轻的带上门出去了。
翌日的朝阳血红一样的惨淡,妖妖一个人呆呆的坐在从黑海岸开返米希尔港的船只上,等待着那个人的身影。船已经开动了,他还没有来,她绝望的甩下一滴眼泪,那滴眼泪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后撒向了大海。
坐下的白色斑点豹被抽的伤痕累累,在银翼森林的深处传出阵阵丝心裂肺的叫喊声,“为什么冷血就必无情,为什么?”
或许是苍天的愚弄,或许是在她的那个时期不应该有爱情的出现,也或许这种爱情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两个军人的身上。出现了也是一个悲剧,一个悲剧只能有一个悲剧应该有的结尾。天还是那么的沉,风也还是那么的寒冷,这本不应该是七月份的天气,却看起来像立冬了,他们都有着自己的使命,为的只是能让七月份的天气看起来能够再像一点,多拥有一点七月份天气应该拥有的气息。


岁月的沧桑变化,妖妖再也不是那个爱哭的小女孩了,战争的冷酷无情,使得她手上的剑再也不会颤抖了。人类有了矮人、侏儒和精灵族的加盟之后,再也不是节节败退了,而是与部落展开了拉锯战,作为战争最为激烈的三大战场:阿拉希盆地、战歌峡谷和奥特兰克山脉,他们在此经历的死亡的次数更是无法统计。
一过去就是五年,五年的时间说长也不长,但是足以改变许多事情,使亲情变成仇恨,也可以使仇恨变成爱情,作为战歌峡谷这个精灵族一直作为天然屏障抗着部落军团的重要战场,正在展开着最为残酷的斗争。据不完全统计:在此部落军团死亡的人数大约为五十三万人;而面对凶悍的兽人的联盟军团也遭受了四十八万人的沉重代价。与此同时,战歌的号角又再一次的吹响了,跟前面的几十次战争一样,部落的汹涌推进,联盟的顽强抵抗,双方又再一次的陷入了拉锯战,好像谁也无法改变这整个局势一样,让人家似乎感觉到结果就应该是这样的一样。忽然部落的军旗被一个是人又是豹,是豹又是熊的带有联盟徽章的人拔起了,但是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在她还没来得及把此光荣的使命传递给队友的手中的时候,血已经染红了她的铠甲,沉重的步伐使她感觉到无法再挪动一步,一切好像都预兆着一件事情——死亡。就在大家准备为这个英雄默哀的时候,一道坚固的防护墙罩在他的身上,又一瞬间,她的伤势渐渐的愈合了,人们欢呼着,没有了军旗的部落士气大跌,被涌出城的联盟士兵逼退到战歌峡谷的最末端。然而这个拥有强大变身能力和另一个娴熟操作着上帝之作的人是谁呢?大家把目光的焦点集中到了她们俩的身上。一道冷酷的声音穿透了嘈杂,这个声音让妖妖觉得是那么的心旷神怡,是那么的期盼,“那个可以变身的人就是长老新派来的大德鲁依——灵舞,她的职业要经受常人所不能经受的痛苦,每次变身成功都要经受骨骼与皮肤上的缩小与扩大的痛苦,而且每当月圆之夜,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变身能力,无限的在熊、豹与人之间幻化,她为自己的职业付出的代价是惨痛的,所以拥有此能力的人少之又少,她应该受大我们的尊重。至于那位看似貌不惊人的矮人,她的名字叫风舞,之所以叫风舞,因为她的行动就像一阵风一样令人难以琢磨,看她手上拿的杖子我们就应该知道此人的份量,联盟军团有如此的英雄相助,我们一定能打败部落军团,重建美好的家园。大家一边欢呼着,一边仔细的瞅了瞅风舞手上拿的那把杖子,识货的人立马就喊了出来:“快看,祈福,是祈福,那就是传说中的——祈福。人群中立刻有了骚动,据说,那是把具有极强魔力的魔杖,只要用它向上天诚心祷告,那个人的愿望就一定能实现,而且更希奇的是,只要人死的不久,灵魂还没有脱离肉体,都能用这把杖子使其死而复生。
就在人们还在议论着这件事情的时候,妖妖走进了灵舞的帐篷。一个拥有豹的灵敏,熊的抗击打能力,而同时又具备了人类的智慧的人,可所谓得尽了上天的宠爱,然而,在此同时,她肯定又承受着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痛苦。妖妖什么也没说,拉着灵舞的手把自己的经历向她诉说了一遍,灵舞没有对妖妖说什么,只是再一次的变成了熊,让妖妖偎依而睡。
远处的森林寂静无声,如今的部落暂时是不会来入侵了。得闲的妖妖和灵舞边走边谈着,向灰谷唯一的联盟据点走去,马蹄再一次的踏上了这座桥,桥还是老模样,一点都没变,只是相聚在这里的人变了。说这是这里唯一的一间客栈还真不假,还未天黑,房间已经住满了。妖妖无赖的对灵舞笑了笑,“看样子今天晚上我又要在你怀里过夜了。”在篝火的映照下,妖妖仔细的观察了尚未变身的灵舞:拥有一张清秀灵气的脸,人类所不能具有的高挑身材,几乎比自己高了两个头,这样的女子绝非世界所能有,上天赐予了她种种恩赐,却又让她承受着无比的痛苦,让她感受到了以前和赫拉哥哥两个人相依为命的感觉,迫不及待的钻进已变身看起来憨厚无比的熊的怀里,再也不想动弹,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夜已深,人已静,篝火旁边的一人一熊形成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然而,如此同时还有两个人夜不能昧,他们不约而同的打开窗户,静静的看着那一人一熊,两个人的眼睛里好像都藏了些什么,却又无法捕捉,打开的窗户又再次的关上了,在门口相遇的绚舞和赫拉手里抱着还存有自己体温的被子,相互笑了笑,把被子盖在那一人一熊的身上后,又轻轻的走了回去。发生的都是那么的快,那么的突然,好像那两床被子从来就在她们的身上一样。
即使是梦,那也是一个很美的梦,没有人愿意去破坏这个梦,就像看见一件艺术品一样,大部分人宁愿把它让给别人,也不愿意让它毁了。游 戏 天 堂 编辑


妖妖字
2006.1.7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