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是生存还是兽...
·魔兽世界: 中庸型战士天...
·魔兽世界: 我的毁灭术士...
·魔兽世界: 我的心依旧在...
·魔兽世界: 希望大家能维...
·魔兽世界: 一个暗牧杀手...
·魔兽世界: 普通法师的PK...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暴笑...
·魔兽世界: 猎人和战士的...
·魔兽世界: 四区埃雷达尔...
·魔兽世界之人妖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真的...
·魔兽世界: 各职业野外实...
·魔兽世界: 圣骑士教条110...
·魔兽世界: 光看萨满吃肉...
·魔兽世界: 真的好伤心
·魔兽世界:盗贼天赋论及PK
·魔兽世界: 盗贼和猎人决...
·魔兽世界:沉默中的爆发-...
·魔兽世界: 面对外挂你能...
·魔兽世界: 暗牧在副本中...
·魔兽世界: 魔兽从古到今...
·魔兽世界: WOW,我曾来过...
·魔兽世界: 驳“格斗之王...
·魔兽世界: 最近爱上WOW
·魔兽世界:说恶魔SS是BUG垃...
·魔兽世界: 新手感受暗夜...
·魔兽世界: 丑陋人生-一...
·魔兽世界: 数数我眼中魔...
·魔兽世界: 4区奥特兰克EV...
·魔兽世界: 战歌漫谈
·魔兽世界: 论LM有感
·魔兽世界: 遥想魔兽手记
·魔兽世界: 牧师在MC中的...
·魔兽世界: 5大圣契的神秘...
·魔兽世界: 另类回复《魔...
·魔兽世界: 去年9月安威玛...
·魔兽世界: 浅谈自己对猎...
·魔兽世界: 我眼中的艾萨...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魔兽世界 >> 

魔兽世界: 关于(打工仔,说拜拜)的真相2区耐普图龙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3-08 21:02:44

 

我就是革命在文中提到的  爆爆骑,文章我看了,事情说的不全面,我来说一下,首先引用一下作者的文章:
    


在第二、三、四次的MC过程中,工会开始陆续缺人。每次几乎都是以35人左右开始,30人左右结束。刚刚经过整顿的工会秩序还没能经过1个月的考验。在第四次MC活动中,“我会阴招”在大家刚进MC还没有正式开始活动的时候,脱光了衣服再次表演了恶意引怪。他的表演获得了成功,MC门口尸横遍野。这个时候正是MC高峰期,MC入口处LM云集,很多人是死了许多次,靠拖尸拖进来的,装备耐久在活动开始前就已经损失了相当多……而在刚刚进入 MC后喘息未定,又遭遇了自己人的恶意表演。先不说修装备要花多少钱,单就目前的装备持久来看,能否坚持到大部队的第一次机器人集中修理就很成问题。恶意的表演影响到了MC的进程,小队频道内开始有人发牢骚,但始终没有人在团队频道或者工会频道里抗议。“我会阴招”对于自己的表演十分满意,复活后哈哈大笑,会里的牧师“救尸主”也阿谀着凑趣,两人在团队频道里嬉笑打闹,用10多人的死亡换来了他们一时的快乐……没有工会官员出面指责这件事。我的坏脾气发作了。我提出要对这种行为进行惩罚,并且表明自己的态度不是开玩笑,是严肃的。随之而来的是“我会阴招”的破口大骂和全体工会成员的集体失语。我软弱的还击,招来了工会官员的警告:谁再说,就扣谁DKP……各打50大板的政策,无论是非。屏蔽他吧,我不再开口。过5分钟后,解除屏蔽,发现这位盗贼依然骂兴不减……

随后,会里的一位MC1团的SS“血魔之契约”姗姗来迟,密我的第一句话就是:“今天出了恶魔腰带和手套,你让我吧。”这句话的提出是有背景的。当时MC1团有4个SS,血魔之契约、爆爆骑、魔灵悲歌和我。恶魔套装方面,魔灵悲歌和爆爆骑都只差一件衣服,而血魔之契约则差手套、手腕和腰带。我只有手腕。我参加1团第一次MC活动时,血魔之契约就密过我,说他只要手腕、手套和腰带,其他的都让我。同时警告我说:如果抬分的话,你是抬不过我的,只有你自己吃亏……很明显的威胁。在我尚未答复期间,爆爆骑又密我,跟我说他和魔灵悲歌只差衣服了,让我出了衣服先让他们,除了其他的恶魔套,他们也不跟我抢,同时提出了跟血魔之契约相似的警告。注意,他们说的只限于恶魔套,不包括饰品、副手、项链和武器等……我并不傻,知道这完全是一个不平等条约。说穿了,其实就是让我在他们装备都齐了的情况下才能拍自己的装备。即:只有他们不需要的装备,我才有拍的权利。他们美其名曰的“让”,其实是想把我当孩子糊弄。那叫让么?你有了恶魔肩膀,难道你还会再出分去拍恶魔肩膀吗?恐怕让你出分你都不肯吧!拍回去干吗呢?丢商店?那不是让。虽然如此,我还是答应了,因为我知道,我没有能力与他们计较抗衡。我答应后,他们很开心。爆爆骑又跟我说了很多话,说1团的SS很团结,一向就是这个传统云云,有了装备都是互相推让的……然后他和魔灵悲歌又在我们开的1团SS专用频道里商量,说两人都没衣服,出了衣服的话,两个人就ROLL,谁的点大,谁就用最低分拍到衣服……貌似推让的理论只适用于我吧,对他们两个称兄道弟的“好朋友”而言,是用“ROLL”来体现友谊和素质的,无须推让。于是我提出来,我说如果出了大家都需要的东西,譬如衣服、腰带、手套,我也参加ROLL吧,谁ROLL赢了谁用最低分拍,既公平,又不恶意抬分造成内耗……结果3个异口同声的反对,异口同声的警告我,抬分的话,对我是不利的……我郁闷的被迫接受。在第二次黑龙MM过程中,只有我和“血魔之契约”参加了。当时我又很幼稚的提了一个看法。我说你们3个都有恶魔头了,我却还是只有鬼雾头。在恶魔套上,我优先让你们拿,那么现在按照“推让”的原则和“最需求者优先”的原则,如果在我出恶魔头之前出了复仇头,就让我先拿吧,如果在出复仇头之前我已经拿到了恶魔头,那么出了复仇头,我还是让你们优先……结果“血魔之契约”当即表示反对。当时我也很郁闷,我说,你们上次对我提出的建议其实对我很不公平,其实谁都不傻,都知道那是我的一种单方面让步,单方面牺牲。难道你们就是这样表现你们的团结的么?难道你们就只要索取,就一点不肯付出么?契约辩解了一会儿,理由无非仍然是“抬分对你不利”云云,很难再有新意,谈到最后,可能自己也觉得理亏乏味吧,就同意说如果这一次出复仇,那么就让我。但仅限于一次……我无语。我很想说,对于恶魔手套、衣服和腰带,我们都需要的装备,我也只让你们一次吧……但我没说。那次没出复仇头,我们的契约过期作废。

然后在我离开TOPS的最后一次MC中,也就是在跟“我会阴招”发生言语冲突的那次MC中,“血魔之契约”又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当时我心情很差,我坦白了我所有真实的想法。我跟他说,不要当我小孩子,其实我只是不想说出你们提出的这套方案的卑鄙来而已,如果说出来,大家都没趣。你们的这套方案,其实你们没有做出任何让步,只是我单方面牺牲,就是让我在你们所有的恶魔套都齐了之后,我才能拿恶魔套……你们所谓的“让”,其实并非“让”,谁会傻到去花DKP拍自己已经有的拾取绑定装备呢?我提议说有两个方案:一是在上次黑龙MM过程中说的,如果我在复仇头出之前拿到恶魔头,复仇头我就让他们3个都拿了之后我最后拿;如果先出了复仇头,而我还没有拿到恶魔头,那么按照“最需求优先”的原则,我先拿复仇头,因为他们3个都有恶魔头了;第二个方案就是出了大家都需要的装备,大家一起ROLL,谁赢了,谁用最低分拍……“血魔之契约”听了之后很不冷静,直接说你不怕抬分抬死你,大家就一起抬……谁怕谁云云;爆爆骑密我,又继续阐述他们“推让”的优秀传统;我在心情十分恶劣的情况下,拒绝了他们的“推让”理论,坚持自己的方案最公平,要他们2选1。结果3人集体翻脸。爆爆骑很无赖的说自己的恶魔腿不小心被他卖NPC了,出了恶魔腿他也要出分。我观察他的装备,发现刚刚还在的恶魔腿果然已经换上了荣誉装……其实,如果那天不是在我心情如此恶劣的情况下他们再次想确认他们的方案的有效性,我是不会主动再提出疑义的,或者也就默许了他们的不平等条约了……但他们提出来了,我钻牛角尖的坏脾气就在那一刻爆发了……我刻意的追求公平,实际上,TOPS里并不存在公平,大部分的虚拟工会里都不存在公平……游 戏 天 堂编 辑


 


  以上是引用,首先说一下,我们1团从开荒起,1团术士分别是 我(爆爆骑),魔灵悲歌,地狱巴赫,血魔之契约,4个人,从工会第一次MC一直到  以革命的名义  加入1团止,让以革命的名义加入1团,是因为地狱巴赫因为现实中的事情,过年回家看他母亲请假2个月,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1团SS一直是我们4个,我们当时从第2次MC以后4个人就商量好了SS的MC分配制度,每次进入副本前,每个人说出自己所没有的装备,每人说出两件最想要得,如果有冲突,比如,A有衣服,裤子,鞋子,腰带,想要手套和头,B有手腕和肩膀也想要,手套和头,那嬷B要把手套和头让给A,B拿衣服,裤子,鞋子,腰带,也就是说让大家所拿的装备都岔开,都以最少的分数拿到本职业的套装,如果都2人装备相同,所缺的也相同,那末
就roll决定。(工会规定,每人最多可以负10分,分数负10后,不允许拾取任何装备,直至本次活动结束,本次活动的分数只在活动结束后生效)

     那天的情况是,我和魔灵悲歌是差衣服,所以我们两个roll衣服,血魔之契约是差衣服,手套,腰带,以革命的名义只有护腕,这就是当时的情况,所以我们根据我们原来一直执行了4个月的约定和他说了,没想到他不同意,还说我们欺负他,如果按照我们的原则以当时的情况按最理想的状态每个boss都出恶魔之心来看,我和悲歌其中有一个人可以拿到衣服,血魔之契约拿到手套,腰带,以革命的名义可以拿到头,裤子,肩膀,鞋子,我只想问大家一句话,一次MC都以最低分拿到头,裤子,肩膀,鞋子,我们有没有亏待他,他这一次活动有没有白来。据我了解,很多工会都是沿用,职业套装本职业分数最高的人以底分拾取,我们服的两大工会,杀戮军团,战死街头都是这样的分配制度,那末以这样的分配制度,以革命的名义还是拿不到手套和腰带,这样和那样是不是一样,再说我们会,职业套装可以出分拿,如果出分的话,他当时的分数是80左右,血魔之契约150分左右,我和悲歌200左右,如果出分拿谁吃亏?假设老1出了手套,血魔之契约是志在必得,肯定要出80以上,那末革命如果想拿就要出全部分,那他的分数就一下清空,后面如果再出装备他就不能再拿,就算是我们都有的也一样(工会制度,裤子底分15,其他10分,如果分数为0,本次活动将不得在拾取任何装备)说白了,如果按照处分制度,他这一次活动只能拿到一个手套,其他的装备要嬷分解,作为工会材料,要嬷给愿意出底分拾取的人。这样与我们私下定下的协议相比,哪个合适,哪个不合适,相信大家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们SS之所以划定上面的分配协议,不是无理取闹,也不是头脑一热就想出来的,是4个人经过4天的讨论才得出的对大家都有好处的分配协议,尽量都在职业套装上少花分,留下分数去拍那些例如,碧空,统驭,短暂,法术能量戒等等这些装备上,但是当天经我对其百般解释,他已经认定了我们是在欺负他,是在骗他,我当时真的是无奈了,怎末就和他说不通呢??期间他谈到了和血魔之契约rool决定手套与腰带的归属问题,我坚决反对,道理很简单,如果他roll胜利,那末血魔这次只有白打工,他却可以得到拿5件装备机会,这样对于血魔之契约是否公平,我不说大家去评论。

    我只想说一句:请多考虑别人的感受,你没义务给别人打工,别人同样没义务给你打工,一次活动拿3件装备真的不少,没人想玩你,也没人把你当农民,是你自己心胸太狭隘,再说别人自私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是否自私,你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

    当时由于对他说不通此事,所以我很气愤,咋就不能谦让一下呢?就真的那末急功近利?我和悲歌的7件恶魔之心是通过4个月的努力才达到的。裤子我却实拿过,但是被我卖了,原因很简单伤害太少,我先在穿的是军团士兵的裤子和衣服,2件套装+23伤害效果,我本打算是拿到衣服以后,在出裤子,大家都有了裤子以后,在拿一件,在穿齐T1套装,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所以当时我和他说,出了裤子我抬分拿,我并没有去MC带2套装备的习惯,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一直就是穿荣誉装的衣服和裤子,并不存在在和他谈蹦了的情况下在换装备,而且我也没得换,因为裤子在我荣誉达到军团士兵的那一天,被我卖了如果我真的带了2套装备,恶意的想让他一件都拿不到,那末我换的装备就不只是一条裤子,荣誉T1装我都可以穿(现在军衔掉了),没必要只换一个。后来出了恶魔之心肩膀,我们3各一商量,算了,让他以20分的价格拿到了,如果我们真的想恶意抬分换装备,我们会让他以20分得低价拿到肩膀吗?    再说说会里,的确会内的纪律松散,这点我也不满,需要严肃整顿,但是,革命同志,纪律松散和别人的母亲有啥关系??在我会阴招引了怪导致灭团后,以革命的名义的第一句话就是,我XX你妈X。我只想说一句,这样骂人谁都接受不了,母亲是伟大的,不容亵渎的,换作谁都要和你大战300回合口水战这就不难解释阴招后来对你的破口大骂,我们也骂他,骂他SB,混蛋,为啥他不骂我们,而骂你,你又想过没有,我们现实中都不认识,会长P是移居美国的华裔,小鸭丑是副会长,是在澳洲留学的学生,他们年轻,管理经验不足,管理松懈,纪律不严明,这是事实我也不用否认,但是,并不是你所说的现实中的小集体,而且1团成员90%都是上班族,要不MC时间也不会定在周6上午11点。
 
    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各位看关子有公论,我这样做到底对还是不对希望你自己在想想,一个以来到工会就能参加FARM MC的同志请你想想,你的做法会对一个使用大量精力经过无数次扑街跑尸体开荒的老团员,产生怎样的心理影响,将心比心,请换位思考。谢谢!
                                                    


 


2区耐普图隆Topers 1团SS 爆爆骑  敬上!!


也许我真的错了,我就错在当初不应该提出什莫协议,如果一直抬分拿就好了,管什莫闲事呢?自己有装备不就得了,哎~~!!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