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昨夜的wow一梦...
·魔兽世界: 我的心情故事...
·魔兽世界: 爱魔兽,爱老...
·魔兽世界: 救赎,以德鲁...
·魔兽世界: 绯红--血之红...
·魔兽世界: 高尚的职业--...
·魔兽世界: 一个当老大的...
·魔兽世界: 一点落魄的心...
·魔兽世界: 都是魔兽惹的...
·魔兽世界: 聊聊大家还在...
·魔兽世界: 梦开始的地方...
·魔兽世界: 爱恨交织的WOW...
·魔兽世界: 惜缘wow的玩家...
·魔兽世界: 求婚记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魔兽世界: 老婆,我答应和...
·魔兽世界: 阿Q骑士的快乐...
·魔兽世界: 我和魔兽抢宝...
·魔兽世界: 一只牛比的青...
·魔兽世界: 翼想天开-人妖...
·魔兽世界: 一个暗夜MM跟...
·魔兽世界: 守护之剑的委...
·魔兽世界: 猪猪的爱
·魔兽世界: 在一区孤独地...
·魔兽世界: 魔兽生活之懵...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的经...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生化回顾 
·魔兽世界: 曾经的天空
·魔兽世界: 为什么?是亡灵...
·暴风雨中的回忆 
·龙的传人(精彩)
·魔兽世界: 观“凡人,…...
·完美任务
·帝国时代之白马啸西风
·金庸群侠广告篇
·魔兽世界: 不做你的女人
·《幽游白书》同人:死斗(...
·魔兽世界: 永远到底有多...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断章――纸纸的WOW手记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3-23 09:07:48

 

作者:纸鸢
难得起得很早。有WOW的日子,总是很忙碌,匆促地穿梭于生活和游戏。
忽然就醒了,推开窗,清凉的空气沁脾而来,是久违的舒爽。
夜间一阵急雨,空气湿漉漉的,草尖叶心湿漉漉的,院子里滴水观音叶子上蓄满了水珠,“滴答”“滴答”往下坠。城市上空居然盘旋有清脆的鸟鸣。记起来,7月7日,是我喜欢的数字,这一天的凌晨零点三十分,我终于完成了第一个心愿,终于35级了。游 戏 天堂 编辑
于是心境也澄净起来,忽然想记录一些零星的片断,尽管以前刻意不去记忆,为的是能够自然地忘却。

一、初识
聊天是我的爱好,灌水是我的特长,但是对于网络游戏,我却接触得很少。WOW是我接触的第一个3D游戏,介入它是受了朋友的蛊惑。或许还有少许的赌气,呵呵。
总是记得河狸语重心长滴教诲:纸纸,你要学会走路呀。刚刚来到艾泽拉斯大陆的我,确实是连走路都跌跌撞撞的。总是去撞墙,“不慎”落水是日常功课,从山上、楼上掉下来摔成重伤屡见不鲜。
懒惰的我不肯去查阅资料,然而什么都是新鲜的,什么又都是棘手的,于是河狸成了一本《百科全书》,记得他带我走出幽暗城,一边走一边恶补我的魔兽常识,足足走了三个小时,也开了三个小时滴讲座,才开出了幽暗的城门。
可怜的河狸,只要我一上线他就失去自由,并且经常被我闹出的许多笑话噎得苦笑。他是我见过的在游戏中最有耐心的人,在我进入魔兽最艰难的日子,幸亏有他。可惜正式收费后,远在加拿大的河狸因为实在太卡的缘故,上线渐渐少了,我少了一个随时可以理直气壮心安理得去骚扰去依赖的人,伤心啊。。。=。=
其实当初带我确实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那时候米换机器,卡到米脾气。周周用猎人小号带我,是这样对我说的:你坐路边,只管聊天就好。我当真坐下来,然后周周把怪引到我身边来,打死,让我分经验。真是感觉自己的软弱是一种拖累。盘腿坐着,抱着膝盖。发呆,发呆,感动中发呆。后来经常有工会的人看见我在路边发呆,其实发呆也是我滴爱好之一。。
当时被我抓壮丁的还有菩萨和小猪、水月,带我让你们知道了“不厌其烦”滴真谛了吧?嘻嘻。。

二、迷路
聊天频道中经常可以看见这样的对话:“纸纸,在干什么呀?”
“迷路ING。”
路盲纸纸已经不以路盲为耻了,习惯了就适应了,哈哈。
更何况我在生活中也是路盲,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小城,也经常迷了路。(惭愧ING)
最怕的是幽暗城,到今天也米能彻底琢磨清楚它的结构。在这迷宫里,一不小心就会掉进暗绿色的水里,上岸后感觉自己身上一层油腻的皮肤,怎么都冲刷不去的不快。
有一次一个10级的新手在小巷子里拦住我,叫我JJ,说迷路了,于是我叫他跟随我(跟随,这是WOW里我最爱的一个技能。=。=)我带他出去,当时心里真是有点七上八下,害怕英雄漏了馅成了草包。天可怜见,居然让我找到了出门的路,而且发现居然有比我更菜的人,电梯来来回回N次不敢坐,真是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起来了。亡灵一下子长成牛头样了。
有一次在千针石林练级,那座高高的山上,一直一直找不到下山的路,一直一直着急着,后来眼睛一闭,硬着心从山上跳了下来。死了――找到路了。原来死亡倒真是一条捷径。
还有一次是在雷霆崖下面,我找不到电梯,转了两个小时,绝望了,远处是山,近处是山,陡的,不近人情的,梗在路上。正好一个朋友M我,于是请了他千里迢迢跑过来,接我。当我的朋友实在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我喜欢炉石,随时随地,给我一种安稳的感觉,在我需要的时候,送我回家,可是我讨厌它的一小时冷却时间。这一个小时,让家变得生疏而遥远起来。

三、风景
我喜欢水,一鸿碧波,清清浅浅。WOW里的水各有千秋,记得一次出远门,在人类的领地看见一条急急的瀑布,白色的水,旁若无人地直冲而下,第一反映是跳进去,藏起来。
哀嚎处在甜水绿洲,风景奇佳,有《鸟鸣涧》的意境。可是当时级低的时候忙着冲级,无瑕领略,现在级依旧低,却也很少去那里。常常回想起来,会有刹那的楞神,真是名如其地的好地方,何况门口的小河专出变异鱼,呵呵。
喜欢游泳的感觉,带着魅魔,在水底滑行,水草摇曳,小鱼雀跃,水清如画,心地澄澈。我喜欢关于美人鱼的一切,可惜我至今看见的鱼人都不甚美丽,这样也好,真是美了,就没有下手赚取经验的勇气了,呵呵。
很喜欢坐在蝙蝠上接近城市的片刻。青山隐隐,若隐若现,渐渐近了,轮廓清晰起来,是一副淡墨渲染的山水画。特别是在一轮大月亮底下,一种宁静的美丽。
去过的副本中最喜欢的是黑暗深渊,楼梯向下的转角是一盏一盏的宝石灯,氤氲着雾气,仿佛一面镜子,灯光却又迷离。楼梯的尽头是水,满满一池,路在水下。即使是做任务,也是叫你采集宝石。大块的水晶放在包袱里,似乎也照亮了心情。
血色里面有喷泉,第一次去的时候大惊小怪,跳进去引了若干怪。=。=
喜欢发现新地方,喜欢发现废弃的城堡和废墟,喜欢不停地走进童话中――如果有人告诉我那童话的情节,我想我愿意沉迷。喜欢在一个新地方,顾自放着焰火――如果那时候只有我在,那焰火是我一个人的舞蹈。

四、眼泪
游戏不是事业,只是一种娱乐,没必要倾注太多,我总是这样地对自己说。可是大抵脆弱一些的时候,总是不能够用劝慰别人的话安静住自己。生活中我一直追求一种淡泊快乐的心境,努力一笑解千愁,游戏中也这样尝试。可是我发现,终究做不到。
游戏中流过两次眼泪。在同一天。其实是很小的事情,现在想想,都觉得自己太过情绪化了。呵呵。
那天下午想去副本,才33级,想去剃刀高地做任务。因为之前有朋友带我去过的,感觉并不是很难。(一般我下副本都是充当拉拉队员,米有人对我消灭怪物抱有希望。菜鸟菜出名来了。=。=)
看见工会里有人在喊下高地,便M了问我可不可以去。对方发来邀请组我,我加入了。两秒钟的沉默,小组中另外一个同工会的人很简短的两个字:T他。我心一沉,急急地打字:别T,我自己退。话音刚落,屏幕上现出一行字:你已被移出队伍。很决绝的一行字,冷,像刀锋。前后的过程,不过半分钟。没有任何理由,却是心知肚明的理由;米有任何铺垫,干脆利落的拒绝。
我翻开聊天纪录,看前面自己打的一行字:别T,我自己退。我是想,死也要死得有尊严一点啊。想笑一笑,心却一直一直跌落下去,直到雾气弥漫眼眶。
对自己笑一笑,游戏而已,以等级论英雄,我级别确实低了,去了是拖累。何必在意?只是,解释一句,那么难么?
于是出发去藏宝海湾。
五分钟后,行会另一个人M我,问我去不去高地。心中重新燃起希望:去啊去啊,我去。于是组队。
进了队伍,发现已经有四个人了。
我已经到棘齿城了,于是拼命回头往十字路口跑。跑了片刻,发现队伍中似乎有冷冷的硝烟:有人在说:把队长给我。M我的行会朋友说:不给。又有人说:这里有高等级的战士,我来组他,队长给我。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瞬间看见队长移人,吸取刚才的教训,我拼命打字:别T,我自己退。字未完,又是一行字:你已被移出队伍。这次更好,一个冰冷的招呼都没有。我停下脚步,泪水决堤。
咬紧牙齿,告诉自己:游戏而已,游戏而已,心态要好,游戏是来快乐,不是是来气苦。终究与事无补。
现在记起这件事,不由哑然失笑。或者是跟当时的心境有关吧,正好雪上加霜。呵呵。
事实上玩游戏的欢笑多于不快乐,朋友是一个游戏继续的理由。除了凑巧出现在半个小时之内的这两件事情之外,很多朋友都纵容着我。这件事情这么牢固地粘贴在记忆里,或者正是因为遇见得少吧,呵呵。
我告诫自己,以后的游戏,我只能快乐,不要忧郁。

五、死亡
菜鸟的死亡指数自然是高涨的。
最蒙胧的一次死亡是在水里,我看着自己的呼吸条慢慢减弱,身边鱼儿缠绕,水碧沙明,实在是一种慵懒的感觉,只是安静地站在水底。于是溺毙,可是溺死也是那么快乐的一件事情。看见自己的亡魂踩着水面奔向尸体,想像着一路“踢踢踏踏”的踢水声。
最惨烈的死亡是在屠杀蓝龙掉线后,我去看热闹,正自好整以暇,掉线了,蓝龙不见了,大部队离开后,怪物卷土重来,一个有我几百倍那么大的大块头石头人跟我有仇似的,盯牢我不放。它抬起他那巨灵大脚掌,一脚就把我踩趴在地上,然后耀武扬威地在我身上踩来踩去,踩来踩去,散步似的,散得我哭笑不得。我复活正虚弱地摇摇晃晃站起来,它又不紧不慢地来了,继续“啪”地一脚,我又呜呼了,气得我咬牙切齿的。大块头刚被英雄除去,旷野里只剩下我们这一组人后,LM集体来了,于是又壮烈了N次。。。那天晚上死得稀里哗啦的,估计可以破工会纪录了,呵呵。后来有人遇见我居然告诉我:那天你惨死的照片我还留着呢。=。=
最难忘的死亡是别人的死亡。那次在棘齿城,有个低等级的矮人LM热情地跟我打招呼。我反映过来后也跟他问好。正用手势语交谈得不亦乐乎,过来一个高等级的BL,一言不发挥动大刀砍过去,我急叫:别杀,别杀!然而矮人已经倒地。我看着,心里比自己挂了还难受。一会,矮人复活,慌慌张张跳上去藏宝的船,跑了。。。看着船渐渐离去,心中怅然。


还有许许多多要记录的,比如那些余音绕梁的名字,比如那些美丽的衣裳和首饰,比如行会频道里的聊天,比如对于不同种族女性的外形评价,等等等等,可是不经意看来,洋洋洒洒竟是一大堆密密的文字。我竟是太罗嗦了,也是累了。
昨天拼命冲级到35,就是听说35可以学大师级别的裁缝,所以从28开始我咬着牙冲级,可有更多人告诉我40级才可以学习,所以心里正忐忑不安着。
我伟大的理想,就是裁缝能够早点满级,可以做美丽的礼服,可以以微薄的力量予别人以小小的帮助,我曾经鼓励行会里的人,每天换干净漂亮的衬衫(游戏里的,哈哈)来WOW上班。。。呵呵。
现在,暂时收笔,去游戏里看看能不能收获惊喜。。
剩下的,下次再记吧。。
如果也能有这么一个清凉的天气,有这么一段空白的时间。能有这么自言自语,自说自话的心情。:)

PS:朋友是继续游戏的理由。谢谢游戏里那些老是被我抓壮丁的同志们,很多很多热心地指引我一步步走近WOW的人,我一直想予以我可以的帮助,然而力不从心,只能在这里一并谢过了。有你们是我的幸福,你们有我是你们的噩梦。对我的宽容就是对你们自己滴仁慈。
(庸俗滴收梢。=。=)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