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我家小女初成...
·魔兽世界: 可曾记得爱?...
·魔兽世界: 翼想天开-人妖...
·魔兽世界: 当花瓣凋零时
·魔兽世界: 三区红龙女王...
·魔兽世界: 定格在wow里的...
·魔兽世界: 鸟背上的爱情
·魔兽世界: 联盟某暗夜猎...
·魔兽世界: 六区龙骨平原P...
·魔兽世界: 游戏出轨——...
·魔兽世界: 坚决对抢装备...
·魔兽世界: 悲哀结束
·魔兽世界: 爱上WOW的第一...
·魔兽世界: 一点落魄的心...
·魔兽世界: 有感[爸爸,对...
·魔兽世界: 小护士冰凉可...
·魔兽世界: 爱,直至成伤
·魔兽世界: 忆我的魔兽世...
·魔兽世界: 我的心情故事...
·魔兽世界: 我在艾泽拉斯...
·魔兽世界: 一个站在魔兽...
·魔兽世界: 后悔了
·魔兽世界: 4区提瑞斯法的...
·魔兽世界: 如果有来生[转...
·魔兽世界: 爱魔兽,爱老...
·魔兽世界: 最后的骑士
·魔兽世界: 战女与魔兽
·魔兽世界: 无奈的光明使...
·魔兽世界: 当梦挥散时..
·爱情童话(上)
·一个八十年代的故事
·魔兽世界: 爱魔兽,爱老...
·被杀(UO世界)
·机器猫-营救野比敢死队
·*M*队的妹妹杀猪记
·我的千年爱恋
·魔兽世界: 再见艾泽拉斯,...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之生...
·三顾茅庐(笑叹三国)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奥格瑞玛月亮可有阴晴圆缺?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4-11 09:06:38

 

第一次来到奥格瑞玛,是从飞船上跳下来的。因为机器卡,384M,在野外还好,到了城里,或者坐飞艇就卡了。在飞艇上坐了两个来回,都只是看到一张黄黄的大地图,没能下船,弄得带我去的工会老大郁闷至死。结果第三回往奥格瑞玛飞去时,从上船时就坐在下船的口子上,打定了主意,如果到了就直接往外面冲。结果等到地图收起,发现飞船已经发动在回去的路上。极少生气的我一时无名火起,想今天死也要死在这里,于是一纵身就从半空中跳了下来,一跤摔在了奥格瑞玛松软的黄土地上。虽然啊地一声过后,当场去了半条命,然而亡灵小牧我大难不死,一路颠颠地跟在工会老大的PP后面,踏上了通往十字路口的大道。捧着炉石和旅店老板报了下到之后,便告别了丧钟镇终年不散的沉沉暮?\,生活中从此有了阳光。

还是不善于和人交流,试过几次组队,然而别人有别人的节奏,我又是个事事小心不愿麻烦人的,于是我过着形单影只的生活。做任务、练级,进度都挺慢的。然而一个游戏,是丰富我充实我和快乐我的,升级不应该成为压力,既然一个人的日子目前还止还不错,那就且过着吧。
游戏 天堂 编 辑
施施然地打怪,累了坐下来喝点清凉的泉水,看看风景,奥格瑞玛的天气总的来说还算不错。偶尔有几只生病的小鹿歪歪倒倒地跑过,总是令人顿生怜爱之意。皮粗肉厚的驼鸟不喜欢惹事,我打了它,它才会狠狠啄我,而且老追着我不放。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它们个性写照。它们性格沉静,然而有时候也有点迂腐,比如它们不喜欢越界。如果我仓皇逃窜时,如果跑过中间那条小路,它们大多就不会追来。

然而我们的较量是文明的,武侠小说中有文斗武斗之分,我们属于前者。在奥格瑞玛的茫茫四野中,纤细的女牧师和庞大的非洲鸟面对面站着,我先放一个惩击,然后它啄我一口。然后我又放一个惩击,然后又是轮到它进攻。丝毫不乱了次序。所谓君子之争也。就连狮子也一样的。不是张开血盆大口扑将上来乱吼乱咬那样,而是你放一个惩击,它就用爪子挠你下,再放一个惩击,再挠你下。一下一下。呵。极尽温文尔雅之能事。有时候打着打着,忍不住就在现实中微微地笑起来。虽然我操作不好,有时有伤亡发生,然而我依然认为练级打怪是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也有伤脑筋的时候。那些在树下乘凉的狮子总是三五成群。于是我就像<兵临城下>中的狙击手一般,静静等待其中的某一只狮子踱着方步慢慢过来,然后放一个9,再放一个8,再放一个4,再开始一下一下地按2。9是什么我忘了,总之是暗影伤害挺厉害的,会让它去很多血,8是持续去血的,4是我的防弹衣,一个金色的蛋蛋,2是惩击。目前我会的操作大致是这样。形势不好时就放一个3,是次级治疗,能加满血。只是有时我对形势估计错误,有时打一个等级比我高一点的怪,算好了差不多快没血时铁定可以搞定那怪,心想拼了。坚强地顶着头上那最后一丝血,侧过身呼呼地放出最后致命一击~~然而,此时怪怪的头上得意洋洋地现出两个狰狞大字:抵~~~抗~~于是承受致命一击的变成了亡灵小牧,而奥格瑞玛大陆上则倾刻间多了一桩无人理睬的命案。

对于好奇心超重的我,那个黄色感叹号自有它的非凡魔力。就像一份包装严密的神秘礼物。最初时,见了黄色感叹号就象饿虎扑食般抢上前,然后那个杯杯里越放越多,一时也不晓得怎样去消化。看地图,找攻略,WOW里的NPC浩如星海,而且名字都那么类似。消消停停地打,在生与死之间忙忙碌碌。直到某一天组了一个玩家,问我要做什么任务。我侧过身子,打开那个黄色的杯杯,从上到下细看了看,发现非一个多字不能形容。于是眼睛不觉有些发花,自信指数也微微地往下降了一降,镇定地把杯杯重新盖盖好再放回去,很大方地说,先做你的吧。于是大家同去。可是结果我发现我的屏幕上有显示黄色字体:XXXX,1/12。呵。这才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第一次卖亚麻布,6个银币卖了人家3组,喜孜孜地跟朋友谈起开张大吉云云,朋友一笑,告诉我,一般是50个银币2组。气恨难消的我,第二次卖给一个高等级玩家时,恶从胆边生,硬是要了51个银币2组,对方一笑,不与小小的我计较,而屏幕外的我,早已心花怒放,喜笑颜开;

10级的时候拜一个60级的GG所赐,送了我一条鱼竿并教会了我钓鱼,从一条也抓不上来,到每条都可以抓上来,我一直很珍惜自己钓上来的每条鱼,直到后来到了十字路口,包包里都还放着那些新鲜的泥鳅、病怏怏的鱼、美味的小鲈鱼……有一次和人组队打半人马,包包里满了,那个GG好象知道女生包包里经常会有一些没用的东东捏着不肯扔的,果断地对我说,把你包里的什么垃圾给我点,空点位子出来。我又感激又抱歉,挑了半天,小心地放了一条“病怏怏的鱼”放到交易框里面去,GG不能在游戏里翻倒在地上口吐白沫,可是他确实有半天没有想和我说话的欲望;

很早就被告知朋友给我寄了一封信,可是N天过去,在包裹里找了无数遍也没有看到有信的影子,问了朋友也不得要领,直到在幽暗城不经意间发现了一个邮筒,看到了那封信和随信附上的两个12格的红色魔纹包包,才知道寄信是怎么回事,兴奋得意之情无可名状,在邮筒前停留了至少半个小时,将信打开放回,打开放回,信中寥寥数字,被我浏览无数遍后至今仍可倒背如流,说:“给你两个红色的包包,比别人的PP哦。”于是我郑重其事地回了一封长达近百字的回信给他,为表示礼尚往来还附上两个银币(当时我大约七级的样子),并隆重署上姓名与日期,方才心满意足地揣着信与包包离开……

跌跌撞撞到现在,亡灵小牧已经23级,我的机器也为了这个游戏加到了768M,游戏里的社交情况比以前好了一些,认地图也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但性格的缘故,大多数时候我依然独来独往。下过几次副本,操作不算太好,但是无论是否有所建树,大家批评如何,作为一名保姆我认为自己是兢兢业业的。我仍不太知道天赋怎么加比较合理,也不太钻研哪种打法比较省蓝,至今仍没有完全记住键盘上所有的快捷键,我从来都不是高明的玩家。然而也许只有当以上的点点滴滴对我变得重要,而升级、装备、金钱与荣耀退至次要位置时,WOW才显得如此温存平和,与我敏感的情绪相得益彰。不过听说杀戮终究会到来?不晓得是不是每个玩家都必须面临杀戮与被杀戮,我相信WOW里没有世外桃源,因为有人就有江湖,但是我更相信WOW想告诉人们的,并不仅仅是这些……

由于白天要上班,下班才能上线,于是当我出现在奥格瑞玛时,总是肃杀的日落时分。我在苍茫暮色中奔跑,跳跃时袍子展开象一只鸟儿。远处的山脉与近处的树木一点一点地显现。这片土地在此刻显得分外荒凉。不经意间,天就黑了,变成暗蓝色,有星星点缀其间,有时可以看见月亮,圆圆的,很大一个。我坐在地上,喝着清凉的泉水,看着月亮。你说,WOW会不会给它设置阴晴圆缺呢?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