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聊聊大家还在...
·魔兽世界: 随便说说
·魔兽世界: 断章――纸纸...
·魔兽世界: 曾经的天空
·魔兽世界: 凄凉的月亮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之生...
·魔兽世界: 爱魔兽,爱老...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受了...
·魔兽世界: 魔兽可以令我...
·魔兽世界: 没有你我好孤...
·魔兽世界: 你们都被骗了
·魔兽世界: 少林寺里的小...
·魔兽世界: 一点落魄的心...
·魔兽世界: 我会回来-暗影...
·魔兽世界: 美服代练一月
·魔兽世界: 血环之行会篇
·魔兽世界: “尘归尘-土归...
·魔兽世界: 给盗贼和外挂...
·魔兽世界: 给一个猪头(...
·魔兽世界: 救赎,以德鲁...
·魔兽世界: 当杀戮终于到...
·魔兽世界: 写给我远去的...
·魔兽世界: 一个让我郁闷...
·魔兽世界: 盗贼与法师
·魔兽世界: 惜缘wow的玩家...
·魔兽世界: 我的搞笑路痴...
·魔兽世界: 菜鸟小德和她...
·孔雀王之追儺
·金庸的名花倾国(女子)与...
·魔兽世界: 路边的野花用...
·曹子建洛水遇仙记(三国系...
·阳光和雨(下)
·魔兽世界: 不做你的女人
·魔兽世界: 终于止水湖底
·魔兽世界: 战女与魔兽
·魔兽世界: 我们工会走过...
·魔兽世界: 论角色消失
·传奇:怪物通缉令之 小白...
·魔兽世界: 曲折的残暴之...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冰凉可可(牧师)的快乐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4-19 08:35:00

 

  我昨天晚上才44级。我是人类神牧。一直都是,所以很慢。
  
  也许有的人刚看完这一段话,就在心里骂我:垃圾啊,才44级就来写文章哦。我很怕骂,我脸皮薄。但是我今天不说那些我不懂的东西,我只是说说我的感受,一个很爱很爱网络游戏的玩家的感受。我不说技能加点,因为我不懂,我自己都加错了好多次,洗点啊洗点,结果弄得现在都没钱买马,去剃刀、奥达曼和祖尔时,跑得香汗淋漓,还是迟到。我也不说打架PK,因为我根本不会,我的操作技术很烂,部落的人一打我,我就慌了手脚,不知道键盘在哪里了。他们真要杀我,我是怎么也逃不掉的。我的荣誉才14,还是跟朋友组队时混的。
  游戏 天 堂 编 辑
  HOHO,我这样写时,又想起自己打架时的糗样,真得很好笑啊。从第一天来到艾泽拉斯,我就很开心,很快乐。也许有时候曾经感到孤单,彷徨,但是随着自己慢慢熟悉、了解游戏,以前曾有过的不快乐,我相信以后再也不会出现了。
  
  我不是高手,真的,我不知道的东西比我知道的东西要多很多倍。有时候,为了一个任务,我把工会里上到60级会长,下到3级刚出生的小朋友,挨个儿烦得半死,整翻好大一批人。我虽然才44级,但是我花得钱却不会比60级的朋友少,我总是在游戏中莫名其妙就浪费了很多时间,比不上朋友的效率。但是,每当看到网吧里其他的魔兽玩家因为种种原因拍桌子骂人,怒火冲天时,每当看到附近的朋友被部落杀害,怒发冲冠,壮怀激烈时,每当组队下副本,陌生人之间因为配合和装备问题互相责难时,还有,在17173的论坛上看到各个职业之间互相谩骂时,我觉得我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一个很快乐的人。
  
  我的快乐来至于我的职业,我的责任、义务和工作,还有我的心态。
  
  我一直很骄傲,因为我是牧师,而且我是神牧。我不在乎自己能不能杀人,能不能做任务,能不能练级,我在乎的是自己能给别人带来多大的帮助。每次下副本,在打完BOSS的时候,看到朋友们的血条还是那么饱满,我觉得自己特神气。每次一上线,就会有人MM我,约我去玩。我觉得很多朋友都需要我,而我能帮助很多朋友,心里真得很有成就感。工会里的朋友们为我好,对我说:洗成暗牧吧,这样升级快啊,到了60级再洗回来也好啊。现实中的朋友也这样劝我,甚至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偷偷洗点,但我知道后还是洗回了神牧。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有不同的想法,就像每个人的生活都会不同一样。如果你喜欢暗牧,那就玩暗牧啊,自己高兴就好了。如果你喜欢打架,那就去PK啊,自己开心就行啊。而我喜欢做个小护士,所以也要坚持。
  
  在17173上面,我经常看牧师朋友的文章,发现每一篇文章后面总会有人骂作者。有的人说,牧师喜欢摆架子,好像觉得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我听了感觉怪怪的。我认真想了一想,我去过那么多次副本,我觉得我对自己在副本中的位置是很清楚的。我从来不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不以为别人少了我就不能去玩游戏,我也从来不认为顺利地打死了BOSS,从来不灭团,就是因为我的操作好。我看重自己的这份工作和责任:我是主治疗者,我要保护每一个朋友的安全,如果有朋友不小心死掉,最应该受责备的是我。我还听很多人说,能够治疗的不只是我一个,骑士和德鲁依都可以替代我。说实在话,听到这样的谈论,心里总会有一点落寞,感觉自己原来并不是那么重要啊。但是我不生气,我也不反驳。如果你认为和骑士,德鲁依在一起,效果会比和我一起好很多,那你就找他们去玩吧。只要你觉得这样好,就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谁不想更轻松自在,更悠闲快活地玩游戏啊?
  
  而且,我从来都觉得,朋友间的合作是最重要的。配合不好,会让人感觉很累,尤其是我,就算打过了也是半死不活啊。我不了解其他的职业,但是我知道每一个职业一定有他的特长,一定能胜任一份重要的工作。我不在乎谁跟我在一起,既然在一起了,我就相信他能把属于自己份内的工作做好。同样的,我也希望队伍里面的每一个都相信我,就像我相信他一样。有时候,队伍里就我一个能加加,我不但要照顾朋友,还得照顾自己,真得很累。这时候,我事先会打听一下谁来保护我,问清楚自己应该注意的问题,然后就把自己交给朋友了,什么都不怕啊。如果还有一个骑士或者德鲁依能帮我加加,那就轻松多了,互相之间分工,就会默契了。我一般都不会给自己加加,留着篮去救别人。会有人照顾我的,一定会有。但是,总会有意外情况的,谁能预料得到。但是不要去埋怨。以前我会很生气,嘲笑别人。那么现在和以后,我都不会这样子了。因为我们是一个整体啊。
  
  既然是朋友,就应该相互体谅,相互尊重啊。利益当然很重要,但我认为朋友间的友情才是最宝贵的。要是这么想,就不会为装备问题伤脑筋了。我曾经抢过别人的装备,两次,一次是血色的帽子,一次是剃刀的匕首。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觉得自己做错了,但我真得是无心的。关于那个帽子,其实我用着很好,但是法师先说了,而他的话我没看到。那个匕首,我见到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就拿了,没想到战士要。后来想一想都是我不对。所以,在打完副本后,我就一直陪他们,直到后来他们把装备打到了。也有人曾经抢我的装备。在ODM有一件衣服,20精神10耐力5智力,下副本时我就给大家说了。结果打到后丢骰子,其他人都放弃了,一个法师却拿走了。我看到法师把衣服穿上了,就没有再说什么(哎,可惜那件衣服现在我还没打到啊)。牧师的装备和法师其实没什么明显的界限,有时候难免会出错,只要大家彼此体谅,其实是可以协调好的,大不了多去几次啊,何必变成职业之间的相互指责啊。
  
  哎,到现在,我遇到的不顺利的事情多得数都数不清了。昨天晚上,我去尘泥沼泽找那个大法师(好像是叫贝尔萨吧,记不得了),在路上遇到两个部落,一个是42牛头萨满,一个是45牛头战士。他们被三个精英人形怪包围了,战士倒还好,萨满的血却少得可怜。我站在他们后面看着,他们都没有发现我。我要帮忙,但是不知道怎么做。忽然灵机一动,我用精神控制来控制一个怪,再引导它们互相残杀。结果当然很有效啊。两个牛牛安全过关,但被我控制的怪却掉头来打我了。我打架不好呢,打怪还是不笨。于是就搏斗啊。我看到两个牛牛调整好了状态,朝我这边跑了过来。我心想肯定是来帮忙的啊。结果,那个萨满一下子锁定我了,驱散了我身上所有的增益魔法。然后战士一个冲锋,唰唰,两刀啊,我就倒了。。。然后他们一起在我尸体上跳舞。。。然后我从塞拉摩走到石缒废墟附近找尸体,花了整整7分钟。
  
  你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会怎样想呢?我一看地图,哇,这么远啊,于是我就开始自动行走。然后对网吧的服务员说,给我买一瓶可乐吧。然后和工会里的朋友聊天。我很平静,情绪一点变化都没有。身边一个玩魔兽的哥哥(他也是部落牛牛)指着屏幕对我说:这两个部落是垃圾。我没有说什么,但是我并不认为他们的做法有什么过错。联盟部落本来就是敌人,杀戮是正常的事啊。我不偷袭,是因为我本来就不喜欢打架。当然,我心里也有那么一种想法,希望大家和平相处,但这一想法在游戏中是错的。其实从一开始玩游戏的时候,我对战争的认识就是错的啊,并不是我没有意识到,只是我不想去改变。
  
  我还看到好多联盟部落的玩家在17173论坛上对骂,说啊,一方总是以多欺少去打另外一方。我听了感觉很好笑。当我们自己以多欺少时,心里认为理所当然,开心得不得了啊;当敌人人多势众时,我们却又开始叫屈。联盟部落都这样子。没有人会在自己人数占优势时,大方地提出来要公平对决。
  
  对于战争,我很讨厌。但这是我自己的事,我不强求别人跟我一样去看问题。有的人在击杀敌人,获取荣誉的过程中体验快感,我却在和敌人沟通的过程中感受快乐。我相信游戏背后的人,相信他们都有一颗正直勇敢、乐善好施的心。在科多兽墓地,一个杀死我十多次的盗贼,最后放下屠刀,竭尽全力保护我牵着科多兽宠物在任务NPC和墓地之间来回穿梭;在吉尔吉斯平原上,一个企图杀我的牛牛萨满,最后一屁股坐下来,安心看我在他身边起舞,一边大声叫好鼓掌;在奥克兰山脉,当我一个人形单影只,打不了精英怪时,是5个部落的朋友帮我完成任务。我记得他们中有一个人叫“长脚哥哥”。。。当我站在一群红名字的玩家中间,我们一起跳舞,说着奇怪的、彼此都听不懂的话,用肢体语言来尽力沟通时,我们的心里其实已经没有障碍。那一份份感动,在电脑屏幕上荡漾开来。
  
  不可能每一件事情都会称心如意。我不喜欢战争,但是战争还在继续,杀戮还在继续。说不定啊,今天看过我文章的部落朋友,回头就把我砍死在加基森,在我尸体上跳牛牛舞。但是我想,开心,快乐,满足,其实是一种心态。我们玩游戏,不就是为了生活得更快乐,更轻松,更自在吗?有谁会把游戏当作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当作业余生活的全部啊?如果你在游戏中不能体会到快乐,总是感到烦闷,忧郁,容易生气,那这个游戏对于你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只是一个为游戏而游戏的人,快乐是我唯一的追求。也许我忽略了很多问题,也许我不是很懂游戏,也许会有很多人站出来批评我。其实我都不是很在乎。我虽然级别低,但是我的快乐不会少一点。我喜欢这个游戏,我已经明白了它所倡导的团队协作精神,明白了朋友之间相互配合尊重多么重要。我学到很多东西,这些对我来说,其实已经让我很满足了啊。
  
  我是四区凯尔萨斯服务器的“冰凉可可”,我在“圣域”工会。感谢很多人,特别是那些不知道名字的部落哥哥姐姐,你们虽然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但是你们带给我更多感动。还要谢谢会长“圣域狂酷”,HOHO,以后还要继续烦你啊;“影子”,好久没和你聊天啊;“喝可乐的鱼”也是好久不见啊;“乱舞紫夜”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还有“红色的暴风”,“灰色的烟灰”,“浪迹天涯”,“基斯拉柏逊”,“雾与冰”,“哭泣的天空”,“断魂之月”,“圆桌骑士”。。。我最喜欢的是法师,如果队伍里有两个法师,HOHO我会疯掉的。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字啊,HOHO有多少人会花时间来看完呢?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