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玩魔兽偶感
·魔兽世界: 魔兽里的快乐...
·魔兽世界: 磨灭丛颜的符...
·魔兽世界: 魔兽钻石锁事
·魔兽世界: 断章――纸纸...
·魔兽世界: 离别之夜
·魔兽世界: 少林寺里的小...
·魔兽世界: 爱斯特纳小事...
·魔兽世界: 当你孤单你会...
·魔兽世界: 开心就好
·魔兽世界: 萨满在WOW生活...
·魔兽世界: 我的魔兽情怀
·魔兽世界: 一封迟到的回...
·魔兽世界: 我和GF在W...
·魔兽世界: 一个骑士的郁...
·魔兽世界: 我们的战争
·魔兽世界: MS,如果你没...
·魔兽世界: 不做你的女人
·魔兽世界: 生如夏花
·魔兽世界: wow让我最有感...
·魔兽世界: 如果有来生[转...
·魔兽世界: 庭院深深深几...
·魔兽世界: 傲血的幸福日...
·魔兽世界: 没有你,魔兽...
·魔兽世界: 什么是必死的...
·魔兽世界: 纪念drakedog...
·魔兽世界: 无尽的思念,艾...
·魔兽世界: 拒绝MC,可不...
·魔兽世界: 爱斯特纳小事...
·A计划
·双面人:我所经历的网络创...
·火焰之剑(魔法门系列)
·仙剑奇侠传之情侣(现代篇...
·魔兽世界: 没有你我好孤...
·魔兽世界: 伤痕
·魔兽世界: 一封收不到的...
·魔兽世界: 纪念drakedog...
· 浪客剑心--《只有香...
·女 刺 客 1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红龙女王-我爱你,再见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4-27 08:44:45

 

星期四的晚上,3个女人庸庸懒懒,吊儿郎当的坐在地毯上。茶几,放满了啤酒瓶以及一瓶绝对VODKA。还有烟,我们都是搞艺术的,我总是将此作为我抽烟的理由,再有,就是我是云南人了,支持家乡支柱产业。

这一年的七月,我大学毕业了,四年来唯一割舍不下的就是这群狐朋狗友了。整个七月,我等待公司通知的同时认识了魔兽。叫昆明翘哥的巨魔萨满带我来到了红龙女王,之后也变成了我现在的男朋友。
游戏天 堂 编辑
有点迷幻色彩的音乐充满了整个房间,这是YY喜欢的音乐。YY如同吉普塞女郎般潇洒的性格,是我喜欢和她在一起的原因。之前她经历了一段长达4年的感情,他们曾经是大学校园里的师兄妹,YY冷静成熟的处世态度伴随了他四年。一点一滴看他从一个楞头青变为现在一家广告公司的主事者。然,他消失了,几个月后出现时,他已经定婚。YY没有哭,没有闹,更没有上吊。在她身边的我早已泪满襟衫的时候,她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没有谁离开谁是活不下去的。她走的那样潇洒,甚至没有给那个男人道歉的机会。

而一旁的JJ躺在地毯上,却已经是泪流成河。那个被她称为男朋友的人,总是忙于生意,见面比登天还难。烟圈从她丰满的嘴唇中吐出来,迷茫了一双泪眼。白色的烟壳上娟秀的写着: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两年前,我也一直抽这种烟,只为那句与君初相识。

打开YY的电脑,我看到了我熟悉的亡灵小牧师,叫夜艳的小家伙。瘦瘦小小的,穿着雪白的长袍。她一点也不像现实里的我那么雷厉风行。她的职业那样神圣,所谓仁者行医。我要开始工作了,下个星期。将近2个月的悠长假期,也是该做自己的事的时候了。

依然是上线就有朋友密我去这样那样的副本。我总是在深夜画图,后来就是在深夜玩魔兽。我始终觉得我是夜的动物,一如我的名字。夜艳走到奥格瑞玛的邮箱,把身上所有的钱寄给了昆明翘哥。在这个城里,幼小脆弱的夜艳曾经屁颠屁颠的跟在翘翘身后。夜艳努力练级的原因,不过就是想有一天能和他一起玩,一起进同等级的副本。有一天,这个愿望达成的时候,翘翘已经激流勇退了。他亦有了自己该做的事,为了前途事业,如同这个城市里每个满腔热血的年轻人那样。

发了两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没有回复。女人始终是感性的,哪怕是平日干脆果断的我。JJ的泪水刺激下,我好象也逼出两滴泪。

我把夜艳放在奥格瑞玛银行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点了下线,甚至来不及向我最爱的海盗团说告别。远在故乡的路飞哥哥,真的很想你。还在战场奋力打拼的罗宾哥哥,不开心的时候总是能让我笑。还有海盗乔巴和海盗莽子,默默的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怎是一句谢谢可以罢了。斯斯,基德,自然,抗抗,小蹄蹄,做鬼,记得你们一手带大的我。青梅竹马张大的小路飞,曾经同生共死的云烟。海盗团以及好友录里的所有朋友。有空的时候,QQ见吧。

次日早八点,接到翘哥的电话,浓重的鼻音抗议着不足的睡眠。以及告诉我,他不收我的信,等到了时间就会自动退还我。我揉着宿醉的头,什么时候阿斯匹林于我已经无效了。时候再说吧,也许等我们都稳定一些的时候,我还会上来看看夜艳瘦瘦小小的样子。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