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牧师MM的魔兽...
·魔兽世界: 鸟背上的爱情
·魔兽世界: 鬼神可可儿的...
·魔兽世界: 观“谈公会”...
·魔兽世界: 遗忘的倩影-...
·魔兽世界: 期待我爱的人,...
·魔兽世界: 给盗贼和外挂...
·魔兽世界: 我会等你
·魔兽世界: 庭院深深深几...
·魔兽世界: 平凡的我走过...
·魔兽世界: 老公你爱谁多...
·魔兽世界: 30天魔兽情缘...
·魔兽世界: 猎人的遭遇
·魔兽世界: 我们的战争
·魔兽世界: 我家小女初成...
·魔兽世界: 爱魔兽,爱老...
·魔兽世界: 魔兽可以令我...
·魔兽世界: 或许,我们本来...
·魔兽世界: 叶风树
·魔兽世界: 我和GF在W...
·魔兽世界: 成为我心中永...
·魔兽世界: 战歌战场的辛...
·魔兽世界: 一个部落MM玩...
·魔兽世界: 野队作战
·魔兽世界: 卡兹格罗斯9.1...
·魔兽世界: 牧师套装的领...
·魔兽世界: 一个成功牛头...
·魔兽世界: 世界里爱上爱-...
·魔兽世界: 我在1区艾苏恩...
·射雕搞笑人物篇
·浪客剑心故事全集
·魔兽世界: 我-男友-魔兽...
·无须多言(下)
·唐门之战(上)
·三角洲战地文学:瞧你那死...
·魔兽世界: 爱魔兽,爱老...
·金庸群侠广告篇
·断章·美人与野兽
·魔兽世界: 致想念的朋友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当杀戮终于到来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5-08 15:33:14

 

这一天,过得好混乱。
  
  这个世界和生活一样。有穷人,有贵族;有平民,有领袖;有高尚,有猥琐;有握手,有敌视;有欢笑,有泪水。如果说,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么,一千个玩家心中,也有一千个WOW。
  游 戏 天堂 编 辑
  有人说,WOW是座下的千金马,代表付出以后的收获;有人说,WOW是华丽的紫色,代表终极完美的追求;有人说,WOW是头顶的一等军士长,代表出生入死的荣誉;有人说,WOW是社交中的好友满天下,代表热忱的态度与友爱的生活;还有很多,很多……
  
  多么美好。我坦承我向往并且羡慕这一切,我喜欢那美丽的白色的可以骑的老虎,我听说有一种月白色的长袍女孩子穿了会非凡美丽,我希望任何时候都有好朋友和我一起,我愿意我的腰包终日丰足,随时授人以好意,被很多人铭记。
  
  可是我只是一个瘦瘦的,不爱说话的,清秀的脸上有一道伤疤的,怕操作不好会给人添麻烦的、缺乏自信的亡灵小牧师。
  
  然而简爱对罗切斯特说:你以为我穷,低微,不漂亮,就没有灵魂没有心吗?
  
  所以,我的WOW,是坐飞艇的快乐,淹死的难堪,掉队的惶恐,是孤身跑路的害怕,做小生意的兴奋,钓鱼的悠闲和看到美丽风景的眩惑。我就是WOW的一个小平民,没有伟大业绩,没有非凡抱负,没有仇恨侵入,没有爱情发生,点点滴滴,忙忙碌碌,鸟语花香,平和温存。托WOW的福啦,一直高高兴兴将我的平民生活细心经营。
  
  是的,好高兴,只需再升一级,就可以穿那件不晓得是任务奖励来、还是副本里掷骰子赢来的巫妖法袍啦。我经常就这么稀里糊涂的,下副本时总是手忙脚乱,战斗中掷骰子的时候只来得及看是不是布甲,是布甲全扔,不是布甲全放弃,至于那东西叫什么有什么属性,是我还是别人掷到了骰子,我从来不关心。所以包包里常有莫名其妙没见过的东西出现。
  
  血色还刷出来一个红衣主教的帽子,还是同去的一个牧师GG说他有了,没有扔骰子,让给我的。听说也是39级可以戴,也很不错,可是我却不太热心。看它在包包里的样子,我肯定它就是那种顶戴花翎,清朝人戴的,传说中的僵尸的小红帽。我还是对衣服的款式比较憧憬。
  
  刷了血色,经验直线上升,离39级又近了一大步。更美妙的是今天是周六,休息天,所以我决定第二天去落锤镇旁边的农场安安静静地练到39级,然后罗裳小试一番,看看我的新衣如何。
  
  周六起来上线时,还是清晨。农场绿草如茵,我站在农舍后面的小树林里,有阳光透过树梢,拂过我细弱的胳膊,和缺乏血色的脸。如果游戏里可以,我愿意伸出我并不美丽的手臂,细细感受阳光的温度。WOW是公平的,我出生在暮霭沉沉、终年不见天日的丧钟镇,可是谁说亡灵就不可以沐浴阳光?只要心里温暖,即使我是亡灵,也依然可以笑得灿烂。坐在电脑前的我,套着睡袍,光着脚趾,微笑地娴熟操作。我有时候有点婆婆妈妈,最早打农场的人型怪时,总是感觉心里亏欠谁,可是现在没什么感觉了。游戏,真的能改变人吗?
  
  屏幕中间出现一行字:暗夜风语获得什么什么效果。
  
  我没大注意,我有时候反应会慢一拍,主要我也比较忙,加盾,蓝不多了,用射击吧,这个人型怪杀掉以后得给自己加点血,连杀几个了,没喝过水,暗牧适合我,让我可以靠自己,也可以帮别人。这个世界没有谁离开谁就活不下去。
  
  这时耳边响起一阵喧嚣。我形容不出来,可是被偷袭过的人都知道那是一阵冰冷的喧嚣。它包括武器的声音,敌人的呼喝,你的惨叫。冰冷的刀刃的感觉,危险在瞬间逼近,死亡刹那来临。就是那种感觉。我甚至没有看清楚是谁。
  
  我的阳光不见了,微笑跑去见了鬼。我看见我细弱的身体躺在地上,了无生气。
  
  但是没关系,我承受能力向来很好。我对神仙姐姐微笑了一个,P颠颠地跑回去捡尸体。对于死亡这件事情我确实算得上见多识广。因为有无数次的身体力行。
  
  我复活,继续。我操作不好,此时也有一点害怕,但是我有一个不肯示弱的毛病。才不换地方呢。再打我,我也会打你哦。打不过也要打。
  
  过了大约两分钟,我差不多已经放下心来的时候,又是那种突如其来的“咻”地一声到了我的身边。我啊地叫了一声。屏幕显示生命过低。我没有去看人,转头跑,加盾。啊上帝,别追我好吗,因为我真的不会打架。
  
  可是怎么回事,我的鸡蛋壳没开出来?我看上去软软的动不了?
  
  那个家伙在我头上哼哼哈嘿地比划了几刀。几道寒光闪过,月舞千江小小的身体又了无生气地躺在了地上。
  
  我握着鼠标在那里发愣。
  
  对方是两个人。男的是暗夜,女的是人类。我看到男的是47,女的我没看。我真的不会打架,等级比我低的也可以杀掉我。看等级对我其实没有意义。
  
  我呼一口气。情绪还算好。复活吧。练级要紧。
  
  第三次我有机会还了手,不是那两个人了。是两个比我低一两级的暗夜。我给其中一个下了痛,用心灵震爆,还给自己加了盾。也跑了几步。总之我尽了力,可是我没坚持多久,很快地又躺在了那里。
  
  我再一次握着鼠标在那里发愣。
  
  我不想恨他们。可是我看到他们跑到我的尸体上跳来跳去。暗夜翻跟斗,还打出一些我看不懂的乱码。也许他们说,哈是个不会打架的笨蛋?
  
  我想着这个美丽的早晨。清凉的阳光。和包包里那件衣服。深深呼一口气,我对着屏幕大声说我靠,我不会哭的,臭东西。
  
  可是在墓地我遇到了另一个死去的亡灵。而且我的屏幕开始出现落锤镇受到攻击的字样。有人在综合里喊来杀LM。有人说LM在守尸体。我开始知道我不是唯一的被害者。我并不是偶然的偷袭事故中的偶然的倒霉鬼。
  
  不必选择与思考,我立即与这个亡灵盗贼组了。
  
  以前在跑路与打怪的时候,也有被LM杀死,可是我统统不挂在心上。捡回尸体,该做什么,仍做什么。我坚持用平和的态度细细体会这个游戏带给我的所有感觉。
  
  直至今天,杀戮终于到来。
  
  将战斗的过程与感受一一细数是不可能的事情,那样篇幅会比现在还长。总之在落锤镇我平生第一次参与了战斗。我们互有伤亡,互相都搬了一些救兵,双方加起来大约有二十多号人。对方出现了一些?的人物,我们这边也有一些人手加入增援。有闻讯赶来的,有朋友叫来的。战斗一直持续到正午,打打停停,有时我们与LM遥遥相望,有时近身肉搏。有时他们追着我们杀,有时我们追着他们打。我还不太懂得战场上怎样操作更适合,我有时救人,有时攻击。打起来比较没有章法,可是心里不再害怕。打着打着我甚至一扫之前的郁闷开心起来。这种体会显然比练级、做任务以及偷袭来得都要有意思得多。你知道你不是孤立无援的,因此你勇气倍增,奋力向前。无论是部落,或是联盟,应该都是一样感觉的吧?
  
  更没想到的是,在战斗中新认识的朋友在战斗结束后,带我到荒芜之地练级,说那里没有人打扰,可是没有想到,这是我们在一天之中开辟的第二个战场。我们很快被攻击,又反攻击,双方又纠集人马,在卡加斯前面的开阔地与山背上展开了傍晚加晚上的没完没了的厮杀。中间有朋友M去下副本,我也没有离开。我的力量很小,可是如果队里有人离开,我想我会感到不安,所以我不会离开,让队友不安。我一直坚持到最后。
  
  这一天在混乱中渡过。
  
  这一天我有77个荣誉击杀。直至深夜才升到39级。我换上了心仪的衣裳,戴上原来并不喜欢的帽子。但这些已不是重点了。我的心态依然平和,可是我已有了很大改变。
  
  我看到了WOW的另一面。虽然这并没有改变我和平的初衷。虽然我还是喜欢我的平民生活。
  
  农场。树林。太阳。美丽法袍。
  
  我会记得这个早晨。
  
  阳光共血腥一色,微笑与刀剑齐飞。
  
  在杀戮终于到来的时刻。
  
  
  后记:
  
  我永远不会仇视联盟,因为大家都是WOW的玩家。我仍不喜欢用粗俗语言互相攻击的联盟或是部落人。我仍愿意与联盟和平共处在这片土地上,共享这片土地的阳光和芬芳。可是如果不能,那我也愿意来一场像样的战争。虽然很有可能我打不过你,但一定周旋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想留下我的ID:三区玛里苟斯的月舞千江。请不要偷袭我好吗?
  
  向为自己阵营带来荣誉的玩家致敬!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