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一个小贼的心...
·魔兽世界: 魔兽与爱情
·魔兽世界: 一个游戏代练...
·魔兽世界: 桃子日记(二...
·魔兽世界: 来自冷月寒霜...
·魔兽世界: 游戏一路走来
·魔兽世界: MM-联盟力量的...
·魔兽世界: 爱魔兽,爱老...
·魔兽世界: 都是魔兽惹的...
·魔兽世界: 六区龙骨平原P...
·魔兽世界: 卡利姆多的月...
·魔兽世界: 名人(艾苏恩...
·魔兽世界: 第一次跟LM的...
·魔兽世界: 三颗金珍珠
·魔兽世界: 抑郁之后
·魔兽世界: 鸟背上的爱情
·魔兽世界: MM在魔兽(整理...
·魔兽世界: 我爱你胜过魔...
·魔兽世界: 自己套装没有...
·魔兽世界: 永不消失的德...
·魔兽世界: 我(一个MM)的...
·魔兽世界: 忘了吧,忘了吧...
·魔兽世界: 爱斯特纳小事...
·魔兽世界: 没有你我好孤...
·魔兽世界: 美服代练一月
·魔兽世界: 论角色消失
·魔兽世界: 风拂过拉文凯...
·论诸葛亮的专权
·帝国时代2之一生的女孩
·消失的暗堂
·VF开发辛秘(恶搞篇)
·魔法之旅——前传(一)
·魔兽世界: 我的独立宣言
·魔兽世界: 我的游戏我的...
·魔兽世界: 魔兽之旅初体...
·左走?右走?
·星霜
·星际系列:梦魇风暴
·泥巴文学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可曾记得爱?(结局)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5-24 08:52:29

 

时光飞逝我和轩轩在一起已有数个春秋了。我的小兄弟常青(74)也再刀头嗜靴的日子里长大了,并且和我在战斗中形成了默契,死在我们手下的天灾军团不计其数,在部落的眼中也成了肉中刺。
不知是什么原因,封心绝爱最近很少来看望我们,偶尔来一趟也是匆匆的来匆匆的去。一个下午,我在家中擦拭我的武器,突然听到屋后有响动,我马上跑出去,没想到是绝爱不留神踩到了我的放的陷阱,被冻在了冰中。我半威胁半哀求的从她空中了解了她这些天来反常的原因――我们工会正在计划攻打亡灵的主城:“幽暗”。同时还“借”了她一张幽暗的平面图。
当天晚上我就找来好友赫克脱尔对他说了攻打幽暗的事,他立即要求把他算在内,并许诺无偿提供作战物资的维修及更新。没几天,我已经把附近的可用的居民集结了起来,组成了一个30的团。在征得暴风城总指挥同意后以暴风城监狱为训练基地,来训练各小队成员间及各小队间的配合。
每天晚上我的羊驮着我回到家中,轩轩都会作好晚饭在家门口等我,。因为训练时都是吃随身带的干粮,所以觉得她做的饭特别美味,总是忘乎所以的把饭吃完后才发现轩轩还没有动筷子,她总是不出声的看着我,露出暗夜族特有的笑容,把我看的几乎忘记了我的计划。游 戏 天堂 编辑
虽然轩轩身为一名战士,但自从嫁给我后就脱下了戎装,盘起了发髻,我亲手送她的幻影之刃也蒙上了厚厚的灰尘。这么多天来我早出晚归,她缺从不过问我在干什么。有几次我都忍不住想告诉她,又怕她因为担心我的安全而阻拦我,所以一拖再拖,直到行动的前一夜。
我和赫克脱尔正在书房做最后的部署,轩轩突然端着咖啡进来了,我急忙收起地图,并支走赫克脱尔。轩轩放下咖啡,坐在我的对面,幽幽的看着我,“一定要去吗?”
“你怎么知道的?”
“你每天晚上做梦都在忙着指挥你的战士冲锋,我能不知道吗?”
“……”
“我并不是劝你放弃,只是想对你说――我在家给你作好饭等你回来吃!”
“……”
战斗比我想象的要艰巨的多,部落的防御几乎是不可摧毁的,但我们的战士连自己战友的尸体都不看一眼就冲了上去……我的小团很快就在几次冲锋后所剩无几。牧师正在给我包扎我的手,它们已经被滚烫的枪身烫的皮开肉湛。身旁的法师还在吟颂那长长的咒语,随只而来的是从天而降的燃烧着的石头,一丝不陋的全砸在部落的防御工事上,终于墙体破了,我突然感觉前方的空气有一些皱纹,工会的二把手雨祭拉住了我:“这是兄弟工会的盗贼部队。”话还没完,里面就传来阵阵凄惨的临死的哀号。
我和我的队友也冲进的幽暗,我眼前的场景只能说是人间地狱!尸体相互覆盖着,双方战斗人员的血和幽暗下水道的绿色液体混合在一起,发出诡异的颜色。守卫基本上都被解决了,可我总觉得不对劲,为什么亡灵的主城里抵抗会这么弱?正在我思考的时候更恐怖的事情发生了,一具具骷髅从发着诡异的液体中站了起来,真正的战斗开始了
我的疯狂长矛不断的刺如那些本不该有活动能力的身体,并绞碎他们,同时我的身上也在增添着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牧师已忙的应接不暇了,我感觉我的生命正在里我而去,突然一道圣光注入我的身体,我的伤口在一瞬间痊愈了,一群身上撑着无敌盾的圣骑士挡在我和部落之间,其中一个人回头对我小笑,原来是我的兄弟常青和他的圣骑士军团赶来援助了。情势立刻发生了变化,部落的人开始快速的减少,同时我们的一些已经战亡的兄弟也被强大的神圣系法术从新赋予了生命。眼看胜利在望,一些亡灵术士不惜同归于尽的同时召唤出了地狱火,我们的武器似乎对它们根本无法造成伤害,我的猴子在挡了本改招呼在我身上的一拳后,也躺下了,我的身体一不听使唤,我知道我的终局还是要死的,于是我闭上眼,可是那一刻却迟迟不肯到来,待睁开眼,发现我的兄弟对我释放了神圣干涉,用他的生命换了我的生命。我看着他缓缓闭上的眼,心中只有仇恨还有后悔,为什么我要来参加这场惨绝人寰的战斗,这一切本该不应发生的,可是一切都晚了。五分钟后,亡灵术士失去了对地狱火的控制,部落和联盟的战士都成了它进攻的对象,我不可避免的变成了一具尸体。
在我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亡灵的女王出现了,只一挥手,那些地狱火就消失了, 她的声音直接进入我的意识,“愚昧的人类,你们还不知,你们再一次的杀死了你们曾经的兄弟姐妹,这些亡灵正是你们兄弟姐妹在死后强烈的求生欲望演变而来得,他们只是被遗忘的一族,他们也不愿意被支配于天灾军团,他们也渴望爱于被爱,只有天灾军团才是没有感情的,他们的意识里有时杀戮和毁灭,你们不应该互相敌视,你们共同的敌人是天灾军团,想想你们前一刻杀死的可能就是在和天灾军团战斗中阵亡的亲友,你们的良心能安吗?我们和天灾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有爱!父母对子女,丈夫对妻子,朋友之间,正是因为有爱,我们才会拿起武器和天灾不断战斗。回去吧,回到你们来的地方,擦亮你们武器,向瘟疫之地进军吧!”
当我从新恢复意识时,我已经成为了一个亡灵,四周是腐败的泥土抬头看看昏暗的天空,我爬出我的墓穴,迈出我的第一步,没想到竟然踩到了一只脚,对方是一命暗夜族的小姑娘,我正诧异怎么会在墓地里有个暗夜女子时,发现周围不仅有暗夜还有侏儒,巨魔,牛头人,他们都穿着统一的军服,似乎要上前线了,圣骑士不停的给每个战士增加魔法抗性,牧师则给他们分发干粮……
“你能不能把你的脚挪一下,真的很疼!”
我这才想起来我踩到人家的脚了,“对不对,对不起,我没有看到。”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你是哪个军团的?你不会是想逃跑吧,”
我正窘迫的不知该怎么办是,显然是孩子的母亲的暗夜女战士把小姑娘拉开了。
“你是刚来这里吧?以前好象没有见过你。既然你来了,就加入残光军团吧。”说着
就拉着我往一个帐篷里走。她背上背着一把长剑,发着灿烂的金光,令人感觉很亲切。
“可以问一下,你这把剑的来历吗?”
“哦,这把幻影之刃是我丈夫生前送给我的!”
无数记忆的碎片立刻冲入了我的脑海……
――可曾记得爱?

终于结局了,由于刚开学很忙,所以现在才写好,还请见谅!
二区 石爪峰 我是常青他哥 QQ:40701660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