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魔兽世界: 我在1区艾苏恩...
·魔兽世界: 一个游戏代练...
·魔兽世界: 红龙女王-我爱...
·魔兽世界: 我和WOW的第一...
·魔兽世界: 游戏出轨——...
·魔兽世界: 我的魔兽情怀
·魔兽世界: 我-男友-魔兽...
·魔兽世界: “走”上国王...
·魔兽世界: 极品断牙俘虏...
·魔兽世界: 别了,埃苏雷...
·魔兽世界: 一点落魄的心...
·魔兽世界: 猪猪的爱
·魔兽世界: 我很痛苦,也...
·魔兽世界: 我在艾苏恩守...
·魔兽世界: 菜花轶事(艾...
·魔兽世界: 荆棘谷的青山
·魔兽世界: 魔兽世界里最B...
·魔兽世界: 野队作战
·魔兽世界: 艾萨拉的枫叶...
·魔兽世界: 我们和魔兽有...
·魔兽世界: 我心爱的“魔...
·魔兽世界: 遗忘的倩影-...
·魔兽世界: 守护之剑的委...
·魔兽世界: 绯红--血之红...
·魔兽世界: 魔兽中应该认...
·魔兽世界: 无法承受的爱
·魔兽世界: 爱魔兽,爱老...
·曹操状告罗贯中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孙策...
·魔兽世界: 一个MM的魔兽...
·魔兽世界: 当我遇上你
·无敌怪医--幕末西医外传...
·魔兽世界: 求婚记
·魔兽世界: 读《出卖心碎...
·蒙斯特魔兽战争
·魔兽世界: 艾萨拉的枫叶...
·荆州日记(三国系列)
·永远的劳拉 
·三国:乱世儿女传说(马超...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游戏剧场 >> 

魔兽世界: 他和她之间的故事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7-06-04 08:35:10

 

他和她之间的故事
  
  (二区北京网通冰霜之刃)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本故事所有人物情节均属真实
  
  若有惊扰大家之处,敬请谅解
  
  作者: Nelmax
  
   橙味奶嘴糖
  
  序幕
  
  他是部落的亡灵盗贼终日与阴影相伴
  
  她是联盟的人类圣骑士恪守光明之道
  
  他对她说,他曾经花了整整600秒的时间犹豫要不要杀她
  
  她对他说,她看到他的第一秒就放弃了用剑指向他的念头
  
  他和她没有说任何话,但是默契使他们走到了一起,这个时候言语又有什么必要呢
  
  他不忍心杀她,但是他的族人不会心软,他不顾族人的痛骂保护了她
  
  她跟着他逃出了部落的追杀,她的脑子空白,只知道跟着拼命跑,记不清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最后向她挥挥手,叫她快走
  
  故事本该结束,她不知道他的名字,他不知道她在哪里
  
  中立势力,发起了一个联盟和部落之间共同活动---公会代言人评选,她知道自己长相才能平平,但是她第一时间决定要参加,她要让他知道她在找他,即使希望多么渺茫,她愿意去等
  
  她不会打架,可是活动方非要她给出战场的照片,无奈,只好硬着头皮去,倒数第一就倒数第一吧
  
  他从来不关心战场排名,那天他竟然留意了,而且一眼就看到了她的名字,于是他开始满战场找寻她
  
  她突然看到有人给了她一个飞吻,她要晕倒了,是他,是她千辛万苦要找的哥哥
  
  终于他们之间有了联系。
  
  他们之间的故事继续着……
  
  第一章 偶遇
  
  如果我们当初没有压抑住种族之间的仇恨,我们还有未来么?
  
  Nelmax(一)
  
  亡灵是死过的人,不过死过的人心似乎还没死,要不我怎么还会感觉心酸?我一个人坐在十字路口的一个山坡上,一边在我心爱的影刃上涂抹这致命的毒药一边再回想刚才的谈话....
  
  “对不起,我要去荆棘谷..他被联盟的人追杀呢。我想去帮他请场让他能练级..”
  
  “为什么,每次他一来我就没有价值了。难道你一直就是把我当成保姆么。只有没人陪你的时候我才能出现?”
  
  “对不起你不要生气。”
  
  “我没有,只是郁闷。”
  
  “....”
  
  “太霸道了,被杀了就要去清场么,这是PVP能生存的留下不能的被淘汰。受不了就去PVE啊。”
  
  “他们都是40多的高好几级。”
  
  “一样能反抗谁不是打打杀杀一路过来的?”
  
  “你是盗贼不一样你可以跑。”
  
  “……那我呢,我怎么办要我滚吗?”
  
  “你滚吧。”
  
  贫瘠之地特有的黄金色的阳光照在我身上,我却感觉不到温暖。也许我这一身苍白腐烂的皮肤接受不了这种阳光吧。我要去适合我的地方...
  
  “老板,租我一条双足飞龙。我要去冬泉谷。”
  
  “呵呵,没问题只要有钱什么都行,盗贼。你的匕首绿荧荧的不错啊,能给我看看么。”
  
  “你还是不要看的好,它会要你命的。哈哈!”
  
  我懒散的爬上了飞龙这个巨大的龙类动物居然能那么温顺。在石爪山脉要征服一只这样的双足飞龙可不是容易的事.
  
  “走吧,大家伙。”随着我的一声叫喊,飞龙震翅飞翔,远远的我似乎听见飞龙管理员在说“这些亡灵的盗贼都是无心的冷血杀手”
  
  无心..冷血..似乎我都有……
  
  不知过了多久周围已经是白雪皑皑山脉,远远的已经能看见永望镇的?t望塔了。寒风刺骨只有这里才适合我。下了飞龙我召唤出我的蓝色骸骨战马一路向着冰蓟岭的雪人洞急弛。盗贼天生的直觉告诉我那里会有联盟。在山角我听见冰蓟雪人王的吼叫声。我知道里面有人,可还不清楚是敌是友。我微微一笑,心里想着:如果是联盟,我心爱的影刃啊你也喜欢联盟鲜红血液的味道吧。
  
  我潜行进到了山洞,听到了雪人低声的呻吟声。冰冷潮湿的山洞似乎很合我的口味。我紧紧地抓着我的匕首,我忽然兴奋了起来,因为我看到了联盟圣骑士所发出的独特光环在洞的深处微微闪着。我小心翼翼的慢慢往前走,慢慢的靠近。在拐角处我看见了她,一个联盟的女圣骑士。联盟的高傲自大和虚伪一直让我为之厌恶,特别是这些联盟骑士,在白银之手骑士团解散以后到底有几个能真正象光明使者乌瑟尔一样在恪守光明之道。
  
  去死吧,让我来把你们把这些伪善的正义带去坟墓!“这些亡灵的盗贼都是无心的冷血杀手”就在我的匕首即将割断那个女骑士粉色喉咙瞬间,十字路口飞龙管理员的话在我心中响起,我第一次对面前的仇敌犹豫了。我慢慢的退到了一边,我真的没有心么?我只是一副无心的冷血的残骸么?那为什么我会心酸我会难过。她还是继续打怪..浑然不知自己在前1分钟已经跨越了生死之线。我杀她为了什么?她没有军衔,她才56,为了我自己的失落我才想杀人么……我是怎么了,我怎么会那么犹豫我到底是盗贼还是刺客?
  
  仔细打量着她,她很漂亮,高挑的身材银白色的头发,粉红的皮肤。无辜的眼神很可爱。“我这是怎么了?”我不停的敲打自己的脑袋。我居然会为一个联盟的去犹豫了10分钟去考虑杀不杀她。算了,先去杀几个雪人好了。我一个人潜到洞穴深处独自向冰蓟雪人王发出了挑战。随着雪人王的倒下,我总算发泄了我心中的不快。我的体力消耗了将近一半,这时我决定我不潜行出现在那个女骑士面前,如果她杀我那么我就有充分的理由去杀了她了。当我回到骑士身边现身出来的时候让我非常吃惊的是她居然没有过来打我,而且连雪人也不打了。无奈的我上去帮她杀了雪人。心想看来今天是杀不动联盟了,打雪人解气吧。一个联盟一个部落一起打怪……似乎是很老套的故事了,我不敢相信这种事居然会在我身上发生。
  
  远远地我听到传来巨魔的语言,来人了。怎么办?看她死还是去救她?我的大脑再一次接近短路。就在这时我感觉到一股来自阴影的威胁,有盗贼。我马上回到潜行状态四处寻找那个来自阴影的威胁终于在女骑士的身边发现了这个威胁的来源--一个NightElf的盗贼。这次我没有犹豫了.偷袭割裂背刺背刺……这时又一个巨魔盗贼在身边出现,一个伏击结果了那个暗夜盗贼的性命。转手就给了骑士一个背刺。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我居然说出了“不要杀她”这四个字。那个巨魔的盗贼一声冷笑“她和你什么关系啊。”“我不想她死,如果你坚持要杀我们来决斗。”说完我就和招手叫骑士跟随我不知道她是吓傻了,还是怎么的,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再次招手叫她过来,她才慢慢的挪动脚步靠过来,“你走吧。”我知道她听不懂我尖锐的亡灵语言。我拉着她出了雪人洞,背后响起一片骂声。我看着她象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头也不回的跑开时,我开始嘲笑我自己,我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第一次对联盟下不了手。
  
  奶嘴(一)
  
  我想哭,讨厌他们和我说,要过熊熊隧道先做任务,我都做了n次了,还没有达到友好。最后我决定硬闯熊熊隧道了。这时候我发现了骑士的好处了,我开着无敌飞快跑出了隧道,顿时一片银色的美丽景色映入我的眼帘,突然想起了《冬日恋歌》的剧情,不由自主陶醉起来。忽然觉得PP好痛,原来还有只熊熊跟着我呢,他竟然咬我,于是立刻骑上我的小马,边哭,边向永望镇跑去,心里愤愤得想:死熊熊,等我去永望镇飞机场办了会员,看你们以后怎么咬我。
  
  一路上我求神拜佛,不要碰到部落的哥哥姐姐,因为我还在暴风城的时候,我的哥哥姐姐对我说,“小奶嘴,你去冬泉谷?那里都是部落啊,当心给他们抓去当点心吃,你这么可爱,说不定把你炖汤喝....”
  
  老天庇佑,我安安全全到达永望镇,并去机场办理了会员登记。“咕噜,咕噜……”我可怜的肚子在和我提出抗议,我飞奔进了旅店,我觉得当时我创造了我短跑个人最好纪录。“老板,我要1斤牛肉,1斤狼肉,1斤……”老板上下打量了我一番,转身走向厨房。当我摩拳擦掌的时候,我看到老板在我桌上放的东西--1瓶牛奶T_T。“老板,我没说要这个。”老伴瞥了我一眼,指指我的背后。我迷惑地摸摸我的背,竟然有一张纸“此人在减肥,谁给他吃肉,谁就是北帝的敌人!”我突然发现我的哥哥姐姐好关心,好爱护我Y_Y。
  
  艰难地喝完这瓶奶后,我便去镇上闲逛,集市很热闹,到处都是派送任务的人。不一会,我就拿到一大堆的任务,我坐在地上仔细看着所有任务,有的一个人不行,有的我等级不够,在我沮丧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一个杀雪人的任务,这个正适合我。我去铁匠铺磨了磨宝剑,还去药店买了一点急救药,开开心心地出发了。
  
  经历了N多次的迷路后,我终于来到了雪人洞,我兴奋地冲进去,手里的宝剑乱舞,虽然流了不少血,但是战利品把我的小包包塞得满满的:)就在这个时候,我眼前人影一晃,多了一个部落的亡灵盗贼,我握剑的双手开始出汗,我紧张的看着他,发现他只有半血,心想:这个哥哥,是不是刚刚复活的……我要不要打他……不行,我不能乘人之危。我假装没有看到他,就在这个时候他冲上来就是一刀,我眼睛一闭,心想:完了。1秒,2秒,3秒……我怎么还没有死呢?哥哥姐姐不是说,盗贼杀人很快,短短几秒。我慢慢睁开眼睛,看到一具雪人的尸体躺在我面,而那个盗贼在不远处杀着怪。心想,这个部落哥哥不是坏人。由于联盟和部落的仇恨,我们的治疗术被限制了对象,看着他血越来越少,我却无法给他进行治疗,于是我冲上去帮他打怪。然后……他帮我打,我帮他打,一下子任务变得特别轻松。
  
  “当心部落!”一个精灵盗贼边喊边朝我跑来。我急忙喊道:“不要杀他,他是我朋友……”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精灵倒在血泊之中,边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个部落的人。他们杀死精灵以后,张雅舞爪地朝我冲过来,我能闻到死亡的气息,刀剑砍在身上变得麻木,因为我绝望了。这个时候,我看到亡灵哥哥喊着我听不懂的话,那些部落停止了对我的攻击。他拉着我飞快地跑出雪人洞,对我挥着手,叫我快走。我像一只受惊的小鸟,抖抖索索的拿出我的炉石,飞回了铁炉堡。回到城里,我突然想起,我还没有记下那个哥哥的名字,于是我开始回忆……铁炉堡说话的人太多了,我的脑子里面晕忽忽的根本想不起来那个哥哥叫什么了T_T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找到那个哥哥……
  
  第二章 重逢
  
  是上天的安排,还是我们自己的努力,在纷乱的战场,我们再次相遇
  
  Nelmax(二)
  
  部落的生活对平凡的人来说真的很丰富,可在我却找不到任何继续活下去的理由,连我自己都觉得我还是躺回丧钟镇的墓地也许是最好的选择。就当我决定回到洛丹伦这个我生前和死后的家的时候,奥格瑞玛来了一位霜狼氏族的大使--在领袖撒尔的出生地奥特兰克山脉发动了部落和联盟的第一次大规模冲突,战斗不知道要持续多久。为部落而战,当时的我只有这个念头了。
  
  奥特兰克山脉被冰雪覆盖着,好象冬泉谷……又是我喜欢的地方。这次换上了剥夺者,寻找着我的猎物。杀戮、杀戮,现在的我心中只有这2个字。一天又一天的战斗一直没有停止过,快一个礼拜了,我第一次没有为重复做一件事感到厌烦。
  
  回到了霜狼村,第一次注意到霜狼斥候在村里贴着的战场名单,有部落的也有联盟的。我心中暗暗佩服这些斥候的职业效率。忽然在联盟名单上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她,不就是在冬泉谷雪人洞里的那个骑士么?哈哈居然战场相见,那就没有不杀的理由。我忘记了疲劳再次潜行回到了征战平原,寻找着那个有着高挑身材和一头银发的骑士。慢慢的靠近,慢慢的..为什么,为什么我感觉我的心在跳。自从我从坟墓里爬出来以后就从来没有感觉过心跳。我以为我是没有心的。可现在我明显的感觉到它在跳动,我明白这次我还是下不了手。我居然向她抛去了一个飞吻然后就离开了征战平原。
  
  奶嘴(二)
  
  虽然我也知道与亡灵哥哥重逢的机会是那样渺茫,但是我仍然幻想着,谁让我和小丸子一样整天有做不完的白日梦……也许,这次不是一场梦。
  
  第三中立势力发起了一个评选公会代言人的活动,联盟和部落的妹妹都可以参加,并且是由联盟和部落共同投票的,这意味着,只要你参加了活动,无论是友好方,还是敌对方,都可以看到你。我开始犹豫,我好想参加,那样就有希望找到亡灵哥哥,可是我又胆却,我是那么普通的一个女孩,没有美貌,也没有才华,我去参加会不会给人耻笑……好吧,我奶嘴是顽强的小74,只要能找到亡灵哥哥,再多的耻辱我也能抗下来。
  
  每天都能收到一些来信,有联盟的也有部落的,拆看这些信,成为我每天的必修课,我每次都怀着期盼的心情,可是每次都是失望。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一点亡灵哥哥的消息也没有。更不幸的是,活动方竟然要每个参赛妹妹交出一张战场的战斗照片,天啊,我根本就不会打架……没办法了,硬着头皮冲了T_T
  
  我是一个只会使用5个技能的小白白74,惩戒光环+力量祝福+无敌+加血+命令圣印。我反反复复着冲-死亡-复活-冲,好不容易才冲到前线,拍下了照片。任务完成,心情轻松不少,即使周围都是部落,也不觉得怎么了。突然间,部落的人堆中有人给我投来一个飞吻,我顿时觉得好生气,有部落非礼我T_T,我用愤恨的眼神在人群中寻找那个飞吻的主人。当我找到他的时候,我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结了,世界似乎停止了转动,是他,那个熟悉的身影,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身影,我终于找到了我的亡灵哥哥Y_Y这回我要记住他的名字Nelmax。在我呆立的时候,我又一次牺牲了。
  
  走出战场,我一直在傻傻地笑,哥哥姐姐都以为我得了什么病,非把我架到暴风城光明大教堂急救医师那里。检查结果当然是正常啦,哥哥姐姐看着我痴痴呆呆,他们只有一脸的无奈。
  
  第三章 部落的相遇
  
  这是一个古老的传说,我们也会延续这个悲剧么?
  
  奶嘴(三)
  
  我终于又一次看到了亡灵哥哥,牢牢记住了他的名字。可是我要怎么才能去找到他呢,我要如何和让他听懂我的语言呢?烦恼总是不适时宜地出现。我突然想起联盟与部落之间一个遥远的传说:
  
  传说燃烧军团入侵的时候,联盟有一对人类情侣女法师安雅娜和男战士塞瑞利恩,他们并肩作战。一次战役中,安雅娜为了保护塞瑞利恩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为安雅娜报仇成为塞瑞利恩唯一活下去的动力。打退燃烧军团之后,正当塞瑞利恩失去活下去的动力的时候,他得知安雅娜变成了亡灵效忠于瓦纳斯的遗忘者,于是塞瑞利恩想尽一切办法要去找寻他的爱人。无意中他听说从无尽之海中间那个巨大漩涡跳进去,就能在部落获得重生,但是从来没有人试验过。为了能够到爱人身边,他什么都愿意去试,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不惜。于是他为了她心爱的人,跳入海中,忍受着漩涡巨大力量对他身体的挤压和冲击。等他醒来,他变成了一个小小的亡灵战士,他开心地踏上寻找爱人之路。但是一切并非他的想象,她忘了他,她失去了所有生前的记忆,无论塞瑞利恩如何付出努力,安雅娜对着他的永远是那个冰冷陌生的眼神。塞瑞利恩伤心欲绝,悲伤的他独自来到了黑海岸,他一直在那里等待着路过的人帮助他寻找他失踪的爱人安雅娜,摧毁她的亡灵,解放她的灵魂,那么多年他依旧面对着黑海岸的远方,为他心爱的安雅娜祈祷,期盼她能会到他的身边。所有帮助过他的人都曾见过那个男人流的悲伤之泪和一份矢志不渝的感情。
  
  好古老的一个传说,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可是我的好奇心驱使我去验证这个传说。我没有和哥哥姐姐道别,一个人飞到了米奈希尔港,坐上驶向卡利姆多大陆的船。船在行驶中,会绕过漩涡,我拿着从哥哥那里偷来的罗盘和地图,选中最靠近的漩涡的地方跳了下去。现在我明白生命之于世界是多么渺小啊,四处都是无尽的海洋,不知道游了多久,精疲力竭,就当我绝望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巨大的力量将我吸入一个无尽的深渊。我什么也看不见,听不到,只觉得身体被一寸寸的撕裂,我的慢慢失去了我的意识。
  
  我的头好痛,身体好像散架一样,我努力睁开眼睛,光线好刺眼,一个陌生的景象出现在我的面前,天特别蓝,特别高,遍地是辽阔的草原,空气中弥漫着青草的清新,突然有种好惬意的感觉,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叹息声“哞~~”我惊呆了,我的声音。我跑到小河边,看着水中的倒影,天啊!水里看到的竟然是……竟然是一个小牛牛。我想哭,这么难看,亡灵哥哥不会会相信我就是那个骑士呢T_T
  
  我四处打听,得知道奥格瑞玛是附近最大的部落主城,我想如果我在那里等,一定能看到MAX哥哥的。接下来的几天我就像傻瓜一样,满奥格瑞玛的乱窜,结果是一切徒劳。我一个人坐在奥格瑞玛的门口,心灰意冷。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有人在喊“Nelmax”的名字,我触电一样立刻跳起来,朝声音的方向看去,是他,MAX哥哥就在不远处,和人说话呢。我兴奋地朝他冲了过去。
  
  “哥哥!哥哥!”我大声喊着。
  
  亡灵哥哥一脸雾水地看着我:“妹妹,我认识你么?”
  
  “哥哥,我是橙味奶嘴糖啊。”MAX哥哥用惊讶的的眼神看着我,此时我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哥哥,我是特地从联盟跑来看你的Y_Y,我一直想亲口和你说谢谢。”
  
  我告诉他我们是如何认识的,我是如何来的部落……MAX哥哥冷酷的脸逐渐有了一丝柔和,我知道他相信我了。
  
  我和MAX哥哥很少见面和讲话,我一个人在部落虽然感到很寂寞和无助,但是我达成找到MAX哥哥的愿望也和他说了谢谢,我要努力修炼,做个厉害的牛牛撒满,只有这样,才会有更多的机会和MAX哥哥在一起。
  
  随后的日子,我认识了狼之好,无忌,艾克斯文,夜神,月影幽魂这些哥哥,狼之好和夜神哥哥对我特别照顾,带我做任务。或许,MAX哥哥就这么在我生活中慢慢消失……
  
  有一天,我正在练级,MAX哥哥无声无息地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吓了我一跳。我发现他的脸没有了往日的冷酷和干练,一脸的沮丧。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MAX从牙缝中艰难地挤出一句话“她有老公了,但是是我陪他练级,是我带她到60级的……”
  
  听着他的话,我的心莫名其妙地一阵痛,我怎么了,为什么我的心痛,难道我喜欢上他了。MAX哥哥没有发现我脸上的微微变化,继续着他的话题:“她老公对他不好,不陪他,是我陪着她,只要她说少事么,想要是么,我就给她买,我想她做我的老婆。”
  
  我忍着微微的痛,对他说道:“你可以告诉我她的名字么?或许作为女孩我们谈一下会好点,让我试一下好么?”MAX哥哥想了想,把她心爱的女孩的名字告诉了我,那个女孩叫淡淡地忧伤。我顺着MAX指的道路,找到了那个女孩。
  
  “我可以和你谈谈么?”我走到女孩面前,轻轻地对他说。
  
  女孩茫然的看着我,但是最后她还是同意了。
  
  “我的弟弟很喜欢你,听说你老公对你不是很好,不知道能否考虑一下。”我想我还是冒充MAX的姐姐比较适合一点。
  
  “是么,别人都误会我老公,他对我很好,他不能陪我他也是没有办的,他的朋友叫他一起么……”她不断地为自己老公辩护,可是我就不明白,既然喜欢自己老公,干吗给别人令人误会的假象呢。这个时候就听见她问:“你弟弟是谁?”
  
  “我弟弟……”我支支吾吾的。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和他说不可能的。”女孩干脆地回了我一句。
  
  我突然感觉好难受,我是怎么了,如果我喜欢MAX哥哥,那么淡淡地忧伤不喜欢他,我应该高兴才对,我为什么要难过……我突然发现,我喜欢不喜欢MAX哥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开不开心。我现在怎么回去和MAX说呢,我好怕看到他失落的表情,那样我会心碎的。
  
  我在外面四处游逛,一直到了太阳西下,我回到奥格瑞玛的旅店,看到MAX一个人静静坐在角落里面,阴阴暗暗的。“哥哥……”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MAX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她已经和我说过了。”然后一个潜行,消失得无影无踪。
  
  接下来的日子里面,MAX就像从我的生活中消失了一样,了无音讯。直到有一天,MAX找到了我,“听说你们暴风成有一个花店,可以买玫瑰花?”
  
  “红色的么?”
  
  “不是,那个太普通了,这里到处都有,我要白色的,很纯洁。”
  
  “有啊,你要了干什么?”
  
  “我要送给他。”
  
  天啊,MAX哥哥,你不会是想潜行去暴风城吧,太危险了,不行,我要阻止他。我绞尽脑汁,对了,藏宝海湾市中立地区,平时还是比较安全的,而且那里有好多好东西卖的。“哥哥,你知道不知道,如果一个女孩子喜欢你,还有一个东西比送玫瑰花更让她开心的东西。”
  
  “什么东西?”
  
  “就是结婚戒指,藏宝海湾有卖的,就是卖皮甲的小店,50金币一个。要是我的话,我会开心得昏过去。”是啊,要是给我多好啊。
  
  “那里啊,我不是很熟悉,那个小店好找么?”
  
  “好找,哥哥,我很熟悉,我陪你去。”我自告奋勇。
  
  “好,我们现在就出发。”MAX的眼中闪烁着喜悦的光芒,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这样,我对着他微微一笑,心中却是无比的痛。
  
  我们在荆齿城坐上了船,我和MAX依在船栏边,海风轻轻地吹着我的面庞,和心爱的人一起吹着海风多惬意啊,可是我的心在隐隐作痛,因为我不是他的爱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船抵达了藏宝海湾。MAX拉着我得飞快跑下船,冲向市集,就像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一样兴奋,“你说的那个店在哪里?快点告诉我。”我带他到了那个店,老板把所有的戒指拿出来让我们挑,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无瑕的钻戒],我把它戴在手上,对MAX说:“就是这个,好看吧。”
  
  老伴见状,笑道:“先生,你的女朋友,好有眼光,这个是我们今天的最新款式,无论是联盟还是部落都很受欢迎。”
  
  “她是我妹妹,不是我的女朋友。”MAX盯着戒指,随口就回了老板一句。老板马上说道:“你妹妹好可爱,哈哈。”
  
  我尴尬地笑着,我觉得心也在流血。
  
  买好戒指,MAX执意要请我吃饭。席中,他开心地对我说:“我还要给她做个影移披风,买个60的亡灵马,你不知道,我一直陪她打符纹布,她就想骑亡灵马,呵呵……”
  
  MAX的字字句句就像针一样刺痛我的心,我爆发了:“你是个白痴,是头猪,我再也看不下去了!”
  
  MAX对我的冲动微微有点诧异,但是马上一闪而过“我就是猪了,你不用劝我。”
  
  “你就不怕她利用你吗?她有老公,她老公对她好,那她为什么老是叫你买东西,她老公不会帮她买阿?”
  
  “她没有叫我买,是她说少了什么,我自己帮她买的……”MAX小声地说道。
  
  “你买了,她就要了,这有区别么,他老公还是不是男人,看见自己女人拿别人的东西……”
  
  “你不要说了!”
  
  “不,我就要说,你个大猪头!你值得么,你付出这么多,她根本不在乎。反正,作为你的妹妹我不同意。”
  
  “没用的,我不会听得进的,我朋友早就劝过我了。”
  
  “你……”我哭了,为了一个不爱你的女孩,你值得么。“哥哥,我不想你变成别人眼里的傻瓜,这样吧,你把戒指送给她,如果她要,说明她是喜欢你的,只是她有点无奈,无法做你的老婆,如果她不要,你就死心吧。”在我看来,这个小小的[无瑕的钻戒],如果是你爱人给你的,它便是无价之宝,否则它连一个+1精神的戒指还不如。
  
  MAX犹豫了一下,说道:“好的,我等等就去给她。”随后,我和MAX坐船回到了卡利姆多,一路上,我再也没有和他说话。
  
  回去之后我没有去练级,一个人坐在奥格瑞玛门口的小山坡上发呆,看着天上的云一片一片地飘。“你回来了?”我看不到他,但是我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嗯。”MAX取消了潜行状态坐到了我边上,“我把戒指扔到河里去了。”
  
  “……告诉我她老公的名字!”
  
  “你不要管了。”
  
  “你是猪,你固执,好,我也是猪,你不要管我,我也固执,我知道你刚刚去了尘泥沼泽。”说完,我就朝着尘泥沼泽跑去。
  
  MAX在后面着急的叫着:“不要乱来,你才11级,去了会死的。”
  
  死了更好,一了百了,不用为你心痛,我心里喊道。MAX在后面拼命追我,我不会让你追上我的,我飞奔着,终于把他甩在了很远处,他追不上我了。来到沼泽路口,我不知道淡淡地忧伤的老公会在哪里,于是我就喊叫起来:“淡淡地忧伤的老公,你是男人的话就给我出来,我有话和你说。”我不断喊着。这个时候跑来一个兽人,笑着对我说:“好厉害的妹妹,你找战歌荣耀啊,他去了剃刀,跟我来把。”我毫不怀疑地就跟着这个兽人走了。
  
  在去剃刀的路口,我看到了战歌荣耀,我没头没脑就冲上去:“你是不是男人,好好管管你的老婆,不要老是问别人要东西。”
  
  “我老婆问谁要东西了,告诉我,我去还。”
  
  “你对你老婆好点,不要让别人觉得她好可怜。”
  
  “我对老婆不好,她说的?”
  
  “不是,你的行为让别人认为你对她不好,她是说你很好,可是我哥哥被你们害苦了。”
  
  “是么,哈哈!”战歌荣耀无所谓地笑道,“这种战争年代,谈真感情,脑袋肯定被门夹过了,我经历得多了,谈感情累不累,你们这些小孩子……,你没有其他事情了?”
  
  “没有了,我不说了,你对老婆好点。”
  
  “这个我会的,谢谢。”
  
  我沮丧地转过身,突然发现MAX就在身后。只听到他低喃道:呵呵,我的脑袋是被门夹过了……
  
  我知道他很难过,所以我决定不去打扰他,让他一个人静静。直到有一天,他突然跑来找我。“部落再也没有我留念的东西了,我的心死了,我和你去联盟好么?”
  
  “你不是一时冲动吧。”
  
  “不是。”
  
  “什么时候?”
  
  “现在,我把东西给朋友了,虽然我心死了,我清醒了,但是我答应帮她做的事情我会做到,我让我的朋友帮我完成我诺言。”
  
  天色灰暗,海浪汹涌,远处闪电肆虐。
  
  “你真得想好了?不后悔?”我小心翼翼地问他。
  
  “不会。”MAX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知道在联盟重生的时候会在哪里,哥哥,我们约好在暴风城,好么?”
  
  “嗯~”说完,我俩跳下海,游向那个巨大的漩涡。那股熟悉的力量向我袭来,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他抓住了我的手,紧紧地……
  
  Nelmax(三)
  
  送给喜欢的人一枚无暇的钻戒..思想和行动不能达成公识的我在尘泥沼泽徘徊了很久很久我知道当我骑上我的骸骨战马去找她的未来几分钟将会决定我是否还有存在的价值。当我来到她身边小心翼翼的拿出了那枚戒指。"给你的,你接受么。""……我不能。"我掉转马头离开了,又一次无比的辛酸。下午5点的太阳是最让是感觉惬意的。我感受着阳光目视着那枚无暇的钻戒慢慢的沉入了黑龙沼泽。我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当我回到奥格瑞玛的时候我看到了奶嘴,我很诧异他能知道我在。我在她身边坐下和她说了一切的经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会和她说那么多。看着她愤愤地跑去找他们我只能无奈的跟随着。我一直在想着为什么奶嘴对我那么好,难道她喜欢我,如果是,那她忍受了有多大的痛苦。这种战争年代,谈真感情,脑袋肯定被门夹过了……也许我的脑袋真是被门夹了,听到他们的谈话我决定了离开。好多天我一直在想着奶嘴,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如果我的猜测是对的,那我对不起她的太多了。可是我喜欢她么,我想是的。她一直给我一种温暖的感觉,是我一直期望得到的感觉,也许就因为这个我才一直对她下不了手,也许离开才是我正确的选择。"部落再也没有我留念的东西了,我的心死了,我和你去联盟好么?""你不是一时冲动吧。""不是。""什么时候?""现在,我把东西给朋友了,虽然我心死了,我清醒了,但是我答应帮她做的事情我会做到,我让我的朋友帮我完成我诺言。"
  
  无尽之海,无数次经过却是第一次注意。这里海浪汹涌,远处闪电肆虐。此时耳边传来奶嘴细细的耳语:"你真得想好了?不后悔?""不会。""不知道在联盟重生的时候会在哪里,哥哥,我们约好在暴风城,好么?""嗯~"
  
  第四章 相聚联盟
  
  无论天涯海角,相信我们的手仍会紧紧相牵
  
  奶嘴(四)
  
  躺在野人海岸的沙滩上,看着日出的光芒,我是在做梦么?我把手伸到眼前,仔细看着,是人类的手啊,也许真的是做梦……可是耳边不断传来那句话"不知道在联盟重生的时候会在哪里,哥哥,我们约好在暴风城,好么?"……我不由自主地走向暴风城,我明白那里有我要等的人,那个我曾不惜生命去寻找的人……
  
  Nelmax(四)
  
  第一次,清晨的阳光把我叫醒,我一点没有感觉到吃惊,相反心里特别得平静,一种悠然自得的感觉。我看着自己,关节处不再露出惨白的骨头,完美的脊柱终于能让我不再低头走路。我能听见胸腔中心脏的跳动声,周围的人群,天上的小鸟,一切都让我感觉到活着的美好。可我的手却是空空的,我要去寻找那个给我带来这一切美好的人。暴风城么,恩。我去过的。寻找着记忆中的路线,我再次踏入艾尔文森林,不过这次却是全然不同的心情。我不用再寻找了,在暴风城的门口我看到了她。高挑的身材和一头银白色的头发还是那么无辜的眼神。我慢慢地向她走去,我还是我,我要用自己的双手去保护我喜欢的真正关心我的人,只是以前是盗贼现在是牧师,我不会变,我会用心去呵护喜欢我的而我也愿意付出一切去爱护的人,尽管我曾经是部落但现在是联盟。
  
  我紧紧的抓住她的手,"我和你相遇认识本身就是个奇迹了,我会让它一直美好下去。你愿意和我一起创造我们的美好世界么?""恩,我愿意的。"那一刻我知道,无论天涯海角,相信我们的手仍会紧紧相牵。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