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F.E.A.R]简要流程攻略一...
·《新神雕侠侣 2》主线流程...
·源平合战
·《科隆外传之创世启示录》...
·魔法黎明-小任务心得
·《英雄无敌历代记:龙之抗...
·《博得之门2》流程攻略
·生化危机4-BOSS对战心得
·PS2无双大蛇-初心者篇
·《罗马:全面战争》罗马三...
·骑马与砍杀-步战经验总结
·《波斯王子2 武者之心》剧...
·《欲望之血VR》流程攻略
·[魔戒:中土战争]流程攻略...
·《英雄本色》时间攻略指令...
·无冬之夜2-刺客决斗家
·《信长之野望11PK版》挖人...
·礼物
·《太阁立志传5》艺术品集
·《伊苏6》游戏指南及流程...
·《帝国时代 II:征服者》...
·《时间之追杀—剑圣》心得...
·《隐藏与危险2》操作手册
·《猎鹿人2005》游戏心得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攻略指引 >> 

[F.E.A.R]小说式完整剧情攻略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08-09-20 11:30:37

    第一幕:开端

  原点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2002年美国军方秘密的成立了一个组织,致力对付于那些威胁国家安全的超常规事件。这个组织的名字就叫:First Encounter Assault Recon 遭遇袭击第一时间侦查小组。

  (不明地点)

  Fettel跪在一个类似囚室的地板上,窗子上的乌鸦眼里看到了火焰中的小女孩的身影,而在囚室外面的地上莫名的出现了一些小孩的脚印,突然,小女孩出现在囚室门口,并把门打开。

  Fettel耳边响起神秘女孩的声音:“杀了他们。” “把他们全部杀死!”

  “不!!……”囚室里传出Fettel的惨叫声。就在这时,在外面早已就位的神秘军队好像听到什么命令一样,同时抬起头,举起了枪,开始行动了。

  Fettel独自走在一个建筑里,而一个ATC保安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一转身,Fettel已经把他解决掉了。同时,在监视器里出现了大批军队,ATC保安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倒在大批军队的强大火力之下。

  硝烟过后,是横尸遍野以及血迹斑斑,而我们看见的,竟然是Fettel在啃咬一具尸体……

  (电话铃声)

  男子声:“什么事?”

  女子声:“很抱歉叫醒你,参议员,是有关origin的事。”

  男:“怎么了?”

  女:“Fettel指挥所有原型(指在开发中的超级军人)发起了暴动。”

  男:“天啊……”

  女:“我们仍然能控制情形,但是我们必须动作快点。”

  男:“好的好的,但是……我必须先打几个电话。”

  (FEAR汇报室,画面上播放着Fettel吃人的镜头)

  戴帽子的男人,貌似长官:“这个疯子的名字叫做Paxton Fettel,他就是整个事件的关键,如果我们制住了他,我们就能控制整个情形。”

  光头同伙:“这笨蛋胃口真不错啊。”

  女同伴:“我认为他是有计划的,并不是在娱乐,他似乎在取什么东西出来。”

  长官:“(开玩笑)你是说维生素和营养吗?”

  光头:“他是什么来头?”

  长官:“他规Armacham Technology Corporation(ATC)所有,ATC正在根据军方的合同开发一支克隆军队,他们听从精神指挥官的命令,当然这是最高机密,Fettel也是其中一名指挥官。”

  光头:“你在跟我开玩笑吧?这就是为什么没人把我们当回事了。克隆军队?”

  长官:“有整整一个营,都是高强度训练过并且装备精良的。”

  光头:“整整一个营?你以为我们能对上千个超级士兵做些什么吗?”

  长官:“所以我说,干掉Fettle然后就结束了。幸运的是,整个开发计划的目的就是让指挥官了解战场的第一手消息而自己不用有任何危险,所以我们可以设法孤立那个混蛋而不用去面对所有的那些超级战士。”

  光头:“那我们怎样才能找到他?”

  长官:“ATC在他的头部植入了一个信号发生器,它会带领我们。”

  光头:“真他妈的方便。”

  长官:“是啊,如果它能发挥它该发挥的作用的话。嘿,兄弟,你呢?准备好了吗?”

  光头:“你想把他派到战场上去?你疯了?他几星期前才调过来的啊!”

  长官:“你也看了他的训练结果,他的反应能力异乎常人,我相信他能照顾好自己。”

  光头:“随便吧,反正你说了算。”

  女:“别担心,你会没事的。”

  长官:“那我们出发吧。”

  (幻觉)

  Fettel对我说:“你记得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我耳边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惨叫声:“No!!!…………”,还有刺眼的手术灯,这就是我的第一记忆吗?

  那女人的惨叫还在继续:“你们要把他带到哪里去?”

  而此时,视线中出现了蒙蒙隆隆的一个面孔,说到:“你会成为人中之神……”这是在跟我说话吗?这些乱七八糟的记忆是什么回事?

  第一章,续

  等我从幻觉中清醒过来,长官已经用车把我送到目的地了,刚才一定是在车上睡着了吧。

  长官:“我们就在前面的废弃建筑里追踪到Fettel的信号,虽然在卫星上没有显示敌人活动的迹象,但是不要掉以轻心。”

  长官:“Jankowski(光头同事,以后还是叫光头顺口),你就位了吗?”

  光头:“就等你的命令了。”

  长官:“好,出动吧!”

  我下了车,小心翼翼的在建筑内搜索,而光头显然已经快我一步。

  光头:“嘿,兄弟,怎么现在才到?四处搜搜,看有没有什么路汇合。”

  在走进一间空房间后,突然在远处的门洞里出现了Fettel的身影。

  Fettel喃喃自语:“你为什么要把我带来这里?为什么要把我带回来??”

  是在说他自己吗?还是在跟我说呢?我快步走上去,却发现原来是幻象,Fettel根本不在这里。或者是他刚刚来过,还残留着他的气息吧。

  穿过这个门洞,眼前突然出现熟悉的手术灯,这,这不就是我幻觉中看到的那盏刺眼的手术灯吗?与此同时我好像还听见了婴儿的哭声。一定是巧合罢了。然而就在我还在犹豫的时候,眼前的灯突然闪了一下,墙上的马赛克纷纷掉落,而眼前又出现了一个死者的恐怖画面,还好这感觉转瞬即逝,要不然我还以为真的看见了死人了。

  来到一扇被倒塌的柜子堵住的门前,光头已经到了,他帮我推开柜子,我们汇合后,交换了一下眼神,“Go!”,随着光头一声令下,我们同时破门而入。然而就在这时候,该死的幻觉又出现了,眼前的一切都变得那么诡异,光头也在一瞬间不知所踪,耳边只听见Fettel的声音:“你在这里出生的。”“就在这里……”我顾不上这些,冲过一个门洞后,出现在眼前的,竟然是跟我刚才看到的那恐怖的死者幻觉一模一样的一个死人,瘫坐在椅子上,浑身是血,面目全非。而此时光头又出现在我的视线中,似乎他对刚才我看到听到的一切没有任何察觉。

  光头:“Jin(女同事),我们需要你马上赶来这里!”

  Jin:“正在赶过来。”

  光头继续向长官汇报:“似乎我们已经太迟了,长官。只剩下这些了。”

  长官:“信号就在附近,Fettel一定在这里。”

  光头转过头跟我说:“我在这里等Jin来调查,你四处搜搜吧。”

  而在我上楼之后,在一扇半掩的门后又看见了Fettel的身影,这说明他真的在附近吗?走上楼顶,似乎没什么发现,正当我绕过一堆箱子的时候,Fettel突然出现,迅雷不及掩耳的把我打晕在地。

  朦胧中,Fettel似乎在跟我说什么:“那个死者的名字叫做Charles Habegger,我记得他,但是这记忆是我的还是她的呢?这并不重要。他该死,他们都该死……”

  等我清醒过来,Fettel已经无影无踪,耳边只听见长官的声音:“发生什么了?我失去了Fettel的信号!”

  我还没来得及解释,另一个急促声音打断了我们的对话:“Tomcat,这里是Den Mother,我希望你不是太忙,我们发现在港口这里有情况!”

  长官:“什么情况?”

  “我们发现了你们正在寻找的那些士兵,但是我们遵守你的命令,在你们来到之前没有与他们有任何接触。”

  长官:“明白。”

  “我派了两辆直升机过去,你们应该很快就能看见了。”

  长官:“我们会准备好的。”

  我沿原路回到死者的位置,在进门之前突然听见同事在谈论我。

  光头:“你觉得新来的拿小子怎么样?”

  Jin:“嗯,挺可爱的。”

  光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Jin:“你想说什么就说吧,Jankowski。”

  光头:“我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他……怪怪的。”

  Jin:“看来要等你学会判断别人的性格是没指望了(Jin在开玩笑,这里不知道怎么翻译出她的语气)。”

  光头:“我是认真的,你看他的眼睛,仿佛能看穿你的一切。”

  Jin:“可能只是因为你思维简单而已吧。”

  我走了进去,光头急急忙忙的掩饰:“嘿,这么快回来了?发现什么了吗?”

  这时长官的声音出现在我们耳边:“你们都做完了这里该做的事了吗?我们这一天才刚刚开始哦。”

  Jin:“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还要忙活一会儿。”

  (幻觉)

  又是那盏刺眼的手术灯,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深呼吸!再用力一点!”

  耳边尽是女人的惨叫以及婴儿的哭声。

  而另一边,一个穿白大褂的人在自言自语:“我尝试去忘记它。”“我已经很努力的去尝试忘记他……”等他转过脸来的一瞬间,我又离开了这幻觉。

  (直升机上)

  一个小队长在一旁做任务简介:“这些人来自F.E.A.R,他们会参与我们的这个任务。他们的任务是找到这次威胁的根源,而我们的任务是保证他们的生命安全。不要与敌人发生冲突,记住我们要面对的不是寻常的坏蛋。”

  “一队从西南方进入,二队会从北方接近。我们的侦察任务一旦完成,将在指定地点集合,并等待更进一步的指示。”

  “好的,那我们现在出发!”

  第一章完。

  第二幕:开始

  首度遭遇

  (时间:清晨。 地点:南河废水处理站码头。)

  (直升机上)

  特种部队:“我们到站了。让我们开动吧。”

  跟着特种部队一起,我用绳索滑到了地上。

  特种部队:“‘母兽’,这里是‘小鸟’,我们已经到达地面。”

  “母兽”:“收到,现在向第一个目标进发。”

  我们来到一扇紧锁的大门前,看来另有控制设备来打开这门。

  特种部队:“既然你也参加了这行动,那么看看你能不能把这门弄开?我可以叫我的手下去做,但是我想我需要一位‘专家’”。

  什么意思嘛,不就是要你保护我生命安全吗,用的着你这样来讽刺我吗?不过好歹我也是个新人,既然人家都开口了,总不可能拒绝吧。

  绕过那些集装箱,来到二楼控制室,按下按钮,门就打开了。

  特种部队:“干得好,现在回来吧。”

  这种简单的东西用不着你夸。于是我往回走,突然听见特种部队慌张的声音:“那是什么鬼东西?”“在那边!”“小心!!”伴随着的是猛烈的枪声。可是只有短短几秒钟,一切又恢复平静了。

  “母兽”:“‘小鸟’,你们那边的情况怎样了?”

  “母兽”:“‘小鸟’,快回答!我失去你们的信号了!”

  “母兽”:“如果你们能听见的话,马上与Jankowski小组汇合,重复,马上于Jankowski小组汇合!”

  而我马上赶到发出枪声的地点,天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地上只有那几个特种部队的骨架,对,是骨架,而不是尸体!!我走进他们的尸骸准备调查一下发生了什么事,突然他们临死前的一幕出现在我的幻觉里。

  (幻觉)

  火海里面的神秘小女孩。

  特种部队慌张的逃跑并射击。可是这并没有令他们存活的更旧一些,几秒钟之内,他们便化成了一滩血水……

  我只好一个人行动了,糟糕的是在这里居然有克隆部队的把手,但是看来他们在我面前都是小儿科。

  穿过几间房间后突然熟悉的感觉又出现了,前方出现一个朦胧的影子,仿佛在找什么东西,喃喃的说着:“有人在吗?”是Fettel吗?不,天啊,竟然是光头,面脸是血,神情可怖,他到底怎么了?我正想走过去,他突然化成灰尘消失在我眼前。我只好继续前进,而转过一个弯,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跟外面那些特种部队一样死法的几具骨骸,难道,光头也在其中?顾不上那么多了,调查要紧。

  看来前面是死路了,只好从二楼的窗户跳下去。就在我落地的一瞬间,神秘的小女孩竟然出现在我眼前,伴随着她的是她身边的一切都化成了火海,而她还在步步逼近。情况不妙,在这一瞬间我竟然觉得我会死在这里,情急之下,我只好破窗而出,在掉在地上的一瞬间,我失去了知觉……

  第二幕,完。

  第三幕:扩大

  渗透

  等我在朦胧中醒来,Jin已经找到我了。

  Jin:“他还活着。”

  长官:“要不要我派一架救上直升机过来?”

  Jin:“他看起来并没有受伤,我真不知道他是怎样幸存下来的。”

  长官:“先别心那些了,我在你们的位置附近收到Fettel的信号,我们必须把那混蛋搞定,快! Jin你继续搜寻光头,我还能收到他的生命讯号。”

  Jin:“你不能让他(指主角)一个人去,这太疯狂了!”

  长官:“他能照顾好自己的,出发吧!”

  Jin MM用忧郁的眼神看着我:“在里面千万要小心啊!”

  接受了长官的任务,我义无反顾地走进废水处理站继续调查。刚走进建筑里,就听见长官的对话。

  “母兽”:“‘雄猫’(长官的代号),看来我不能在短时间内给你们派遣增援了,我的直升机都去了ATC总部那边,有大事要发生了。”

  长官:“别开玩笑了,我的人在里面!”

  “母兽”:“我知道,我也希望这次进攻是由我来指挥啊。”

  长官:“还是那些一样敌人吗?”

  “母兽”:“看起来像,事实上我也没有更详细的资料了。”

  长官:“唉,这已经不在是一场隐蔽行动了。”

  继续深入调查,我发现桌子上有一台笔记本,于是我把资料上传给总部。

  长官:“有意思,我发现了一份ATC签署的污水分析报告。据报告分析,在上游有一些严重的污染,除非ATC对这些污染负有责任,不然它怎么会对污水有兴趣。”

  这些让上头去分析吧,我继续探索。前面又没路了,只好跳到水里,看起来那边行得通。可是就在我跳进水里的一瞬间,幻觉又来了

  (幻觉)

  我站在齐腰深的血海中,耳边除了婴儿的哭声什么也没有,走廊的尽头是手术室,似乎正在为一个女人接生,到底是谁?我正想走过去看个究竟,突然从血海里冒出一个骷髅向我扑过来……

  第三幕:扩大

  顽强抵抗

  等我清醒过来,发现原来我站在齐腰深的水里,刚爬上岸,就听见对讲机里有对话。

  长官:“Jin,有光头的消息吗?”

  Jin:“没有,但是我找到一些遗骸,除非在实验室里确认,我不知道它到底是属于谁的。”

  长官:“那不可能是他,他的生命讯号虽然有一点奇怪,单是可以肯定他还在生。他一定就在附近什么地方。”

  Jin:“我会继续寻找的。”

  而在我继续深入的过程中,那熟悉的感觉又出现在我脑海里,是光头,他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在水里有些东西……”等一下,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是想告诉我什么吗?还没等我走上前,他又化作灰尘消失了……正当我在失望的时候,突然他又在我身后出现,说道:“她害怕你……”真的是他,那他所说的那个“她”又是谁?为什么他会知道这些?等我一转身,光头又消失了。

  追随着光头消失的地方继续前进,Fettel的幻觉又出现在我脑海。

  (幻觉)

  Fettel:“她在哪?Alma在哪?”

  Fettel似乎在审问谁,那人被绑在椅子上。

  不明身份者:“Alma?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Fettel:“有一些秘密埋藏的比其他都深,但是我知道怎样去挖掘它们出来。”说着,便向那人走过去。

  不明身份者:“不,等等,你找错人了!”

  Fettel:“安息吧,Moody先生,我们的对话已经结束了。”

  Moody惨叫:“不…………!”

  第三幕:扩大

  脏水

  (继续调查废水处理站中……)

  当我走过一个窄窄的走廊的时候,前面的门突然关上了,走廊的邓在这一瞬间全部熄灭,等我能看见东西的时候,我又来到了幻觉里。

  (幻觉)

  这是个什么地方啊,天花板上是血海,地上还有小孩的血脚印,指向一扇门那边。没有其他路可走,我只好走向那扇门,耳边充斥着的依然是婴儿的哭声。在门里面传出来“深呼吸”,“再用力”的声音,还是再给人接生吗?就在我靠近那门的一霎那,一个小女孩的笑声传出来,一切都消失了,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穿过门,出现在我眼前的居然是Moody先生,他还有一丝气息,挣扎着想跟我说什么。

  Moody:“Alma……如果Fettel找到了她……Origin……”就断气了。

  长官:“他在说些什么啊?谁是Alma?Origin又是什么?……先别管那些了,继续行动,一定很接近Fettel了。”

  很显然Fettel在这里设了埋伏,艰难地击败上10个克隆士兵后,我钻进管道继续追踪Fettel的踪迹。

  第三幕:扩大

  退场

  “母兽”:“‘雄猫’,这里是‘母兽’,我知道你们现在的状况不太好,但是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帮助去解决ATC的问题。我失去了我的侦察小队的联络,而那个厚脸皮的还想我派更多的人去。除非我知道我们到底在做什么,否则我拒绝。”

  长官:“我的任务事解决掉Fettel这家伙,一旦搞定了他,那些士兵就会失去心灵感应指挥,自然就会停止了。”

  “母兽”:“这当然最好了。”

  长官:“跟你说,你能派一架直升机来吗?看来它们在这里做全员撤离,相信Fettel正在赶去ATC总部,那么我们就能互相照应了。”

  “母兽”:“没问题。”

  既然这样,我自然就要找到一个着陆区,登上直升机去ATC总部了。

  在半路上,又听见长官跟Jin的对话。

  长官:“该死,我失去了Jankowski的信号。”

  Jin:“可能是他的装备损坏了吧?”

  长官:“希望是吧。”

  Jin:“消防队员和援救队已经来到我这里,一旦它们控制了火势,我们就能够彻底搜寻废墟了。”

  长官:“这些事交给他们就好了,我需要你马上准备好,一旦ATC总部肃清了,就要你赶去。”

  Jin:“知道了。”

  在赶往着陆区的路上,我又发现一本笔记本电脑,于是我把资料上传给长官。

  长官:“还记得那份污水报告吗?现在有更多信息了,那些污染物似乎来自于Aubrn地区,那个地区早已荒废,这应该不是巧合。”

  当我赶到着陆区的时候,飞行员也到了,时间刚刚好。

  飞行员:“‘雄猫’,这里是Dust七号,我收到说有人需要搭载,着陆区准备好了吗?”

  长官:“在我的人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个相当好的院子,唯一的问题就是那里有敌人的武装直升机在,我会随时告诉你情况的。”

  飞行员:“收到。”

  这不明摆着叫我去肃清敌人吗?对主角我来说当然是小儿科啦。

  长官:“着陆区已经安全。”

  飞行员:“收到,我正在靠近。”

  长官:“非常好,现在前往ATC总部并找到Fettel那个混蛋。”

  第三幕,完。

  第四幕:渗透

  着陆点不安全

  (时间:清晨。地点:ATC总部附近上空)

  (直升机上)

  长官:“‘母兽’,你能告诉我们你的侦察小队怎么了吗?”

  “母兽”:“我正通过保安系统监视他们的时候突然就失去了联络,现在真个系统都瘫痪了。”

  长官:“那有什么关于敌人的情报呢?”

  “母兽”:“他们在早上快5点的时候袭击了这座大厦,无法估计他们的火力强度,但是可以假设他们是一支相当强大的部队。”

  长官:“他们手上有人质吗?”

  “母兽”:“还不能确定。”

  长官:“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吗?”

  “母兽”:“至今为止还没有。”

  飞行员:“Dust七号,到达目的地。”

  “母兽”:“Dust七号,能看见着陆点吗?”

  飞行员:“清楚,那么我们开始降落了。”

  就在直升机放下绳索的一瞬间,着陆点正对的大门突然打开,在漆黑的夜幕中,闪动的火舌是那么的刺眼,我们遭到了伏击!!

  飞行员:“我们损失了两个人,着陆点不安全,重复,着陆点不安全!”

  长官:“‘母兽’,你能排遣增援部队吗?”

  “母兽”:“我已经没有更多的部队了!”

  长官:“天杀的……”

  看来,又是到我独自表演的时候了。借着夜幕的掩护以及我超乎常人的反应能力,总算把着陆区的敌人肃清,而想进入ATC大厦,还得绕一段路。

  这时长官带来了一点关于光头的信息:“仍然没有Jankowski的消息,他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而奇怪的是和他一起的特种部队的尸体都已经确认了。 …… 怎么搞的?我在这一地区收到了Jankowski的信号,他这一路上怎么过来的?”

  而很快,我也证实了光头确实在这附近,虽然没看见他的身影,但是在一闪一闪的灯光后面,穿出了他的声音:“你甚至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是在跟我说吗?难道他知道我的身世?

  好不容易绕到旁边的屋顶,打烂上面的玻璃,跳进了ATC大厦。

  第四幕:渗透

  看守人

  (地点:ATC大厦内)

  长官:“ATC网络被关闭了,你必须找到网络中心并且重新开启它,我就能进入系统,这样我们可以对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有更好的了解。”

  在搜索过程中,我发现了两台笔记本电脑,看来长官对里面的资料十分感兴趣。

  长官:“这里有一份跟叫做Lcuras有关的资料,说是有一个生物工程学项目在1973年就展开了,是跟微重力有关的健康研究,像什么损失肌肉质量、骨骼密度之类的鬼东西。”

  长官:“看来Lucars项目在Persues的赞同下关闭了,我敢说Persues是国防部赞助的。那么Fettel和那些克隆士兵也很有可能来自于那里。”

  正在我为如何继续调查下去犯愁的时候,突然从天花板吊下来一个胖子,

  胖子:“别开枪,我叫Norton Mapes,是这里的工程师。”

  长官:“shit,原来是一个平民。给他一个对讲机。”

  胖子拿到对讲机后,开始和长官对话。

  胖子:“你们是什么人啊?”

  长官:“我们是朋友,你没事吧?你说你是个工程师?那么你能帮我们进入公司的网络系统吗?”

  胖子:“你以为我是谁啊?你的仆人啊?跟你说,如果你能把本地安全系统关闭,我会看看我能不能对服务器做点什么。”

  长官:“当我登陆以后我能远程关掉它。”

  胖子:“不行,它在独立的系统里面。”

  长官:“我的手下能搞定。对了,为什么你要我们把安全系统关掉呢?”

  胖子:“不为什么,兄弟。你需要我的帮助,这就是代价。去吧,我会在这里等你。”

  虽然看这个胖子很不顺眼,但是为了调查的继续,直到前往保安中心,找到本地安全系统,并把他关掉了。但是在监视器画面里,那个死胖子居然不遵守他的诺言,自己走了。

  长官:“Mapes,你能听到吗?Mapes?…… 那个白痴跑哪儿去了,看来我们要来硬的了。好吧,你去找到那个服务器并重新启动它。”

  还好这时传来一点好消息。

  Jin:“这里是Jin,我们已经到达屋顶,正在像里面进发。”

  长官:“收到,前往集合地点吧。”

  在几个拐角后找到了服务器控制器,按下按钮后,似乎有动静了。

  长官:“好,我收到服务器已经重启了。现在还需要几分钟时间令整个系统重新上线。…… 那个胖子看来是对的,虽然我能监视到每一个摄像头,但是我不能对系统做些什么。…… 那么现在你就前往特种部队失去联络的地方,肃清那里的敌人,并等待Jin来到。”

  大厦的这一层似乎还在装修,到处都是施工的痕迹。而要命的是似乎这里到处都充斥着Fettel的气息,时不时都能听见他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却看不见他的人影。

  Fettel:“你已经见到过她了,对吧?…… 她就是最初的那个 …… 我是由她制造出来的,我也是由她所诞生的 …… 我们虽然分开了,但是我们其实是一体 …… 她是一个囚犯,在黑暗里漂浮 …… 就像在子宫里还没出世的婴儿 …… 很快,我将会找到她,并把她放出来……”

  一边听着Fettel忽隐忽现的声音,我已经来到集合地点,而Jin在我之后也到了。现在目之所及,是一片血红色,大厅中间是特种部队的骨骸,而天花板上、墙上、柱子上和地板上,全部是鲜血。站在那里,还能听见鲜血滴落的滴滴答答声。

  Jin:“天啊……”

  长官:“Jin 你怎么看?”

  Jin:“在这间房间里充满了愤怒。”

  长官:“非常好,你还有什么‘有用的’要补充吗?”

  Jin:“我连一个弹孔都看不见,而且附近也没发现有弹壳的痕迹,这些家伙一枪都没开。”

  长官:“那么他们怎么死的?”

  Jin:“我也不知道。”

  长官:“那么把原因找出来!”

  然后长官又对我下令:“好了,伙计,继续前进吧,Fettel一定就在附近了。”

  我从Jin身边走过,她似乎很疑惑,还在自言自语:“我甚至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 几乎完全液化了 …… 是什么化学品造成的吗?…… 看来我得花上好一阵子了……”

  穿过Jin身边的门,我继续开始了对Fettel的搜索……

  第四幕,完。

  第五幕:抽取

  Bishop(一名NPC的名字)

  (地点:ATC总部上层)

  依然是在ATC总部,依然是一间一间的办公室,依然是那些克隆军队。在我重复的打开一扇又一扇门之后,终于发现了些新事物。一个男人被打得鼻青脸肿,绑在椅子上,身上还缠这炸药。

  Bishop:“终于有人来了,你能把这些炸药处理掉吗?”

  长官:“太好了,又一个平民。…… ‘母兽’,我们发现了一名人质,看起来他身上装有爆炸物!”

  “母兽”:“收到,我会派些人去搞定它。”

  长官:“给他一个对讲机。”

  我给了他对讲机后,Bishop:“嘿,你们是特种部队吗?”

  长官:“没错,请你坐好别动,你叫……?”

  Bishop:“Bishop, Aldus Bishop。”

  “母兽”:“排弹组正在赶过来。”

  长官:“好的,兄弟,在附近有一些电梯,你去肃清那个区域并护送排弹小组来到Bishop的身边。”

  在赶往电梯出口,经历了一场恶战后,排弹小组终于出现了,不幸的是所有通路都被敌人锁上,还好排弹小组不是盖的,一颗炸弹就把墙炸出一个大洞,我们一行回到了Bishop身边。

  Bishop:“你是炸弹专家吗?”

  排弹员:“没错,别担心,你会没事的。”

  Bishop :“请你一定要把这些鬼东西弄掉啊。”

  排弹员:“看起来安置这些炸弹的人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家。”

  Bishop:“你说这些给我听会令我感觉好一些吗?”

  排弹员:“哼,他可能算得上行家,但是我是大师!”

  正在此时,突然火警响起,排弹人员在专心工作,看来我得去把火警关掉才行。

  在我赶去的路上,长官又与Bishop在交谈:“Bishop先生,你认为为什么你会被当作人质呢?”

  Bishop:“他们想知道Harlan Wade的消息,而我和他的女儿Alice在同一个特遣部队工作。”

  长官:“什么样的特遣部队?”

  Bishop:“我们过去10年都在研究Aubrn地区,但是没人告诉我们到底是为什么。”

  长官:“那现在他的女儿在哪里?”

  Bishop:“她的办公室在行政楼6楼。”

  这个Bishop 比那个胖子合作多了!一边听着他们的对话,我已经来到控制火警的控制室。当我按下取消火警的按钮是,突然觉得背后有人在看着我,我一转身,出现在我眼前的竟然是那个神秘小女孩,她突然说道:“我知道你是谁……”正当我准备绕出去问问她的时候,她又消失了。

  长官:“好样的,现在电梯又恢复工作了,但是安全门都锁上了,你必须找到另外一条路去到楼顶,并与拆弹小组和Bishop汇合。”

  于是我上了电梯,按下顶楼的按钮,心想终于可以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了。就在这时,电梯的灯突然闪了几下,电梯就紧急停止了,我打开门一看,居然卡在两层楼的中间,看来电梯是不能再坐了。我爬出电梯,这时Jin又有消息了。

  Jin:“长官,我在这里差不多完工了。”

  长官:“有什么发现?”

  Jin:“看来只有回到实验室才能有结论了。”

  长官:“好的,那现在前往楼顶,在那等一会儿,我会派架直升机去接你们。”

  在我继续赶往楼顶的路上,我又发现了一台笔记本。

  长官:“嗯,这证实了Perseus计划是训练有精神控制能力的指挥官去带领那些克隆士兵,虽然看起来Fettel是项目里唯一的一个指挥官,但是奇怪的是这里说到他是第二个原型。”

  不一会儿,又有关光头的消息传来了。

  长官:“消防队和救援队已经放弃了在废墟里搜寻Jankowski的希望了。我真希望Jankowski是撞坏了脑袋,患了失忆症而还在码头游荡呢……”

  曲曲折折的终于来到了,现在马上赶往着陆点吧。

  第五幕:抽取

  弱点

  (地点:ATC总部顶层)

  眼看着陆点就在眼前了,窗户外一架直升机呼啸而过,Bishop和排弹小组也应该已经到了吧,再穿过两扇门就到达集合地点了。就在这时,突然枪声响起,直升机为了摆脱敌人火力,不得不离开了。

  排弹小组:“我们遭到敌人袭击!…… 赶快离开吧!”

  长官:“发生什么了?”

  排弹小组:“Bishop 倒下了,重复,Bishop 倒下了。 …… 袭击我们的人是ATC警卫!”

  长官:“你确定是他们?”

  排弹小组:“是的,确定!”

  长官:“不会是误伤吧?”

  排弹小组:“看起来他们并不友善,而且他们的目标明显是Bishop。”

  长官:“ATC警卫到底在干什么?”

  排弹小组:“我猜是因为他们不信任Bishop能保守某些秘密吧。”

  长官:“天哪,我希望你猜错了……”

  看起来我不把所有ATC警卫击倒,我是无法继续前进了。在干掉在场的所有警卫后,我去到了ATC总部大楼的另一侧。而在这里,我又听见一些对话。

  ATC警卫A:“Bishop已经被解决了。”

  ATC警卫B:“干得好,Farley的人还在找Wade那个女人,所以看看你能不能找到‘谎言的巢穴’?(这里似乎另有寓意)”

  ATC警卫A:“这就去。”

  在继续前进的途中,我又遇到死路了,但是看来我可以调到下方的排气管上,然后绕到对面去。可是就在我的脚踩到排气管上的一瞬间,整条排气管居然塌了。

  长官:“不好,我失去你的信号了!”

  都不知道这一掉,掉下去多深,还好下面是水,我才没事。爬上岸,前面的门锁着了,我习惯性的举起枪把锁打掉,却没留意旁边是煤气管道,火花点燃了没关紧的气阀,引起了大爆炸,又一次是下面的一潭水救了我,可是前面燃烧的煤气,却不得不让我绕路了。

  可是就在我刚转过一个弯,光头又出现了:“他们把她留在黑暗里,他们任由她死去……”说完,又化作灰尘消失在我眼前。

  不管怎么说,赶回地面,与长官取得联系才是当前最重要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座电梯,按下了向上的按钮,电梯带着我满脑袋的疑问,回到了地面。

  第五幕,完。

  第六幕:拦截

  再见,笨蛋

  (地点:ATC总部大厦另一侧)

  刚回到地面,长官的信号就接通了。

  长官:“狗娘养的,我以为我们失去你了。…… 在你失去联络的这段时间,我又收到了Fettel的信号,他在研发区的另一边,你必须赶紧去拦截他!”

  电梯门打开,门外的克隆战士似乎还没发现我的到来。

  战士A:“他们追丢了Norton Mapes(死胖子),电梯都锁住了,他不可能走太远的。”

  战士B:“明白。”

  战士A:“指挥官想活捉他,记住别伤害他,因为他可能知道‘掩体’在哪里。”

  干掉几个克隆士兵后,长官又有消息通知我。

  长官:“我尝试着联络了Genevieve Aristide,ATC的总裁。我可以确认当Fettel进攻这里的时候她不在场,但是我却怎么也联络不上她。可能她根本不想让人找到吧。”

  来到电梯大厅,突然熟悉的声音传出来,原来是死胖子。

  胖子:“谁在那里?…… 原来是你啊,上帝,我以为我死定了。”

  长官:“Mapes,你还活着?”

  胖子:“还真是托你们的福啊。”

  长官:“你在这儿干嘛?”

  胖子:“电梯都锁上了,那些士兵到处都是,你必须找到控制开关把电梯打开。”

  长官:“这次你会乖乖的留在这里等我们吗?”

  胖子:“我不会再骗你们的。”

  虽然我一点也不相信他,但是除了把电梯打开之外,我也没有其他路可走,只好暂时信他吧。在不远处就是电梯控制室,打开电梯后,安全门也随之打开,从另一边走回电梯大厅,却发现死胖子比我快一步,冲上电梯关上了门。

  胖子:“再见,笨蛋!”

  长官:“至少我们能预猜到他的行动……”

  没办法,只好从旁边的工作通道爬上去,在一条通风管道跳下去,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

  第六幕:拦截

  未经认可人士

  刚下楼,就又看见死胖子了,他一个人站在一个控制器前不知道在干嘛。

  胖子:“哦?太好了,又是你。…… 看见这个按钮吗?我真的很好奇,它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的呢?…… 噢 …… 那再见啦!”

  随着他按下那个按钮,天花板上伸出来一支自动机枪,我见势不妙,马上闪到一边。果然,我刚才站的地方马上被机枪打得变成了马蜂窝。

  系统声音:“自动防卫系统启动,任何未经认可人士会被马上射杀。”

  看来那死胖子真的想置我于死地。没办法,只好偷鸡摸狗的躲过那些机枪,好不容易绕到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沿途还发现了两部笔记本电脑。

  长官:“这里有关于Fettel更多的信息。他是作为‘Origin’计划的一部分而开发出来的。这里说,第一个原型工作的不理想,Fettel是第二个,然后就再没有第三个了。整个计划在Fettel诞生的几年后就全面终止了。”

  长官:“这里有有关‘Origin’的更多东西。这个计划之所以终止,是因为当时发生了一个事件,至于是什么这里并没有说明,但是我猜应该有人员伤亡。”

  我叫下电梯准备上楼,却发现随着电梯下来的还有一个“铁甲战士”,皮厚肉粗不说,武器用的还是微型火箭炮。但是现在这个社会玩的是智慧,把他引到一个个油桶旁边,再打爆油桶,最后终于把他解决了。

  恶战之后继续前进,居然让我发现了一间自动机枪的控制室,这下到我爽了。用自动机枪把视野内的敌人全部干掉,这下子前路就轻松多了。

  似乎ATC警卫已经和克隆士兵交过火了,但是凡人之躯怎么是超级战士的对手呢?满地的ATC警卫尸体,而克隆士兵看起来却没什么损失。在干掉几个克隆士兵后,跳下楼,继续深入。

  第六幕:拦截

  残像

  (地点:ATC总部内)

  似乎敌人已经开始放弃这里,周围空荡荡的什么人都没有,只有光头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回荡:“这不是我的错……”但是我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什么,什么错呢?

  而在一间弃置的实验室里,隔着一层玻璃,Fettel又出现了。

  Fettel:“又是你…… 他们想把他们的罪恶埋藏起来,却不知道埋下的是毁灭他们自己的种子…… 战争即将降临。我在梦境里见到了,火焰遍布大地,死尸满是街头,城市化为灰烬…… 这一切都是报应。”

  说完这些摸不着头脑的话,Fettel一如既往的消失在灰尘里。而在继续往前走的时候,该死的幻觉又出现了。

  (幻觉)

  前面是一间手术室。一个声音喃喃自语:“我不知道……”

  继而是女人的惨叫:“不……”

  神秘声音:“我不明白…… 死去的…… 就是 ……死去的……”

  继续前进,有一部笔记本。

  长官:“很有趣,当关闭Origin计划的时候,他们似乎把掩体的门锁上并把钥匙丢掉了。虽然他们没有提供更详细的资料,但是那里看起来那地方十分危险。我怀疑可能是有些化学物质的泄漏或者什么。”

  而前面似乎ATC警卫与克隆士兵战斗正激烈,我当然在旁边坐享渔人之利了。在干掉不多的残余部队后,长官似乎又有Fettel的新消息了。

  长官:“糟了,我猜Fettel准备对Bishop提到的那个Alice Wade不利,看起来他正在向行政楼那边移动。你必须早一步找到Alice,她可能对我们了解Fettel到底想干什么有帮助。”

  于是我只好向行政楼那边进发。眼看就快到了,长官却传来不好的消息。

  长官:“该死的,我又失去了Fettel的信号,那个信号发生器怎么搞的?”

  来到二楼窗户边,跳下去,来到了行政楼的院子里面。

  第六幕,完。

  第七幕:改道

  爱丽丝•韦德

  (地点:ATC大厦行政楼)

  来到行政楼后,第一件事就是搜寻Alice的踪迹,乘坐电梯来到楼上,我发现了一部笔记本电脑。

  长官:“这个,几星期前,ATC重新打开了Origin的掩体,他们打算把里面清扫干净然后重新开始这个计划。但是他们与任何进入其中的人都失去了联络,所以他们只好重新把它封上。”

  来到Alice的办公室门口,里面一片狼藉,只有电话留言灯一闪一闪的,于是我拿起电话。

  电话留言:“留言来自Harlan Wade。Alice,我是你爸爸,你必须离开这里,你现在很危险!去我的办公室找到我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有一份文本叫做‘Proteus’,快!”

  看来我得去Harlan的办公室了。来到电梯大厅准备乘坐电梯上楼,可是电梯却突然不听使唤,突然往下坠了一半,没办法,只好从打开的缺口处爬上去,刚离开这电梯,它突然就整个掉了下去,还好我动作快,否则早摔成一团肉泥了。

  爬了好几层,终于来到Harlan办公室所在的楼层,暂时还没发现Alice的踪迹,却发现了一部笔记本电脑。

  长官:“这个Harlan从一开始就和Origin计划有关系。他是整个计划的关键人物!”

  看来敌人已经把Alice抓住了,这里有重兵把守,在杀死大量的克隆士兵后,终于找到了Alice。

  Alice:“你不是他们其中一个。…… 我几乎已经放弃了会背获救的希望了。”

  长官:“谢天谢地,她没事。…… 给她一个对讲机。”

  Alice拿到对讲机后:“你好。”

  长官:“Wade女士,我们会帮助你离开这里,但是你的动作必须得快点。”

  Alice:“不行,我必须先找到我的爸爸。”

  长官:“他在哪?”

  Alice:“在一个高度机密的地方,我也从来没听说过,那里甚至连地址都没有。那些入口都是隐藏着的,但是我有进入的密码。”

  于是我在Harlan的笔记本电脑里面找到了密码。

  长官:“好,那么现在首要的是赶到楼顶,一架直升机正已经上路了。”

  Alice:“直升机?我不能开车过去吗?我的车就在楼下车库里。”

  长官:“什么?你害怕飞行吗?”

  Alice:“是有一点。”

  长官:“相信我,你在空中会更加安全。”

  Alice :“嗯,好吧。”

  我们来到另一部电梯处,按下到楼顶的按钮,电梯缓缓上升。但是直觉告诉我这太顺利了,一定有陷阱。果然,一下子电梯所有的楼层都被人按下了,也就是说电梯每到一层都会停下来,打开门,而这意味着什么,相信不用我再多说了。还好我那超人的反应能力不是盖的,我总能抢险敌人一步,先把他们干掉。但是还有一层就到顶的时候,突然电力被切断了。

  Alice:“怎么搞的?电力怎么没有了?”

  我当然义无反顾地冲出去检查,可是我来到一个控制室的时候,突然发现那个神秘的小女孩就在Alice身后,而Alice却好像一点都没察觉。我正想冲上去警告Ailce,电梯却突然启动了,扔下我一个人在门外。没办法,只好爬楼梯往楼顶上赶了。

  第七幕:改道

  逃走

  刚来到楼顶,发现Alice原来早我一步已经到了。

  隔着窗户,Alice说:“你在这啊,我们怎么会分开了? 我只记得电梯的电源没有了,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就到了楼顶,而你却不见了。”

  长官:“你没事就好。现在你应该能看见直升机正在过来了。”

  长官话音未落,只看见一部直升机呼啸而来,可是还没到达我们头顶,从地面射上来两枚火箭炮,直升机应声而落,坠毁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

  长官:“糟了!”

  Alice:“这太疯狂了,我不能在这里等死,我爸爸还在危险之中。”

  长官:“你爸爸会没事的,现在我们最担心的是你!你必须得冷静!”

  Alice:“对不起。”

  长官:“Wade小姐!”

  显然Wade已经不再相信长官说的话,头也不回,就冲进一边的大门走了,并且还把门给反锁了。

  长官:“可恶,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正在前往车库,你必须在她背敌人杀死之前赶到那里!”

  在干掉空降下来的那些敌人后,我绕路重新进入ATC总部大楼。Alice看来一口气跑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又重新跟我们联络了。

  长官:“Wade小姐,你到底想干什么?”

  Alice:“我必须确认我爸爸没事!”

  长官:“我也很想让你自己去把你爸爸接回来,但是你这样做风险实在太大了。”

  Alice:“是吗?你刚才还说我在直升机上就会安全了。”

  长官:“那些士兵正在搜寻你,一旦你再次被他们捉住,他们一定会审问你。相信我,你不会喜欢他们那些审讯手段的。”

  Alice:“我宁愿自己冒险。”

  谈话不欢而散,我只好继续前往车库。在路上,我又发现两台笔记本电脑。

  长官:“我找到了有关‘Origin’的更多信息。原型是由‘遗传参考物’制造出来的,我认为那是某人的DNA的婉转说法。这里没有说那DNA到底是谁的,但是我猜是Harlan Wade的,因为这个项目是他开展的。”

  长官:“嗯,Fettel不是由Harlan Wade的DNA制造的。这里有封来自Wade的邮件,提到‘目标’处于人工昏迷状态。看来那些ATC安全人员并不想让这事给外界知道。他们并不只是担心人们会质疑他们生物工程学试验是否道德,我认为他们其实在掩饰一些相当肮脏的东西。”

  我终于来到通往车库的电梯前,而此时Alice看来已经快我们一步先到了。

  Alice:“为你们制造了那么多麻烦真的很对不起,但是现在我已经上了我的车了。”

  长官:“Wade小姐,如果你能再等我们几分钟……”

  Alice:“不行,我必须得走了。”

  长官:“Wade小姐!……可恶,你现在马上赶往车库顶层,会有人在那里接你,这样我们就能在Alice之前赶到Harlan博士那里。”

  于是我又从地下车库底层一层一层杀上去,来到地面那一层,Jin他们也刚到。

  某猛男:“这边!”

  Jin:“能看见你完整的来到真高兴。”

  长官:“迟些再聊吧,现在立刻上飞机!”

  第七幕,完。

  第八幕:荒芜

  城市的腐朽

  (地点:直升机上)

  长官:“UTM的同事从Harlan的笔记本电脑上得知了掩体的地址,在Auburn的Rammelmeier工业区中心位置。那里已经在好几年前就关闭了。”

  Jin:“为什么会选那里?”

  长官:“我做了一点调查。结果是ATC早在50年代就从政府手里把这块地买下来了。在那里曾有些地下军事组织,但是我认为ATC感兴趣的并不是那些表面上的东西,而是那些不为人知的。我觉得是跟Origin有关的某些东西。”

  正在这时,火箭的声音呼啸着逼近,然后是猛烈的爆炸。

  驾驶员:“我们被击中了!…… Dust2号坠落了,重复,Dust2号坠落了!”

  然后在猛烈的冲击中,我失去了知觉。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些废弃建筑的地下室里。而Jin和猛男似乎比我更早就清醒了。

  猛男正在向长官汇报:“他还好,但是飞行员死了,而Jin也伤的不轻。”

  长官:“那你的情况怎么样?”

  猛男:“我还活着,但是要一些时间恢复。”

  长官:“好的,既然这样,我要你和Jin一起在这里等候救援直升机的来到。”

  猛男:“你确定要派他一个人出去吗?那些巡逻的士兵不是吃素的啊。”

  长官:“我们没有选择。Fettel可能在这里的任何地方,而Alice也应该落到了他手上。等到志愿来到后再行动的话,她早死了。”

  猛男转过头对我说:“我们离目的地还有些距离,看来你要步行过去了。”

  长官:“在这一地区有大量敌人活动的迹象,而且看来他们不想我们有任何生还者,所以做好准备。”

  猛男:“我听说之前你一直很出色,希望这是真的。…… 她会没事的,现在我担心的是你。”

  Jin:“是的,如果我不动的话我感觉还好。”

  猛男:“如果你觉得需要嘴对嘴人工呼吸的话,随时告诉我哦。”

  Jin:“不要惹我笑!”

  猛男:“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吗?”

  Jin:“如果不是的话我会觉得相当遗憾。”

  猛男:“别那么冷酷嘛。”

  然后猛男见我还没走,又对我说:“为什么你不去执行任务,好让我做自己的事呢?”

  Jin却说:“你留下吧。”

  猛男:“你别担心,刚才我都是开玩笑的,我会照顾好你女朋友的,走吧,去干掉那些坏蛋。”

  没时间听他们瞎扯了,赶快找路杀出重围吧。

  刚上楼,长官又在唠叨了:“我打赌那些水里面的污染物一定来自于这里这个ATC的秘密机构。这就是为什么ATC会派人到废水处理站去的原因,他害怕我们丛污染物中找到线索。”

  一路敌人虽然很多,但是久经锻炼的我根本不用把他们放在眼里。反而是当我推开一扇门,Fettel出现在我眼前,他架着Alice的脖子,说道:“这就是你在找的人吗?她很好闻啊。…… 她告诉了我好多东西……”

  可是当我绕过去找那混蛋的时候,一切都消失了,只留下天花板跟地上的血迹斑斑,Alice倒在血泊中!我马上走过去,可是这一切又消失了。难道Alice已经被杀害了吗?就像前几次我看到的幻像,最后都应验了。暂时先不想这些了,找到Alice以及Fettel那个混蛋要紧。可是好像越接近“掩体”,我的幻象出现频率越高了,又是那个医院,又是女人的惨叫和婴儿的哭声。不同的是这次那个神秘红衣小女孩也出现了,还没等我走过去,一股神秘的力量却把我推开了。

  干掉更多的克隆士兵后,来到一扇窗户面前,没有其他路了,只好跳出去,来到了废弃城市的街区。

  第八幕:荒芜

  入口

  (地点:Rammelmeier工业区附近)

  看来我是走对了,刚跳下来,长官就来信号了。

  长官:“我从卫星上收到大量敌人活动迹象,他们遍布这个地区,你要小心!”

  一路杀过去,敌人的抵抗越来越厉害。

  长官:“Rammelmeier工业区就在前面了,看来敌人的大部队都集中在这里。”

  而进入里面的建筑物中搜索的时候,光头的声音久违的出现在我耳边:“她很接近了,在这里她的存在非常强烈……”可惜的是我依然看不到老朋友的面孔。

  长官:“ATC的巡逻车从西边赶来了,看来这场事要闹大了。”

  果然,前面不远处想起了敌人的交火声。几个ATC警卫正在跟“铁甲战士”苦战。可是他们寻常的血肉之躯怎么打得过那些超级战士,不一会就横尸遍野了。但是这样他们也为我争取了一些时间,也算坐享渔人之利了吧。干掉这些挡路的石头后,来到一扇暗门前,打开它,我进入了一个和外面格调完全不同的地方,像是个研究所什么的,看来我找到入口了。而这时,好消息也传来了。

  “小熊”:“这里是小熊,救伤直升机刚刚赶到。”

  长官:“听到你的声音太好了,谢谢你们的援助。”

  “小熊”:“我希望能帮上更多的忙。我来啦!”

  来到一座电梯,我按下按钮,可就在这一瞬间,我整个人掉进了幻觉里。

  (幻觉)

  我不停的往下掉,扑通一声,掉到了一池血水里。血池里还漂浮着几具骷髅。看来没有其他路了,只好往血池深处游去。在血池底部有一个出口,可是在我接近它的时候,里面突然闪过一个长发女子的身影,是那个神秘小女孩吗?不,那身影明显是成年人。从血池底部游出去,我却发现自己掉到了那熟悉的手术室门前。里面是熟悉的婴儿哭喊声和女人的惨叫“不……!!”我不由自主上前推开那扇门,却从里面飞出来几只恶鬼一样的东西,我毫不犹豫举枪就扫,他们也应声消失了。就在这时,幻觉又结束了。

  随着电梯的缓缓下降,我的心也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下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等着我,我还完全不知道呢。而长官似乎也有这样的忧虑。

  长官:“我要你在找到Wade两父女之后马上离开这里,把他们带回来,我要他们对我做单独的报告。”

  第八幕,完。

  第九幕:侵入

  宠物狗

  (地点:ATC地下秘密研究所)

  终于进入秘密研究所了,可是电梯门刚一打开,迎接我的就是几挺自动机枪。我只好偷鸡摸狗的躲过它们。继续前进,不出意料,大群的ATC警卫拦住了我的去路。意外的是在这里我居然又碰见了Norton那个死胖子。他在资料室里面反锁了房门不知道在干什么。而这里不愧是研究中心,很轻易就发现了他们遗漏的笔记本电脑。

  长官:“更多有关Origin的信息。他们用于这个项目的遗传参考物,无疑是一个强大的精神能力者。而那人是一个女人,这里说是由她诞生了那些原型。看来Harlan不认为精神能力是遗传性的,他找到了更好的办法,就是胎儿在目标体内成长,这样会有更高的几率。(也就是说不能用克隆德方法。)所以他们把那女人弄昏迷,然后在体内放进一个加以遗传工程学改造过的胚胎,并让她生产出来。真变态。”

  我想方设法进入了刚才死胖子所在的资料室,看来他把所有资料都毁掉然后逃之夭夭了。而大屏幕上,出现了Harlan的脸。

  Harlan:“Norton,你真的认为你把所有文档都搅碎掉,把所有磁盘都清除掉,就能毁灭证据了吗?Genevieve Aristide(ATC总裁)自掘坟墓,并且已经没得救了,你一直做她的宠物狗,然后也步他的后尘吗?”

  看来Harlan跟死胖子以及ATC总裁之间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而他们已经闹翻了。

  在不远处又有一台笔记本电脑。

  长官:“我知道当时那个意外事件是怎么回事了。他们失去了对Fettel的控制,他突然变得很疯狂。尽管当时Fettel才10岁,但是我猜他杀死了好几个人。在调查他们中发现,Fettel跟Alma之间似乎有某种精神上的联系,尽管Alma是处在昏迷状态中。他们最后的结论是Alma正在影响Fettel,这一定就是他们结束Origin这个计划的原因。”

  在穿过ATC警卫的重重阻挠之后,我终于来到了“掩体”的外面。

  第九幕:侵入

  迂回

  刚下去,就看见Harlan跟胖子在争执什么。

  胖子:“你看,我只是在做我的工作!”

  Harlan:“那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

  说完,Harlan举起手枪,就把胖子打倒在地。我急忙赶下去,可是Harlan已经进入了掩体。旁边那个胖子已经奄奄一息。

  胖子:“那个混蛋 …… 他把你锁在外面了,唯一能进去的方法就是把电源通到大门那里。”

  于是我又去找那三组电源开关。路上,我又发现两台笔记本电脑。

  长官:“事情开始变得明朗起来。他们用于Origin项目的那个女人叫做Alma,而那就是Fettel一直在寻找的人。他正在找回家的路。”

  长官:“上帝!原来Alma是一个小孩子!这里说当Origin计划开始的时候Alma才8岁。他们居然用小女孩做实验。怪不得他们这么担心要吧整件事藏起来,有人要为这事付很大的代价。而Aristide没回我电话也是这个原因吧,她现在可能正在逃去国外的飞机上了。”

  在我把三组电源全部打开后,长官说道:“Alma一定还在里面,一定会。你必须在ATC毁灭证据之前找到她!”

  打开最后一扇门,突然我眼前出现了Fettel压着Alice走过的幻觉,难道说Fettel已经进去了?

  来到“掩体”大门前,胖子还没断气。

  胖子:“你必须在他放她出来之前毁掉整个机构。…… 里面有四个水晶塔,损坏反应单元就能造成连锁反应,把这个地方炸到地狱里去,那里才是属于它的。如果他把Alma放出来了……你必须得阻止他!”

  于是我走进“掩体”大门,乘坐电梯,缓缓降下去。

  长官:“你的信号越来越弱了,可能从此我们就会终止联系了。小心Wade这个人,天知道他会做些什么。”

  第九幕,完。

  第十幕:揭露

  掩体

  (地点:ATC秘密掩体内)

  电梯刚下到掩体内,就看见里面那个巨大的金属圆球已经在动作了。

  系统声音:“释放程序初始化。”

  难道说Harlan或者是Fettel已经来到控制室,准备把Alma放出来了吗?我必须得快点才行了。转过一个弯,透过前面的窗户我看见一批敌人正在向我这边靠近,又要准备战斗了。可是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Fettel出现在我眼前,他,跪在一片血泊中,正在啃咬Alice的尸体!我还没来得及走上前去,就进入了幻觉。

  (幻觉)

  Fettel:“你还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Fettel:“你记得的第一件事是什么?你姓什么?你在哪里出生的?你根本没有历史。”

  Fettel:“你和我生于同一个母亲。”

  Fettel:“你一定感觉到了。她不能看穿你的思想,但是或许你能看穿她的思想。她的生命在噩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深陷在另一个噩梦里。”

  Fettel:“我会令她解脱的。”

  不行,我不能让Fettel把Alma放出来,于是我下意识的抠响了扳机。子弹正中他额头,他应声倒下,这时,我也从幻觉中清醒过来。Fettel跟Alice一同倒在血泊里。Fettel为什么不抵抗?难道说他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

  没时间想这些了,我继续前往控制室。刚才从窗前跑过去的那几个克隆士兵,呆呆的站在我面前,好像死掉了一样。对了,Fettel已经死了,他的手下自然也全部停止活动了。

  在前面的桌子上,我发现了Harlan遗留下来的笔记本电脑,那上面有Harlan的影像留言。

  Harlan:“她是一个不正常的小孩。太可怕了,简直就是噩梦。幻觉,歇斯底里。她不可能过正常人的生活。”

  Harlan:“是Disler发现她具有精神能力的。他发现她对周围的人的负面情绪十分敏感。”

  Harlan:“我们只把她从实验舱中拿出来过两次。当第一个原型诞生的时候她才15岁。她应该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可是当她把孩子生出来的时候,她一直哭喊个不停,直到我们又把她浸泡在实验舱里。”

  Harlan:“对之后发生的一系列事,我们都作出了似是而非的科学解释。但是我认为那只是纯粹的仇恨。”

  Harlan:“这就是人们怎样制造出怪兽的。这也是怪兽的天性,去毁灭制造他的人。”

  当我靠近控制室的时候,似乎Harlan已经开始操作了。

  系统声音:“系统分析开始。”

  Harlan:“他们想毁掉她,但是我觉得她已经遭受的够多了。她8岁生日的前两天,他们把她放进了那里(指充满液体的实验舱。)”

  系统声音:“错误。未能监测到生命迹象。”

  Harlan:“在我们终止计划后的6天后,她就死去了。”

  这时,那个大试管装的实验舱已经脱离了中间的大圆球。

  系统声音:“释放程序完成。”

  这时,Harlan已经打开了实验舱的舱门,似乎什么东西从里面走出来了。

  Harlan:“Alma…… 啊……!!”

  伴随着Harlan的惨叫,他化成了一滩血水,唯一剩下的只有骷髅架子。看来Alma丝毫没有原谅Harlan的意思。现在Alma已经被放出来了,看来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Alma回到地面上之前把这里完全毁掉。下一步只有去摧毁那4个能量水晶塔了。可是我无论走到哪里,Alma都比我快那么一步。不断的有恶鬼袭击我,还有就是时隐时现的Alma的身影。

  在摧毁了那四个能量水晶塔后,整个掩体变非常不稳定,随时都可能爆炸。我得赶快回到地面,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第十幕,完。

  第十一幕:报仇

  完全毁灭

  电梯刚回到地面,长官也收到了我的讯号。

  长官:“他还活着,我收到了他的讯号。…… 如果你能听见的话,赶去外面的高地,一架直升机正在等着你。”

  可是似乎Alma并不像就这样让我全身而退,不断放出恶鬼袭击我之余,还把我带入了幻境。

  (幻觉)

  还是那个熟悉的产房外面。

  Harlan:“我试着去忘掉它,我已经很努力试着去忘掉它。”

  Fettel:“你在这里出生的,就在这里。我也在。”

  手术室里,Harlan正在为Alma接生。

  Alma惨叫:“我的孩子…… 把他还给我!”

  然后出现的是Harlan的脸孔,他对着我说:“你会成为人中之神。”

  然后又吩咐手下:“把Alma带回掩体里。”

  Alma挣扎着做起来,对着我呼喊:“不……!”

  在幻觉的最后,我看见了一本病历本,上面赫然印着:“最高机密。Origin。目标:Alma Wade。”

  拜托幻觉,我终于来到了室外。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感觉真好。

  前面,掩体所在的位置,开始发生连锁爆炸。巨大的冲击波把我狠狠地推到墙上,我失去了知觉。

  第十一幕,完。

  最后一幕:尾声

  结果

  当我醒来,直升机已经找到了我,他们把我抬上了直升机,赶往回家的路上。

  Jin:“我真不知道你是怎样活下来的。”

  猛男:“我们还没知道这场爆炸造成了多少损坏。”

  Jin:“自爆炸后,我们就和任何人都联络不上了。…… Alma呢?她怎么样了?”

  这个我怎么知道?就在这时,好像什么东西碰到了直升机,而熟悉的感觉忽然降临。

  Jin:“那是什么声音?”

  突然,Alma出现在舱门……

  全剧终。

≡ 查看、发表评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