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天堂-->网游世界 游戏天堂-->休闲论坛 游戏天堂-->修改利器 游戏天堂-->补丁基地 游戏天堂-->动漫地带 游戏天堂-->游戏剧场 游戏天堂-->秘籍宝库 游戏天堂-->返回首页 游戏天堂-->游戏咨询 游戏天堂-->攻略指引 返回休闲居主页
休闲居系列站之——游戏天堂

 


·诛仙:轮回六道霸刀访谈
·诛仙:轮天音加点(三)
·诛仙:合欢派加点技巧及推...
·诛仙:鬼王连招十步一杀
·诛仙:放弃眩晕,鬼的新路...
·诛仙:雪泪——凡尘
·诛仙:我刻骨铭心的诛仙之...
·诛仙:傻瓜爱傻婆娘
·诛仙:玩自己的鬼王
·诛仙:我个人的炼器+5经验
·诛仙:笑谈诛仙江湖,讲述...
·诛仙:玩诛仙最关键的三个...
·诛仙:怎样炼器+5很容易
·诛仙:35到41青云杀骷髅射...
·诛仙:逝去的诛仙
·诛仙:对诛仙的一些建议
·诛仙:天音1-75级最实用加...
·诛仙:诛仙之玲珑问情(四...
·诛仙:赚钱经验:做护符生...
·诛仙:第三卷第十七章故人...
·诛仙:中产阶级的炼器之路
·诛仙:炼器其实是种历练(...
·诛仙:雪琪的深情
·诛仙:追忆诛仙的日子
 
您现在的位置: 休闲居 >> 游戏天堂 >> 诛仙 >> 

诛仙:轮回诛仙(第一章异度空间)
  人气: 【字体:
  发布时间:2013-09-13 10:01:27

 


 游 戏 天 堂 编 辑


第一章   异度空间


有一年了吧,决定了不再用枯涩的文字,记录酸痛的往事,直到他们的出现确真实的改变了这一切。


电脑前的手奋力的敲打着键盘,星星的,又被杀了,这不是欺负弱女子外加级别低吗?“你们到底是不是人?我要是150级,你们敢杀吗?”舞大声的吼着。显然被舞的河东狮吼震慑住了,“杀人凶手”皱下眉揉揉耳朵,“那谁敢那!”然后呲着一口小黄牙淫笑着。舞急忙用手扶住靠椅以防晕倒。天那,这是什么世界啊~~~


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死了,级别低的医生果然脆弱,现实中被同学欺负也就算了,在游戏里还成了靶子,洗了下脸,舞站在阳台上,长长的睫毛在微风中轻颤,白皙的面容挂着些许未干的水珠几若凝脂,一道柔和的光闪过,舞低下头,拿起挂在胸前泪珠一样的翠玉把玩着,这是家传之物,舞也不记得带着它多少年了,只记得坠玉的绳子是一茬换过一茬,看着眼中由于星光和灯光关系,不断由翠绿转为墨绿,再由墨绿变为翠绿的玉,就算舞再不识货也知道这是一块很值一笔价钱的古董玉,父母都在国外,家境的优渥让同学们都喜欢叫她小富婆,可是这又能怎么样呢,钱能买来幸福吗?从父母在离婚协议书上写上名字告别了他们20多年为之营的感情的时候,舞也清醒的意识到自己的幸福也被破碎在这一张纸上了,除了每月会有一笔很丰厚的钱打入帐户以外,她和亲生父母没有任何联系。舞已经彻底厌烦了这种生活,如果可以她想到要离开这个世界。去一个没有痛苦充满快乐的地方。


算了,不想了,这么多年自己也过来了,再苦恼也是徒劳。不知不觉又想到了刚才游戏里的一幕,不仅皱眉低声道:走着瞧吧!等我变强大的,一定要手刃仇人。话音刚落,天空中一颗流星消逝的同时舞手中紧攥的泪玉也发出了一瞬的耀眼光芒。


晚间新闻: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现在是由小丫为您主持的晚间新闻节目,由于人为的破坏植被以及乱砍滥伐现象越来越严重,并且近几十年来核武器的不段开发研制且国与国之间的战事不断,大自然已经向我们敲响了警钟,引发南北级冰山融化严重,地壳移动频繁,引起很多地区地震频繁,更有甚者个别死火山有向活火山转变的趋势,另有些现象用目前的科学理论仍然解释不了,月球正常运行轨道严重偏离,这可以说的是不可能的现象,这引起了海啸的频繁发生,还会有什么更严峻的事情发生,我们将进行进一步的追踪报道。


舞窝在的沙发里,伸手将身边的小白狗吉利抱在怀中,手指抚摩吉利脖颈处柔软的毛,吉利舒服的发出呜呜声,舞则楞楞的望着电视发呆,吉利伸出舌头舔着主人白皙的手指,小脑袋望着主人转动,它永远都不会猜透主人的想法。


午夜零点整,舞被床的震动惊醒,睡眼朦胧的望向窗外,外面好黑,全自动夜光表上的两个指针都乖乖的停在12的位置上,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地面剧烈震动起来,额地神啊,貌似是地震了,这里几百年不发生一回地震啊?难道这里的地壳板块也开始移动了?舞正托腮细究原因,楼层的墙面开始出现了裂痕,啊~~~~~真的是地震,舞一把抓起不安乱跑的吉利,边往外跑边在心里不停的咒骂着自己的神经有够大条的,这么危险的时刻还想地震形成原因,这不是找死吗?黑黑的楼道里,传来各种嘈杂的声音,孩子哭大人喊,墙面已经开始出现扭曲的迹象了,人们推搡着往外跑,没有一个人抢救东西,毕竟在生命面前金钱是多么的不值一提。


地面的剧烈震动让人摇晃得根本无法站稳,墙皮大面积脱落,整幢楼发出可怕的呻吟声,现在就是考验建筑施工单位工程质量的时候了,质量优劣和生命成正比,但是在严酷的大自然面前,他就好象是一块脆弱的奶酪,舞扶着脱落的墙壁慢慢站稳跟着涌入人群,拥挤的人群中不知是谁一把将舞推到了楼梯口旁的过道里,承重墙终于支撑不住了,舞眼前一黑,在意识完全消失前听到的只有人群震耳的尖叫声和自己就要远离这个世界的恐惧。


刺眼~~这是哪啊,遍体鳞伤的舞用手支着欲裂的头慢慢的坐起来,眼前应该说是一刹那的耀眼,哇~~~~我就说我生前多灾多难、为人善良,死后肯定上天堂,天使好美啊!~舞看着眼前白衣“天使”,不知不觉的擦了擦嘴边流下的口水,舞长这么大就没见过比她再美的女子了,简直可以用惊为天人来形容,完美的面容加上无双的气质,飘逸的长发加上舞动的雪白长衫,再配上严肃中略带温柔的神情,真的把舞给看痴了,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也忘记了自己那套破碎得快衣不避体的睡衣。


“天使”皓齿轻启:“我们又见面了裳舞,欢迎再次回到诛仙界”,诛仙界?舞这才把目光从“天使”身上调开,细细打量着周围的景物,身下绿油油的草地,身旁六脚凉亭,微风吹动后泪竹沙沙。等下,泪竹?好熟悉,舞望向山坡下,山下雪白毛发的灵猴……。天那!这是我玩的游戏诛仙啊!”抬头望向“天使”,怪不得眼熟,“你是……你是……你是陆雪琪,游戏中我最喜欢的诛仙第一大美女陆雪琪!这里难道是游戏里的青云山上的望月台?难道我来到了我现在正在玩的游戏的世界?”这个世界太疯狂了,这怎么会呢?怎么会来到游戏里呢?舞兀自一个人还无法从震惊中惊醒,陆雪琪天籁般的声音响起:“也可以说这是你游戏中的世界,正确地说,整个大的宇宙是由好多空间组成的,你以前生活的人类的世界也只不过是众多空间中的一个小小的断层,而现在的诛仙界是地球与月球之间的一个断层。”“雪琪姐,创造诛仙小说的不应该是萧鼎吗?然后才有的诛仙这款很风靡的游戏,不是吗?”


陆雪琪嘴角微仰笑了笑,天那,连微笑都这么美,那要是展颜的笑我真的就不用活了,心脏承受不了了,虽然身为女生却对美女毫无抵抗力的舞又不知不觉的抬手擦了擦嘴角流下的口水。“其实要是算起来,萧鼎也应该算是你的大师兄呢!”“啊?”舞的嘴又成了“o”型,这次有这样的遭遇对她的震惊绝对不小,“你是说他也来过这里吗?然后经历了你和小凡哥哥和瑶姐姐的爱情?”“恩,基本上他都经历到了,没有经历过的就是由我们口述的”。


“那他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回去的?我怎么才能回去啊?”舞这才发现自己又慢半拍的问了最关键的问题。“他是来拿一样东西的,结果失败了,你是第三个来完成这个任务的人,能不能完成,你生活的那个地方会不会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就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姐姐你是说,现在地球的环境发生的这么多变化,不仅仅是由于人类人为引起的吗?第三个来完成任务?除了萧鼎那第二个是谁?”舞觉得自己好沉重,这是多大的责任那,拯救全人类?脑袋想破了都不会想到的事情。


“不完全是人类自己造成的,月球运行轨道发生变化就不是人为的”说完,陆雪琪慢慢的向舞走来,抬手轻轻的拿起挂在舞颈间的泪玉“清茗幽幽本无味, 喜时玉露悲时醉,观音翠玉化清泪,泪中亦藏咸苦味。”“观音泪”舞低头看着陆雪琪手中的泪玉,边品位着陆雪琪口中的诗,脱口而出这三个字,难道这块玉就叫观音泪吗?舞想着抬起头望向陆雪琪的眼眸,陆雪琪仿佛可以看穿她的心思,“它的确叫观音泪,传说观音南海归来,看到世间战火不断,灾祸连年,死伤无数,心有悲苦,遂为世人流下了一滴眼泪,这颗泪落于尘土之上化做了5颗顽玉,你这就是其中的一颗,你来的目的就是寻找落在诛仙界中的两颗,找到了你就算是完成使命了,差不多了,你也该出发了”。话音刚落,只见陆雪琪手指微扬只见一道浅蓝色的光芒从她手中凝聚,傻子都知道这是要做什么,舞眼尖的看到正从山坡下跑上来的吉利,一把将它抱住,马上喊到“姐姐,我到哪找啊,这里这么乱,游戏里都是怪我是知道的,我什么都不会啊,还不够一只妖兽塞牙缝的呢!你教我几招啊,逃命的招数也行啊!~~~”根本就没再给舞废话的机会,眼前一亮,耳边风声阵阵传来陆雪琪的声音,你和这个世界的瓜葛你现在还不知道,等你找到了身上有龙型文身的人你就会知道了,这个如意乾坤袋送给你,里面有你需要的东西,希望你不会犯前面两个人犯下的错顺利完成任务。后会有期”。


风声和话语声停止了,舞站稳脚睁眼看四周,茫茫黄沙一眼望不到边际,阴沉的天空漂浮着乌黑的云朵,这里太熟悉了啊,这就是游戏中的蛮荒嘛,你看这茫茫黄沙,你看这深绿色的仙人掌,多有戈壁的感觉啊,等等,这要是蛮荒的话那岂不是很危险?哎!慢半拍的舞慢慢的转过头,“妈妈呀!救命啊!是蚂王和蚁人啊”。舞在前面没命的跑,蚂蚁怪就在后面拿着长枪玩命的追,这也是应当的,这几百年难遇的美食(一般很少有人类出现在这里,除了修真者以外),换你你不追啊?吉利吓得早就钻进了舞破烂的睡衣里,由于平时缺乏运动,跑出没到400,双腿就在抗议了,边跑边在脑子里咒骂陆雪琪,果然美女不可靠,可靠的不是美女,天使的面容蛇蝎的心肠,天下最毒妇人心,宁愿相信这个世上有鬼也绝对不相信美女的那张破嘴,凡是男人用来骂女人的话,舞是全都招呼出来了,只是忘记了自己就是个女人。


看来今天是要喂蚂蚁了,地球的蚂蚁也就那么一点点大,这里的怎么比人都高?不知道自己是直接被分了扔进肚?还是红烧?还是清蒸?一般来说自己去饭店吃大黑蚂蚁都是油炸的,今天估计是恶有恶报了,这里有火吗?它们知道钻木取火吗?当长枪离舞的心脏0.1的时候舞在心理绝望的想着。突然双脚离开了地面,不会吧?我记得蛮荒这没飞禽那?难道游戏又新改版把这里加上鹰了?不会这么背吧?那估计被生吃的可能性比较大了,舞心里虽这么想着,但是手却一刻都没闲着,她一只手抱着吉利,一只手不停的挥舞着,但是眼睛可没睁开,再笨的人也不会挑战自己的致命弱点——恐高症。


“你再乱动我就毁容了,你也得落下个残疾,这可是在马背上哦。” 好听,真好听,这么好听的男人的声音,长得肯定不赖,那这双紧紧的搂着自己腰的手?舞这才神经大条的安静了下来,慢慢的睁开眼睛,好帅啊!轮廓分明的脸庞,犹若星子的眼眸,高挺得犹如山峰的鼻梁,坚毅的下巴,薄薄的性感嘴唇正抿着笑,真的是帅呆了,舞在心里狂叫着,但是表情上还是娇羞的满脸桃花红的低下了头垂下了眼帘,看着紧抱自己腰的双手,心里狂跳着,马儿奔跑时带来的猎猎急风,丝毫没有减弱她脸上的热度。其实吧雪琪姐这人也不错,人不仅漂亮,身材还好,最主要的是她有一颗金子般善良的心,舞窝在帅哥怀里甜蜜的想着,把刚才那些将陆雪琪骂成魔鬼的话忘得是一干二净。


“好了,到城里了,你安全了,外面很危险的,以后不要出去了”。“恩~那个~你救了我的命我还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呢?也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舞大大的眼睛望着眼前的英雄,眼里充满了崇拜。“我叫殇白,报答就不用了,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你多保重。”说完,殇白就脱下了自己的外衣披在了舞的身上,伸手在舞的头上轻轻的拍了两下,深深的望了舞一眼就转身潇洒的走了。舞看着“英雄”的背影怔楞着,外套上满是殇白阳光般男人味道,舞深深的吸了口气,真是太幸福了呀~


吉利从舞的怀里钻了出来,舞低头看着吉利并看了看自己的现在的摸样,本来睡觉时穿的睡衣就很薄,现在经过了两次劫难以后,更是碎得惨不忍睹,自己很有原始时代野人穿树叶的感觉,如果诛仙世界里有公共汽车的话,看到舞的脸肯定得停车,整个一交通标志——红灯,“真是的,在他面前怎么这么狼狈呢?糗大了,讨厌~~~~”最后这两个字她是大喊出来的。整个蛮荒城里都是讨厌这两个字的回声,刚刚走出城门的殇白回头看了眼城里,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自语道:故事刚刚开始。


是啊,现在的故事刚刚开始。


 


 


 


(本人:黑龙江网通一区镇魔服务器108级小天音★╃宝贝舞╄★,希望可以和大家成为朋友,此为同名小说,可以在我服务器找到相应的人,个别主角名字不符,可以找本人核实,过段时间会把小说中的人物和游戏中的人物给大家对应一下,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 查看、发表评论 ≡